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冥捕 > 第二十五章 小试牛刀

    魍蠡连忙一把抓住,凑到眼前仔细研究了一会儿,然后皱着眉头,闭目沉思,半天没有说话。摩陀、胡海和魑殇也都神情紧张地看着,谁也不敢吭声。
    过了半晌,魍蠡才睁开眼睛,晃着胖脑袋,疑惑不解地看着石军:“大人,这真的是你第一次修炼法宝吗?”见石军点点头,魍蠡叹息一声,苦笑道:“大人的能力真的让人惊讶!老实说,您所炼制的这件法宝虽然还不能算是十全十美,但以一个初次修炼法宝者来说,您已经做得无可挑剔了,特别是大人在把握材料本质、因材施用上的敏感度和激发材料本身蕴藏的灵力方面的天赋的确是高人一等!我的这块灵石所蕴藏的灵力虽然醇静浑厚、充沛绵长,但却有一个最大的缺点,那就是它灵力的输出比较缓慢而且缺乏爆发力,开始的时候我也一直拿不准应该把它修炼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法宝,可大人却能够量体裁衣,纯凭直觉将之修炼成为一个以护身功能为主的法宝,实在是做了一个最明智的选择。此外,最让我惊讶的是,这件法宝上面所加持的主要咒法十分古怪,有点像是以水系防御法术——水真盾为主体,但又似乎在融合了一些冰冻系的反击力量和意念驱动术法后进行了某种变异,这到底是什么法术?有什么样的功效?我可就真的测不出来了!”
    “什么?测不出来?”魑殇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他是最清楚自己三哥在鉴定和修炼法宝方面的能力的,听魍蠡这么一说,不禁十分吃惊,忍不住把“冰盾”抢到手里,和摩陀一起翻来覆去打量着。
    石军见胡海也伸着脖子看热闹,拍了他一记道:“怎么样,还要不要试一试?”
    胡海“嘿嘿”一笑,神秘兮兮道:“行啊!也让你看看我刚刚学会的新法术!这样吧,我先露一手给你瞧瞧,省得待会儿你说我欺负你!”说着四处张望了一下,对着正坐在沙发上傻乎乎看电视的石军替身,口中念念有词,紧接着手掌一翻,比划了一个手印,轻轻低喝了一声:“着!”
    话音刚落,就见胡海的指尖仿佛涌出一股股青色的水雾,像一只肥大的毛毛虫一样,不断蠕动着身体,源源不断向冒牌石军飘去,瞬息之间便将他缠绕得结结实实,一眨眼功夫,冒牌石军就被裹成了一只青色的大粽子。
    “这又是什么法术?”石军知道这一定是胡海刚刚从魑殇哪里敲诈来的,然而魑殇最拿手的几种法术他大致都知道,可此刻看了半天也想不出来这道法术究竟叫做什么,不禁奇怪之极,忍不住叫出声来。
    “哼哼,不知道了吧?”胡海得意洋洋,摆出一副英雄豪杰傲视群雄的姿态,大大咧咧道:“这就是魑殇的拿手法术之一,名字叫做水龙波是也!”
    水龙波?石军听得差点摔倒在地——不错,魑殇拿手的法术中的确有这么一项,施法者操纵凝结在空气之中的水气,形成水龙状青色物体或能量团,并以之攻击敌人,使其失去行动能力,是水属性法术中较为简单、易于操纵的法术之一。魑殇在精神病院和摩陀对决时,便曾经使用过这一法术,却不知为何在胡海手中使来,原本那青色的能量团居然变成了毛毛虫状的物体,也难怪自己看得眼花缭乱却又莫名其妙。
    不过胡海从原本对法术一无所知到居然可以自行施法,这个跨越已经是十分难能可贵了,尽管这法术使用得有点不伦不类,毕竟也是一个极大的进步,想到这里,石军不禁打从心里感到高兴。
    胡海一本正经地说:“话说回来,我还真的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这次意外,我也不会安下一颗心,去琢磨那些基本的修练功法;如果不是因为修炼入门功法积聚了一定的精神之力,我也不能这么快地突破你那咒法的禁铚,不管怎么说,现在,对于精神之力和物质之力,我算是终于有那么一点领悟了,现在的我不但在精神力量的积累上有了点提高,而且对物质之力的驾驭方法也摸到了一点门道,这里面还真是十分玄妙呢,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啊!”说着对那冒牌石军手指轻弹,作了个手印,解开了那道难看却仍然实用的毛毛虫似的“水龙波”。
    石军听了一怔,忽然想到:这物质之力的驾驭方法一直是自己的弱点,要不是这一次在修炼法宝的过程中有所体会,那么现在自己在这方面或许还赶不上胡海呢!以前自己一直是靠着与生俱来的强大的精神之力克敌制胜,可黄泉老祖也说过,只有掌握了融合精神之力和物质之力的法门才能真正算是走上了超脱凡俗的强者之路,这样来说的话,自己的修炼还只是刚刚步入正轨而已,而胡海虽然起步得晚,却完全是凭着自己的领悟,一点一滴稳扎稳打积累而成,从根基上说,比自己可要牢固得多啦。
    ********
    “老石,”石军正在出神,却被胡海打断了思路,“你又发什么呆呢?不是说试验一下你新法宝的威力吗?怎么,看过我的法术,有点害怕了吧?”
