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康桥 > 第129章 〔2014-2015〕


“他看起来不错,他的女朋友十分漂亮。”握住电话周颂安做出如是回答。
之前,他远远的就看到走廊上那对出色的男女,当时走廊上很多人都在看着他们,他们看起来就像是那种稳定交往中的情侣,情人节到来两个人一起逛商场,手里提着战利品为即将到来的夜晚做准备。
那个时候周颂安还没有意识到那对男女中的男子就是霍莲煾。
周颂安有很久没有见到霍莲煾了,那个男孩比起以前更漂亮了,漂亮到可以用“光”来形容。
电话那边又淡淡的“嗯”了一句。
“要不要和他讲几句话?”这话周颂安很自然的就说出来。
在周颂安的感觉里康桥和霍莲煾的关系好像没有外界传说中的那般水火不相容、老死不相往来的程度。
久远的记忆里依稀有过那么一个画面,那次康桥在山上迷路是霍莲煾第一个找出她,他背着她的画面在熊熊篝火的映衬下极为美好。
“别傻了。”很难得的那声音带着那么一点点娇嗔:“好了,颂安,我们不谈这个话题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后天就回去。”
“那我明天就给你打扫房间,顺便打开窗户通风,上海这几天都在下雨。”
周颂安住的地方距离康桥的工作室就一条街距离,步行也就五分钟时间,她手里有他公寓钥匙,听到她要为他打扫房间周颂安心里乐意着呢,那种愉悦蔓延到他嘴角:“这么听来,我得花点心思给好好给你挑选礼物,说看看……”
在说话间那边传来一声,啊——
“怎么了?”周颂安慌忙问。
“没什么。”那边迅速做出回答。
“你现在是不是在工作室里?”周颂安看了一下表,现在上海那边应该处于天刚刚亮的时间。
“我睡不着,就……”
“所以,刚刚是被雕刻刀割到的?割到哪里?流血了吗?伤口多大?”
那边在叹气:“被割到的伤口就米粒那么长那么大,我说周颂安……”
挂断电话,对于自己的行为周颂安也无可奈何,康桥是那种很少会出差错的女人,她比谁都懂得照顾自己。
一回头,周颂安才发现霍莲煾和他的女友已经离开,就只剩下目光直直的周颂玉拉着她的那对龙凤胎在原地发呆。
顺着周颂玉的目光周颂安看到霍莲煾和那个女孩的背影,男的修长挺拔,女的苗条高挑,也就眨眼之间那两道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
“如果不是我亲眼看到,我还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好看,又这么登对的男人女人。”周颂玉喃喃说着:“他们就像是从杂志上走出来似的。”
抱起比姐姐小一号的吴晟钧:“周颂玉,我记得你不久前说过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男孩女孩是吴晟钧和吴晟柔吗?”
周颂玉干咳几声抱起吴晟柔:“不过漂亮是漂亮,就是没有礼貌。”
两个人往着和霍莲煾消失的相反方向走,周颂玉告诉他霍莲煾在他接电话时就拉着那位女孩离开,连招呼都没有。
对于霍莲煾的行为周颂安倒是没有觉得多么奇怪,少年时代的霍莲煾是典型的两面派,论礼貌谁都没有他有礼貌,论野蛮谁都没有他野蛮,不过这些话都是康桥告诉周颂安来着,基本上霍莲煾在他面前看起来就是那种有钱人家教养极好的少爷。
“周颂安,你是怎么认识他的?”漂亮的男人让周颂玉念念不忘。
“我以前给他补习过中文。”
周颂安给霍莲煾补习过中文,即使时间很短,但在他的认知里霍莲煾是他的第一个学生,所以,刚刚认出霍莲煾时他心里还小小的激动了一把,那可是他第一个学生。
从商场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停车场,那辆乳白色的跑车从周颂安所在窗前开过,开车的人正是霍莲煾,车子开得极快,驾驶座车窗映衬出来的是宛如刀削出来的侧脸,就那么从窗前匆匆一滑而过。
“舅舅。”细声细气的声音把周颂安的视线从停车场拉回来:“刚刚是桥桥给你打电话吗?”
被他抱在怀里的吴晟钧正睁大着眼睛看着他,小家伙口中的“桥桥”指的是康桥,学牙牙语时他特别喜欢这个发音,每次总是“桥桥”的叫着康桥,久而久之也就改不回来了,再之后,吴晟柔也跟着这样叫康桥了。
“是的,刚刚是桥桥打来的电话。”
“我猜桥桥一定是太想我了。”小家伙自我感觉真良好。
这个时候,周颂安才想起一件事情,拨开吴晟钧额头上的厚刘海,“趴”的一声在他额头上狠狠亲一口:“这是桥桥让我代替她亲你的。”
话刚刚说完,另外一张额头也是留着厚厚刘海的脸凑了过来:“桥桥也一定是让你代替她亲我。”
这对活宝,对,对极了!
