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康桥 > 第137章 结局章 .中(2014-2015)


平安夜过去了就是圣诞夜,圣诞夜过去之后是新年夜。
二零一五年,跨年夜,位于湖边的度假屋里,窗外下着小雪,时不时有零星雪花从被寒气笼罩的玻璃窗飘落,原木制作的墙在壁火的烘托下散发出秋日森林的味道,时不时会有火舌从壁炉窜出,色彩艳丽。
房子中央还放着巨大的圣诞树,圣诞树下是毛茸茸的深色地毯,地上有若干毛绒玩具和散布得十分凌乱的靠垫。
那些靠垫一直延续到地毯浅一点的沙发上,那个孩子在沙发上熟睡着,红红的火光印在他脸上,让眉目精致的他看起来就像是小小天使。
墙上挂着电视,电视上正在直播时代广场的跨年夜,电视声音被调得很小,正因为这样使得一年一度的玫瑰花灯狂欢在这里变成一出哑剧。
但即使是这样也不影响席地坐在地毯上男女的心情,在新年倒数声中他们举杯,彼此拥抱。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属于康桥的二零一五年伴随着时代广场的钟声就这样来到她身边,就像周颂安说的那样,此时此刻她拥有着这世界上最为至高无上的三种情感:
友情、亲情、爱情。
闭上眼睛,承受着他的吻,脑海若隐若现浮动着荡开在海湾上空的盛大烟火,那年,有一个女人和她说“康桥,妈妈以后会变好。”
他们说,新年头旧年末,那些留在你心头上叫嚣的都是你无法放下的,人和物。
思想一开小差就被他给逮到,他的唇从她唇瓣移到她嘴角,轻呵:在想什么呢?
“没有。”她狡辩,刚刚说完紧接着就是闷闷的哼,在他咄咄逼人之下嘟囔着“真没有。”从胸前顶端所在所传来胀痛使得她的气息开始变得不稳了起来“刚刚在想什么呢?嗯?”“不告诉你。”低喘着回应。
他有一点不好就是有时候会把她逼得太紧,而且用的方法坏透了,如此刻,被调动起来的情潮在她每一个毛孔叫嚣着,她看着他,就差没有说出那句求你了莲煾,身体因为他的动作在颤抖着,看着他迟迟不行动,心里很恼怒,心里恼怒声音也恼怒“有本事你让我什么思想都没有,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男人呵,偶尔对他们采取点激将法效果还是不错的,圣诞树的霓虹在快速的晃动着,她低声的提醒着他“莲煾,晟均……”天知道她有多么的担心那个孩子被他们制造出来的声音弄醒,然后……
“莲煾,晟——”那句均变成了连串细碎的腔调,圣诞树上的霓虹就像是遍布在脑海中的星空。
他还穿着那件毛衣背靠在沙发扶手上,她身上盖着毛毯斜斜瘫倒在他怀里,毛毯下的身体还残留着未干的汗迹。
半磕着的眼皮越来越重,从壁橱那边偶尔传来柴火化开的声响使得她即将合上的眼皮又抖了一下,之后再重新闭上。
那只钻进毛毯里的手让她以为他想摸她,嘴里抗议着“莲煾,我累。”刚刚他要她要得太狠了,导致于她现在的腿还在抖着呢。
浅浅笑声来自于她耳边“再等会,嗯?”她的声音更小了,小得就像是另外一个人说出来的一样。
然后,她发现他都在笑她什么了,分明,是她自己想多了。
想用手肘去顶他一下,发现手被握住了,那只握住她的手在沿着她的手指一根又一根摸索着,最后……
最后,停在无名指上。
刹那间,眼皮的重量轻得就像是一片羽毛,迅速睁开眼睛,本能的手想要逃脱他的手,无奈,手被他紧紧的拽住。
做贼心虚般的,她闭上眼睛。
“康桥。”
“嗯。”
“不觉得你现在手上还少一样东西吗?”
“嗯——”
“我送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戒指给你戴,要不要?”
“嗯——”
“木头?”