    摩陀也不耐烦地插嘴道:“是啊是啊,快点试验一下,让我们瞧瞧!”
    胡海一听有人帮腔,便又拉着石军使劲念叨:“老石,上一次你趁我没注意就动了手,害得我白白躺了两天,这一回也该轮到我练练手了吧?反正大家都想见识一下你新炼成的法宝的威力,不如这样,你拿上这个法宝,我用新学会的法术进行攻击,看看它到底能不能挡得住我的招数。不过事先说好,你只能使用这件法宝护身,可不能偷着用点别的什么法术防御或者反击,可以吗?”其实胡海对石军的能力还是十分顾忌的,但他自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反正石军不能够使用其它的法术,而且听说他这件法宝的功效是以护身为主,就算自己的法术不能够攻破它的防御,自己也不至于吃亏。
    “这样啊!好吧,不过你可要小心!”石军其实也想试试这件新法宝的防御能力,但他总担心会搞出什么乱子来,所以还有点犹豫,现在听胡海提出了一个比较稳妥的办法,也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故此在出言提醒胡海之后,便拉开了架势。
    在座的众人中,只有魑殇凭着对石军和胡海两人能力的认识和对比,隐隐察觉到这么做似乎还有些不妥,可他却一心只想着看热闹,并没有去仔细地考虑后果。而其余的两个人,魍蠡虽然大概知道石军这件新法宝的厉害,却因为对胡海的能力不太清楚,所以不好出言阻止,而摩陀虽然知道胡海有多少斤两,但也不清楚石军法宝的威力,就更不会去深究这样乱来到底会有什么后果了。所以这一动上手,胡海又吃亏上当,弄了一个灰头土脸。
    只见胡海在征得石军同意之后,便念动咒语使出了自己刚学会的法术,这小子一心想要在大伙面前显显威风,故此一上来就运足了全身的力气。在他的全神施为之下,这“变形水龙波”也发挥出了它原本十之七八的威力,随着他手印的变化,两个拳头大小的青色光球逐渐在他的掌心处开始凝聚成型,虽然这两个能量团外表还有点粘乎乎、软趴趴,但是内部却依旧闪动着阵阵水流般的光华,灵力的含量也着实不弱。突然间,只听得胡海大喝一声,双手一合一推,那两个光球就划出两道青色的弧线,直奔石军身上打来。
    石军此刻早有准备,一见胡海使出法术,心念微动,便全力发动了法宝“冰盾”的力量。
    众人只看见眼前光华一闪,胡海所发出的两个能量球便直接命中了石军的胸口,但在距离石军身体之外大约两寸的地方就停了下来,再也不能前进半分。
    众人这才发现,不知何时石军的身躯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半月形护盾,这个护盾如同一个巨大的能量屏蔽,将石军身体的前方完全保护了起来,恰好挡住了那两个能量团的去路。
    在两股巨大能量的互相撞击撕扯之下,一道道劲风从斗争的核心处四散溅射而出,将围观者的衣衫鼓动得猎猎作响,可无论那两个能量团如何旋转加速,却始终无法冲破石军身前的这道防护屏障,眼见得去势渐缓,最后终于“波”地一声,在这道防御盾牌之上炸裂开来,掀起一阵巨大的冲击波,将屋子里的小摆设都震得七歪八倒、一片狼籍。
    这两个能量球爆炸产生的力道的确不弱,石军也似乎有点地抵挡不住似的身子晃了两晃,身前那光盾的外壁也凹进去了一大块。但转眼间,这护盾的内壁上又忽然出现了一层大约有寸许厚薄的白色光幕,不但将能量团炸裂产生的冲击波尽数据之门外,而且还将原来那个透明护盾裹了进去,形成了一个更加厚实的坚壁。
    胡海见自己的法术被挡住,拍了拍手,刚想要认输,就看见从石军身前的护盾上忽然飞出一道浅蓝色的光芒,他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打个正着,紧接着一股刺骨的寒气袭来,他手脚便开始僵硬了起来,随后整个身子也被冻住,一转眼的功夫,身上就凝结了厚厚的一层坚冰。而后,众人只看见胡海身子一仰,就那么“通”地一声,仰面朝天摔了下去,身下还飞散出一片片碎冰,溅了大伙儿一头一脸……
    ********
    在魑殇和魍蠡的指点下,石军手忙脚乱地解开胡海身上由于法宝“冰盾”自动反击而施加的咒法“冰冻三尺”,见胡海一醒来就连打了数十个喷嚏,不由得又是担心又是好笑,连声道歉之后,见胡海并无大碍,这才一把将他拉了起来,说道:“老胡,你也太倒霉了,我事先也不知道这法宝反击的力量居然这么厉害,所以……”
    那知胡海竟然完全没有在意,上来就一个劲地称赞着:“好!好法宝!呵呵,老石,你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啊!”
