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康桥 > 第135章 (2014-2015)


康桥是在次日知道关于唐雨萱的事情,和一些八卦网站街头小报相比主流媒体沉寂了许多,有报道的也就在不起眼的版块上形式性提及一下,有的干脆连报道都没有。
关于唐雨萱被逮捕的原因众说纷纭,唐雨萱的好友在私底下对外表示“她迟早会出事。”
而霍莲煾对于前女友在戴高乐机场被捕的事情则是说出这样一句“每一个人都必须要为自己做出的事情负责”。
不知道为什么,康桥觉得霍莲煾这话好像另有玄机的样子,面对她观察的目光莲煾少爷如是说“我可是好人。”
依稀间,在很久很久以前康桥仿佛也听过霍莲煾说过这样的话,做了坏事后的少年一再强调自己是好人。
一眨眼间,那么多年过去了。
“我真的是好人。”莲煾少爷一再强调。
笑了起来,手交给他,他轻轻一扯,她的脸就贴在他心上的那块位置,想抬起头去看他。
“别看。”
好,不看,闭上眼睛,这是一个没有人会来打扰到他们的美好清晨时光。
“木头。”“嗯。”
“我觉得如果没有遇到你的话我大约会变成一半像霍正楷一半像唐雨萱那样的人,什么都有可又什么都没有,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确定下一秒自己会干出些什么。”
依稀间,康桥似乎看到昔日住在那幢有着粉白围墙建筑里安静木讷的女孩,小心翼翼的按照妈妈说那些准则生活着,日复一日。
可,这个人好像把她说得很好的样子,她有那么好吗?
“我有那么好吗?”
“当然,对于我而言,这个世界上谁也没有你好。”
有什么东西在眼帘里滚动着,润润的,把心里某一角刺得酸酸的。
一个礼拜过去,霍莲煾似乎没有丝毫想要离开医院的打算,这使得康桥不得不怀疑他手受伤程度。
这个中午康桥忍不住提出想看一下霍莲煾的伤口。
正在埋头看杂志的人看也不看就把手给她,从手腕到手掌都缠着绷带这导致康桥看不出所以然。
除了知道他尾指指甲脱落其他的康桥一无所知,关于尾指指甲脱落霍莲煾说了,其实他也不知道,他说等把霍晟均抱上车时才发现自己的尾指甲脱落了。
忍不住的,康桥再一次手去触霍莲煾尾指指甲脱落部位。
“一个月就长回来了。”霍莲煾把杂志放在一边,瞅着她。
渐渐的,在那道目光下她的脸颊开始发烫了起来,似乎是想和她证明他手没有受伤,那只手伸进她衣服里的手闹腾得厉害也坏得厉害,想要把他手拿下来又怕会触到他的伤口,最终只能把头搁在他肩膀上任凭这他为所欲为,直到霍晟均打开门进来时他的手这才从她衣服里解脱出来,一边朝着霍晟均笑一边在她耳边“现在还怀疑我手有问题吗?”
