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康桥 > 第85章 (2004-2005)


关于霍小樊出院那天霍莲煾急匆匆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离开在次日晚上康桥问起时,霍莲煾轻描淡写的说了他认识的人遇到一件较为棘手的事情,她再想问的时候就被他压在身下,这个晚上是再她房间里,他弄到了她房间的钥匙,偷偷爬上她的床,午夜,他亲吻了她额头“我走了。”
接下来几天里,一切仿佛没有什么改变,偶尔她在和他说话时会发现好一会时间都没有等到他的应答,等他回过神来她问他刚刚她都说了些什么,莲煾少爷就用他那张漂亮的脸蛋来迷惑她,她不买账,她紧紧皱着眉头,于是他会把她紧紧皱着的眉头吻开。
一个礼拜之后,莫家长子生日,莫家长子叫做莫家言,霍家和莫家是世交,康桥和霍莲煾同时收到莫家发来的邀请函。
莫家言是一名狂热的斯诺克迷,他生日当天,莫家言的父亲邀请了顶尖的斯诺克选手到文莱进行表演赛,邀请赛在斯里巴加湾的一家斯诺克俱乐部举行,莫家言的生日会也在这家斯诺克俱乐部举行。
晚八点,斯诺克邀请赛正式开始,康桥的座位被安排在霍莲煾身边,而坐在霍莲煾的另外一边则是高雅拉。
康桥很难形容今晚在见到高雅拉时的第一眼,高雅拉的眼睛里赤.裸裸的写满了看好戏的心情,在和康桥打完招呼之后高雅拉甚至于在她耳边低语: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今晚会有好玩的事情发生。
康桥并没把高雅拉的话放在心里,可高雅拉接下来的一句话还是让康桥下意识间皱起了眉头。
“很多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只有我不知道的感觉我想你待会就知道了。”就是这句话让康桥从踏进俱乐部就开始心神不宁了起来,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斯诺克邀请赛开始。
前来参加莫家言生日宴会的数百人变成观看表演赛嘉宾,观看嘉宾的座位围着斯诺克台绕开,在工作人员的要求下关上了手机。
介于前来参加生日宴的有莫家言的父母,康桥和霍莲煾并没有多做眼神交流,他们之间维持在外界所传言的那样: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坏。
第一轮比赛开始,来自北爱尔兰的选手打出一杆147高分而得到了那只价值十万美元的名表,全场掌声雷动,康桥也装模作样和那些人一样面带微笑鼓掌,余光中她看到有服务生进来在霍莲煾耳边一阵低语。
随之,霍莲煾离开他的座位,五分钟之后,高雅拉也离开座位。
看着那两个空座位康桥心里也不知道怎么的越发忐忑不安了起来,第二轮比赛进行一半,康桥猫着腰离开座位。
出口处,康桥看到等在那里的高雅拉,见到她时高雅拉咧嘴一笑:我就知道我会在这里看到你。
在高雅拉不怀好意的笑容中康桥不耐烦的扯下那串挂在脖子的项链,这玩意很重都快要把她脖子累垮了,项链塞进包里,脸对上高雅拉。冷冷问:
“说看看,什么是很多人知道的而就我一个人不知道的。”
听清楚高雅拉口中霍莲煾在差不多一个礼拜前带到这个俱乐部的那女孩的名字时,康桥的一颗心开始下沉。
原来,属于她的第六感并没有欺骗她,她就知道放在霍莲煾房间里的竹蜻蜓很显然不像他口中说的纯粹是好奇那么简单,霍莲煾从来瞧不起那些玩意。
霍小樊也有那样的竹蜻蜓。
斯里巴加湾的民间手艺师们会把类似于那样的小玩意拿到市场兜售,而文秀清说过她妈妈在摆地摊。
其实,康桥隐隐约约猜到了,可她不大愿意去想那些。
高雅拉说霍莲煾把那女孩带到这间俱乐部之后和那些人说了,不许欺负她,霍莲煾曾经也和康桥做过一模一样的允诺,在她死了妈妈之后。
“木头,以后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他现在在哪里?”康桥一字一句问着。
跟在高雅拉身后,拐过一个又一个乱七八糟的走道,然后在那个包厢门口停下,看着她高雅拉笑着打开包厢门。
一边开包厢门高雅拉一边和康桥说:“我可不能让莲煾知道是我把你带你到这里来的,十分钟过后我再进去,我对你有信心,相信十分钟过后才是真正的大戏开始。”
