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冥捕 > 第十章 冥帅夜叉

    秦小雅端着一碗鸡汤正小心翼翼地从厨房里走出来,“呼”地一阵风声掠过,烈烬和石军忽然好端端地出现在客厅里,吓得她大叫一声,鸡汤顿时失手落下。
    “老妈!”石军见秦小雅受了惊,生怕她被烫伤,连忙冲了过去,“你没事吧?”
    “没……没事,”秦小雅扶着额头,喃喃道:“我是不是眼花了?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回来的?”
    石军装出一副笑脸:“刚回来啊,你没听到门响?”看了烈烬一眼,心想明知道我老妈是个普通人,干嘛要瞬移回来,要是把她吓坏了可怎么办?
    烈烬也有点后悔,连忙说:“你看,我刚才正想回来,两个人正巧在楼下碰到了,要不是看过小军的照片,还真认不出来呢,小雅,没吓着你吧?”
    “我没事,”秦小雅定了定神,看看石军,忍不住唠叨开了:“怎么身上又是这么脏兮兮的?你呀,就是不知道收拾收拾自己,快去把衣服换换,陪你大伯聊聊天,过一会儿我叫你们吃饭。”
    “遵命!”石军扮个鬼脸,马上溜进自己的房间,一边找衣服,一边心里嘀咕:看来这个烈烬还真是大伯了?可他怎么会是什么大天魔呢?如果他真是父亲的哥哥,那我又算什么?小魔头?嘿嘿,那岂不是和摩陀一样?
    正在胡思乱想,却听见房门轻轻响了几声,烈烬缓缓走了进来。
    石军知道烈烬一定有话要对自己说,他一肚子的问号也实在需要人解答,可一时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于是一言不发地看着烈烬。
    “事实上,我和你的父亲始历大天魔是结义兄弟。所以算起来,你叫我一声大伯也并没错。”烈烬微笑着坐下,同时示意石军坐在他的面前,眼神柔和地望着他。
    “始历……大天魔?”石军小心翼翼地重复着,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不错。你是魔界与人界相融合而诞生的,在你的身上,也流淌着一半魔界的血液。”
    石军连忙问:“我父亲在哪里?”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是以不假思索就脱口而出。
    “我不知道。我此次前来人界,正是为了寻他。”烈烬摇摇头:“只可惜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据我估计,始历目前应该被幽闭在某个地方。”
    幽闭?石军悚然而惊,连忙问:“这都是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好了!”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烈烬叹了口气,“在人界的十九年前,有一天始历忽然兴冲冲地找我,说他在人界游历的时候遇到一个女子,一眼就爱上了她。”
    “是妈妈。”石军小声说。
    “对,就是小雅。要在平时,我一定会跟着始历去人界,至少也要参加他的婚礼。只可惜那时我正在执行魔尊交托的一个任务,所以不能走开。后来我曾经到人界来过一次,你的父母早已结婚并有了你。虽然只是匆匆一面,甚至没有见到小雅,但是看到你父亲一脸幸福的笑容,我已经足够为他开心。那一次始历告诉我,他马上也要去冥界渡劫,回来之后就可以做父亲了。而我也就放心地离开,回到魔界闭关修炼。”
    说着,烈烬从颈中掏出一条项链:“这条项链,你父亲也有一条。”
    石军一眼便认出这条项链和老妈脖子上挂着的那一条几乎一模一样。
    “在我闭关期间,完全与外界隔绝,所以什么消息也不知道,你父亲的失踪、第一次四界大战,这些事情,都是前不久我才知道的。”
    “第一次世界大战?”石军不解地看着烈烬,不知道这场百年前的战争和十九年前能扯上什么关系。
    烈烬笑了笑:“我所说的,是魔、仙、妖、冥四界的战争,在那次大战中,我们的义父残瑟魔尊不幸战死……”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之前我居然在你体内感应到了义父的魔力,这可真是奇怪,而且在你身体里面还不止这一股力量,似乎还有一股强大的仙灵之力和一股怪异的灵力纠结在一起。怎么你这孩子会如此古怪?魔界、仙界和冥界之中最强横的力量居然都在你的身体里,难道你就从来也没有察觉到么?”
