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一切都是由霍莲敢鸬闹螅吆l牟19挥泻鸵郧耙谎没袅杆透氖槌銎皇前咽执钤诳登偶绨蛏纤盗艘痪洹昂煤谜展说艿埽杪杞裉炱鸬锰缫胤考湫菹!
点头,这样的倪海棠让康桥心里更加难受。
带着霍小樊回他的房间,这个时候康桥才发现一向很喜欢说话,总是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大人们遗忘掉的孩子从姚管家出现之后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
挤出笑容,捧着他的脸:“霍小樊,姚管家说了,等小樊再大一点时再坐飞机,你现在太小了,飞机飞得很高很高时你害怕了怎么办?”
霍小樊看着她。
康桥收住笑容,这借口听着蠢极了。
许久——
康桥听到霍小樊幽幽的叫了一声姐姐。
“姐姐,要是我没有接到从新加坡来的电话就好了。”
“为什么?”
“因为要是没有接到电话的话,我就可以继续和我的机器人玩,老一点的机器人叫做汤姆,它会带我起花园玩,年轻一点的机器人叫斯派克,它会给我讲故事,可是那个电话一出现之后,汤姆变得不像爷爷了,斯派克也不再像爸爸了。”
这话在康桥脑海里溜了几个弯才回来,明白过来之后心里大痛,原来,霍小樊那两个一直舍不得扔掉的机器人,叫汤姆的是爷爷,叫斯派克的是爸爸。
“小樊……”
“姐姐你知道吗?如果没有那个电话我就不知道原来爷爷是会用那种声音和我说话,再之后是爸爸,原来爸爸小时候很害怕坐飞机,本来去新加坡我心里不乐意的,因为这样一来我就得离开姐姐几天,可我看着妈妈和姐姐都很高兴的样子,然后我看着你们高兴我心里也高兴了起来,姐姐,我昨晚还梦到见到爷爷时的样子,爷爷把我高高抛起,我很高兴,很高兴……”
嘴里说着很高兴的人眼眶却是在泛红,眨眼功夫眼眶里掉落下来了泪水,那泪水不知道怎么的过到她的眼眶里头。
“姐姐,别哭。”胖嘟嘟的手落在她脸上。
点头,嘴里应答着姐姐不哭。
安顿好霍小樊,离开霍小樊的房间,把脸上的泪水擦拭得干干净净,打开房间门,墙上钟表指在十一点四十五分,时间还来得及,打开抽屉,从抽屉拿出那个已经有几次偷偷戴在她头上的幸运草发饰。
手里紧紧握着幸运草发饰,此时此刻连干僖氡卦谒考淅镎硇欣睢
平常从她这里往霍莲阜考湫枰卟畈欢喽种邮奔洌饣幔登畔嘈潘玫舻氖奔洳换岢宸种印
如康桥想象中的那样,霍莲傅姆考洳19挥兴干僖苁侨衔挥腥嗽诓痪脑市碇赂掖蚩考涿拧
打开房间门,十一点五十六分,嗯,她仅仅用去了十一分钟时间就走完这条路。
一步步往着房间里面走去,正在为霍莲刚硇欣畹氖前14鞘亲畹没袅感湃蔚挠度恕
阿耀名字叫做何耀,但凡到霍家帮佣的人不管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名字都会在前面被套上阿字,据说这样听着是主仆立场分明,那时康桥还在心里偷笑霍家这种老土的规矩,这听起来像老掉牙的电视剧。
阿耀对于康桥的出现表情讶异。
朝着阿耀康桥冷冷的问:“霍莲改兀俊
她的态度使得阿耀表情从讶异转向愠怒:“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知道……”
阿耀的话被从书柜后面传来的声音打断:“是我让她来的。”
循着那个声音康桥看到从书柜后面探出头来的霍莲浮
阿耀离开了,康桥猜他会站在门口好好的代替他的主人把守房门,以防另外一个忘了敲门进来的冒失鬼。
康桥一步步往着霍莲缸呷ィt谒媲埃偷诙嗡吹剿考涫庇行┫嘞瘢谡沂椋驹诟智倥员摺
霍莲复邮楣窈竺孀吡顺隼矗ゼ缈吭谑楣裆希抗馔潘慕拧
进来时康桥没有换鞋子,她的脚正踩在垫着钢琴的地毯上,现在她想必已经构成“踩脏莲干僖牡靥骸闭庋囊桓鲎锩还丛谒退瞎簧俅未驳墓叵瞪希干僖19挥兄赋龃讼钭锩
目光从她脚上移到她脸上,看了一下腕表,淡淡开口:“一会要赶飞机,我时间不多。”
意思就是让她少来那些无聊的开场白是吧?很好,她也不想和他说一些废话。
昂起头,一字一句问着:“是你干的吗?”
