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康桥 > 第130章 (2014-2015)


为什么到现在才发现呢?看着眼前的女人周颂安想,也许从某个午后康桥出现在霍莲煾的游泳池附近,她从大片大片的绿色植物走出来,脸红红的模样,而霍莲煾在康桥离开的差不多五分钟之后也从同一个方向走出来,他的牛仔裤沾到植物青苔的颜色,这些小细节就可以猜出来了。
只是那时他把康桥脸红红的模样理所当然当成是太阳光的炙烤所造成的,而霍莲煾牛仔裤上的青苔是他经过树下无意间擦到树干所导致。
仿佛也是一眨眼的时间,昔日安静的少女变成现在坐在他面前的女人,面容姣好,黑色的中袖毛衣把她的皮肤衬托得越发白皙,和大得有点过分的眼睛比起来鼻子略显得小,好在鼻尖是翘翘的,这样的一种形象独特且很耐看,让人在看完了第一眼之后又想看第二眼,餐厅里有不少的男人都在偷偷的看着她,只是她浑然未知。
坐在他面前的人被他看得有些的不自然,摸了摸脸问:我脸上有东西吗?
说完之后她拿起了杯子。
不容易啊,这个女人终于发现他在看她,不,更确切一点是在观察她,从中午两点半到现在五点半这段时间里康桥都处于极度魂不守舍的状态,车开错方向,走路莫名其妙的撞到人。
这会,把用来洗碟子的水当成可以喝的水。
喝完水之后她把杯子放回原来的地方,她都不会觉得刚刚拿在她手上的杯子奇怪吗?靠近他们座位的那两个孩子已经在捂住嘴偷笑了。
这是一家日式自助餐餐厅,围绕着四方形餐桌的几十人都是来自世界各地前来参加交流会的从事哲学的工作者,从教授乃至讲师。
按照昨天约好的那样她陪着他参加交流会,交流会之后以女伴的身份参加主办方安排的聚餐。
“康桥。”周颂安叫住正在偷偷看手表的人。
她抬起头。
“下午发生的事情让你现在心里很不是滋味吧?”
“没,没有……不会……我没有不是滋味。”她呐呐回答着。
扬起嘴角,此时此刻,那抹来到嘴边的笑意是由心而生出来,依稀间,他又看到了那个沉默寡言的女孩。
她很亲切的住在他的心上。
“回去吧?”
“啊——”她睁大着眼睛。
好吧,他得在心里暗暗的把她骂一番,霍莲煾还真说对了,那真的是一双死鱼眼。
“我说你回去吧。”周颂安提高声音。
这回,她听清楚他的话了,环顾一下四周之后:“可……可你不是说……”
女伴对吧?那些都是为了想和她多相处想出来的借口,因为……
因为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要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见不着面,也许再见面时他已经成为孩子的爸爸了。
“去哄哄他吧,我觉得他闹起脾气来比吴……比霍晟均还要厉害。”
他的话让她的脸泛起了淡淡的红晕,可还在嘴硬着:“不能怪我会产生误会啊,那都是他平日里的那些行为所导致的,谁让他……”
“要是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女人痛打的话我心里肯定会非常不好受,更何况,还在做了好事的情况下被打的,而这些围观被打的人当中还有他的情敌还有孩子。”一想到当时的状况,周颂安不地道的笑了起来:“说实在的,那个时候我心里的很爽来着,更爽的是我那攻击力可以和猎豹匹敌的学生那个时候看起来有点傻,其实,我可以更早出手阻止你。”
话音刚落,她就从座位上站起了来。
朝着她周颂安做出再见的手势。
那口摄入口中的清酒刺刺的,有点呛,把那口酒吞入肚子里,目光透过餐厅窗户玻璃去找寻她的背影。
嗯,找到了,特别小的样子,在纽约初上的华灯中逐渐远去。
八点钟时间,康桥打开门,介于霍晟均最近几天都会和吴晟柔住在她爷爷奶奶家,康桥让保姆休假了。
房子就只剩下正准备回家的简妮。
八点半,简妮也走了,整个房间就只剩下康桥一个人,之前康桥也曾经一个人独处过,那个时候她没有觉得有什么,可这一刻,安静的空间让康桥心里慌慌的。
打开电视让房间有了声音,康桥开始给霍晟均打电话,不,应该是透过吴晟柔给霍晟均打电话,小家伙还真说话算话:在这三天里他并不准备和她说话。
好吧,康桥挂断电话,挂断电话之后康桥一会看着钟表一会看着手机,九点了,这个时候拍卖会应该结束了。
九点十分,康桥给霍莲煾打电话,接电话的人并不是霍莲煾,自称霍莲煾助手的人告诉康桥:霍先生在参加庆功宴,庆功宴的时间大约会维持在一个钟头左右时间。
“能不能让霍先生来接电话。”康桥声音低低的。
电话彼端迎来了小段沉默,之后:“霍先生现在没有时间接电话。”
看来,莲煾少爷是在生气呢。
十点十分,康桥再往霍莲煾手机上打电话,还是霍莲煾助手接的电话,庆功宴刚刚结束,只是……
“霍先生因为喝了点酒的关系今晚会住在会所。”
康桥还想说点什么。
电话那端很有礼貌的声音:“霍太太,我还有事情要忙,我挂了。”
霍莲煾这是真的在生气吗?她是做错了,可也得给她一个道歉的机会啊,不回来算什么,霍莲煾又不是霍晟均!
