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康桥 > 第90章 (2004-2005)


八月十七号,下午四点,霍小樊的家庭老师告诉康桥霍小樊又借着上洗手间的机会悄悄溜走。
康桥并没有在霍小樊平常喜欢呆的地方找到他,四点半左右佣人告诉她霍小樊和莲煾少爷的朋友正在主宅的避暑凉亭玩。
霍莲煾的那些朋友们都是见风使舵之人,随着霍正楷的公开声明他们在对霍小樊的态度上有了很明显的好转,所以康桥倒也不怎么担心。
主宅的避暑凉亭比起庭院的避暑凉亭规模大得多,霍正楷偶尔在避暑凉亭里和他的生意伙伴们举行茶话会,透过树影,远远的康桥看到霍小樊。
霍小樊看着正在和谁在说话,从他比手画脚的肢体语言上来看,这个人应该很得他的欢心,霍小樊一般很少用这样的状态在和谁说话。
出于好奇康桥去找寻和霍小樊说话的人,可惜的是和霍小樊说话的人被中央圆柱所遮挡住,就只露出一双手。
从那双手判断和霍小樊说话的应该是女孩子,而且是那种身材娇娇小小的女孩子。
康桥心里在想着身材娇娇小小的女孩形象,迷迷糊糊中脑海里印出了一张面孔。
那张面孔使得康桥心里有些烦躁,她讨厌那张面孔时不时的来打扰她,经过了几棵槟榔树,就到了那条通往避暑凉亭的橡胶小径。
小径呈垂直形状,小径尽头连接着避暑凉亭的楼梯,为了更好的隐藏于树荫下而达到避暑效果,凉亭一般会被吊高到差不多两米以上,凉亭和地面采用楼梯作为交接点。
脚踩在小径上,目光本能去找寻楼梯,沿着楼梯往上,那一眼,把康桥吓得心惊肉跳。
有一双细细的手搭在霍小樊的肩膀上做推压状,霍小樊的背后是楼梯!也就那么一眨眼间霍小樊身体被重力往后带,下意识间康桥展开双手,想去接,可哪能,她的手太短,楼梯又太远。
再一次的,康桥眼睁睁看着霍小樊的身体就像是一颗皮球一样朝着楼梯滚落了下来,一节,两节……
扑了过去。
被她抱在怀里的身体软绵绵的,霍小樊脸色惨白,庆幸的是他的眼睛是睁着的,庆幸的是他还能说话。
他用极小极小的声音说出:姐姐,我没事。
仿佛是为了证明他没事,他用手来擦拭康桥脸上的泪水汗水,然后她看到他手臂上被楼梯扶手擦伤的伤口。
透过那只手指缝康桥看到站在避暑凉亭上的文秀清。
避暑凉亭上就只有文秀清!
所以,是文秀清把她的小樊推下来!
是不是那个看似毫无杀伤力的女孩其实在心里暗暗怨恨着她在公共场合给她的那些难堪?所以把那些怨恨发泄在小樊身上了?是不是那样?
把霍小樊放到一边,康桥站了起来,握紧着拳头,一步步往着楼梯走去。
走完楼梯,几步之后康桥站在文秀清面前。
文秀清煞白着一张脸,嘴里蠕动着,似乎想要说出一些什么话来,扬手,手狠狠往着文秀清的那张脸甩去。
如果说属于潜藏在康桥身体里的力气有一百公斤的话,那么她那一巴掌用的力气俨然是超越了她身体的极限。
巴掌声清脆嘹亮,把栖息在凉亭周遭高大乔木上的鸟儿惊醒,也把文秀清打退了好几个大步,在倒退中她掉落了一只凉鞋,在倒退中拿在她手里的水果篮掉落在地上,有几颗鲜橙从水果篮滚落下了。
一个巴掌自然不够的,康桥再次扬起另外一只手,刚刚她的那只手没有力气了,现在这只手应该会好点。
最好一边一个巴掌印让她的那张脸肿得就像猪头。
扬起的手因为文秀清的那声惊呼声滞留在半空中,然后康桥看到避暑凉亭顶层天花板处断裂的水晶吊灯,顺着吊灯往下康桥看到地上大片的玻璃碎片,还有……
还有文秀清那只赤着的脚踩在若干玻璃碎片上。
心里一沉,结合此时此刻文秀清脸上的委屈模样康桥大约猜到发生了什么。
刚才,霍小樊应该是站在吊灯下的位置,吊灯在即将掉落下来时少女战士眼疾手快的推开了霍小樊,避免他被吊灯砸到,然而这一幕看在康桥眼里却是变成了文秀清因为个人恩怨把她的小樊推下去了。
看来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那一刻康桥心里无比懊恼,即使这个人是文秀清。
掉落在地上的吊灯目测有十公斤重,这十公斤重的吊灯砸在霍小樊身上就糟糕了,那种破坏程度很显然比他像一颗球一样滚落到楼梯下更加严重。
这个是她的错,包括那一巴掌,她想她是不会和文秀清说谢谢的,现在说谢谢就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给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反而道歉会比较有实质意义。
于是,低声开口:对不起。
近在咫尺的脸还是没有半点反应,想必还是沉浸在她刚刚的那一巴掌说带来的震惊中。
深深吸了一口气,想再说点什么,比如是我的错,是我小心眼。
还没有等康桥把那些话说出来,文秀清的眼泪就在瞬间掉落个不停了,刚刚还没有眼泪来着,这会怎么眼泪都出来了,干咳了几声,想开口,但随着背后响起的脚步声康桥大约猜到文秀清这忽如其来的眼泪为那般了。
委屈了。
本来是本着好心冒着危险做的一件事情却平白无故挨了巴掌心里的委屈自然不在话下,当这种委屈一见到心上人是很自然的从她眼眶中表达了出来。
嗯,康桥想起自己扬起的手还在半空中,收回手,僵立在那里。
霍莲煾来到康桥身边时康桥手垂在前面,目光无意识的落在覆盖在避暑凉亭的那些树木上,早上的一场大雨让周遭绿意盎然,出神凝望着,直到她听到霍莲煾低声在她的耳畔问:手打疼了吗?
