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康桥 > 第131章 (2014-2015)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四日,西方传统情人节,也是中国的元宵节。
这一天,简廖才迎来了新年过后的第一个假期,上个月月初,霍莲煾计划开的第七间会所开始启动,地点就设在波士顿,连续两个月他们就一直在波士顿纽约两地来回。
接下来简廖有两天假期,至于霍莲煾简廖猜十有*会是和唐雨萱在一起,往年的情人节霍莲煾都和唐雨萱在一起过,昨晚是唐雨萱亲自开车到机场来接霍莲煾。
正午时分,纽约唐人街,唐雨萱穿着中规中矩,极具符合东方审美标准的服装戴着小礼帽,乖乖跟在霍莲煾身边应该微笑时微笑,应该安静时安静。
今天上午她和霍莲煾连续拜访了三位年纪在七旬以上的老者,这三位老者在华人圈极有影响力,也可以说是看着唐雨萱长大的长辈,一个上午下来她在这三位和霍莲煾间很好的扮演了穿针引线的角色。
显然,霍莲煾很满意她的表现,告别最后的一位长辈之后霍莲煾主动问她,今晚想到哪里吃饭。
唐雨萱等的就是这一句。
“你家。”拿出盛气凌人的语气。
短暂的沉默之后。
正午时分,纽约唐人街,唐雨萱穿着中规中矩,极具符合东方审美标准的服装戴着小礼帽,乖乖跟在霍莲煾身边应该微笑时微笑,应该安静时安静。
今天上午她和霍莲煾连续拜访了三位年纪在七旬以上的老者,这三位老者在华人圈极有影响力,也可以说是看着唐雨萱长大的长辈,一个上午下来她在这三位和霍莲煾间很好的扮演了穿针引线的角色。
“嗯。”淡淡应答。
“你得给我亲自下厨。”这次没有之前那么盛气凌人,细听还有撒娇的意味。
没有应答。
手伸进他臂弯里,拉长声音:“莲煾,你说,要是让爷爷知道我带你偷偷来见他老朋友的话会不会把我揍一顿。”
西方媒体更喜欢称她为“唐家甜心。”而东方媒体则是偏爱用“红三代”类似于这样的称谓来形容她。
在唐雨萱身上有着最为典型的权利财富特征,外公祖父都是那种一过年就会收到很多从官方办公室打来的贺岁电话,父亲从商母亲从政,哥哥被誉为最有前途的外交官,她将继承父亲的商业王国,她的堂兄堂姐表哥表妹们都是社交圈的红人。
自然,唐雨萱也是,比起她的朋友和她的亲戚唐雨萱没有对自己的身份遮遮掩掩,她喜欢那种家族所带给她的优越感。
当然,她从来不持宠而骄,她比谁都明白凡事总得有个分寸,也懂得在适当的时机施加压力可以让事□□半功倍。
“今晚想吃什么?”他一副无奈的口气。
咧嘴一笑,身体更紧的靠近他:“只要霍莲煾煮的,就是清水煮面条我也喜欢。”
她的话好像很受用,霍莲煾拉着她进入唐人街的一家商场。
商场里,各种各样能代表着中国传统节日的商品受欢迎程度远远超过象征着情人节的玫瑰花,整个商场被装扮得喜气洋洋。
情人节自然少不了花和巧克力,霍莲煾给她买了花和巧克力,他还答应今晚给她做中餐,买好所需的东西,即将离开商场时唐雨萱被那对可爱的中国娃娃玩偶所吸引住了,拉着霍莲煾的手来到橱窗前。
玩偶拿在手中,和霍莲煾肩并肩走在通向停车场的商场走廊上,这个走廊长而笔直,走廊两边分别摆放着宣传中国传统节日的广告牌,走廊天花板上挂着很多花灯,花灯的流苏垂落下来,就像是一阵阵红色流星雨,美丽又喜庆,使得唐雨萱忍不住抬起手,手指尖一一拂过流苏。
沉浸在手指尖和流苏的亲密接触中,唐雨萱侧过脸想去找霍莲煾,右边位置空空如也,一定是她走得太快,唐雨萱回头。
不是她走得快,而是霍莲煾停下了脚步,霍莲煾就站在她背后,距离她约十几步左右的地方,一动也不动。
“霍莲煾。”唐雨萱叫了一句。
他还是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顿了顿脚,唐雨萱只能返回,一步步走到霍莲煾面前。
站在那里的霍莲煾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他目光直直落在前方,唐雨萱顺着霍莲煾的目光,前方除了人还是人,今天是中国传统的元宵节,逛商场的人几乎是清一色的东方面孔,细看那些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霍莲煾。”唐雨萱的手在霍莲煾眼前晃了晃。