“嗯——”
“康桥我要把你从窗户丢到湖里去。”
“嗯——”
再之后,房间重新回归安静。
手从毛毯里离开,把毛毯拉高一些,那颗贴在自己怀里的头颅小小的,很秀丽的模样,三分之二的头发遮住她的脸。
轻轻拨开她的头发,她的整张脸都暴露在红红的火光中,从霍莲煾的这个角度他只能看到她翘翘的鼻尖。
敌人家的女儿,真狡猾。
狡猾到让他真想把她从窗户丢到湖里去,这可是比谁都没心没肺的女人。
霍莲煾想,要是把“我要把你从窗户丢到湖里去。”改成“糟糕,霍晟均不见了。”她肯定跑得比谁都快。
敌人家的女儿,总是能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可他就是拿她没有半点的办法,敌人家的女儿也可恶。
那天,在那个广场里,他看到她为那个傻大个哭得稀里哗啦的,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以后十年时间不再见面吗?
现在想想,她好像就没有为他哭得那么稀里哗啦过,起码,在他面前没有,有的时候大多也都是装模作样。
总有一天,他会让敌人家的女儿为他哭得稀里哗啦的,如果她为傻大个掉一公升眼泪的话,他就要让她掉十公升眼泪。
认命的,抱起此时此刻已经陷入“熟睡”的她。
新年一过,康桥空出来的时间开始多了,反而霍莲煾忙碌了起来,他之前被暂时搁置的华盛顿成立第七所会所计划开始重启,新年一过霍莲煾一直在当空中飞人。
二月中,康桥收到来至于霍莲煾母校给她发的邮件,在邮件中学校负责人提到希望霍晟均能成为他们学校新学期的新成员。
霍晟均对于自己爸爸的学校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在小家伙的内心里,他觉得那是在毕业时可以领到黑色风衣的神奇学校,康桥给霍莲煾打了电话,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为了让霍晟均能更早适应九月的新学期,康桥让他转学,那是一家会针对每一个学生的情况制定课程的儿童培训机构。
三月末,康桥去接霍晟均放学,车子距离儿童培训机构还有差不多半英里路程处,她和一辆遮挡得结结实实的黑色轿车擦肩而过。
由于有过霍小樊霍晟均所带来的阴影,康桥放慢车速,下意识的目光往黑色轿车的车窗玻璃。
透过黑色车窗玻璃康桥看到一个男人的侧面轮廓,模糊的剪影姿态显示出那是一位已经不再年轻的男人。
这一天的霍晟均显得比往常沉默,好几次都用眼神偷偷观察他。
“怎么了?”空出一只手触了触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
连续追问几次之后小家伙都闷声不吭的,到了第五次他干脆说“妈妈,老师说了孩子也有拥有秘密的权利。”
所以,晟均小王子也开始学习捍卫自己的*权了?
“妈妈,我可以拥有属于我的秘密吗?”小家伙在说这话时语气挺虔诚的。
“当然可以了。”
很快的,晟均小王子拥有了属于他的第二个秘密,一套机器人家庭成员,从爸爸妈妈到孩子到管家都有,那是丰田公司最新开发针对孩子推出的高科技产品,价格相当于一辆宝马车。
而且,这套机器人家庭成员得到明年开春才会投入到市场销售。
关于那套机器人家庭成员霍晟均一本正经的“妈妈,这是我的第二个秘密。”瞧出她的不高兴之后又一本正经“妈妈,我和你保证,我不是一个贪心的孩子。”
还能怎么样?康桥就只能作罢。
但康桥可以确信的是,那套机器人成员不是霍莲煾送的,要是霍莲煾送的话就不可能成为霍晟均的第二个秘密了。
晚上,康桥把这件事情告诉霍莲煾,霍莲煾回答含糊其辞“我猜是想和我谈合作的客户送的。”
康桥再想问就被他吻得气喘吁吁,双腿发软。
四月中,周六下午,康桥带着霍晟均到唐人街那家上海点心店去喝下午茶。
那位说是看着霍莲煾长大的点心店老板一见到霍晟均脸都乐开了花,老人家一再说霍晟均和霍莲煾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离开甜品店大约为四点钟时间。
有时候,康桥觉得人与人的相遇也许早在几千几万年以前就像一种程序编好了,就等着时间的齿轮定额在那一秒。
如果,她早一秒或者是晚一秒推开甜品店的门就不会撞到一边在打着电话一边推开门进来的,那个围着黑色围巾的女人了。
康桥要往外走,围着黑色围巾的女人要往里走,关顾着打电话的女人迎面朝着康桥撞过来。
女人被她撞得有点发焖,钱包都掉落在地上了,没有拿手机的手戴着护具,那是一名伤号。
弯腰,康桥手触到女人掉落在地上的钱包,钱包的一角露出了女人的身份证。
目光在往身份证上的名字停留片刻之后迅速转移到身份证头像上,迟疑片刻之后康桥捡起钱包,低着头钱包匆匆忙忙塞给了那个撞到她的女人。