    我?石军听得大吃一惊,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
    不等满心疑惑的石军发问,烈烬却长身而起,高大的身躯顿时让卧室显得狭窄起来,他缓缓地踱着步,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开了:“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两界的人全都来找你?黄泉这老家伙也真该死,到底躲到那里清闲去了?洞察之眼……契约之心……”
    沉吟片刻,忽然站定,双手交错,在胸前迅速地画了个半圆形的圈,伸出右手食指,只见那指尖上缓缓地渗出一滴鲜红的血,落在地上,却一眨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石军虽然不解,却忍住了没有发问,只是静静地看着表情认真的烈烬。
    “喵呜——”窗台上忽然传来一声猫叫。
    十一楼的窗台上无缘无故出现一只猫?石军有点诧异地扭头一看,却看见一只拳头大小、肋下分别长着两双蝶翅、通体金黄的小猫正懒洋洋地蜷伏在窗边,见石军正盯着自己,两只橙色的猫眼红光一闪,伸出一只前爪,利索地在身上挠了挠,又抖了抖全身,脚下闪出四团火焰,像云团一样托着它小小的身体落到了地上。
    再一细看,猫身上那看似单薄的蝶翅相比它的身体而言已经十分宽大肥厚,上面天然长着或黑、或黄的花纹,扑扇起来煞是好看。
    “这只合体兽旎缳跟随我多年,极具灵性,今后就让它保护你母亲,我也放心一点。”
    “保护?难道有人要对老妈不利?”石军一惊,连忙也站起身来,“难道是今天那两伙人?”
    烈烬的眼神落在石军身上,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忧虑,但旋即又笑着说:“不管怎么说,提前有所提防总不是坏事,有备无患嘛!”
    石军凝视着烈烬,见他的表情似乎十分轻松,这才稍稍放心,低头打量了璇旎几眼,觉得这长着翅膀的古怪小猫看上去倒还蛮可爱,问道:“这小东西行不行啊,再说它的形象太扎眼了,我怕老妈吃不消。”
    “这种精灵合体兽性格十分高傲,对它说话一定要礼貌。”烈烬蹲下身伸出一只手,同旎缳伸出的一只前爪轻轻握了握,如同相交多年的老友一般,微笑道:“它是魔界中最具灵性的异兽,有极强的抗物理和法术攻击的能力,虽然攻击力量并不强,但与生俱来便拥有一种强大的防御法术,由它来保护小雅再合适不过了。你放心,旎缳会隐身的,他会一直跟随在你母亲身边,但是却没有凡人能看到它。”
    旎缳听到烈烬的话,同意地“嗷”了一声,瞥了石军一眼,小耳朵呼扇了几下,脚下的小火焰再次出现,托着它缓缓腾空飞起,在石军和烈烬的注视下一头向墙壁撞了过去,还没等石军出声提醒,旎缳便没入了墙内。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糊涂了。”石军一屁股坐在床边,苦笑着说。
    “怎么,是对你自己的身世难以接受吗?”
    难以接受?最近这几个月以来,石军早就被迫习惯了不断去接受那些原本让他难以接受的事情——从十八岁生日的那一天开始,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不会结束,某天早上起来忽然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黄粱一梦?抑或从此之后自己的人生完全改写,同那些普通、平凡但却快乐的生活彻底绝缘?
    从被冥界骚扰到被迫当上冥捕,从误闯冥界到寻找令牌鬼灵,从莫名其妙被仙界、魔界捉拿到让自己匪夷所思的身世……哪一件事让人容易接受的?可他还不是一样要接受!
    就如同眼前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大天魔伯父,石军刚才在他说话的过程中曾经悄悄用心眼的神识探查他的情绪,看起来他的感情还颇为真诚,不像是撒谎的样子……
    “要是老妈知道了父亲的身份,嘿嘿,也不知道她受不受得了。”石军一抬眼看到烈烬关心的眼神,忽然对自己曾经对他有所怀疑生出一丝愧意。
    “对了,为什么你召唤旎缳出来还要滴血啊?”
    “这是魔界的盟约。虽然旎缳是我养的,但是也不能平白让它为我做事,必须付出让它满意的代价——我的血对它而言是修炼进阶最好的良药。”
    “这么现实?那如果你经常把它召唤出来帮忙的话,还不得整天把手指头割得血淋淋的?”