艹,康桥低低在心里咒骂一声。
那声“艹”从康桥嘴里吐出来时康桥正在开车,车子是往着霍莲煾会所方向开的。
霍莲煾给她买的车是乌金色的保时捷,这辆车在这样的深夜里给她惹来了麻烦,一路开过来时她已经接受好几次挑衅了,这些人无一例外的拉下车窗,把布满纹身的手臂伸到车窗外,在同伴的起哄声中朝着她竖起了手指。
当第三次被竖中指时康桥那句“艹”就蹦了出来,那些人大笑着扬长而去。
康桥呼出了一口气,她现在有些沮丧,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十一点打给霍莲煾的手机没有接通时她就气呼呼的找出了钥匙。
然后,鬼使神差的车就开在前往霍莲煾位于哈德逊河会所的路上,现在康桥的感觉就像是孩子在赌气一样,即使没有理也非得要一个理来。
十二点,车到达了会所,然后,康桥被拒之门外。
纽约初秋已经开始有了凉意,康桥顺手把从家里带出来的披肩披在身上,捂紧披肩开始往霍莲煾的手机里打电话。
第一通没有打通就打第二通,第二通没有打通继续打,一边往霍莲煾手机拨打电话康桥一边在心里发着牢骚:混蛋,有种就把电话关掉!
五通电话过后,手机终于被接起。
这次是霍莲煾的声音。
本来准备用很冲的语气说出的“霍莲煾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为什么不回家?”在一听到他淡淡的那声“喂”之后变成偏软腻语气的“莲煾,我在你会所楼下。”
说完之后康桥和自己说没事,不是先服软了一回吗?等见到他的面之后再想办法扳回来。
和霍莲煾通完电话的五分钟之后,号称会所经理的人来到康桥面前,在那位的带领下康桥来到了霍莲煾位于七十一层的休息处。
休息处空间很大,整个空间采用黑白色系,冷色系的灯光、这些背景更是把那个冷着脸正在给她倒水的男人衬托得宛如不可靠近的大理石雕像。
坐在乳白色沙发上,目光追随着霍莲煾的身影,看着他给她倒水,看着他一步步走到她面前。
水放在她面前的玻璃桌上。
陌生的环境,以及属于霍莲煾现在表情所释放出来的冷漠让康桥有点像是回到自己十几岁的时候,对着住在那幢粉白色建筑的小主人心怀惧怕。
“不喝吗?不是说你现在有点冷,想喝杯热茶吗?”霍莲煾冷冷的说着。
手慌忙去拿杯子,是的,康桥刚刚就是用这样的烂借口来到这里的。
霍莲煾抱着胳膊居高临下看着她,低下头康桥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茶,茶喝了一半,康桥结结巴巴的说:拍卖会……举行的顺利吗?
回应康桥的是霍莲煾略带不耐烦的提醒:“十二点十五分了,我明天要赶早班机到洛杉矶去。”
他这是在赶她走吗?他都这样的态度了她也不稀罕留在这里,心里堵着一口气康桥三口并作两口把剩下的茶喝完。
喝完茶之后康桥把杯子放回桌上。
“喝完了吗?”