低着头,拉着霍晟均的手匆匆忙忙离开,身体刚刚擦过那女人的肩膀,恍过神来的女人频频说出“sorry”。
没有去理会,下了两节台阶。
车就停在街口,距离车停在的地方有小段下坡路,康桥拉着霍晟均快步往着她的车走去,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干脆康桥一把抱起了霍晟均。
小家伙有点重,本来想快导致脚步反而不利索了,脚步不利索一半因为霍晟均的体重,一半因为心慌。
后面那些脚步声中有连串高跟鞋鞋跟快速敲打在地面的声音,抱着霍晟均撞撞跌跌的,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来近了,而且……
“妈妈,有人在叫你的名字。”霍晟均这样告诉康桥。
脚步略微迟疑一下之后继续往前,停在斑马线前,她的车就停在对面的马路的车位上,川流不息的车辆挡住她的去路,康桥心里一阵发沉。
这个时候,让她慌张的高跟鞋声在康桥身面停了下来。
“妈妈,那位阿姨你认识吗?”霍晟均又如是问着她。
就像是回应霍晟均的话一样。
“康桥。”
命运呵,终于凑足了最后的一块拼图,还原了那块模糊地带。
缓缓的,放下霍晟均,回头。
围着黑色围巾的女人短发,圆脸。
“康……桥?”圆脸女人睁大着眼睛,定定的看着她,片刻,眉梢上跳跃着欢喜:“康桥,真的是你!我是……我是何小韵,斯里巴加湾女中何小韵啊。”
康桥知道,在她去捡那个钱包时就知道了撞到她的人是何小韵,钱包主人整个少女时代的房间都贴满霍莲煾照片。
何小韵,斯里巴加湾女中的何小韵,在某个炎炎夏日莫名其妙的给她打来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的何小韵。
“康桥,真的是你,你变漂亮了,不过还好,你眼睛很好认,所以,我一下子就把你认出来了。”何小韵兴奋的说着。
是的,死鱼眼,大约几千万人中就只有一位长有一双和她类似的眼睛。
康桥朝着何小韵挤出微笑,想说出类似于“改天再聊,我现在赶时间。”
事实上,对于她这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周六下午。
还没有等康桥说出那句话,何小韵就用宛如发现新大陆般的语气:“康桥,这是你的孩子吗?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再挤出笑容,开口:“何小韵,我现在还有事情……”
“我们找一个地方坐下来聊一会。”何小韵打断康桥的话。
堆出为难的表情,康桥抬手看了一下腕表。
“康桥。”何小韵没有给康桥任何开口的机会:“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告诉你。”
那颗一直悬挂在半空中在缓慢坠落着的心终于找到了落脚点,然后,周遭开始安静了下来。
面对这何小韵期盼的表情,康桥点了点头。
四点半左右时间的咖啡厅没有什么人,这是一个适合谈话的场所,霍晟均正在看服务生送给他的漫画,康桥和何小韵坐在靠窗的位置。
何小韵和康桥简单介绍了关于她的近况,她嫁给了一位古巴商人现在她的女儿两岁,再过几个月他们会从古巴移民到美国。
她刚刚看完房子之后顺带来到唐人街看望她朋友,结果让何小韵没有想到的是会在这里遇到她。
然后,何小韵就开始进入正题:“我总是在想,当有一天我遇到康桥时我一定要告诉她一件事情,这个想法在我生下女儿时尤为强烈,因为我明白了关于一位母亲的责任。”
听到这里康桥手抖了一下,下意识间手去触咖啡杯,想拿起咖啡却发现手使不上劲,最终双手手指紧紧绞在一起。
深深呼出一口气,看着坐在她对面的何小韵。
何小韵垂下眼帘。
“康桥,你妈妈是一位好妈妈,我看着她用满是血的手抓住霍莲煾的爸爸,我还听到你妈妈和他谈条件,她说她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她让莲煾的爸爸要对你们好,莲煾的爸爸说好,然后,她说……”那个布满血光之灾的午后就像是一个梦魇,让亲历过那场梦魇的人不胜负荷,终止了说话。
在咖啡的浓香混合着窗外的日光中,依稀间康桥仿佛瞧见了那个炎炎夏日,天很蓝云很白,浑身是血的女人紧紧拽住表情惊恐的男人,男人表情是惊恐的可眼神却是冷酷的,女人和男人说。
说着:霍正楷,你要是违背诺言的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何小韵滴下了眼泪,泪水就滴落在康桥的眼前,在午后的日光下晶莹剔透。
抹了一下脸,她继续说:“你妈妈和莲煾的爸爸说,霍正楷,你要是违背诺言的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妈妈,你瞧,我猜对了,很棒对不对?