几分钟之后,吴晟钧还在强调着桥桥也许喜欢他多一些“舅舅,我说对了吗?我觉得桥桥刻给我的土拨鼠比吴晟柔的还要漂亮。”
吴晟钧的话让周颂安哭笑不得,明明就一模一样,看着小家伙极其认真的表情,周颂安心里一动。
低低的,偷偷的问什么事情都不懂的孩子:“吴晟钧,你喜欢桥桥当你的舅妈吗?”
小家伙睁大眼睛看着他。
于是,周颂安换了另外一种说法:“吴晟钧小朋友你想不想天天看到桥桥。”
吴晟骏重重点头,周颂安眉开眼笑,不过,那也得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
周颂安等了康桥很多年,他知道她也知道。
夜幕来临,连续下了几天的雪在晚间停歇了下来,气象专家说那有可能是纽约这个冬天里最后的一场雪。
门外道路两边堆着雪堆,初上的华灯在雪光的映衬下就像是被遮挡住一块薄纱,迷离而梦幻,如果不是坐在对面的男人显得太过于心不在焉的话,这会是一个可以记住很久很久的夜晚,唐雨萱想。
唐雨萱认识霍莲煾三年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他家用晚餐,更何况今天是情人节,虽然霍莲煾说要给她做晚餐,但实际情况是他们从商场回来之后霍莲煾就躲进书房,摆在餐桌上精美的食物是他家的佣人和她打电话召来的酒店大厨弄的。
他给她买的花她一支支精心修剪,一支支插到花瓶上,再调好餐厅的光,等一切就绪之后她换了一件衣服,换好衣服之后她敲开书房的门。
现在,坐在唐雨萱对面的霍莲煾身上穿着款式极为简单的衬衫配休闲裤,和霍莲煾一比她现在身上穿着的行头怎么看都是笑话,看着霍莲煾那件墨绿色的休闲裤唐雨萱心里一肚子火。
不过,她不想在这样的夜晚和他吵架,一边用餐一边和他说话,他有一下没一下应答着,做着“嗯”“哦”“这样?”简单的发音。
这样的状况终结在唐雨萱问的“莲煾,你和那位叫做周颂安是怎么认识的?”上。
如果不是话题太过于枯燥的话唐雨萱也不会问出这样无聊的问题,从那位叫做周颂安的男人衣着打扮一看就是那种中产阶级人士,而霍莲煾来自于东南亚最了不起的家族之一,她是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好奇。
杯子被搁回到餐桌上,霍莲煾从领口扯下餐巾。
“你很关心他的婚姻大事,莲煾,你在面对那位叫做周颂安的男人表现得很奇怪。”唐雨萱觉得奇怪之处还在于霍莲煾拉着她离开时所表现出来的,就像是见鬼似的,就好像背后有什么在追他似的,而且,连招呼也没有打就离开,霍莲煾在她朋友中教养是最好的。
餐巾轻飘飘罩在红酒杯上,在昭示着晚餐结束。
看着她霍莲煾冷冷说着:“我对男人没有兴趣,你这是知道的。”
呃……这个男人在说什么呢?霍莲煾性取向正常,这个她比谁都清楚。
挑了挑眉头,带着那么一点点不经意一点点玩笑成分:“或许那个男人曾经是你的情敌?”