    众人正在说笑间,原本见胡海复原后就急着去儿童医院探望女儿的陆晴忽然急匆匆地从外面飘了进来,也不和其他人打招呼,一进门就直接冲到了石军面前,神色慌张地连声叫道:“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出了什么事情啊?怎么搞成这个样子?”胡海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上来就打趣道,“看我们这位陆大姐,还真是马不停蹄啊!看我刚刚恢复,就急着赶去了医院,现在还没过多长时间呢,又跑回来报警了!”
    石军见陆晴神色有异,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连忙拦住了胡海的胡说八道,安慰道:“陆大姐,您先别着急,有什么事慢慢说!”
    “你们还一点都不知道呢?刚才在我去医院的路上,商店里的电视都在播着同一条消息:昨天晚上,本市半山道的豪华住宅区里,有十几个人同时跳楼自杀了……”
    ********
    深秋的午后,马路两侧的梧桐树叶已呈老态,变得枯黄干脆,北风一吹,就再也无法在树枝上站稳,扑蔌蔌盘旋着落下,散落得满地都是。踩在脚下,发出轻微的脆响,如同筋骨折断的声音。
    但肃杀的秋意却在这南方城市固有的喧嚣中被变换了另外一种色调,虽然北风一阵一阵地把寒冷捎来,提醒着人们季节的更替,但是在行人眼里,这满眼半绿半黄的枯叶和萧瑟的秋风反而成为难得一见的风景。行人渐少,仿佛剧院散场后的门庭,为这原本喧扰拥挤的都市平添了一丝难得的休闲气息。秋风、秋叶、秋景,点缀着都市,愉悦着心情,甚至还有不少人趁着秋高气爽放起了风筝。
    石军站在阳台上,呆呆地看着天上的风筝随风飘来飘去,耳听着楼下大人、孩子们的笑声,只觉得自己仿佛也有点象这些风筝,时时被什么牵控着一样不能自主,又觉得原本无比熟悉的这一切忽然之间离自己十分遥远,不禁一阵茫然:这一切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他在脑中竭力思索和回忆着,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电光火石般在脑中闪过,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不由得叹了口气,提不起精神再去回味这些从前触手可得的平凡心境。
    他点起一根烟,深吸一口,定了定神,正打算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思绪,身后人影一晃,摩陀轻轻走了过来,身子一纵,跳到阳台的围栏上坐下,闷闷不乐地说:“你是怎么了?就这么放心让他们去吗?万一这几个家伙联手掉过头来对付我们的话,那可就人多势众了,到时候还不得把我这个魔界新生代给累死?”
    石军听了一笑,正想说话,胡海和陆晴也过来了,小小的阳台顿时显得拥挤不堪,胡海听完摩陀的牢骚,摇摇头,正想说什么,顿了顿却又咽了回去。石军看在眼里,心中会意,于是显出一副轻松的样子笑着说:“干嘛都这样看着我?用人不疑啊,你们担心什么呢?慢说这件事未必和六鬼灵有关,即便有关,我也相信魑殇他们兄弟两个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放心好了。”
    ********
    半个小时前,陆晴带回了半山区有人集体自杀的消息,大家听了不禁愕然,魑殇、魍蠡和摩陀还不觉得怎么样,可石军和胡海却大吃一惊,胡海愣了愣,忽然猛地跳了起来,把身后的椅子都带翻在地也浑然不觉,语无伦次地叫道:“完了完了,集体自杀都跑出来了,如果不是邪教的话就一定是其余的鬼灵干的……天哪,这下麻烦大了,希望不要和令牌有关,不然可真的完蛋了!”说着窜到魑殇面前,气急败坏地叫道:“我跟你说,这件事如果是你那些兄弟干的话,我、我、我饶不了他们!”