    烈烬微笑了,脸上掠过一丝自信傲岸的神采:“是啊,如果我真的经常需要它的话。”
    石军忽然觉得自己的问题有点傻——像烈烬这种级数的大天魔怎么可能总是需要一只魔界宠物保护呢?而烈烬温言微笑的态度就更让他觉得自己像个不懂事的孩子,这让他不由得有一丝懊恼,其实内心深处却又有一股暖意蔓延开来。
    大伯就是父亲的哥哥,不管是不是同一血缘,但这种关系就注定了亲情的存在啊。
    石军忽然发现他已经有一点喜欢这个大伯了。
    ********
    尽管还有一肚子的问题要问,可秦小雅却忽然敲门进来,要他们立即出去吃饭。石军一眼看见旎缳正缓缓在老妈的头上盘旋着,时不时飞下来嗅一嗅她身上的气味,一脸颇为享受的样子,可老妈还浑然不觉,不禁有点好笑,同时又忍不住想问问这个璇旎的性别,怎么这小家伙看来看去都好像有点“色色”的味道呢?笑着和烈烬对视一眼,乖乖跟着秦小雅走进了客厅。
    秦小雅的情绪似乎十分好,面对满桌的美食,不停地让烈烬和石军多吃一点,而她却吃得很少,似乎看他们两个吃饭自己就会饱似的。
    石军见老妈心情不错,自己也很高兴,于是把学校里发生的一些好笑的逸事添油加醋地拿出来说,时不时把秦小雅逗得大笑起来。
    看到老妈愉快的样子,石军的心里忽然没来由地涌上一丝伤感——如果父亲也在的话,或许老妈会更开心吧?就像这样一家三口坐在一起谈谈说说,那该有多好啊!想到这里,他更加坚定了一定要找到父亲的决心,也许终有一日,他们会一家团聚,到那时,老妈一定会比现在笑得更开心了吧?
    大伯的突然出现和刚才仙、魔两界的追杀让石军心里泛起了滔天巨浪,而烈烬指出自己体内有三股纠结在一起的神秘力量,则让他回忆起在游乐场地下洞穴中自己忽然不能自主,同时感应到三股不同的力量在自己体内涌动的事情。
    不过起初的一点惴惴不安稍纵即逝——石军天生无所谓的性格让他对自己身上的这些异变并没有过分担心,只要不会因此给老妈带来什么麻烦,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暂时放在一边。
    而且,随着不断历练而逐渐强大的他对自己的信心也越来越强。石军发现自己的心态已经开始有了变化——以前,他只希望做个平常的小人物,无忧无虑、无惊无险地度过一生,但现在他开始认识到,想要过上心目中理想的生活,没有足够的实力是不可能的。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游戏规则的制造和控制者才能真正不受他人左右地自主生活,既然没条件好讲,没有更多的道路可选,那他只有尽力成为那个游戏规则的主人,或许,只有在绝对由自己操纵的世界里,才可能获得真正的平静和安乐吧……
    ********
    秦小雅微笑着倾听儿子说话,筷子在碗里漫无目的地搅动着,把原本粘在一团的米饭搅得四散开来,就如同她此刻支离破碎的心境。
    老神仙说过,石历是魔界的大天魔,原本自己也是不相信的,可石军这孩子刚生下来,就有几个稀奇古怪的人跑过来要打要杀的,虽然最终被老神仙赶跑了,但是秦小雅知道,他们和老神仙一样都不是普通人,甚至有可能……不是人。
    多年来秦小雅一直不敢深入去想这件事,也没有什么人可以让她揭开心中的疑团,于是她只好像鸵鸟一样欺骗自己,有的时候好像挺成功,渐渐地似乎连她自己都快把这件事忘记了,特别是儿子无惊无险地度过了十八岁生日,她真的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可当烈烬出现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这一切只不过是她心存幻想的自欺罢了。
    烈烬的出现曾经一度让她生出绝望的心情,似乎隐隐约约地预感到她和儿子的平静生活从此就会被打破,不可预知的危险和灾难随时都会从天而降。但性格刚强的她很快就恢复了平静:难道逃避是办法吗?就算可以欺骗自己,一旦有事发生,又怎么面对石军?也许,是时候该告诉他这一切的真相了。
    刚才她看得很清楚,石军和烈烬根本就不是从外面进来,而是忽然出现在客厅里的。可石军与烈烬口径一致地撒谎,这也就是说,儿子应该知道烈烬的身份了?那他对其他的事情又知道多少呢?秦小雅知道这个孩子外和内刚,极有主见,既然看上去他不想让自己知道,她也只好暂时装作不知情。
    这个烈烬也应该是那什么魔界来的了?听起来他也不知道石历的下落而四处寻找,看来丈夫真的是凶多吉少了,想到这里秦小雅不禁一阵黯然——她根本不在乎丈夫是什么样的人,就算他不是人,秦小雅也深信他是真心爱着自己的,而她,也无怨无悔、一如既往地爱着他。只是这一切,石历他又知道吗?