“什么?”
“是你打的电话?是你让小樊的爷爷说不让小樊去参加他的生日宴会吗?”
他微微敛起眉头:“我说姐姐,你刚刚说的话让人有点不舒服,如果你用霍老先生这样的称谓会好点。”
“是你干的吗?”紧紧盯着他,问。
他眉头收得越紧:“你这种老是用一双死鱼眼睛瞪人的习惯最好改一改。”
“霍莲福
“是,是我干的。”
康桥想,此时此刻在她脸上呈现出来的笑意一定和不久前倪海棠的惨然一笑宛如一个磨子刻出来一样。
为什么还要和他说这些废话呢?为什么到最后那一刻在心里还想着要是不是霍莲父傻哪兀啃睦锵胱潘挡欢ㄕ娴氖且蛭》昙吞∽苫岷e拢空庋慕杩谒约憾季醯没奶瓶尚Α
应该把那个幸运草发夹狠狠的摔在霍莲该媲埃驴谒夯袅福憔褪且欢压肥骸
举手,霍莲敢桓蔽沂懿涣四愕难樱骸昂冒珊冒桑姨拱祝俏腋傻模椅沂枪室饽茄龅模倒寤餍腋u庵钟蜗仿穑宓米罡叩娜司驮胶e履侵执犹於档拇蟀糸常劭淳鸵浇鸨业南焐耍氐囊簧怪苯德洌盗恕!
“不过你也别把这件事情想得那么容易,我爷爷那里我还是费了一点心思,他有点固执脑子又还没有生锈,你也知道我中文不大好,花半个小时和他聊日常生活对于我来说还是有点吃力的。”
“不过重点在最后的那句,沉默个几秒时间,然后和他说,对于霍小樊爷爷我尽力了,可好像还不行,爷爷您能给我一点时间吗?猜我爷爷怎么回答我的,他说没关系,莲刚獯问且绷艘恍闱疲拔薰颊庵质虑椴皇悄愫湍懵杪璨呕嶙觥!
说到这里他又问了一句,木头你还想听得更详细一点吗?
摇头。
他又看了一下表,移动脚步,康桥挡在霍莲傅拿媲啊
“要听的话等我从新加坡回来再详细……”
“霍莲浮!笨登旁俅未蚨匣袅傅幕啊
手扬起,手掌松开,幸运草发饰从她手掌掉落,掉落在她脚边,抬脚,鞋狠狠的踩在幸运草发饰上面,眼睛紧紧的盯着近在眼前的人。
“它和把它带到我面前的人一样让我觉得恶心。”
他目光落在她脚上,耸肩:“是嘛?你爱怎么说就这么说,反正那玩意儿没值几个钱。”
手再次拦住他,然后说出很傻的话,压着嗓音说出:那晚,为什么要答应我。
房间的气氛仿佛因为她的这句话凝结成冰。
“你不是爱演戏吗?我可是在配合你。”收起之前的漫不经心霍莲咐淅涞乃底牛骸澳憔醯梦冶荒忝宰x耍词共槐荒忝宰x艘脖荒闵硖迕宰x耍揖团浜夏阌梦业氖导市卸嫠吣阄壹词姑挥斜荒忝宰x耍乙渤两谀闵硖逅圃斐隼吹哪侵钟湓酶兄校闵揖秃迥悖悴豢奈揖投耗憧模闳梦叶孕》梦揖投孕》谩!