    不等魑殇有所反应,他又扯转身子对石军大声吼道:“你还愣什么,我们快看看去呀!”
    魑殇兄弟和摩陀一时半会儿还没转过弯来,茫然地看着神情气急败坏的胡海,摩陀莫名其妙地说:“大海,你干什么啊?”
    石军起初也是心里“咯噔”一下,看到胡海情急,他反而冷静下来,对胡海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不要激动,随即对陆晴说:“陆大姐,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说清楚一点吧。”说完拿起遥控器递给胡海,示意他打开电视搜索频道。
    陆晴定了定神,强笑道:“哎呀,我刚才也是有点紧张了,这种事情真太让人震惊了……其实我并没有看到什么,只是在街上一连看到几家店铺的电视里都在播出同一条新闻——对对,就是这个!”一边说着,一边指着电视机。
    众人的视线不由自主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市电视台的频道里晃过几个画面——接连不断的闪烁着红灯的救护车、血迹斑斑的担架和现场主持人那张神情严肃紧张的脸,随后画面切换,直播间里,主持人和几个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男男女女就这起突如其来的集体自杀事件展开了煞有介事的探讨……真不知道这群电视台的人怎么准备如此充分,那边哭声没停、血迹未干,这边厢已经开始组织起几个无聊人等,口沫横飞地就有钱人为何如此神经脆弱,以至于不珍惜生命到集体自杀开始了漫无边际而又自以为是的猜想。
    悲剧是头天晚上七点左右发生的——半山区坐落在市郊,依山傍水,是一个由几十座造型、风格各异的小别墅和数幢装修豪华的高层智能化住宅楼宇构成的豪华住宅小区,在里面居住的基本上都是些事业成功、家业丰厚的人,这天傍晚,负责小区安全的物业保安在交接换班后,照例在小区里巡逻,却意外地听到从一幢高达三十层的大楼楼顶传来凄厉的叫声,接着就看到无比血腥的画面——十一个人几乎同时从三十层楼顶一跃而下,摔得粉身碎骨。这些人临死前发出的叫声把周边的不少住户也惊动了,不少人都目睹了这一幕,最让人扼腕叹息的是——有一个自杀者七岁的女儿当时站在自家窗前,正好目睹了父亲从对面楼上纵身跃下……
    这批自杀身亡的人有8男3女,无一不是身家百万以上的成功人士,据说他们大多数人之间并不认识,而且死前一切正常,毫无半点生意受挫或者情绪低落的迹象,其中有的人计划次日举家出游,还有人正在筹备婚礼,这些死前不曾来往的人竟然会聚集在一起,已经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为了什么使他们同时走上轻生之路,更让人无从揣测。
    大家听了半天,再也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资料,对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仍然摸不着头绪,不禁都有点闷闷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十几个人同时自杀,这件事情的确让人匪夷所思。石军明白,胡海之所以这么紧张完全是因为这幽闭鬼灵的令牌是他俩无意中开启的,如果这次自杀事件与走失的鬼灵有关,那么由此给大海带来的心理压力就太大了。其实他自己何尝不是暗暗捏着一把汗呢——只是无论如何,在事情还没闹明白之前,紧张没有任何意义,当前最紧要的是把事情了解清楚,如果真的被胡海不幸而言中,那就更加要抓紧时间解决问题才真,否则又怎么对得起那十几条鲜活的生命?
    魑殇与魍蠡终于明白胡海突然发作的原因,他们对视了一眼,神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却都没有说话,正在这时,电视里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据主持人介绍说还是一个深受青年男女喜爱的、颇有点名气的美女作家,穿得花枝招展,满嘴涂得血红,衬托出她那两颗黄灿灿无比突出的黄龅牙,搔首弄姿、挤眉弄眼地说:“所以我就说呢,赚钱绝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心灵的愉悦和满足,平平淡淡才是真嘛!我就从来不希望自己很有钱,因为这样我就会失去很多生活的乐趣……”
    “瞎扯蛋!这老女人在放什么鸟屁?”原本心烦意乱的胡海听了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忍不住跳了起来,但随即又皱起眉头看着石军:“怎么办?”
    不等石军说话,魑殇就先开了口:“大人,如果你们担心这件事情和我们那几个兄弟有关,不如让我们先去查探一下怎么样?”
