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康桥 > 第98章 (2005-2006)


六月末,斯里巴加湾市女中校园里充斥着浓浓的离别情怀,即将来临的七月,又要有一批人离开学校,而康桥就是这批人即将在离开的人之一。
康桥曾经有一次经过文秀清的班级,文秀清的座位已经被搬走,随着孙丽华案热度的消失很少人会再去提起文秀清。
关于孙丽华案康桥也不再去关注了,两天前她无意中从电子媒体获知结果,就像是那些法律界权威人士预测的那样,孙丽华因防卫过当而获刑十三个月。
六月下旬最后一个周末,斯里巴加湾市气象台在持续播报着这样的消息:未来几天斯里巴加湾市将会迎来大量的雨水,大量的雨水也许会导致斯里巴加湾的河水达到史无前例的高度。
一如天气播报的那样周二晚上早上就开始下起了大雨,和往常一样在吴姨的注目下康桥和霍小樊上了车。
车子开出金色大门。
车子经过中央广场时霍小樊的目光落在广场中央的巨幅牌匾上,今年牌匾更新了画像,每隔两年中央广场的画像都会更改,文莱苏丹是牌匾上的永恒主人公,和文莱苏丹一起被画到画像中的人则代表着对这个国家的经济、建设有杰出贡献的成功人士。
霍正楷是画像中的八人之一,他是今年唯一没有被换掉的人物,而且他的位置从去年的隔着一个人到现在的站在苏丹的左边。
今年的画像排位让坊间在私底下窃窃私语,从画像位置上看苏丹拉拢霍正楷的意图很明显。
近一年里霍正楷大多资金都集中在印尼,印尼政府为了拉拢霍正楷承诺免费给他提供大量土地建设商场,介于这一点再加上印尼的劳动力低廉,霍正楷有意把总部从斯里巴加湾迁移到印尼去,如果当真事态朝着这个方面发展的话那么文莱政府将会失去这位纳税大户。
挨着文莱苏丹站着的霍正楷仿佛还是康桥十二岁那年第一次在中央广场看到时的模样,风度翩翩,眉飞色舞,那张脸带着往昔的英俊模样,俯瞰众生。
目光悄悄从霍正楷的画像移到霍小樊脸上,每一个孩子想必都有崇拜英雄的心,而每一个孩子心目中的英雄也许都长着一张酷似爸爸的脸。
自从霍小樊和霍正楷从新加坡回来之后,康桥偶尔会从他口中听到“爸爸”这样的称谓,从前,关于那个应该被他唤作父亲的人霍小樊一般会用“他”来称呼。
此时此刻,霍小樊的目光紧紧锁定在巨幅牌匾上,康桥自然知道霍小樊现在在看谁。
“小樊,你说爸爸要是穿一套像苏丹那样的军装的话会不会很帅气。”她低声问着。
“当然,肯定像一名海军上将。”想也没想,霍小樊说出。
说完这句话之后霍小樊似乎意识到上当了,于是目光离开牌匾,正襟危坐着。
笑了笑,康桥手触了触霍小樊额头上的刘海:“等小樊长大了也会像他一样帅气的。”
霍小樊比霍莲煾更像霍正楷。
霍莲煾,霍莲煾!
嘴边笑容悄悄收起,目光拉到窗外去,窗外的雨哗啦啦下个不停,不停有雨点打到车窗玻璃上,康桥看着那些晕开的圆圈发呆。
那个声音小小的叫了一声姐姐。
目光从窗外拉回,看着他。
“姐姐,我现在没有像以前那样讨厌他了。”他垂下眼睛看着她。
她摸了摸他的头发,说小樊这是好事情。
车子停在斯里巴加湾女中门口,下车,站在司机的伞下,康桥弯腰和霍小樊笑,笑着说小樊再见。
霍小樊回以微笑。
笑得无邪天真。
那笑容是霍小樊留给康桥最后的礼物,那笑容永远停留在这一年六月末的这个下雨天。
从此以后,她的小樊就未曾再长大过。
站在雨中,和很多次一样康桥目送着黑色劳斯莱斯逐渐远去,透过雨帘康桥依稀间看到那颗小小的头颅印在后车玻璃上,依稀间他回过头来和她说再见。
中午时间,康桥回家没有见到霍小樊,吴姨给出的回应是雨太大了,因为霍小樊学校比较远的缘故,所以中午霍小樊在老师的建议下留校,听完吴姨的话之后康桥给霍小樊打电话,可康桥并没有打通霍小樊的电话。
两点左右时间,康桥再次给霍小樊打电话,霍小樊的电话还是和前两次一样处于无人接通状况。
下午四点,学校教导员找到康桥。
收拾好课本康桥跟着教导员离开学校,在校长办公室里康桥看到姚管家,姚管家的脸色和他身上穿着的深色衣服一般的凝重,没有等康桥开口说话,他就叫住她的名字。