得到提醒的人这才回过神来,隔开她的手。
他们继续往前走,不远处一对年纪差不多三十岁左右的男女吸引住唐雨萱的注意力,那是一对东方男女,男女有说有笑举止亲密。
吸引住唐雨萱的不是那对男女,而是那对男女怀里各自抱着的孩子,那两个孩子身上穿的是那种向长辈拜年时穿的传统服装,一模一样的打扮可爱得就像是她拿在手里的玩偶,眼睛盯着那对孩子嘴巴和霍莲煾说着:“他们真可爱,我猜他们一定是双胞胎。”
霍莲煾没有回答,抱着孩子的男女一步步朝着他们走近,在即将擦身而过时,那个男人放缓脚步,他的目光落在霍莲煾身上,唐雨萱转过头去看霍莲煾,他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男人的肩线越过唐雨萱,几步之后唐雨萱听到来自于背后略带迟疑的男声“霍莲煾。”
那一瞬间,唐雨萱从霍莲煾脸上看到一闪而过的不耐之色,第二声“霍莲煾”时他停下脚步。
接下来的一幕是人生百态中的一态:故人他乡偶遇。
抱着孩子的男人认识霍莲煾,和那男人所表现出来的热络劲不一样的是霍莲煾敷衍。
“周颂安。”霍莲煾叫出男人的名字,目光淡淡飘向男人怀里的孩子:“结婚了?孩子很可爱。”
刚刚和男人并肩走着的女人也来了,听到霍莲煾的话女人笑了起来,笑声愉悦,在女人的笑声中那位叫周颂安的男人语气无奈:“她是我姐姐,孩子是我姐姐的。”
四个人让到一边,中国式的他乡偶遇自然免不了寒暄几句,霍莲煾表示出了对周颂安的婚姻大事极为有兴趣的样子。
“结婚了没有。”
“没有。”极为尴尬的回答。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三十好几了,你姐姐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呃……对于能从霍莲煾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唐雨萱还真的有点大跌眼镜,这男人今天有点吃错药的意思,反观那个叫做周颂安的男人倒是一脸淡定:“这话周颂玉常常和我说。”
周颂玉一听就是周颂安的姐姐,周颂安的话里头很明显:这样八卦的话题不适合老兄你。
唐雨萱也觉得从霍莲煾口中听到这样的话怪怪的,很显然,周颂安和霍莲煾一看就是那种生活在不同轨道的人。
可好像霍莲煾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在继续着八卦问题:“真是死脑筋的人,我猜你现在连女朋友也没有吧?”
说话间霍莲煾的目光还若有若无的往着周颂安的某个部位飘了飘,嘲讽意图十分明显:三十几岁的男人连女朋友也没有,难道你就没有生理需要?
气氛有点的尴尬,周颂安的姐姐适当的站出来打圆场:“颂安,你朋友?”
“以前认识的人。”“只是认识的人。”周颂安和霍莲煾不约而同回答。
气氛又陷入了尴尬,幸好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是打到周颂安的姐姐的电话,孩子被放了下来,周颂安的姐姐到一边去接电话,那个孩子移动着去拉周颂安手。
“他们是双胞胎吗?”这个时候唐雨萱才想起之前的疑问,那两个孩子看起来六、七岁模样,粉妆玉琢的很漂亮。
“是的。”周颂安的回答证实唐雨萱的猜想。
“真可爱。”唐雨萱笑了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可爱漂亮的双胞胎,指着站着的孩子:“她一定是姐姐。”
手指从站着的孩子移动到被抱着的孩子,逗着那孩子的手指:“那么,你一定是妹妹了。”
话刚刚说完,那个孩子一把抽出她的手,刚刚还笑着的小脸蛋瞬间鼓鼓的。
周颂安笑出声音:“我们家的晟均可是小王子。”
这个时候唐雨萱才弄清楚那个孩子鼓鼓的脸蛋是怎么一回事了,小王子被误认为小公主自然是不高兴的了。
板着脸的孩子看着更加可爱了,想伸手再去逗逗他,冷不防……
“难不成还在等?”霍莲煾的声音又冷又硬。
“不可以吗?”周颂安收起笑容。
“能等得到吗?”
