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霍莲傅睦肟怀こし郯咨饺ζ鹄吹钠两ㄖ种匦禄毓榘簿玻度擞写蟀汛蟀训氖奔涮柑焖档亍
霍莲傅姆考湟廊晃肿哦男∈贝蛏t淮危斡境卮又暗娜烨謇硪淮伪涑闪艘桓隼癜萸謇硪淮危袅竿t诔悼饫锉幻靶臁薄靶±肌薄靶啤薄靶凇薄靶“住钡鹊鹊雀骼喑底右廊挥屑际i厦哦ㄊ北q
九月、十月、十一月很快过去,不管是九月十月十一月霍家的园子里都是一派繁花盛开,大有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纷繁景象。
这期间霍小樊的个头猛串,大有一眨眼小豆丁就长成小少年的那种架势,这让康桥心里头欣喜不已。
但也有让康桥烦心的事情,从霍莲咐肟笏驮谛睦锿放瓮牛侵淮堪咨谳只嵋蛭没挥屑谭讯;珊芤藕犊登乓恢泵挥械鹊剿胍摹
十一月中康桥忍不住查了手机剩余话费,在得知手机剩余话费时,她觉得自己特别傻,霍莲傅陌职纸谢粽嗍碌拿教逶诒合萑氩普;痹粽懔艘槐收耍粽那梢月蛳铝礁霰夯鼓艽麓掠杏唷
财大气粗的霍家继承人一次性的缴纳了十万文莱元的话费,恐怕,那十万话费康桥这辈子都不会用完。
真是的,这个结果让康桥哑然失笑。
十一月末周四午休时间,康桥倒垃圾的时候遇到了一件事情,其实这样的事情康桥遇到过好几次。
能就读斯里巴加湾女中的学生都是非富即贵,久而久之,斯里巴加湾女中在很多人眼中变成了一个权贵中心,为了改善这样的一种形象,斯里巴加湾女中对外开放了一百个名额,这一百个名额针对那些成绩优秀、外加在校时间没有不良记录普通家庭的孩子开放,这一百名被录取的学生可以享受到零学费的特殊待遇。
随着这个规定的产生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时不时就会出现眼前康桥遇到这这种现象:在学校紧急通道处,涂着眼影带着名牌手链的几位女孩子围着脸上清汤挂面头的女孩子,她们身上穿着的都是斯里巴加湾女中的蓝白组合校服。
被围在中间的女孩声音微弱“我没有拿你的手机。”另外几位女孩子叽叽喳喳开了,大约想表达的是:我们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我们想要什么手机没有?我们不可能做偷手机这种丢脸的事情?你就不一样,你穿住都成问题你怎么有能力买手机,没有能力你就只能偷了。
手里拿着垃圾袋,康桥决定和之前她几次看到的一样假装没有看到,即使她阻止了这一次,下一次同样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那几位女孩子又叽叽喳喳说开了,这次是关于被围困女孩的鞋,她们说你没有别的鞋穿吗?你知不知道你的鞋臭死了,你的鞋让我们涂了多少的香奈儿香水都白搭。
下意识间康桥目光去找寻:两双路易斯威登,一双普拉一双香奈儿,还有一双掉色掉到分不清楚颜色的球鞋,现在那双球鞋还被踩得脏兮兮的。
穿着球鞋的脚在后退,名牌鞋步步跟进,之后球鞋停在墙角处,后面已然无路可退。
康桥停下脚步,想了想,掉转过头,不去关注那些鞋,手里拿着垃圾袋,目光往前,倪海棠不仅一次和她说:康桥,不要多管闲事,记住了康桥,不要多管闲事。
是的,她记住了,记得很清楚,所以她的脚步迈得极慢,极慢,这样一来,她丢完垃圾之后再经过这里大约那些人应该消停了吧?
斯里巴加女中大多数的学生都讨厌那一百位学生,她们才不会在乎丢失的手机呢,她们只是想找到一个机会修理一下那一百位学生的任意一位,逮到了揍一顿,秀一下优越感,在这个无可事事的午间休息时间找点乐子。
果然,再经过那个地方时,紧急通道处早已空空如也。
白玉瓷砖上有细小的血迹,在血迹处康桥捡到了掉落在地上的发圈,还有校徽。
文秀清?
这么说来刚刚挨揍的女孩应该就叫做文秀清,那个叫做文秀清的小可怜比康桥低一年级,这么算来文秀清今年应该是十五岁了,和霍莲竿辍
霍莲刚飧雒忠幻吧侠纯登抛炖锼底排夼蓿低曛笏晕207铝肆干僖挠锲闭婊奁!