包厢门缓缓敞开。
包厢里一片烟雾缭绕,透过挡在门口若隐若现的巨形屏风,康桥看到印在屏风里的憧憧人影,在数十条人影中她还是第一眼就把霍莲煾认出来了,在霍莲煾身边站着一抹娇小的身影,两个身影紧紧的挨着。
烟雾不时透过屏风渗透了过来,尼古丁的辛辣呛得康桥想逃离这里,可一些事情得去弄清楚,一些的事情她特别想知道。
移动着脚,再几步就可以越过那道屏风了,好巧不巧,就差了那么一步,康桥听到来自于屏风里霍莲煾的话。
冷冷的,带着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这女孩不是你们招惹得起的。
因为这句话康桥右脚在半空中滞留了片刻才落地,越过那道屏风,包厢的状况一下子落入康桥眼中。
几眼之后她大约猜到这里发生了什么,前来找乐子的客人调戏了模样清纯的女服务生,遭到了服务生的反抗之后恼羞成怒泼了女服务生的红酒,泼完红酒之后本着我花钱我是上帝的意念对女服务生不依不饶。
之后,知道底细的另外一名服务生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霍莲煾,然后霍莲煾出现在了这里,期间他几位就喜欢看热闹的朋友也闻讯赶来。
前来找乐子的客人一看就不是本地人,所以他们不认识大名鼎鼎的莲煾少爷,这样一来的结果导致了两派人马形成对峙状态,在小小的较量之后霍莲煾和他的朋友们占据了上风。
包厢一片狼藉,扑克牌,碎玻璃,被踩烂的食物满地都是,两班人马依然沉浸在酒精所带来的亢奋状态中,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她的到来。
康桥个头太小了,她就只能站在那些人的背后,透过那些人缝去看站在那里的霍莲煾,还有……
还有站在霍莲煾身边的文秀清,文秀清现在的情况看起来的确糟糕,白色制服被葡萄酒染成水红色,头顶上还有鸡尾酒的装饰,一片柠檬片。
目光从文秀清脸上移开落在霍莲煾脸上。
怎么说呢,此时此刻的莲煾少爷看起来不像是刚刚干架完的样子,倒像是在他母亲的花园里听着音乐的悠闲模样,纯白无害,带着与生俱来的那种贵族气息。
也许是这种天然的贵族气息让他的话铿锵有力,全场安静了下来,其中一位找乐子的客人手指上还夹着烟,说完那句话之后霍莲煾的目光轻飘飘往着那位的手上,那位一下子把烟按灭。
看来,她真的是错过一场好戏,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这会这场英雄救美戏俨然已经来到尾声。
霍莲煾和那些人说:“马上回到你们住的酒店去,收拾你们的行李滚出斯里巴加湾,如果在今晚十二点之前我没有看到你们的离境纪录的话,我会很乐意把这个包厢的部分监控录像寄给各大观光局,你们的名字将会出现在各大航空公司的黑名单上。”
“一看你们就是那些在家里闲不住的人,想一想,如果你们以后想出国玩乐的话,就只能通过船和车,那够呛。”
那些人垂下头。
“你们没听清楚吗?”说这话是霍莲煾的朋友,与其说是朋友倒不如是小跟班。
其中一位慌忙说“听清楚了。”
答完之后,一行五个人就想离开,那位小跟班手一横,横挡住他们的去路,然后那些人又乖乖的垂手待立。
这样的场面自然得主角们先走。
包厢里的空气很显然让莲煾少爷一分钟也不愿意多呆下去了,他拉起文秀清的手,就这样越过圆形扑克牌桌。
他们,往着康桥这里走来。
那一刻,康桥得承认,那一刻她真的有点难过了,不不,应该是很多很多的难过,因为那个被他牵着手的女孩不是她。
难过得她的心都麻木了,就这样木然的看着他们一步步靠近她。
距离康桥最近的那个是霍莲煾的朋友,康桥曾经在类似一些玩乐的场合里见过他几次,具体那位叫什么名字康桥不大记得,康桥并不讨厌他,有一次霍莲煾的朋友在说她一些很不好听的话,大家都在说就那位参与进去,因此康桥觉得他是一位好人。
现在这位好人在转过身来看到康桥时目光一怔,然后目光迅速去找寻霍莲煾,那刻康桥大约猜到了这位好人也知道她和霍莲煾的关系了。
不过,不要紧,也只不过是多一个人知道而已。
那些人纷纷给让出了一条路,康桥站在那条路左边位置,霍莲煾有一个臭毛病,他在走路时一般都不会东张西望,一些专家说这一类人一般自我宇宙中心很强。