康桥点头。
空杯子拿在霍莲煾手上,本来应该从沙发上站起来很酷的朝着霍莲煾丢出一句“再见,谢谢你的茶,我就不打扰了。”却变成了死死的坐在沙发上,不仅如此……
她的手还去拉住霍莲煾的手,声音很低:莲煾,对不起。
“还有,谢谢你。”
“谢我什么?”他的声音都要赶得上这房间里无数的黑与白了,干冷坚硬,让人望而却步。
“爷爷奶奶的事情……”康桥呐呐的说着,离开之前那对老夫妻让康桥代替他们传达对霍莲煾谢意,吴晟柔的奶奶每一个月都要到那位白人医生诊所里跑,可每次都是扫兴而归。
“爷爷奶奶?叫得还可真亲热。”嘲讽意味十足。
“我……”
“好了,你茶也喝了,要说的话我也听到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他这是在对着下逐客令呢?是的,她应该要回去了,可是……
还是没有放开他的手,嘴里居然蹦出这么一句:“莲煾,你都不担心我吗?”
真是太丢脸了。
可是,丢脸的事情还在继续,心里一方面在想着她一个二十九的女人说出这样的话肯定会让小姑娘们笑掉大牙,可有一些的话在这一刻就这么张口就来。
因为这个人是霍莲煾,很久很久以前她总是和他说“莲煾,有人欺负我。”原本是带着报复性质的话却仿佛烙进她的骨头里,那种依赖根深蒂固。
岁月呵!
“莲煾,你都不担心我一个人在家吗?你都不担心会有小偷出现吗?你都不担心出现在家里的小偷做出伤害我的事情吗?”
可她这番丢脸的话却换来了他淡淡的那么一句:“你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这个混蛋!霍莲煾的话让康桥又想找一样东西砸他头壳了,不不,这可不是好习惯,她得戒掉。
一时之间,康桥就这样干巴巴的看着霍莲煾:莲煾,你就不要再说那些话行不行?你的表情能不能放温柔一点吗?
霍莲煾似乎没有接收到她眼神里所传达的讯息,他的目光落在她依然还拽住他的手上,在霍莲煾那道看起来有点不耐烦的目光下,康桥痒痒然的放开手。
看了她一眼霍莲煾淡淡的说:“我现在要去睡觉了,如果你觉得回去麻烦,又或者觉得一个人在家害怕的话,你就在这里找一个房间住下。”
康桥眼巴巴的看着霍莲煾的背影,走几步他停了下来,没有回头,就停顿在哪里,那个背影仿佛在做着那样的暗示:真的觉得自己不对的话就来抱我,不要像一块木头一样。
她才不是一块木头呢,康桥咧开嘴,莲煾少爷可真会装,从沙发站了起来,还没有等她移动脚步就迎来了一盘凉水。
“如果,你想要在这里住的话,你先得把你的鞋换掉,鞋柜有放拖鞋,在你找到房间之后记得关灯,灯光太亮会影响我的睡眠质量。”
说完这些话之后霍莲煾头也不回。
这个混蛋,康桥有种朝着霍莲煾背影吐口水的冲动,低头,地毯是白色的,她的鞋印在地毯上留下了淡淡的印记。
就这样康桥居然乖乖的按照霍莲煾所说的那样去做了。
凌晨时间,康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最近很少会打扰到她的睡眠障碍又再次困扰到她,凌晨一点康桥在数羊,凌晨一点十分康桥从数羊改成了数星星,凌晨一点二十五分康桥离开自己的房间。
霍莲煾还是和以前一样,从来不反锁房间。
打开霍莲煾的房间门,房间唯一的光亮来源于经过精心设置的地球仪,地球仪透露出墨蓝色的微光,循着那些微光康桥站在霍莲煾的床前,低低叫了一声“莲煾。”
没有回应。
“莲煾,我睡不着。”又低低的说了一句。
这午夜,墨兰色的微光结合着附有北斗星的天花板宛如一帘星梦,就宛如某年某月某日,她趴在他背上抬头去看头顶的那一弯银河。
那时她和他说着傻乎乎的话“霍莲煾,有很多很多的钻石。”
悄悄的,悄悄的掀开被单的一角,一点一点挪到他的身边,然后再一寸一寸的让自己的身体紧紧的和他挨着一起。
微微昂起脸。
莲煾,霍莲煾。
昔日背着她,号称她的重量把他压得“老态龙钟”的少年现在已经变成这般模样。
从初见到现在,他的身份从“那个让人讨厌的莲煾少爷”变成了“我爱的男人”,又从“我爱的男人”变成了“我孩子的爸爸。”
莲煾,不要生气,以后我会开始学习去信任你。
唇贴上了他的唇,这还是阔别八年之后,第一次如此心甘情愿的想和他亲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