那个在她耳边低语的声音让康桥居然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恍神,就宛如置身于他浴室那个深蓝色的浴缸里,浴缸里的水是透明的,她侧身躺在他身上,两个人身上不着片缕,四只脚纠缠在一起,他握着她的手腕,低声说着,手疼了吧。
他拿起了她的手,从他指尖第一时间触及到她的手指时康桥就知道,现在是白天,而这里不是浴缸。
他的目光和他手指一样的冰冷。
“手打疼了吗?”他第二次问她。
“嗯。”哼着。
“待会我让人给你送药。”
“好。”
手从他手掌抽离,康桥觉得自己好像不适合呆在这里了,现在的状况明显是:文秀清处于带着类似于感谢这样的意愿拿着水果篮来找霍莲煾了,霍莲煾让文秀清在这里等他,而被嫉妒蒙住眼睛的她一上来就被这位不速之客狠狠的一个巴掌。
转身想想离开时康桥的手腕被霍莲煾拽住,力道有点大。
冷冷的声音在说着:“在离开之前你得道歉。”
看了文秀清一眼,康桥忽然失去了再次和文秀清道歉的兴致,朝着她淡淡的说了一声“再见。”
那张眼眶含着泪水的脸看起来更加的楚楚可怜了,也许是这样让莲煾的少爷心疼了吧,也心疼也气恼:我的拖油瓶姐姐,你打了我的客人。
还有比流眼泪更加严重的是,客人现在那只没有穿鞋的脚正在流血呢,很显然霍莲煾也看到了。
“道歉!”霍莲煾加重语气:“你的表现真是糟糕透了。”
“有多糟糕?”她问他。
“糟糕到我几乎以为其实刚刚站在这里打人是你的妈妈。”
不不,她的妈妈一点也不糟糕,康桥很生气霍莲煾每次总是拿她妈妈来说事,他很讨厌她妈妈对吧。
咧嘴,对着霍莲煾笑,笑得就像彼时间的妈妈,边指文秀清边说着:“莲煾,说实话,我挺讨厌这张脸的,如果你那个时候不出现的话我还想再给她一个耳光。”
一直含在文秀清眼眶的眼泪又再次滑落了下来,这女人真的是水做的啊,别开脸去,嗯,少女战士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了。
继续说着:“对了,你不是让我和你的客人道歉吗?我觉得没有必要,不过,我倒是有一个较为折中的办法,那就是让她回给我一个巴掌。”
看着滚落在脚边的柳橙,那颗柳橙就压在一张粉红色的卡片上,卡片上有着一行娟秀的字体,大致上写着类似于感谢,遇到你很高兴等等这些肉麻的话。
真会折腾,心里冷笑着,康桥的声音越发的肆意:“我妈妈以前常常女孩子们的眼泪其实是挥向男人们的利剑,我猜,她今天在策划着入侵你领地,而过不了多久她就开始策划如何爬上你的床,再不久……”
那一下让康桥头晕目眩,第一时间就是凭着本能去捂住*辣的脸颊,那一下来得毫无征兆,来得如此的忽然,“啪”的一声。
那个巴掌声还在她的耳边回响着。
怎么会?
霍莲煾怎么会打她?霍莲煾怎么可能打她?她一直都在心里清楚的知道,霍莲煾最多也就在口头上恐吓她几句,真正占便宜的人其实是她,有时候她使坏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配合着她。
可现在耳朵嗡嗡叫是怎么回事?而她左边脸颊火辣辣的又是怎么回事?
于是,捂住火辣辣的脸颊,目光对上了霍莲煾,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
“莲煾,你刚刚有打我吗?”