--
把霍晟均送到学校之后,康桥走进一家中餐厅,坐在她对面的那位白人男人曾经从事武器研发,退休之后出过一本和他专业有关的书后被美国政府封杀,现在这位在生活捉襟见肘。
出现在这里之前康桥和他曾经在线上聊过天。
康桥把她雕刻好的东西交给白人男人,康桥总觉得那几位号称联邦高级探员找霍莲煾的事情并没有霍莲煾口中说的那么简单。
而这几天来如影随形跟着霍晟均和她的那些高大男人也让康桥心惊肉跳的,即使霍莲煾说那是为了怕绑匪分子残余势力报复而采取的应对措施。
交到白人男人手上就是康桥凭着记忆看到那几位联邦探员拿到霍莲煾面前的钢珠,康桥把钢珠的大致样子,连同当时在钢珠看到的那个标志雕刻成了现在的这个模型。
约半个钟头之后,白人男人拿着康桥给他的酬劳离开中餐馆。
白人男人告诉康桥她交给他的那个模型臭名昭著,那个看似普通车辆零件的小玩意却在红极一时的关塔那摩监狱事件扮演了最不光彩角色之一。
钢珠是通过那种能在短时间里迅速加热的材料制作,钢珠里层放了磁铁还有高科技芯片。
那些人会把经过特殊处理的钢珠植入囚犯脚底或者是手心,一旦活动手脚就会驱动磁铁和芯片相符牵引驱动,让钢珠外层迅速加热,从而在没有任何外伤下对人的身体制造出巨大的疼痛感,当疼痛感来到临界点时会导致指甲自行脱落。
听到这段时康桥下意识打断白人男人的话,白人男人的话让她脑海里第一时间想起霍莲煾光秃秃的尾指。
白人男人走后,康桥坐在原来位置上发呆,她怎么也无法把手中的那个模型和让人谈之色变的关塔那摩监狱联系在一起,也无法和霍莲煾联系在一起。
在康桥心里她希望就像是那位白人男人说的那样,也许是他在判断上出现错误,那只是一颗普通的钢珠。
三个半小时之后,康桥就知道了,那位白人男人的猜测再正确不过,那真的不是一颗普通的钢珠。
傍晚时分,康桥回了一趟家,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保姆把一个信封交到康桥手上,说是几天前收到的。
康桥打开信封,信封里面放着一张小卡片和一个u盘,卡片背面上有一行字,字迹十分的潦草,但可以看出大约意思是让她看完u盘再打开卡片。
拿着信封和卡片康桥回到自己房间。
东南方向的窗是打开着的,从康桥这个角度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每家每户的屋顶,屋顶上是夜的颜色。
康桥觉得今晚夜的颜色就像是有人用浓墨在黑色布帘上涂上一层又一层的色彩,无边无际铺天盖地的让人看着无法喘气。
房间没有开灯,房间唯一的光亮来自于电脑屏幕蓝色的光辉,看完那段视频之后她就连开灯的力气都没有了,那时想去关电脑脚一软就瘫倒在地上,然后就看着窗外发呆。
手机响起,在黑暗中一拨又一拨的,缓缓的脸转向手机放着的所在,那是莲煾打来的电话。
嗯,莲煾。
莲煾,霍莲煾。
那个名字带动着从脚底下衍生出来的气流直达心上,就像有人拿着鞭子往着她心上最为薄弱的那个所在狠狠来上一鞭。
疼得她……
上边牙关和下边牙关都打在了一起,不停磕碰着,从牙关缝隙发出来的声响在黑暗里听着就像是在哭。
莲煾,我现在没有办法接你的电话,你太讨厌了,无比的讨厌,如果这个时候去接电话我怕我会忍不住把臭骂一顿。
不,肯定不会是臭骂一顿那么简单。
莲煾,你要我死给你看吗,要吗?你是混蛋,你是自以为是的傻子,大傻子你看你都把我气哭了,气得恨不得在你面前一了百了。
莲煾……
终于,安静了。
手机安静下来的那一刻康桥迅速从地上站起来,擦干眼泪,打开房间开关,站在窗前开始尝试的发音。
几声之后从之前的沙哑迅速恢复到清脆。
这一系列动作做完之后,康桥站在床前,抱着胳膊盯着放在床上的手机,倒数:
三、二、一、
手机铃声响起了,贝多芬的欢乐颂把整个房间塞得热闹又亮堂。
扬起嘴角接起了手机,与此同时,她把自己身体呈大字形重重往床上一丢,穿在脚上的拖鞋东一只西一只往天空上抛,目光跟着拖鞋。
拉长声音叫了一声莲煾——
“刚刚为什么不接电话?”他还是有点少爷脾气的。
“在洗澡。”她回答。
电话彼端出现短暂的沉默,康桥就猜到会变成这样,她是故意惹他心辕马意的。
嗯,果然,声音有点怪:“怎么还不来,你今天偷懒得够久了。”
怎么还不来啊,不行,现在她眼睛肿得就像核桃。
“莲煾,我不去行不行。”她的声音软软腻腻的。
“理由。”
理由啊,理由是……“莲煾,床太软。”
“这里的床也软。”
“莲煾,可这里的枕头比较舒服。”
“那么,把枕头带来。”
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提高声音:“真要我去?”