低头,眼泪滴落在咖啡里,悄无声息的。
“康桥,那时我看得很清楚,是莲煾的爸爸拉着她去挡住那个人手里拿着的那把刀,当时……当时莲煾的爸爸身后是墙他没有地方退,你妈妈就在他身边,然后,他就拉住了你妈妈的手……然后……”
“好了,何小韵。”康桥打断了何小茹的话。
一直低着头的人抬起头看她。
“一切都过去了。”康桥说,一边说着一边透过何小韵的肩线去看窗外的日光,目光追逐着那些日光。
“康桥对不起。”何小韵呐呐说着:“那时我也是……也是没有办法,莲煾的爸爸……”
“你的孩子现在一定很可爱对吧?”康桥再一次打断了何小茹的话。
一说起她的孩子何小韵就显得自在和许多,话也滔滔不绝了起来,她目光往着霍晟均坐的方向,说:“他们还真的说对了,有些孩子会长得像娘家的舅舅,你的孩子还真的长得有点像霍莲煾。”
这是康桥第二次听到这种言论,只是这会康桥没有心情去做解释,她的心沉甸甸的,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在犯罪,她的罪名也许不需要坐牢,但会有很多很多的人在背后说她“到底是多没心没肺的人,才能和自己仇人家的儿子生活在一起呢?”
是啊,不需要那些人说康桥也知道自己的没心没肺。
霍莲煾三个字让为人母的女人脸颊微微泛红:“我以前真的很迷霍莲煾,古巴封锁了很多美国主流媒体的新闻,但我偶尔还是可以从报纸上读到霍莲煾的新闻,可见他很成功,我今天还在电视上看到他,更帅了,听说他有孩子了。”
何小韵走了,想必那个炎炎夏日发生的事情是压在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现在大石头被放下了,离开咖啡厅时何小韵步伐轻松。
这一天,康桥在咖啡厅呆到天黑才离开。
车子沿着繁忙的街龟速前行,街道两边都是各种各样的多媒体,在五花八门的讯息条中这次阿拉伯王室的纽约之行备受关注。
阿拉伯王室的纽约之行指定活动中心就是霍莲煾的会所,他们会在他的会所里举办红酒珠宝交流会。
伴随着这则新闻出现的还有霍莲煾一个月前的电视专访,在这次专访中主持人还提到霍正楷。
“听说您的父亲最近身体状况不好。”主持人看似不经意般说出,瞬间霍莲煾沉下表情,见到苗头不对的主持人迅速转移话题。
次日早上,康桥醒来时发现压住自己的人连礼服也没有脱就趴在她身上呼呼大睡。
推了推他,纹丝不动,连叫几声“莲煾”也没有动,这个混蛋都快要把她压扁了,一发狠拿起他的手,朝着他的手腕狠狠的咬下去。
这下,醒了。
“你这女人居然咬我,我每天辛苦赚钱养你,你居然咬我?”“我就咬你。”“说看看为什么要咬我?”“我讨厌你就咬你。”“你居然敢讨厌我?”“是的,我就讨厌你。”“知道讨厌莲煾少爷的人都会受到什么惩罚吗?”“清洗游泳池。”“不,现在改了,现在改一起洗澡了。”
片刻之后,从浴室传来了水声和着女人的咯咯笑声。
五月中,康桥跟着霍莲煾一起出席他朋友的生日派对,在派对中康桥被霍莲煾拉到了一个意大利男人面前,那是意大利老牌珠宝品牌旗下的设计师,主攻婚戒设计。
短短数分钟交流时间里,意大利男人有数次目光从康桥的无名指上捏过,果然,接下来的话题*不离十。
康桥提前从派对离开,霍莲煾并没有追出来。
回到家里,打开霍晟均的房间,小家伙还没有睡,他正津津有味看着动画片。
康桥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他侧过脸朝着康桥笑,伸手把他紧紧搂在怀里,小家伙乖乖的伸出手,小小的手掌拍着她的背部。
“妈妈,爸爸惹你生气了吗?”