回应她的是鸟儿拍打着翅膀的声响,没有人回答她这个问题。
就是有人拿下穿在魔术师身上的那件大披肩一样,美丽的玫瑰花,展开翅膀的白色鸽子,送到孩子们手上的彩色气球,其实从来都未曾拥有过神奇的力量。
相信着,沉迷着的人们呵,心碎了。
小小的,稚嫩的,忽然而至的愤怒声音四面八方响起,那个声音边哭边说,“打我姐姐的莲煾哥哥是坏蛋,是大坏蛋,我恨你,我讨厌你。”
一切无可遁逃,原来霍莲煾真的打她了,其实,那一巴掌也没有什么委屈的,她是说了一些很过分的话,怪只怪……
这个人把她宠坏了,让她误以为拥有了至高无上的的资本。
这样也好,再华美的梦也有醒来的一天,耳畔那个稚嫩的声音还在继续着,那是霍小樊的声音。
她的小樊在代替她讨回公道呢,总算她没有白疼他。
手无力的从脸颊上垂落,康桥去拉霍小樊的手,说,小樊我们走。
霍莲煾出神的望着,望着那一大一小的身影逐渐走远,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刚刚她问他“莲煾,你刚刚有打我吗?”
此时此刻,连他也不相信自己真的打了她,不,是不想相信,闭上眼睛,那声“莲煾,你刚刚有打我吗?”混合着另外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我姐姐的莲煾哥哥是坏蛋,是大坏蛋,我恨你,我讨厌你。”组成了两组力量,在冲击着他。
也不知道怎么的,霍莲煾想了霍小樊打他时的手,那双手上在留着血,一切宛如电影倒带,霍莲煾记得来的时候看到楼梯那边有一个小小的身影。
那么……
不,不,千万不是他想的那样,他比谁都清楚康桥是自私的,是得寸进尺的,她只在乎她的利益,需要争取到利益时她满口的甜言蜜语,她偶尔还会犯点有恃无恐的毛病,如给她看不顺眼的人甩一个巴掌什么的。
刚刚那个想法应该只是他的错觉,睁开眼睛,霍莲煾看到了他所不愿意看到的。
现场的状况证实了那个他所讨厌的猜想。
目光落在文秀清的脸上,那女孩和他第一天看到的一样,小小的,那个小小的女孩用很低很低的声音,怯怯叫了一声“霍莲煾,其实……”
还没有等文秀清把她想说的话说出来,就听到来自于这幢粉白色建筑小主人的声音:“小樊的事情,谢谢你。”
文秀清慌忙摇手:“不用,不用,我得到你的帮助更多。”
“她一向很紧张小樊的事情,所以导致产生出了这样的误会,我代替她向你道歉。”
文秀清沉默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霍莲煾说这话给她的感觉是苦涩的,苦涩中又带有着那么淡淡的一点亲昵,一点点的宠爱。
片刻,她又听他说,用极淡极淡的,甚至于有些冷漠的语气和她说:“穿上你的鞋,在这里等着,待会我会让医生来处理你的伤口,等处理好伤口之后,我会让司机送你回家。”
霍莲煾的话让文秀清听着宛如是在下这逐客令,看着掉在地上的鲜橙,文秀清才想起她好像没有把此行的目的说出来:“霍莲煾,我妈妈……”
她的话再次被霍莲煾打断。
“你们住的房子我会让律师办理过继手续,以后你们可以一直以房子主人的身份住在那里,不要觉得难为情,就当是因为小樊的事情你得到你应得的。”
霍莲煾的话让文秀清心里委屈得很,根本不是那样,她也不想要什么报答,她今天拿到俱乐部发给她的工资了,在妈妈的鼓励下买了水果,也穿了衣柜里最漂亮的那件裙子,然后鼓起勇气来找他。
也不知道怎么的泪水就掉落了下来,带着那么一点点的情绪:“霍莲煾,房子我不会要的。”
“那你的妈妈呢?就当是为了你妈妈,你妈妈现在在生病,她现在摆不了地摊。”
若干的年前,在漫天的彩霞下,文秀清也听过类似这样的话,那时和她说过这样的话的人叫做康桥,经年后,一个叫做霍莲煾的人也说出类似的话。
张开嘴,文秀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和她说了一声再见。
那一眼让文秀清看得心里慌慌的,下意识的在他想转身离开时叫住他。
霍莲煾停下脚步,说:
“文秀清,以后,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要出现在这里,如果你还听不明白的话,那么我可以换一种说法。”
“你,有点烦,你的烦在于你的愚钝,我讨厌和这一类人打交道。”
那话是背对着文秀清说的,所以她也无法看清楚他说那些话时的表情,隐隐约约就感觉到霍莲煾的话里透露出来的讯息是:霍莲煾此时此刻正在和她做着某种切割。
说完那句话之后头也不回。
文秀清站在那里,就这样看着霍莲煾逐渐远去的身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