“康桥,小樊不见了。”
在姚管家的阐述中,霍小樊缺席了今天上午的第三节课,之后霍小樊的老师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校长。学校动员了所有人力把整个学校翻了个遍,在遍寻不获之后校长把电话打到霍家。
接到消息的姚管家不敢怠慢,马上联系现在正在雅加达的霍正楷,接到电话之后霍正楷马上打电话给他最得力的助手,而他现在正在从迪拜回斯里巴加湾市途中。
听完姚管家的话之后康桥脑子一阵空白,老人家还在絮絮叨叨说着,具体说一些什么康桥已经没有力气去想了,那时她脑子就充斥着这样的念想:小樊怎么就不见了呢?怎么会不见了呢?没有道理啊。
然后,康桥听到从姚管家口中迸出来的这样一个词汇“绑架。”
这个词汇陌生,而且听起来天荒夜谈,慌得康桥狠狠切断姚管家的话“不要胡说八道,又不是在拍电影。”
车厢里死一般的静寂。
苍老的声音仿佛来自于远方:“康桥你听说过霍彤这个名字吗?按照辈分算霍先生应该称呼她为姑妈,她就死于撕票中,死的时候才十一岁。”
那幢被纯白色围墙包围起来的建筑有着被刻意荒废的一角,那被荒废的一角在某天被那个叫做康桥的女孩发现,从此以后变成了她秘密乐园。
康桥曾经在那个秘密乐园里度过很多暗淡的时光,那片乐园霍家主人们从不轻易涉及,那片乐园曾经属于一个叫做霍彤的女孩,那是一个夭折的小生命,关于她的死众说纷纭,有人说事自然死亡,有人说死于生病,有人说……
但从来没有人说她死于撕票。
那个絮絮叨叨的声音还在继续着:“这也是霍老先生一直住在新加坡,不愿意回来的原因,霍老先生大霍彤五岁,从小霍彤就对大她五岁的哥哥十分依赖,霍彤死的时候霍老先生才十六岁,他……”
听到这里康桥打了一个冷战,然后捂住耳朵拒绝去听,嘴里喃喃说着:“小樊不是霍彤,不是——”
即使是捂住耳朵,可属于她凄厉的声音还在刺进她的耳膜里,让她天旋地转。
夜幕降临,霍家主宅灯火通明,距离霍小樊不见了已经有十个小时时间,十几人聚集在客厅里。
这十几人中除了那个穿着灰色衬衫的中年男人之外康桥谁都不认识,穿着灰色衬衫的中年男人叫肖栋,那是霍正楷的得力助手,在霍正楷还没有到达斯里巴加湾市时一切事情将由他处理。
肖栋主张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先不要惊动警方,他雇用了最有经验的私家侦探,他所雇用的私家侦探陆续来到这里,他安慰康桥说不用担心,要往好的方面想,他请来的都是鼎鼎有名的人物,这些人神通广大。
是的,是的,要往好的方面想,这是现在唯一支持康桥的念头,就像那个周日下午在游乐场一样,一切只是虚惊一场。
康桥让自己安静的呆在一个角落里,不吵不闹,连呼吸也不敢大声,就害怕呼吸一大就会打扰到那些人,打断他们的思路。
又有新的陌生面孔进入了客厅,那是几名马来人,这几位马来人带来了从霍小樊学校附近一户住户那里拿到了的门口监控录像。
看完监控录像之后他们集体沉默。
手撑在椅子扶手上,康桥想站起来,可由于手抖得厉害,她又跌回座位上去,那一下子发出细微的声响,那声响一下把那些人惊动了,那些人似乎才想起客厅里还有她这样一号人物。
“怎么了?”康桥颤抖着声音问出。
“没事。”回答她的是肖栋。
于是康桥提出:“请问,我能看一下监控录像吗?”
肖栋看了她一眼然后目光转向姚管家,于是姚管家来到康桥面前,他和她说康桥你今晚晚上还没有吃饭呢,回去吃完饭好好的睡一觉。
吃饭,睡觉?康桥想,不知道她的小樊现在吃过饭没有。
“就让我看一下行吗?”
那些人选择用沉默回应。
手落在心上那块,那里钝钝的麻麻的,类似于被什么堵塞着似的,需要捶一下才能迸出声音来,迸出来的声音也不像话,像一死人:“我!我!”
握成拳头形状的手一下一下的往那个最难受的所在,终于,她挤出了她想说的话来,嘶声裂肺:
“我是小樊的姐姐,我是小樊的姐姐啊!”