霍莲赣诳登哦允遣徽鄄豢鄣纳o研恰
碎碎念完之后康桥把捡到的校徽还有发圈放进兜里。
放学之后康桥按照校徽的年段班级找到那位叫做文秀清学生的教室,另外一名脸上清汤挂面的短发女孩告诉康桥这个时间点文秀清应该在天台。
“秀清一不开心就会跑到天台去。”短发女孩喃喃自语着。
康桥一上天台就听到那种宣泄式的大喊大叫,朝着天空大喊大叫的女孩背影娇小,散落在肩膀上的中长发在晚风中飘摇,晚风还让女孩蓝色的百褶裙鼓起着,就像是吹满气的灯笼,那时康桥在想,那个被漫天彩霞包围着的娇小身影倒也符合漫画家们的少女战士形象。
康桥朝着少女战士走去,少女战士发泄完了之后转过头来,看到康桥时一愣,然后一脸的不好意思。
遗憾的是少女战士没有漫画家笔中的大眼睛翘鼻子形象,她长相中等,白皙的皮肤还有灵动的眼神倒也清秀讨喜,不过那张脸有几处挂了彩。
文秀清有一副邻家女孩的长相,和康桥一样黄皮肤黑头发。
“你是……”少女女战士呐呐的。
手伸向了文秀清,摊开手掌,手掌上躺着发圈还有校徽,说:“还给你。”
迟疑片刻,说了一声“谢谢”之后文秀清从康桥手上接过发圈校徽,她的手也受伤了。
头顶上漫天的晚霞太过于绚烂以至于康桥舍不得移开脚步,和文秀清肩并肩站着,谁也没有说话,晚风中她们的头发时不时碰在一起。
暮色来临让刚刚还光彩夺目的晚霞瞬间黯然失色,手从围栏垂下了,想转身离开,然后康桥很突兀的听到来自于文秀清的那句“我爸爸是一名杀人犯。”
康桥收住脚步。
晚风也把康桥的裙子吹成像是鼓起的灯笼。
那么,此时此刻站在这个天台的就是杀人犯的女儿和某位权贵情.人的女儿了。
“我爸爸是一名杀人犯,我妈妈在摆地摊,我们每个月按时拿到政府发放的补贴金,凯琦好点起码她爸爸不是一名杀人犯,所以,那些人理所当然的认为杀人犯的女儿会偷手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我真的没有偷她们的手机。”少女战士又大声喊了起来,那声音都可以传到对面的教学楼去了。
沉默——
眼看着天空逐渐暗沉下去,想了想康桥说:“以后要是遇到那样事情时,就交给学校警卫处,可不能让那些人拿着高薪的天天没事干。”
“还有,如果你想顺利完成学业的话,那么必须要去学会安静,即使特别想说话的时候也要习惯性闭上嘴巴,走路时最好目光看着自己的脚,记住了。”
康桥的话让文秀清一脸的困惑,看来她是不明白她话里头的意思了,心里叹了一口气,康桥决定换另外一种说法。
看着文秀清,康桥一字一句:“‘我没有偷手机,’不要用第四音标说出来,用第一音标说,懂吗?”
“为什么?”文秀清转过来来,一张脸依然写满了疑惑。
吐出一口气,康桥对文秀清说:“你按照我刚才说的那样做一次。”
第四音标的“我没有偷手机”往着天空扩散,尖锐斗志昂扬,第一音标的“我没有偷手机。”低沉无奈,充斥着满满的消极。
这个时候少女战士好像才明白了过来,她侧过脸去看被暮色包围的天色,仿佛在经历着某种的挣扎。
目光落在遥远的天边,康桥说着:“第一音标说出来的话可以让你就显得毫无杀伤力,毫无杀伤力的东西人们大多不感兴趣。”
“不是说妈妈在摆地摊吗?就当是为了你的妈妈。”
小会时间过去,文秀清低低说出“谢谢,我懂了,我会记住你的话。”
康桥和文秀清离开那片天台时天已经黑透,一起下了楼梯,文秀清和康桥说再见,她说我能问一下你的名字吗?说完之后她看了康桥的鞋,又说了一句,你和她们不一样。
康桥和文秀清挥了挥手。
然后她和她往着不同的方向。
如果不是之后那个雨天的话,那么属于发生在这片天台,这个有着漫天绚烂晚霞的黄昏大约也紧紧是属于康桥十八岁这年一个小小的,很快就会被湮灭在岁月河流中的小小插曲。
但随着那个雨天的来临,这段小小的插曲被无限放大,变得无比清晰:少女战士叫做文秀清,她的爸爸是一名杀人犯。
在校门口远远的康桥看到等在学校门口的周颂安,放慢脚步,脚步迟疑,之后再转快。
康桥朝着周颂安走去,和往常一样周颂安接过她肩膀上的书包,他和她说着:“我送你回去。”