那一瞬间,唐雨萱从霍莲煾的眼眸底下捕捉到一丝丝火焰,那火焰稍纵即逝。
“莲煾,有点闷。”唐雨萱也拿下餐巾,她的话再直白不过,因为闷才会和你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霍莲煾笑了笑:“周颂安是我们管家的亲戚,嗯,他还给我补过几堂中文课,鉴于这样这样这位也许自认为在我面前可以秀一点点为人师表的优越感。”
唐雨萱给了霍莲煾一副“原来是这样”的表情。
霍莲煾把手伸向了她:“我们跳舞吧。”
站在浴室门口,耳朵贴着门板唐雨萱侧耳细听里面的动静,霍莲煾已经在浴室里呆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
状况来得有些忽然,不久前他们在跳舞,霍莲煾忽然停下脚步,说了一句“我很快就回来”之后就离开,十分钟之后唐雨萱还是没有等到霍莲煾,她沿着房间一个个找,最后在浴室听到类似于受伤时发出呻.吟的声响。
叫了一声“莲煾”,浴室的声响迅速消失不见,浴室门没有锁,几经考虑之后唐雨萱打开浴室门。
这个情人节注定会成为唐雨萱难以忘记的夜晚,这个夜晚唐雨萱第一次见到了这么狼狈的霍莲煾。
他就卷缩在那浴室的墙角下,从额头垂落的发丝遮挡住他的眼睛,脸色惨白。
白到就像是被困在夜月里的吸血精灵:曙光就要来临了,当第一缕曙光撕破天际,他将化为白色的灰烬。
也不知道怎么的,叫着他的声音就那么抖开了“莲煾。”
那声“莲煾”使得卷缩在墙角下的身体一震,垂着头缓缓抬起,朝向着她,那一刻他所表现出来的宛如是:
是你在叫我吗?
柔软的发丝因为抬头弧度大的原因滑到一边去,眼眸清楚呈现了出来,他在找寻她,找到了。
然后,微笑。
笑容纯白。
唐雨萱的心就那样和她的声音一并抖开。
在霍莲煾的脚下,躺着一只被用掉的针筒。
“莲煾,有点闷。”唐雨萱也拿下餐巾,她的话再直白不过,因为闷才会和你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霍莲煾笑了笑:“周颂安是我们管家的亲戚,嗯,他还给我补过几堂中文课,鉴于这样这样这位也许自认为在我面前可以秀一点点为人师表的优越感。”
唐雨萱给了霍莲煾一副“原来是这样”的表情。
霍莲煾把手伸向了她:“我们跳舞吧。”
站在浴室门口,耳朵贴着门板唐雨萱侧耳细听里面的动静,霍莲煾已经在浴室里呆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
状况来得有些忽然,不久前他们在跳舞,霍莲煾忽然停下脚步,说了一句“我很快就回来”之后就离开,十分钟之后唐雨萱还是没有等到霍莲煾,她沿着房间一个个找,最后在浴室听到类似于受伤时发出呻.吟的声响。
叫了一声“莲煾”,浴室的声响迅速消失不见,浴室门没有锁,几经考虑之后唐雨萱打开浴室门。
这个情人节注定会成为唐雨萱难以忘记的夜晚,这个夜晚唐雨萱第一次见到了这么狼狈的霍莲煾。
他就卷缩在那浴室的墙角下,从额头垂落的发丝遮挡住他的眼睛,脸色惨白。
白到就像是被困在夜月里的吸血精灵:曙光就要来临了,当第一缕曙光撕破天际,他将化为白色的灰烬。
也不知道怎么的,叫着他的声音就那么抖开了“莲煾。”
那声“莲煾”使得卷缩在墙角下的身体一震,垂着头缓缓抬起,朝向着她,那一刻他所表现出来的宛如是:
是你在叫我吗?
柔软的发丝因为抬头弧度大的原因滑到一边去,眼眸清楚呈现了出来,他在找寻她,找到了。
然后,微笑。
笑容纯白。
唐雨萱的心就那样和她的声音一并抖开。
在霍莲煾的脚下,躺着一只被用掉的针筒。
“他看起来不错,他的女朋友十分漂亮。”握住电话周颂安做出如是回答。
之前,他远远的就看到走廊上那对出色的男女,当时走廊上很多人都在看着他们,他们看起来就像是那种稳定交往中的情侣,情人节到来两个人一起逛商场,手里提着战利品为即将到来的夜晚做准备。
那个时候周颂安还没有意识到那对男女中的男子就是霍莲煾。
周颂安有很久没有见到霍莲煾了,那个男孩比起以前更漂亮了,漂亮到可以用“光”来形容。
电话那边又淡淡的“嗯”了一句。
“要不要和他讲几句话?”这话周颂安很自然的就说出来。
“那我明天就给你打扫房间,顺便打开窗户通风,上海这几天都在下雨。”
周颂安住的地方距离康桥的工作室就一条街距离,步行也就五分钟时间,她手里有他公寓钥匙,听到她要为他打扫房间周颂安心里乐意着呢,那种愉悦蔓延到他嘴角:“这么听来,我得花点心思给好好给你挑选礼物,说看看……”
在说话间那边传来一声,啊——
“怎么了?”周颂安慌忙问。
“没什么。”那边迅速做出回答。
在周颂安的感觉里康桥和霍莲煾的关系好像没有外界传说中的那般水火不相容、老死不相往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