“你如果不来的话我不吃饭。”意识到他的话有漏洞之后迅速改口:“你不来的话我不睡觉。”
用哄霍晟均那样的语气紧张兮兮的:“不睡觉?”
“是的,不睡觉,睁大眼睛看天花板。”
“不睡觉这个可是不好的事情,你现在可是病人要注意休息。”装模作样叹气着,然后:“好吧,我去换衣服。”
一、二、三、
那边传来浅浅的笑声。
“木头。”“嗯。”“晚安。”“晚安。”
那声晚安之后泪水又沿着她的眼角淌落了下来,慌忙擦拭干净,不然又会没完没了的,她一哭眼睛就会变得更丑,明天她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见他,就像那时在巴厘岛和他所承诺的: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等你养我。
洗完澡关掉电脑,脚无意间踩到那张卡片,捡起卡片打开,卡片上写着:我们看上的男人不错。
真是一个让人倒胃口的女人!这个女人是不是想用这样的方法来诠释: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善良的。
把卡片丢到垃圾桶里,据说,唐雨萱小姐最害怕老鼠,她还最喜欢骂她讨厌的人“你就像那臭水沟里的老鼠一样让人恶心。”
真正像臭水沟里的老鼠一样让人恶心的人应该是她。
嗯,听说,监狱里的老鼠也很多,那么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唐雨萱有的是时间和老鼠先生老鼠小姐们打交道了。
打开霍晟均的房间门,小家伙已经睡觉了,南瓜灯,长颈鹿壁纸,熊宝宝枕头让熟睡的孩子看起来就像是小天使。
低头,唇印在小天使额头上。
刚刚想离开脖子就被缠上了,以此同时康桥听到连串的笑声,晟均小王子一边笑着一边得意洋洋的:妈妈,被吓到了吧。
惊魂未定的声音附和着:小坏蛋把妈妈吓了一大跳,这次你的屁股要遭遇了。
“妈妈,你怎么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妈妈,我可是男人!”
男人?扬起手“啪”的一声。
意识到她真的打了他屁股,意识到她也许还会第二次打他屁股,小家伙出卖起了爸爸来。
“妈妈,你不要打我屁股,我告诉你爸爸的秘密。”为了让他的秘密显得更加有价值,小家伙故作神秘。
“什么秘密?”康桥压低着嗓子。
纳豆一样的眼睛在四周围瞄了一圈之后,确信没人在偷听,说一声妈妈你把耳朵凑过来。
于是康桥听到这样的话“妈妈,爸爸的那件黑色风衣被敌人偷走了。”
小家伙开始娓娓道来:“那天爸爸在垃圾场找到我时手流血了,爸爸告诉我那是因为他和敌人大战了几百回合之后受伤的,爸爸说敌人人数太多了,爸爸还告诉我敌人偷走他那件黑色的风衣。”
原来,莲煾少爷也知道黑色风衣的故事,原来黑骑士做了不光彩的事情了:偷听墙角了。
可以想象得到那个时候偷听的人该有多么的得意洋洋。
“所以,妈妈,是不是因为爸爸的黑色风衣被偷走了,所以他在执行任务时我才能见到他。”
“是的。”
“哇,幸好敌人偷走他的风衣。”小家伙高兴完之后瞬间担心了起来:“妈妈,你说爸爸会不会很快的找回他的风衣。”
“当然。”
“太棒了。”霍晟均握紧拳头:“妈妈,现在我想明白了,为什么我那次从那么高的阳台摔下来会没事,一定是穿着黑色风衣的爸爸接住了我,妈妈,你说是不是?“
“是的。”
“妈妈,还有一次……”
--
次日,华灯初上时分。
康桥站在镜子前,感觉自己是那名心怀忐忑的小姑娘:我喜欢的男孩在我家门口等我,今天晚上月色很迷人,我和他会沿着月色铺满的小径去公园散步,公园有一家电影院,我知道他在散步后会邀请我和他看电影,我都知道……可我不知道我现在穿的衣服他喜不喜欢,我又有些紧张,我不确定这件衣服是不是适合我,是不是足够漂亮……
“漂亮。”
那个忽然冒出来的声音把康桥吓了一大跳,霍晟均小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边,他昂着头看着她。
小家伙懂什么漂亮啊。
“有多漂亮?”她问他。
“比谁都漂亮。”
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甜言蜜语听起来都差不多。
“妈妈,你穿得这么漂亮是要去见谁?”