冷冷的声音配合着冷冷的笑意,勾唇:“这种游戏最初还是挺有趣的,不过到最后就没有什么意思了,特别是你在床上时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让我对你的小樊好时。”
康桥一愣。
“木头,我最近常常在想,说不定你比你妈妈聪明,你妈妈卖弄她的聪明,而你把你的聪明藏了起来,有一位知名影评人在形容好莱坞的两位汤姆时是这样描绘的,汤姆.克鲁斯是演给喜欢他的影迷看,而汤姆.汉克斯是演给他自己看,所以汤姆.克鲁斯一直是汤姆.克鲁斯,而汤姆.汉克斯可以是智商只有七十五的阿甘,可以是安德鲁律师,可以是米勒上尉,可以是他电影里扮演里任意一个角色,你妈妈是那种演给别人看的演员,而你则是演给自己看的那类演员。”
“你也把自己蒙蔽了,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你是那位为了自己家人可以奉献出自己一切的女儿、姐姐。”
嗯,很犀利的言论,而且从表情乃至语气都把她唬得一愣一愣,而且她好像觉得他说得有点道理。
张口:“我不觉得为自己的家人争取利益,让他们健康平安快乐过上幸福的生活是一件不对的事情。”
“你说得对,不过你错在于你太过于贪婪,要了一样还想要一样,这次是让我对小樊好,那么下次呢?”
下次?什么下次?
傻傻开口:“霍莲福孕》玫悴恍新穑俊
霍莲福阒恢拦赜谔滥泛退古煽说墓适隆
她的话也许是太傻了而惹来他的一阵发笑:“现在还沉浸在你的角色扮演中吗?我说康桥你醒醒吧,不要说那些傻话了,让我对霍小樊好,太可笑了。”
揉着眉骨:“好吧,我想一些事情还是有必要提前让你知道,我们在越南有些产业,等你的小樊完成学业之后他就会被派到越南去,这个世界有一种东西叫做负资产,一些企业为了自身形象会弄出一些赔钱的项目,那些项目虽然不能带来盈利,但可以给企业带来好名声,越南的那些产业是我们家负资产的一部分,那些产业和你的小樊性质差不多,都是为了维持形象存在的门面工程。”
“即使他得到我爷爷的承认,但那也仅仅维持在口头上的一种认可上,那些没有任何实质意义,你的小樊到死的那一天扣在他身上的永远将会是私生子这个符号。”
“嘭——”重重的一声,康桥的背部重重砸在钢琴的黑白键上,她本来想打霍莲咐醋牛绻梢运瓜朐诨袅傅牧成献コ鲆桓隹谧永矗伤牧ζ还唬氖忠簿湍敲匆煌扑涂刂撇蛔∽约旱纳硖濉
这个混蛋,这么可以这么说小樊,知不知道在霍小樊的心里,霍莲妇褪腔袅福母绺纾皇翘滥芬膊皇撬古煽恕
钢琴制造出来的回音在房间环绕着,让康桥一阵头晕眼花。
霍莲刚驹谀抢铮痈吡傧隆
“你以为,”他的声音很慢:“和我上过床就可以对我撒野了?我从不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戒不掉的,这当中也包括你的身体。”
打开门,就像是康桥之前所猜想的那样,站在霍莲该趴诘陌14鹑缰页系奈朗浚杂谒某鱿盅≡袷佣患
身体越过那位忠诚的卫士,感觉到来自于背后的嘲讽目光,进入那个房间时她是斗志昂扬的卫士,离开时却如丧家之犬。
拖着脚,一步步,往前……
之前康桥都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底气和霍莲附暇17耍克挡欢拖袷腔袅杆档哪茄晕洗采献派献啪蜕铣龈星槔戳恕
他以前不是没有做过类似这样的事情,捉弄打压,那时她也没有多生气啊,即使生气也没有委屈的成分。
可这次被霍莲杆k趺淳醯镁臀镁拖袷裁此频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