霍莲煾拉着文秀清的手从康桥面前走过,和她擦肩而过着。
木然的目光追随着霍莲煾,鬓角,后脑勺。
然后,他停顿下来,然后,他回头。
与此同时,康桥的脚一麻。
低头,黑色中高跟鞋的鞋跟踩在康桥的鞋面上,迅速的属于心上的疼痛转移到了脚上。
可真疼。
踩到康桥的是文秀清,而踩到她的人一副丝毫没有察觉到的样子,想必,她和她都一样,光顾看着霍莲煾漂亮的后脑勺了。
随着霍莲煾那声“康桥”文秀清的目光才从那漂亮的后脑勺移开落到康桥脚上,捂嘴,黑白分明的眼眸底下写满了自责。
说实在的,那一刻,康桥特别讨厌文秀清的那副样子,就像某年某月某日在彩霞漫天下用几乎要穿透苍穹的声音呼唤出:“我没有偷手机。”
那样的行为看在康桥的眼里很白痴。
嗯,很显然霍莲煾也看到文秀清踩到她脚了。
意识到踩到康桥的脚的文秀清慌慌张张缩开脚,可即使缩开脚那鞋印还在,今天康桥穿的鞋子颜色是珍珠白的,也许是因为地面狼藉的关系文秀清留在她鞋面上的鞋印难看极了,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深色的酱料印迹。
文秀清也看到了,然后嘴里频频和康桥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康桥没有说话,她在等着霍莲煾,等着霍莲煾来到她眼前,眨眼功夫,她就得偿所愿,霍莲煾站在她面前。
“怎么到这样来了?”他问题,语气维持在一种淡淡的状态,和很多的时候一样。
康桥没有回答霍莲煾的话,她就抿着嘴,这里是公共场合,她不能把目光留下霍莲煾脸上太久,把目光转到文秀清的脸上。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目光看起来有点凶的样子,文秀清蠕动着嘴,最终不再说什么,在场的人就像是受到传染一样,纷纷安静下来,是那种极力忍住咳嗽,不敢大声呼吸的安静。
在极为安静的氛围中,康桥开口:
“莲煾,她欺负我了。”
康桥说那句话的声音不大,可好在现场安静她咬字清晰,每一字都说得清清楚楚,于是她看到文秀清脸上第一时间呈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少女战士应该怎么也猜不到在某年某日,教会她如何在逆境中生存的那个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康桥的话迅速让气氛凝重了起来,在凝重的气氛中文秀清脸上的不可思议表情迅速变成了惊慌失措。
在她的理解里,霍莲煾应该偏向自己姐姐的。
那一刻,康桥也理所当然了,其实,她也没想要为难文秀清,她就想知道一些事情而已。
惊慌失措的文秀清反应过来之后慌慌张张矮下身体,她蹲在康桥的脚边,嘴里一再说着对不起,她用她的衣袖给康桥擦拭鞋面。
如果这样一段戏剧的话,康桥得承认,那一刻她是不讨观众喜欢的角色。
所有人都在看着那一幕,包括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高雅拉,高雅拉脸上写满了“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的表情。
那一幕想必也刺激到某一个人的神经了,这个人提高声音叫着“服务生。”
两名服务生匆匆忙忙来到康桥面前,其实,文秀清也穿着和这两位服务生一模一样的制服。
于是,康桥提醒霍莲煾:“莲煾,她也是服务生,而且,是她弄脏我鞋子的。”
文秀清抬起头看着霍莲煾,嘴里说着“没关系,很快就好了。”
就像文秀清说的那样,很快的她把康桥的鞋子弄得干干净净了,当康桥再去看站在她面前的人时发现莲煾少爷一张脸已经很难看了。
把康桥的鞋处理得干干净净的文秀清站在霍莲煾身边,而霍莲煾的肩膀微微往前倾斜,这样一来,文秀清就被他挡在了后面。
如此的自然。
于是,属于搁在康桥和霍莲煾面前的几十公分瞬间宛如一道横河,他和她,泾渭分明。
让康桥心如刀割的是。
为什么?为什么霍莲煾会把那样的动作做得如此的自然。
他说过那些话还算数吗?
人总是那样,不到黄河心不死。
看着霍莲煾。
康桥再次开口:
“霍莲煾,她欺负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