见谁啊……妈妈要去见你爸爸,妈妈要去讨你爸爸的欢喜,和你爸爸比起来妈妈一点本事也没有,妈妈现在唯一能做的,想做的就是好好的,好好的用妈妈的方式表达感激。
夜再深沉一点时,康桥站在霍莲煾的病房前。
心情忐忑的那位小姑娘呵,将要把她认为最漂亮衣服穿到自己喜欢的喜欢的人面前。
这一路走来,她的手不得不去拉高自己的裙摆,这一路走来她用披肩把自己包得结结实实的,因为所有所有只能他可以看。
现在她和他隔着一道门,深深呼出一口气,想了想,松开手,被提起来的裙摆瞬间就像是遇到风的云彩往下滑落扩散。
质地极好的披肩也随着她手的松开从肩膀脱落到手腕处。
礼服是裸色的,领口深v设计,领口处采用黑色蕾丝边,用那位女设计的话说“霍先生看了非流鼻血不可。”
康桥也想看莲煾少爷流鼻血的样子。
再深呼出一口气,敲门,几声之后来自于霍莲煾的回应:进来。
康桥打开门,透过那道拱形屏风康桥看到那个在茶水处接水的修长身影。
低着头,心开始砰砰乱跳起来,放轻脚步脚踩在地毯上,一步步越过那道屏风,站停在那个修长身影面前,不怎么敢去看他。
按照来时想的那样,用温柔的语气说出。
“莲煾,我刚刚去参加基金会一位员工的婚礼,你觉得我挑选的这件礼服怎么样?要不要我转一圈给你看看?”
没有等来他的回应,脚就开始移动,没有太快也没有太慢,没有很张扬也没有多矜持,这个动作她做了不下十次。
她觉得还行,最后披肩从臂弯滑落最好看,撩人而曼妙。
披肩滑落在地上,微笑,抬头,脸朝着他:莲——
看着眼前的人,康桥忘了说话,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简廖?!
还没有等康桥回过神来,来自于左边传来霍莲煾气急败坏的声音;“你都穿了什么鬼衣服,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你穿成这幅鬼样子到底想干什么,康桥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康桥第二次回过神来披肩已经回到她身上,而且,这空间还有另外几个陌生男人。
也就眨眼之间,那几个男人逃难般离开房间,因为他们的boss说了,多呆一秒就多扣一个月工资。
那几个男人走后,霍莲煾气还没有消,对着康桥莫名其妙的又发一顿脾气,他指责她打扮成这样去参加婚礼肯定安着去抢新娘风头的野心。
他说你们女人都喜欢出那样的风头。
本来怀着很美好的心情却又遭遇到了尴尬的时刻,她那个转圈的姿势有被别的男人看到了,现在又遭遇到霍莲煾如此莫名其妙的指责,康桥气坏了。
扯下披肩,披肩狠狠朝着霍莲煾脸上扔去:那件礼服是专门穿来给你看的,婚礼是借口,压根没有婚礼这件事情。
“霍莲煾,你这个混蛋,我再也不理你了。”狠狠朝着他吼完最后这一句,康桥提着裙摆往门口走。
没走几步就被牢牢框固在一个怀里:木头别生气,你得理解一下本来那顿美味大餐被人捷足先得的那种愤怒。
“美味?捷足先得?愤怒?”康桥加重声音,一字一句。
“这样表达你不喜欢吗?那我换一种说法,好比是一场电音首映礼,这场电音首映礼原本我是唯一的观赏者,可却莫名其妙的被另外一个家伙先大饱眼福了,我能不生气吗?我当时都想把他们的眼睛抠下来了,特别是简廖。”
“首映礼?”冷冷哼着:“也就是说之后我将会在各大影院播出,而且你还要去抠那些人的眼睛?”