康桥没有说话。
“好了,好了。”晟均小朋友老成在在的样子:“等爸爸回来之后我帮你好好教训他。”
康桥咧开嘴,这话听起来好像不错,现在可以形成二比一,十几分钟之后,康桥发现她似乎高兴得过早了。
十几分钟过去之后,霍莲煾打开霍晟均的房间。
已经有几天没有见到自己爸爸的人高兴的大叫了起来,在霍莲煾的几句甜言蜜语之后忘了十几分钟前说的大话。
霍莲煾坐在霍晟均的另外一边,这样一来就形成一家三口在看电视的温馨画面,只是,霍莲煾脸色不大好,康桥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小会时间过去,装模作样哈欠连连,说了一声“晟均,妈妈困要回房间睡觉了”康桥就想站起来,可……
那只从霍晟均背后穿过来的手把她的手紧紧拽着,康桥连续挣扎几次都无果,身体往后仰,侧过脸去发现霍莲煾也在和她做着同样的动作。
康桥狠狠瞪他一眼,他回给她的是挑衅表情。
呼出一口气,没有去理会他,再挣扎,无果,而霍晟均小朋友这会儿已经被动画片精彩的追逐画面所迷住,丝毫没有察觉到来自于他背后的拉锯和较量。
几次挣扎无果之后康桥就只能安静下来,她决定不理会霍莲煾的幼稚行为,但!
霍莲煾另外的一只手居然拉开她礼服的腰侧拉链,手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伸进去,这个混蛋,居然当着孩子的面……
康桥大力挣扎的动作惹来晟均小王子的警告:“嘘,妈妈你就不能像爸爸那样不要动吗?”
哈!
再一次后仰身体,侧过脸去,第一时间康桥就看到一脸得意表情的霍莲煾,甚至于在触到她目光时做出微微眯着眼睛的表情。
霍莲煾眼睛多漂亮啊,而且眼线狭长,那个表情他做起来就像是在释放电流。
艹!
狠狠瞪了他一眼,回过头,目光继续盯着电视屏幕。
其实电视上在播放什么康桥不知道,她只知道很多的气恼在那只伸进她礼服的手逗弄下正一点点的消失殆尽,渐渐的,脸颊也开始微微发烫了起来,渐渐的,她需要用手按在自己的膝盖,去阻止由那只手所引发的从脚趾头蹿升上来的气流。
所幸的是那只手及时从她衣服里退了出来,然后把她礼服的拉链拉好,紧紧拽住她的手也松开了。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霍莲煾摸了摸霍晟均的头发:“爸爸明天教你游泳。”
霍晟均眼睛注视着电视侧过脸去,霍莲煾贴了贴他的脸。
霍莲煾站了起来,然后脸转向她,刚刚对她干了坏事的人这个时候看她做什么?
朝着康桥霍莲煾做了一个口型,别开脸去,假装没有看到,霍莲煾离开之后康桥发现,她的目光已经好几次无意识落在那扇房间门上了。
再小会时间之后,亲了霍晟均一下额头。
“晚安。”“妈妈晚安。”
轻轻带上门,低着头往房间走去。
打开房间,还没有等她把房间门关好,在那股力气的带动下康桥背紧紧挨着墙,就这样他朝着她压过来,从最初的挣扎到不动,到承受然后再到踮起脚尖手紧紧的勾住他。
快要窒息时他放开了她,顶着被吻肿的嘴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他。
“还敢盯我?”他做势要敲她额头。
颈部往前,用眼神传达着:就是要盯你,来啊,来敲我的额头啊!