“这是我的个人问题。”
这两个人的话听在唐雨萱耳朵里就像是在打哑谜,拉了拉霍莲煾的手,低声在他耳边:“怎么回事?你……”
唐雨萱的话被一个女声打断。
“周颂安,阿桥让你听电话。”周颂安的姐姐把手机递给周颂安:“她说打不通你手机就把电话打到我手机里来了。”
那时,唐雨萱正拉着霍莲煾的手,有那么一瞬间,唐雨萱觉得霍莲煾的手抖了一下,他的指尖冰冷。
周颂安接过电话,周颂玉从他手里接过孩子,拿着电话周颂安走到一边,接起,电话彼端传来了他所钟情的声音,有点清冷但不乏温度,就像是她的人一样。
交代了她觉得需要交代的话之后附带了一句“在外小心一点。”
“嗯。”
“那……”
一听就是要收线,抢在她收线之前。
“康桥。”
电话电波有一下,没一下,莎莎,莎莎——
片刻,清清的,柔柔的:“在听着呢,想告诉我点什么呢?”
想告诉她点什么啊?周颂安也不知道,就那么单纯的想听听她的声音,多听一句也好。
他离开上海已经有十几天时间了,这次周颂安是代替自己在外出差的姐夫带着双胞胎来纽约和双胞胎的爷爷拜年。
“嗯?”那边又发出了声音。
于是,周颂安想到了这么一个话题。
“康桥,你猜我刚刚遇到谁了?”
“你都遇到谁?”一听就是对他遇到谁一点都不感兴趣的样子,不过这也符合她的性格,那个叫做康桥的女人总是对很多事情不感兴趣的样子。
“我遇到霍莲煾了。”他说。
片刻——
又是那样一个可有可无的发音“嗯。”
不过那个“嗯”中又带有那么一点点的情绪,类似于:你遇到霍家的贵公子啊,不对,应该是霍家的莲煾少爷。
在那个蓝白色的国度里,他们都叫他“莲煾少爷”。
那个发音之后又是懒懒的敷衍性的问了一句:“他看起来怎么样?”
是过得怎么样吧?是好还是坏?霍莲煾应该是过得很好很好,在周颂安来到纽约的十几天里,他听到这座城市的人们在谈论起霍莲煾时语气是羡慕的,聪明的脑子、可观的财富、英俊的长相、富有的朋友们、以及那些心甘情愿围在他身边转的漂亮姑娘们。
这样的人生可以用春风得意来形容。
“他看起来很不错,他女朋友十分漂亮。”周颂安做出了如是回答。
刚刚和男人并肩走着的女人也来了,听到霍莲煾的话女人笑了起来,笑声愉悦,在女人的笑声中那位叫周颂安的男人语气无奈:“她是我姐姐,孩子是我姐姐的。”
四个人让到一边,中国式的他乡偶遇自然免不了寒暄几句,霍莲煾表示出了对周颂安的婚姻大事极为有兴趣的样子。
“结婚了没有。”
“没有。”极为尴尬的回答。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三十好几了,你姐姐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呃……对于能从霍莲煾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唐雨萱还真的有点大跌眼镜,这男人今天有点吃错药的意思,反观那个叫做周颂安的男人倒是一脸淡定:“这话周颂玉常常和我说。”
周颂玉一听就是周颂安的姐姐,周颂安的话里头很明显:这样八卦的话题不适合老兄你。
唐雨萱也觉得从霍莲煾口中听到这样的话怪怪的,很显然,周颂安和霍莲煾一看就是那种生活在不同轨道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