结果,霍莲煾越说多就越是错多,五分钟后霍莲煾换了另外一种方式,他一手拿着包一手拿着书站在她面前:“要包还是要书?”
说完之后,把包放在康桥左手上,而包交到她的右手。
抱着胳膊,看着她。
“如是没有那么生气的话就用包,如果砸包还没有平息你的委屈怒火的话,就换书砸,书应该比较疼一点。”
暮色逐渐加深加厚,他躺在沙发上她趴在他身上,她的头发全部都分到右边肩膀上,又从肩膀上滑落至他身上,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触摸着垂落至他身上的那些头发,眼睛却是在瞅着她。
垂下眼帘,低声问,莲煾我今天漂亮吗?
“你看我那么生气就知道你今天又多漂亮了。”
“莲煾。”
“嗯。”
声音越来越低。
“我以后会很乖,我保证以后比霍晟均还乖。”
就这样,他把她抱得很紧很紧,紧得她都快要喘不过去来了,许久,许久,抱着她的手稍微松开了一点。
属于情人间的低语在暗夜里呢喃开来。
“我的姐姐,说看看,你变乖的计划。”“今晚,我不是穿得很漂亮来见你吗?”“嗯,很有诚意的在变乖。”“莲煾,你还想看我变乖的样子吗?”“想。”
她一点点挣脱开他的手,小会时间过去,她拿起他受伤的手,她问他莲煾疼吗?他摇头。
她用很遗憾的声音告诉着好可惜啊,本来我想要是你说疼的话我会亲你的手,他半撑起身体“我比较好奇你会怎么亲?”垂下眼睛“就像是亲你另外一个地方那样亲你。”沉默沉寂——“木头。”“嗯。”“你也知道男人们都喜欢装。”“所以呢?”“木头,其实很疼。”
暮色再加重一点,窃窃私语还在继续着。“莲煾,我刚刚表现得乖不乖。”“乖,乖得我都想特别制造一种特殊的公文箱了。”“做那个干什么?”“把你放在那个特殊的公文箱里,到哪里哪里都带着。”
窃窃的笑声开始流淌开来,细细的碎碎的像抖落在水面上的月光。
“莲煾,你还想不想我看我更乖的样子?”他瞅着她,她拉着他没有受伤的手来触摸自己此时此刻已经微微发烫的脸颊,指引着他的手一路往下滑行。
印在镜子里人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现在站在镜子前的她腿还在抖着的,他最后的那一次持续时间有点久,都换了好几种姿势还没有出来,最后…想到这里康桥脸颊开始发烫,下意识摸了摸牙关骨,莲煾少爷好像在某方面上瘾了,以后她可不干那事。
已经刷好牙的人来到她身后,从后面一把抱住她。
两颗头颅紧紧挨在一起,四只眼睛在镜子中对视着,他的目光落在她颈部上,笑得好不得意的样子:现在不像木头了。
“那像什么?”“就像是一只粉红豹。”
他们挨着门板在接吻,她的手搁在房间把手上,他的手压在门板上,她踮起脚尖背部紧贴着门板,他低下头用自己的身材优势把她挤在他和门板之间。
属于他们彼此之间汹涌的情潮由经肺部源源不断变成了气息,气息交缠着,绵长缱绻。
他的额头抵在门板上喘息着,她的额头搁在他肩窝上,也在喘息着,小会时间过去,他的手触了触她的脸颊。
低声:我们房间除了床单颜色我来挑,其他的都按你的喜欢。
这话听着就像是随意说出来的,可细细听的话声线有些的干,莲煾少爷也有紧张的时候呢,扬起嘴角,低低哼出:嗯。
“说大声一点,听不见。”
于是:“我们房间床单颜色你来挑。”
“等等。”
“什么?”
“我不喜欢那些粉粉的东西。”
“好,那就不要那些粉粉的东西。”
“再等等。”
“什么?!”
“我认识一个很棒的室内设计师,他知道我的喜好,我让我助手打电话给他?”
“好。”
“你没有不高兴?”
“没有,我答应过你要比霍晟均乖。”
“是很乖,亲一下。”
啪——
“再等等!”
