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冥捕 > 第十一章 俯首称臣(下)

    这场变故果然是一波三折,而始作俑者,正是魑殇。
    这家伙在精神病院被石军的“束灵之术”所制,不但灵体被禁锢,甚至连心神也被封印了起来,再无反抗之力。但他毕竟是修炼多年的鬼灵,法力高强,精神力量又是他的强项,再加上他在中术之前事先发动了水系防御法术——水真盾,从而抵消了一部分“束灵之术”的威力,再后来石军虽然又在他身上叠加了几层封印,但凭着水真盾的防御力量和多年来磨砺得无比坚韧的精神力,他居然守住了自己的一丝心神,灵智未泯。
    在被石军和摩陀二人扛回胡海家中之后,他趁着众人休息的机会,一直在悄悄地凝聚力量,试图突破封印,一段时间之后,他终于在封印力量上撕开了一个小口子,力量也逐渐开始恢复。但这“束灵之术”并非是普通的术法,力量相当强大,故此虽然他的精神力量开始凝聚,可灵体却还是被禁制得死死的,完全不能移动分毫,当下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有静静地汇聚力量,等待时机的到来。
    偏偏此时石军因为通神入静,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玄妙境界,心眼在不知不觉中开启,心神也进入到心眼的幻境之中,对外面的事物完全无法察觉。魑殇凭着自己的精神力量探测到石军的异常情况,知道机会难得,便突然发难,动用全部的力量,召唤出金眼碧蟾,出手偷袭。
    这金眼碧蟾便是魑殇在精神病院大战时,曾经用来控制摩陀心神的那个墨绿色小东西。这宝贝是魑殇自凝体成形之后凭借多年的修行,以自身的元神意外修炼而成的身外化身,可以说是他最特殊、也是威力最大的武器。千百年来,他不惜耗用灵力和千方百计得来的灵药秘宝加以修炼,使得它不但拥有了完全等同于本体的强大力量,同时还超越了本体的水属性限制,初步具备了基础的木属性法力,这在冥界中人修炼的宝物之中是极为难得的。
    一般来说,无论是仙、魔、妖、冥,大部分法力高强的修行者都会修炼身外化身,但通常情况之下,身外化身的力量绝对要弱于本体,而且也很少具备自己的特殊属性,而魑殇的金眼碧蟾却是例外,这个身外化身在无数灵宝的培育滋润之下,居然衍生出了水属性的生克属性(水生木)——木属性,从而获得了超越本体的力量,可谓是身外化身中的极品。但这件东西毕竟修炼时间尚短,又是魑殇的本命元神所化,与他性命交关,所以他平时极少使用,故此在魑殇和石军他们交手时,只在偷袭摩陀时用过一次,随后便一直被他秘密隐藏。此刻魑殇为了克制人类的土属性,而动用它来对付石军,可以说是押上了全副身家性命的一铺豪赌。
    只见这金眼碧蟾从魑殇的口中吐出之后,飞到半空之中,两只金光闪烁的小眼珠盯着石军,挑衅似的鸣叫一声,便张开大嘴,伸出细长的小舌头,射出一道墨绿色的光束,向端坐在床沿上的石军袭去。
    这道光束与石军的身体稍一接触,便抽丝剥茧般蓦地散开,化作无数条极细的绿色丝线,一个劲地向石军的体内钻去,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些丝线在石军的体表左冲右突,却偏偏像遇到了什么强大的阻力一般,始终无法渗透到石军体内,只能纠缠在一起,变成一道道极细的绳索,将石军牢牢地捆了起来。
    转眼间,石军浑身上下就被这些细丝缠了个严严实实,就像是在他的身上又突然长出了一层绿绒绒的皮肤,显得十分的诡异。
    那金眼碧蟾丝毫不肯放松,喉头发出几声怪叫之后,又从嘴里吐出发丝般细长的银色水流,源源不绝地浇灌在那些绿色的丝线之上。这股水流宛若游丝一般,一圈又一圈向石军身体周围绕去,速度极快,一会儿工夫,就结成了一个巨大的水茧,将那些绿色的丝线连同石军一起裹在其中。
    说来也怪,那些绿色的丝线在水流的覆盖之下,居然急速地生长起来,越长越粗,越长越密,片刻间,就变成了一条条拇指粗细的藤蔓,上面还伸出了无数的触须,将石军全身勒得“咯咯”作响。
    魑殇眼见即将大功告成,心中大喜,正想再次催动金眼碧蟾发动更猛烈的攻击,正在此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雷鸣般的“咚咚”心跳之声,然后便见到石军的胸口猛烈地起伏了几下,一道刺目的白色光线凭空从他的体内溢出,一下子便将绿藤和水茧组成的牢笼破开,随后眼前白光大盛,那一缕白光瞬间粗大了数百倍,变成了一根眩目的白色光柱,反而将石军全身罩了进去,然后金眼碧蟾也像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牵引一般,被吸入了光柱之中,眨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魑殇大惊失色,运起全身力量,想要收回身外化身,但却突然间发现自己和那金眼碧蟾失去了联系,再也感应不到它的存在。正焦急间,他猛然觉得心头一痛,自己体内的元神竟然也开始蠢蠢欲动,一滴滴水蓝色的液体从自己的体内渗出,全身的力量开始不断地流逝而去,他身子一软,便摔倒在地,再也无法挣扎站起。
    整个过程其实不过几分钟,但在魑殇的感觉里却像是经过了千万年,他无奈地经历着全身的力量被逐渐抽走的那种痛苦,精神上也承受难以言喻的煎熬,他觉得自己似乎被卷入了一个无比巨大的漩涡之中,无论再怎么挣扎反抗,可整个身体甚至灵魂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吸了进去,越陷越深,最后意识突然猛地一震,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空间里。
    一个巨大无比的桃状物体挺拔矗立在魑殇的眼前,这个庞然大物有节律地收缩扩张着,一阵阵巨大的“咚咚”声直入他的心底,但此刻这声音却不像初次听到的时候那样刺耳,而是让他觉得无比的舒适祥和。随后,魑殇觉得自己的心灵也开始随着这跳动的节律而波动,每一次波动过后,他便觉得自己的力量恢复了几分,直到最后自己的心灵竟然完全嵌入这种跳动的频率之中,而他的力量也恢复了一小半。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魑殇渐渐觉得自己的意识又重新回到了体内,神智也开始清醒了过来,他睁开双眼,看看面前依旧笼罩在白色光芒之中的石军,一种与之血脉相连的奇异感觉渐渐涌上心头,而这亲切的感觉之中又夹杂着几分畏惧和尊敬,仿佛自己已经永远的臣服在这年轻人的脚下,再也无法萌生半点的敌意和反抗的念头。
    魑殇趴在地上,脑中闪过无数的念头,回想起刚才的经历,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但他毕竟是冥界中的高手,见闻广博,印证之下,便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年轻人居然身怀传说中“契约之心”的能力,而从自己此刻的感觉来看,十有**是和他已经定下了这如同终生诅咒的契约,再也无法反抗他的命令和意志!
    魑殇心里又惊又怕,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便索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直到后来摩陀和陆晴闯入之后,发生了一连串的变故,他在石军的心灵感召之下,脱口说出救治陆晴的方法,再后来为石军的诚意感动,心悦诚服之下俯首称臣,这才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