    想到这里,秦小雅的心里涌上一丝酸楚,她强笑着低下头,假装吃饭,不敢让儿子看到自己潮湿的眼眶。
    ********
    烈烬一直微笑着,时不时插上几句话,他看得出秦小雅的心里并不平静。
    从北京回来的路上,秦小雅对始历的一切只字不提,对他的一切也似乎并不感兴趣,甚至也不问一问他是做什么的?这些年住在哪里?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出现等等。
    这个女人只是由衷地表示出一种欢迎的温和态度,但却又似乎在回避着什么,可奇怪的是,当他提出想跟回来看看的时候,秦小雅却又没有拒绝。
    难道她早就知道了始历的身份?烈烬心里有几分疑惑,可旋即又否定了这种怀疑——始历是不会对她表露真实身份的,毕竟,这是让凡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还有石军这个孩子,他的身世本已经够奇特的了,可体内那三股异常的力量则更让人为之担心,从魔界出来之前,他依稀听说当年带着洞察之眼和契约之心转世的玄暹已经出现,魔界和仙界都已经蠢蠢欲动,皆欲得之而后快,却不料原来这转世的玄暹竟会是始历的儿子,而作为平凡人长大的石军又怎么会熟练地运用自身的力量?看他如此轻易地收服了煅燏金,这可是连自己也无法办到的事情呢!想必这孩子应该早就开始修炼了,可为什么秦小雅又好像全不知情呢?烈烬想破脑袋也弄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当年幽暹冥帝同抱朴仙尊、聚澜妖灵以及义父残瑟魔尊的一战,惊天动地,虽然没有人知道这场战争发起的因由,自己也由于闭关并没能亲眼目睹,一样可以想见战况的惨烈。结果幽暹凭借混沌之心、监察之眼(超越五行界限的精神之力)和超越五行界限的物质之力以及黄泉老祖的帮助取得胜利,聚澜妖灵重伤而遁、义父和抱朴仙尊双双战死,幽暹的元神却也因着吞噬了两人太过强横的元神无法承受而最终分裂成为现任冥帝幽冥和玄暹两个部分,混沌之心、监察之眼也分裂成为吞噬之心、融合之心(契约之心)、监视之眼和洞察之眼,幽冥虽然继承了吞噬之心、监视之眼的力量、肉身以及前世的所有记忆,但由于元气大伤,自此躲在冥界没有任何动静,而保留了融合之心(契约之心)和洞察之眼的玄暹则丧失了所有的记忆,加上失去肉身,只得转世为人。
    这一切,当时曾经有极少数在场的观战者亲眼目睹,魔、妖、仙、冥四界大战之后,妖界经此一役,从此闭关自守,严格封锁了进出的通道,再也不与外界往来,而魔界和仙界的各色人等则侦骑四出,到处搜寻转世玄暹的下落——一来为了报仇,二来只要吞噬玄暹,就可以得到融合之心和洞察之眼的力量,也就有了争霸四界的实力。
    照烈烬的估计,恐怕现任冥帝幽冥也一样在四处寻找幽暹,因为只有两者合体,他才能恢复到以往的实力。他却不知道其实幽冥几个月前就已经找到了石军,只不过出于某种目的不但没有把石军吞噬,反而逼着他当上了冥捕。
    玄暹刚刚转世不久就失去了踪迹,烈烬听说这是由于黄泉老祖插手所致,他和黄泉素识,知道黄泉是幽暹——也就是分裂前幽冥和玄暹最忠诚的伙伴,自然会竭尽全力保护好友,既不会让玄暹被幽冥吞噬,更不会让他落入仙界和魔界的手中。
    谁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家伙,自己的侄子,居然就是玄暹转世,而且不知为什么,似乎残瑟魔尊和抱朴仙帝的力量也没有完全消失,而是与玄暹的元神一起隐藏在他的体内,但看起来他母子二人都还云里雾里,这又是什么缘故呢?