“霍莲煾——!!——”
--
周颂安去看霍莲煾是在周一下午,他离开纽约倒数的第三天。
在哈德逊河附近那幢水蓝色建筑里,经过四个人周颂安才见到霍莲煾,他被带进霍莲煾的办公室,正在接电话的霍莲煾用手势示意他到一边等他。
那一等就等了四十多分钟,这四十多分钟里周颂安喝了三杯咖啡。
这四十多分钟里有六个人来见霍莲煾,其中两位是银行家,两位是古董商人,一位是享誉国际的拍卖师一位是政府官员,这些人都比霍莲煾年纪大很多,这些人在面对霍莲煾时极具讨好。
霍莲煾甚至于半带开玩笑的性质嘲笑其中一位古董商人的身材,说他胖得手都挪不到后面去擦屁股。
送走了那位政府官员,霍莲煾似乎才想起办公室还有人在等他,他选择在周颂安对面沙发坐了下来,语气有点的无奈:今天是礼拜一,事情多。
意思就是让他长话短说了。
“晟均的事情我想和你说声对不起。”
“不需要。”淡淡应答着:“即使不是在你手上出的事情,也会是在别人手上出的事情,而且,你也用你的方式弥补你的过错了。”
“反过来我想我得替康桥和你说一声谢谢。”
周颂安没有再说什么。
片刻:“我后天就离开纽约了。”
“后天?”霍莲煾微微敛起眉:“后天我康桥恐怕没有时间去送你,那天我们有事情。”
周颂安早就猜到会从霍莲呢口中听到类似这样的话,即使后天没有事情忙,他肯定也会折腾出事情来让康桥忙的。
挑了挑眉,说了一句:理解。
说完之后周颂安环顾了办公室,之后目光落在自己手上的电子烟上。
电子烟后面接了一个精致的烟嘴,那是康桥送他的,把烟嘴拿下来放在霍莲煾面前:“前几年我抽烟特别厉害,改成电子烟之后康桥为了让我成功戒烟,送了我这个,她雕刻的,为了这个她可是花了不少心思。”
霍莲煾连看也不看一眼,语气嘲讽:“周老师,你可真幼稚。”
也许吧,不过是他的学生先幼稚在先。
“霍莲煾,即使你让人把我带到你办公室来,让我看到你的豪华办公室,向我展示你的能力足以让那些年纪比你大得多人在你面前向你俯首称臣。”顿了顿:“但在我的心里,你还是我那个会把“贡丸”说成是“睾.丸”的学生,就像你在康桥心里大多的时间里,都是那位会偷走她送我的小猴子然后大卸八块的粉白色房子的小主人。”
周颂安特意加重了那个“小”的口音。
坐在对面的人一副没有把他的话放在眼里的表情。
还在装,那么继续——
“觉得我的话是在胡扯?霍莲煾,不如你现在打一通电话给康桥说你想戒烟,我保证你的那位拖油瓶姐姐会马上印证我刚刚说的话。”周颂安似笑非笑的看着表情明显已经有些郁闷的莲煾少爷。
欢乐颂响起时康桥正在参加家长会。
骤然响起的铃声打破安静的氛围,慌忙接起电话,拿着电话往外走,听清楚来至于霍莲煾打的电话之后,戒烟?康桥想这人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朝着霍莲煾乱吼一通,就差没有说出“莲煾不要闹,抽烟对身体不好”了。
挂断电话之后霍莲煾的脸色看起来比之前郁闷了些许。
“我猜,康桥在和你说那些话时,一定用老师们通常会交代他们学生‘放学不要到处乱跑’类似这样的语气说出。”看着霍莲煾周颂安说。
霍莲煾手捏了捏眉骨:“周老师还有事?”
很明显,办公室主人已经在行驶逐客令了。
不过,他得让霍莲煾心甘情愿的叫他一声“周老师”,再怎么说他也是他的第一个学生。
“霍莲煾,在临走前我们要不要玩一个游戏,这个游戏就叫做‘当周颂安和霍莲煾同时掉进水里康桥会救谁’?”