此时此刻,坐在驾驶座位上和副驾驶座位上两个人已然不再是以前的周颂安和康桥了,不,也许更加正确一点说,周颂安还是那个周颂安,可康桥已经不是那个康桥了,起码她再也找不回大声叱喝周颂安的心情了。
偶尔,康桥会对周颂安产生出某种的排斥:霍小樊口中的迈克叔叔为什么是你大伯父。但这种排斥会随着周颂安坦荡的笑容烟消云散,然后在心里告诉着自己就这样吧,能一次性的做出十二种冰淇淋味道提供她挑选的人也就这么一个。
头搁在车窗玻璃懒懒的看着车窗外的世界,在周颂安的那句“霍莲负寐穑俊比每登叛杆僮硖濉
答:“这个问题你不应该来问我,我怎么知道他好不好。”
莲干僖趺纯赡懿缓茫袅竿馄啪侔斓幕谷媚歉鍪逅甑亩缴倌甏蟪龇缤罚俏幻寄烤碌亩缴倌甑慕步馐沟媚切┣袄床喂刍沟娜嗣怯∠笊羁蹋拐钩龅幕从σ话悖故腔袅杆媸滞垦坏淖髌放某隽瞬淮淼募矍淖咚木菟凳悄车汗鳌
周颂安空出一只手来揉了揉她的头发“一讲到霍莲冈趺淳拖袷谴题谎!
康桥隔开周颂安的手,康桥头又往着车窗倾斜,然后。
“木头。”
从周颂安口中说出的那声“木头”又再一次让康桥坐正身体,皱眉,侧过脸去瞪周颂安:再叫一声木头试试看。
周颂安无动于衷:“圣诞节我们一起玩。”
圣诞节?
“圣诞节还很远着呢。”康桥下意识说着。
周颂安指着路两边一些商家为了迎接圣诞节到来打出广告:“不远了,还剩下一个月的时间,眼睛一眨一个月就过去。”
周颂安的话让康桥心惊肉跳,不,不,她不要圣诞节那么快就到来,更加确切一点来说是她害怕属于周颂安口中眼睛一眨一个月就过去的那种时间。
时间如此的飞快,康桥总是害怕着眼睛一眨来年的六月就到来,害怕那支纯白色的手机在六月到来时的晚上会频频响起。
霍莲咐肟蟮氖鲈率奔淅铮康酵砩峡登哦蓟岢鱿帜侵只锰侵t堪咨氖只迳炱鹆恕
侧耳细听,额头上沁出细细的汗。
当真,圣诞节的来到仿佛也只是一个眨眼之间的事情。
圣诞夜,在斯里巴加湾的海滩上,康桥和周颂安背靠着灯柱一左一右,看着不远处在游轮上庆祝圣诞到来的人们,周颂安很忽然的说出:“我等你到二十岁。”
游轮上人们的身影倒映在由霓虹烘托出来五光十色的海面上,目光无意识追逐着那些声音。
“为什么?”
“因为我可以肯定一件事情,当你长到二十岁时你就不会长得像我妹妹,当你二十岁时我们就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看电影,比如一起旅行,比如在某个午后我们找一个安静的餐厅静静呆上一个下午。”
沙滩上有人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年轻情侣们坐在沙滩上彼此依偎,孩子们手里拿着烟火跑来跑去,目光追随着那些孩子的身影,一直到他们手中的烟火燃烧殆尽,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背部离开了灯柱。
康桥和周颂安说:“颂安,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我不爱听。”
说完之后康桥往着提岸走去,后面有脚步声追了过来,周颂安在她背后问:“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
抬手看了一下表:“我得回去了,我还要和我妈妈去参加她朋友的派对。”
珍珠白的宾利车停在那里很耀眼,那是倪海棠给康桥的圣诞礼物,她刚刚拿到驾照,打开车门,她问周颂安要我送你回去吗?
他站在那里,和她隔着三步左右距离,他的目光落在她车上,从车上再转移到她脸上,然后摇头。
车子沿着提岸一路快速行驶着,很快的把宛如石雕一样站在那里的周颂安远远甩掉,直至消失不见。
圣诞节过去很快的二零零四年来到。
二零零四年钟声响起,那支纯白色的黑莓手机骤然响起,那时,康桥倪海棠也在,他们正在参加一场募捐晚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