    “哈哈哈!”魑殇话音刚落,摩陀就大声笑了起来。
    魑殇瞪了摩陀一眼,耸耸肩膀:“无所谓啊,如果魔界新生代愿意去的话,我也乐得轻松。”
    石军明白各人的心思:魑殇和魍蠡也拿不准这件事究竟是不是自己那几个兄弟干的,所以想去看个究竟,而摩陀发笑则是为了提醒自己小心这两个家伙兄弟情深,离开之后会帮助自己人掩饰“罪行”,或者调转枪头对付自己……炼成“冰盾”之后的喜悦早已荡然无存,他心里不由得一阵迷茫,定了定神,这才对魑殇说:“你们去看看吧,有什么事情回来再说。”
    魑殇听了,苍白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白了摩陀一眼,拉着魍蠡出去了。石军叹了口气,闷声不响地溜到阳台,想一个人静一静。
    ********
    眼下摩陀、胡海和陆晴同时追到阳台上来,可见他们对魑殇兄弟俩多少还是放心不下,可是不放心又能怎样呢?如果事情真是另几个鬼灵干的,而魑殇他们又一心庇护的话,难道不让他们去查探就可以保证他们不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吗?石军本想把自己的想法耐心对大家解释一下,可就是提不起精神,于是苦笑着说:“好了,你们不要大眼瞪小眼行不行?结果还没出来,现在着急上火还为时太早呢!”说完轻轻拨开胡海,径自离开阳台,回到客厅在沙发上盘腿坐下,闭目养神。
    屁股还没坐稳,胡海横眉瞪眼地跟了进来,一把将坐在石军身边的两个冒牌货拉开,然后气鼓鼓地在他对面坐下,瞪着眼睛一言不发。
    “你看什么?我脸上又没开花。”石军被胡海盯得浑身不自在。
    “我问你这是怎么回事!我都快急死了你却坐在沙发上打坐玩儿,”胡海恨恨道:“万一真是那几只鬼干的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石军装作不解的样子,嘻嘻一笑。
    “别开玩笑了,那些可都是人命啊!”胡海看上去像是真的急了,眼睛里都爆出了血丝,他摊开手掌对石军说:“如果是真的,我这双手可也沾了那些人的血!长这么大,我帮我老妈杀过鸡、杀过鸭,不小心踩死过蚂蚁,故意行凶打死过苍蝇蚊子,可从来没想过用这双手杀人!”
    如果真是那些鬼灵干的,那么在他们来看,杀几个人也许和我们拍死几只蚊子也差不多吧?石军的脑中闪过这个念头,他沉默了片刻,苦笑着说:“你这么担心有用吗?”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如果真是他们干的怎么办。”胡海闷声说。
    “我希望不是。”石军冷冷地说,把胡海摊在自己眼前的手轻轻推开,“可如果是,我也决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替枉死的人报仇吗?罪魁祸首其实是我们才对。”胡海低下头,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喃喃地说。
    石军摇摇头:“这么说不对。你想怎么样?自杀谢罪吗?不错,如果真是那些鬼灵干的,我们的确应该负上一部分责任,但是你要想清楚,与其花时间在这里自责,不如想想该怎么补救。当务之急应该尽快抓住鬼灵,因为如果真是他们在行凶作恶,只有抓住他们才可以避免让更多的人受害!我们放出鬼灵是无心之失,如今抓回他们是责无旁贷!叹气有什么用?把自己杀一千次那些人会活过来吗?不会!”
    “说得对!”石军的话音刚落,陆晴飘了进来,对胡海柔声说:“放轻松一点,别胡思乱想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不如这样吧,我们一起修炼一下刚学会的法术怎么样?”
    陆晴原本想引开胡海的注意力,这小子一向对修炼法术最为着迷,一提起来就两眼放光芒,手舞兼足蹈,可眼下却仍旧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蔫的,闷闷地说:“你们不用管我,反正我现在干什么都没用……”正说着,听见有人敲门,胡海精神一振,大叫道:“回来了!”站起身就往大门口冲了过去。
    这家伙真是急昏了头,也不想想魑殇和魍蠡又不是普通人,如果是他们回来的话自然是想进就进,怎么会这么文雅地敲门?石军转眼看见冒牌石军和冒牌胡海还傻乎乎地杵在一边,吓了一跳,连忙蹦起来一把揪住一个往卧室里塞,一不留神把茶几碰歪了,几个茶杯“咕噜噜”滚落在地,摩陀见了赶紧从阳台冲进来帮忙,却不小心踩到一个杯子,差点摔了个跟头,陆晴不敢让人看到,自然也是迅速地躲进了另一间屋子,一时间客厅里乱成一团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