他真的敲她额头了,虽然就那么小小的就像被蚂蚁踢到的一下,可还是把她惹哭了,她一哭他的表情就慌张了起来。
摸着她的额头:“很疼吗,我因为舍不得都只用了一丁点的力气,很疼吗,嗯,让我看看。”
一边说着手就去想去触她额头,她狠狠隔开,手就这样被他抓住,然后他抓住她的手让它形成拳头状。
就这样指引着她往他额头敲上去,也不知道怎么的康桥就笑了起来。
她呢,一笑,莲煾少爷就觉得丢脸,一丢脸就整个把她扛起来,嘴里说着要把她丢到窗户去。
结果他没有把她丢到窗户去而是把她丢到床上去,背部刚刚着到床垫他的身体迅速贴了上来。
手一伸,挡住他的唇。
修长的手指在她脸颊上摩擦着,低语着:怎么了,嗯?
怎么了啊?
期期艾艾的:莲煾,你没有追出来,我讨厌你没有追出来。
他趴在她肩窝笑,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不许笑。”她恼怒了。
然后,他乖乖的停止了笑。
“怎么没有追出来,我只是车开慢一点而已,不过……”声音从她肩窝透露出来:“我的姐姐,你可真可爱。”
“这话你应该用在霍晟均身上。”
“那么,霍太太,你觉得什么才适合用在你身上。”
“当然是性感了,以后,把可爱都统统换成性感。”
他又笑了,一边笑着手一边拉开她礼服的拉链,酣畅淋漓之后,两具汗淋淋的身体还紧紧贴在一起维持着他们最极致的模样,只不过她从坐在他身上改成趴在他身上,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梳理着她的头发。
她脸贴在他胸腔上目光呆呆看着壁灯的光线,看着光线的长度随着她时而集中时而焕散的聚焦拉长缩短。
然后她听着他叫她的名字,用很认真的语气在叫着她的名字。
“康桥。”
太阳穴那块突了一下,答应出来的那声“嗯”听着昏昏欲睡。
“最晚十月。”他说。
“什么?”
“婚礼。”
她没有说话,这次她连装睡都懒了,就这样专注的看着壁灯的光亮。
“康桥。”“嗯。”
他说:“你什么都不需要管,时间一到你只要说我愿意就可以了。”
这话听着好像还行对吧?可是呵,属于他此时此刻说话语气俨然是那幢粉白色建筑小主人对他们家那位拖油瓶在发号施令着。
“你!上车,不需要知道目的地,你只要上车就可以了。”
这个习惯可真是让她讨厌透了。
“莲煾,”叫着他的名字,嘴里无意识的说着:“信么?说不定有一天我会狠狠的摆你一道。”
他又笑了,真讨厌,伸手,手狠狠捶了他一下。
五月中的某个深夜,康桥醒来时发现身边空空如也,想了想,从床上起来打开房间门,沿着从楼道处透出来的光亮站下了书房门前。
打开书房门,从书房里透露出来的尼古丁味使得康桥下意识捂住嘴,见到她进来的人拿起一边的靠垫挡住了烟。
半靠在休闲椅的人坐正身体,看着她。
莲煾少爷可真可爱,怎么看都像是做了坏事被逮到的学生。
侧坐在他腿上,手搭在他肩膀上,鼻子在他颈部嗅了嗅,问:抽烟了?
“康桥……”莲煾少爷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不过,这次她可一点也不想说出惹他不高兴的话。
“莲煾。”拉长着声音:“我也要抽烟。”
“什么!”他声音提高了数倍:“康桥,你吃错药了?”
她可没有。
脸朝着他靠近,吻住他的唇,她说的抽烟是指这个。
她的吻绵长而缱绻。
“木头。”“嗯。”“幸好你打开房间门。”
连霍晟均都有属于他秘密了,霍莲煾自然也有他的秘密。
五月末,那是一个下午,约四点半左右时间,康桥在收拾东西,她待会得去接霍晟均下课,刚刚把手机放进包里,基金会一位叫做妮可的工作人员告诉康桥说外面有人找她。
按照妮可指定位置康桥见到了说是想见她的人。
白发苍苍的老者站在漂洋过海而来的那棵老槐树下,就像是从装线书里掉落在地上的老照片。
捡起,页面昏黄。
“姚……姚管家?”
在这声“姚管家”的八十个小时之后,迈阿密警方在深夜接到一通报警电话,万分惊恐的女人在电话里失声痛哭:
“我求求你们,快来帮帮我,救救我的丈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