    但此时危机已现,从此这母子二人很难再过上平静的日子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却不知对此,秦小雅和石军有没有察觉呢?
    怀着满心的疑惑和忧虑,烈烬无声地叹了口气。
    ********
    正当三个人各怀心事,却又强颜欢笑的时候,室内的空气忽然震荡了起来,一股巨大的张力霎时间充斥了整间客厅,烈烬和石军还不觉得怎的,可秦小雅则难过得想吐,一松手,“当啷”一声,饭碗摔在了地上,砸得粉碎。
    正蜷伏在秦小雅身边的璇旎见状,立刻一抬头,从嘴里吐出一圈细细的金色光环,光环落在地上随即扩散开来,正好将秦小雅圈在其中,秦小雅的脸色这才缓和了过来。
    在石军等人诧异的注视下,透明的空气忽然像水一样泛起了一圈圈涟漪,殷殷流动着一层淡黄色的光华。
    犹如轻轻拨开垂挂的门帘,一个身材奇高的年轻人脚步大步流星地从涟漪后走了出来。
    这年轻人皮肤黝黑,英俊威武,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子,长发垂肩,额上系着一条点缀有星月图案的黑沉沉的金属饰物,一身藏青色的铠甲将身材衬托得更加高大魁梧,黑色披肩飘逸在身后,两眼炯炯有神,此刻却流露出焦急之色。
    不慌不忙地环视了一眼众人,这年轻人的目光锁定了石军,笔直地朝他走了过去,及至进前,双手一抱拳:“冥捕大人,幸会!我是夜叉。”
    夜叉?石军立即想起当天小捣蛋曾经在自己面前变化出过夜叉的模样,而且胡海向他介绍的地、火、水、风四大冥帅,这个夜叉好像就是土系冥帅,怎么好端端他跑来干什么?担心地看了老妈一眼,看到秦小雅满脸吃惊地盯着夜叉,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夜叉没有隐身,这下算是彻底穿帮了!
    石军忽然有点心虚,却也知道现在根本没法解释,只得硬着头皮站起身来笑道:“原来是夜叉大哥,却不知忽然到访所为何事?”
    夜叉沉声道:“夜叉斗胆,要向大人借用一样重要的东西。”
    借东西?石军忽然想到电视剧里经常听到的对白——
    “在下要向你借一样东西。”“什么东西?”“就是阁下的人头!”“哇呀呀……”
    忽然忍不住又好气又好笑,暗忖我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可借的?你们冥界会没有吗?就算有,按照冥界一贯的作风,直接拿走不就完了,还如此郑重其事、大张旗鼓地在我们吃饭的时候跑进来骚扰,真是岂有此理!
    脸上却不带出来,仍浮着一份笑意:“夜叉大哥需要什么如此重要?不知道小弟这里有没有呢!”
    “就是冥界令牌啊!”夜叉有点着急了。
    冥界令牌?那怎么行?石军心想,我以后还得靠这玩意儿去冥界找父亲呢,再说如果交给他,不知道会不会对魑殇他们不利?狐疑地说:“是冥帝让你来的吗?”
    “……是啊,”夜叉犹豫了一下,看看石军的神色,连忙接道:“是为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借用一下,你可以帮这个忙么?”
    “恐怕不行。”石军一眼就看出夜叉的话有点不尽不实,眼珠一转,坐了下去,好整以暇地说,“当初赤阳把令牌交给我的时候,曾经再三叮嘱,你们那个冥帝说了,要我妥善保管,不可以随便把它交给别人。夜叉大哥,实在对不起!”