然后,康桥从监控录像看到了霍小樊,那一眼让康桥泣不成声,那么小的一个人被堆到后车座上,眼睛被蒙住手被绑住。
于是,撞撞跌跌的,康桥去求那些人,她求他们快点把她的小樊带回来,那些人一个个嘴里说着好,一个个让她回房间去,一个个让她好好睡一觉。
那些话,那些表情怎么看都像在敷衍,于是她不乐意了,她摔了很多东西,然后姚管家开始打电话,他打的是卫星电话,嘴里频频说着“是的,霍先生。”“好的,霍先生。”“知道了,霍先生。”
打完电话之后姚管家叫来了医生。
眼看那个注射器朝着她越来越近,康桥拼命的摇着头,嘴里向着那些人求饶:我不敢了,是我不好,我不会再甩东西了,我会很安静很安静,我什么话都不会说。
可是,那些人就是不相信她的话。
困倦逐渐控制她思想时,康桥开始用额头一下一下去撞击所能撞击到的硬物,嘴里一下一下的念叨着:康桥不要睡,康桥你不能睡。
有人来拉住她,有人抚摸着她的额头,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她耳边念叨着:康桥,霍先生说了,让你好好睡一觉,霍先生一再保证当你醒来时你就会看到霍小樊。
康桥这一生中最痛苦的一件事情是:她的小樊在垂死挣扎的时刻她却陷入了沉睡,甚至于她在沉睡中做起了美梦,关于和霍莲煾在一起的美梦。
那一针直接让康桥从星期二晚上睡到了星期四中午,先醒来的是思想,思想宛如在还沉淀在湖底,耳畔的雨声让康桥觉得自己也许只是打了一个盹。
思想继续沉睡着,然后来到那个有着漫天繁星的夜晚,她和霍小樊躺在吊床上,手牵着手,她的手大一点,他的手小一点。
很久很久以前,妈妈和她说了,如果康桥是手霍小樊就是足,如果霍小樊是足康桥就是手。
妈妈说那就叫做手足情,相互牵绊。
心里那块钝钝的痛着,睁开眼睛。
康桥看到了吴姨,吴姨表情凝重,在吴姨身边站了一个阿巧,阿巧哭得眼睛红红的。
钝钝的痛开始蔓延开来。
康桥问阿巧,阿巧阿巧你哭些什么呢?
阿巧说没,没,只有有沙子吹到我的眼睛了。
点头说好,说完之后又说你们能不能出去,我现在头还很晕,我想休息,那个时候康桥心里害怕极了,她总是害怕吴姨和阿巧告诉她一些事情。
可阿巧和吴姨不听她的话,就像是雕像一样粘在那里,从她们蠕动的嘴唇康桥猜想到下一秒也许会从她们口中吐出一点什么。
不,不,现在她任何一句话都不想听,她朝着她们喊你们滚开,你们再不滚开的话我要解雇你们。
嘴里一边喊着,身体一边大幅度移动着,然后康桥从床上掉落了下去,那一下屁股可真疼。
更加倒霉的在后头,刚刚她在掉落时手意识往着床头柜一抓,随着她掉落在地上,床头柜上一些东西也掉落在她身上,有杯子,有一些带着药味的液体,连同一些乱七八糟的一股脑的掉落在她身上。
最后康桥看到那个电子日历六月三十号,礼拜四,下午两点。
礼拜四,礼拜四,怎么会是礼拜四呢,她也只不过打了一个盹,做了一小会美梦,怎么一下子到了礼拜四呢?
康桥呆呆看着电子日历,看着时间一秒一秒的翻越着,然后忽然之间仿佛想起来什么似的,她的思想停留在陷入混沌之前,姚管家和她说的话:康桥,霍先生说了,让你好好睡一觉,霍先生一再保证当你醒来时你就会看到霍小樊。
是的,是的,一定是那一的,霍正楷是多么厉害的人啊。
于是,康桥转过侧过脸去看着那位身材矮小的中年女人“阿巧,小樊回来了没有?”被叫到的人垂下眼睛,那双眼睛又在流泪了。
真晦气。
于是康桥眼睛去找那个留着很利索短发的女人“吴姨,姚管家说我睡一觉醒来就可以见到小樊了。”
手往电子日历一指:你看,我睡的时间可不短,从礼拜二都睡到了礼拜四了。
眼睛直勾勾的瞅着那位,那个询问的声音很小很细:“请问,小樊回来了没有?”
许久,许久。
长时间的仰望让康桥的眼睛发疼、发酸,酸到她需要眨眼睛一下来缓解眼睛局部的疲劳,于是她眨了眨眼睛。
那一眨眼,有什么东西被带了出来,凉凉的,渗透到嘴角苦苦的。
于是她再叫了一声吴姨。
有着一头利索短发的中年女人来到康桥的面前,手落在她头发上。
然后,她听到来自于头顶上的那串声音。
“康桥,小樊以后再也回不来了。”
耳朵又开始嗡嗡了,在大片大片嗡嗡嗡嗡的声响中有一个声音尤为的清脆。
很忽然的响起:流星——
随着那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世界死一般的静寂着。
康桥想,一定是她当时的手不够快,没有来得及去遮挡住小樊的眼睛,让流星落入了小樊的眼睛底下了。
是她的错,如果当时她的手能快一点就好了。
就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