他的话惹来霍莲煾的一阵嗤笑。
周颂安继续一本正经的说着。
“如果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康桥回答会先救周颂安的话,你要真心诚意叫我一声周老师,如果康桥回答会先救霍莲煾的话,我以后在十年里都不见康桥,不和康桥有任何联系。”
显然,他开出的最后一个条件吸引了霍莲煾。
欢乐颂再一次响起,又是来自于同一个人,家长们看康桥的眼神已经很不友好了,康桥拿着电话再一次离开。
“霍莲煾!!!!”
挂断电话,康桥心里觉得奇怪,霍莲煾这个下午到底怎么了,尽是做一些奇怪的事情,而且问题也奇怪,他居然问出“我和周颂安同时掉进水里你会救谁?”这样的幼稚问题来,还非得给出他一个的答案。
迎面而来的是来自于哈德逊河河面上的风,带着浓浓秋日的味道,手放进外套兜里周颂安开始微笑,霍莲煾那声真心诚意的“周老师”让他感觉到心情还是不错的。
嗯,得保持这样的心情,这样的状态去迎接新的生活。
那年,周颂安和康桥一起出海,不知道他不会游泳的她把他推到海里去。
那个时候他把她吓得半死,在他醒来时她嚎啕大哭和他保证:颂安,你不会游泳不要紧,我会游泳,以后你掉进水里我一定救你,我发誓。
傻兮兮的年纪,傻兮兮的诺言,但,庆幸,她还记得。
这样就足够了。
站在办公室窗前,看着周颂安变成众多蚂蚁的一员,霍莲煾揉了揉脸。
看来傻大个很高兴,那个幼稚的游戏适当满足了他的失落感,不就是想让他叫他一声“周老师”吗?那他就满足他一下,那可是老好人,让老好人高兴一下等于是在做慈善。
只是,康桥说会先救周颂安让他有点不高兴,这个女人前几天还保证要很乖来着,可这才几天就原形毕露了。
不,不,不是这个女人,是“霍太太”
“霍太太”抵得过几千几万声“周老师。”
“周老师”是“霍太太”感激的人,但不是她爱的人。
还是位于中国城附近的广场,还是周颂安来纽约当天时的夕阳,那两个孩子也和当天一样在广场追逐嬉闹着。
他们还坐在当天坐的长椅上,康桥坐在左边周颂安坐在右边,面向着从密集的高楼区缝隙渗透进来的夕阳,夕阳折射到了他们的脸上。
“我明天要回去了,下午四点半的航班。”
“嗯。”
“车站机场、月光铺满的公园、午后的咖啡厅、电影院煽情的电影配乐、这些都是能加强情感的场所,所以,别来送我。”
“好。”
“康桥。”
“嗯。”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我想我们不适合见面,我觉得我需要用五年的时间来忘记你,然后用剩下的五年和别的女人建立感情以及生儿育女。”
“好,在未来的十年里我不去见你,你也不要来见我。”
“嗯。”
许久,许久,久到他们都忘了那流动的时间。
眨眼间,暮色苍茫。
他站了起来,停在她面前,她昂起头看他,他的手掌盖在头顶上,暮色中,他的眸光褶褶发亮,他说:
“康桥,你不是一个倒霉的人,你拥有很多,现在,友情亲情爱情这三份世界上最至高无上的情感你都有了,所以记住了,你是幸运的。”
点头,是的,她是幸运的。
他说:
“康桥,你还是一个十分有魅力的女人,你看,你让两个很不错的男人等了你八年,八年可是一段漫长的时间,它相当于一位运动员的职业生涯,从奋斗到硕果累累然后到谢幕。”
“虽然,周颂安没有霍莲煾那样像一颗星星般的存在,可在他内心里住着一个王国,他是这个王国的国王,所以,你应该为拥有这样的两份情感而骄傲。”
在暮色中——
他的身影逐渐远去,她依然停留在原来的地方,目送着他。
透过暮色,她似乎窥见了住在他内心的那片王国,那片王国,地域辽阔,土地肥沃。
伸手,朝着那个背影挥手。
再见,周颂安。
我会一直骄傲着。
--
ps:作者有话说要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