    “难道连冥帝的命令你也不听么?”夜叉有点发急了。
    “听!”石军懒洋洋地一笑,“只不过他朝令夕改,让我实在无所适从,要不这样,干脆叫他自己来说给我听好了。”
    “可冥帝他老人家最近闭关……”夜叉此话一出,立知失言,顿时尴尬起来,低声道:“其实是我私人有点急事要和你借用。”
    一会儿假传圣旨,一会儿用私人借用,第一次见面就撒谎骗人,我凭什么相信你?石军心中暗想,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真的不方便啊,要不这样好了,你看看还有什么别的需要尽管开口,令牌就恕我不能借出了。”
    “你……不安好心!我看你根本就是挟私报复、公报私仇!”夜叉的脸忽然涨得通红,原本英俊的脸变得铁青,怒吼道:“你快点交出来!”
    石军也不生气,奇道:“咦?我和你素昧平生,又怎么说得上公报私仇、不安好心?夜叉大哥言重啦!”
    夜叉双手握拳,怒气冲冲道:“你这小人,无非是恼恨当日赤阳对你的小小戏弄,今天才见死不救,告诉你,没有令牌我也一样可以救她!”说着转身就走。
    “站住!”石军一惊,连忙大叫一声。
    夜叉立定身形,却没有回头,只是从鼻孔里轻蔑地“哼”了一声。
    石军缓缓地站起身,皱眉道:“你说赤阳怎么了?什么见死不救?难道她有危险么?”
    “反正你也不肯借令牌了,现在却又惺惺作态干什么?想看热闹么?”
    “废话!”石军也有点急了,一迭声地问道:“赤阳现在在哪里?她怎么样了?为什么冥帝不派人去救她?”
    夜叉怒道:“整个冥界街知巷闻,你装什么傻?”
    “老兄啊,我看你才傻呢!”石军苦笑道:“我在人界呆着,怎么可能知道?”
    夜叉忽地转过身,旋风般冲到石军面前,满脸喜色地问道:“你肯借啦?”
    石军一言不发,伸手从脖子上取下令牌,托在掌心里递了出去。
    ********
    夜叉呆呆地看着石军,半晌才如梦初醒一般,脸上忽然泛起一丝歉意的笑容:“对不起,看来我是误会你了。”
    伸手向那道“空气门”一指,口中念咒,片刻后,两个一身戎装的鬼卒一闪身便从那片涟漪后走了出来,其中一个鬼卒的怀里抱着一个满脸伤痕、昏迷不醒的孩子。
    “小捣蛋!”石军失声道,抢步上前抱起小捣蛋:“你怎么了?”
    谁知小捣蛋似乎伤得十分严重,石军轻声呼唤了半天,也没有醒过来。
    夜叉沉声道:“其实以小捣蛋和赤阳的实力,根本不会被那些小妖怪伤成这样,所以开始我们都没有对她们去妖界执行任务有所担心,谁知道小捣蛋的力量原来早就被冥帝封印,赤阳独力难支,处境十分危险,只得让小捣蛋回来搬救兵,我本以为冥帝他老人家一定会派兵增援,可……”说着长叹一声,英俊刚毅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满,接着道:“我们的冥军受结界控制,不能擅自离开冥界,万般无奈之下我才想到了令牌,那里面有无数灵力修为高深的鬼灵,如今你是令牌主人,就可以随意驱使他们,所以这才贸然前来。之前我曾听小捣蛋说你和赤阳有点……有点那个,所以一着急,才误会了你……”
    石军暗想:这一定是小捣蛋口无遮拦,说起自己经常管赤阳叫“恶婆娘”的事,夜叉于是误以为自己讨厌赤阳,想借机报复。
    正在这时,小捣蛋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看到石军,小捣蛋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两颗大大的泪珠顿时涌了上来,呜咽道:“冥捕大人,小捣蛋好没用,什么忙也帮不上,差点害了赤阳姐姐,快去救她啊,要不然她和扶摇姐姐可就死定了!”
    “你放心,”石军轻声安慰着小捣蛋,转头看着夜叉,斩钉截铁地说:“无论如何,去妖界救赤阳也要算上我一个,要不然,借令牌的事情就此拉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