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点左右时间,霍小樊敲开康桥的房间门:“姐姐,莲父绺缛媚闳ソ拥缁啊!
跟在霍小樊身后,经过倪海棠房间门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倪海棠的房间门光着,里面灯光已经熄灭了,最近倪海棠在医生的建议下九点半就睡觉了。
电话就放在客厅的沙发几上,电视正在播放着动画片,阿巧在沙发上打瞌睡,手推了推阿巧的肩膀。
客厅就剩下她和霍小樊了,拿起电话,康桥对站在一边的霍小樊说:“小樊,十点了,快回房间睡觉。”
小家伙这才一脸不情不愿的离开客厅。
客厅现在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环顾了一下周围,康桥这才把听筒搁耳边:喂。
“我在给我爷爷发中文邮件,中文邮件看起来怪怪的,你到我房间来一趟。”
低头看了自己的拖鞋一眼,说:“明天礼拜一,要早睡。”
“我不喜欢把话再重复一遍。”很明显,声音已经不耐烦了。
“我要回房间去了。”康桥说着,并且试探性的打算把电话搁回去。
然后倒是给霍莲盖老雀橄碌缁埃诟橄碌缁爸盎顾党隽苏饷匆痪洹拔姨盅峄ㄊ奔涞热恕!
拿在手中的电话瞬间变得沉重了起来,电话搁回电话架上,对着空气喃喃说着“霍莲福己湍闼盗耍魈炖癜菀唬缢!
回到自己房间继续没有完成作业,一边侧着耳朵倾听客厅的有没有传来电话铃声,十点二十分,康桥换下拖鞋离开自己的房间,走了几步又折回自己房间,她从鞋柜挑出更加轻便的鞋子,那双走起路来没有声音的鞋子带着她游魂一般的沿着熟悉的路,沿着长长的走廊站在霍莲傅姆考涿趴凇
环顾了一下周围,抬手,敲门。从里面传来了霍莲傅纳簟敖础笨登糯蚩嗣拧
房间就只亮这一盏壁灯,还是光亮最小的那一盏,光线幽暗得就只衬托出了周遭事物的剪影,脚步轻轻的踩在地毯上,往房间深处走的时候亮光好一些,那些亮光来自于床头柜灯光,看清楚坐在床上的霍莲甘笨登沤庞行┑姆6叮呕航挪剑帕凉庾呷ィ突袅副3至瞬畈欢辔甯鼋挪骄嗬耄辛艘簧袅福袅傅哪抗獾谝皇奔渎湓谒派希衾洗蟛桓咝恕澳阍趺疵挥谢恍!贝耸笨登挪畔肫鹆嘶袅柑盅岜鹑瞬仍嗨牡靥海登拍拍潘底哦圆黄稹;袅傅偷秃叱觥八懔耍麓卫吹氖焙蚣堑没簧贤闲!被袅傅幕叭每登拍宰永镆黄目瞻祝缓竽歉錾舸雍茉兜牡胤酱础澳就罚础!弊叛壑樽尤タ椿袅浮
中欧风格的房间设计,墨蓝色色系的床,穿着浅色衣服的霍莲冈陂倩粕乒獾暮嫱邢峦鹑缑位玫荷系睦纯汀
刚刚还搁在霍莲赶ジ巧系谋实绫煌频搅艘槐撸崭栈棺谒肀吒枥胫形挠始谌莸乃蒙碛谀渡q螅腹旎o宓乃y醯疲吹椒蠢≡谒y醯坪芏喔鏊
很多个她就像是海面上漂浮着奄奄一息的那条白带鱼,和之前的两次一样他没有多少的前戏,手在她胸部胡乱的抓两下之后换成唇去含住,手从她胸部所在往下,途径腰侧,再从腰侧往后,指引着她打开腿,他的进入还是和之前的两次一样,急、冲、充满着某种破坏欲,在她的那口气还没有提起来时就迫不及待的动了起来,而且弧度极大,促使得她脚趾头因为剧烈的疼痛都紧紧的缩在一起了,咬紧着嘴唇睁大着眼睛看着一晃一晃的天花板,倒是他的手没有他律动的动作那般的粗鲁,但也和温柔沾不上边,他的手指充分的表达出对她胸前柔软所在的爱不释手,他的手指会逗.弄她胸前顶尖部位,也会随着他的喜好而就像顽皮的孩子一样时而力道小,时而力道大任意改变形状,力道小还好点,力道大的话,被重重的刺入和从顶尖部位承受的重力使得她嘤出声音,疼…她的哀求并没有取得任何的效果。
天花板更快晃动了起来,最初她的眼睛是睁得大大的来着,渐渐的最初细细的喘息声线仿佛被他传染似的,变得急促了起来,而睁大着的眼睛也渐渐的想闭上,是因为他那轻触她耳畔的唇瓣吗?就在那里蹭啊蹭的,有点像是在挠痒痒,她心里很害怕那种感觉,于是下意识间避开,可小心思仿佛被他瞧出来似的,他的唇瓣孜孜不倦的追寻着,甚至于他的牙齿轻轻的刮擦着她耳朵的软组织部位,她再躲,可一躲她的身体就不得不扭动了起来,这样一来就像是在迎合着他,他的喘息声因为这一追一逃的游戏显得愉悦了起来。
她在躲着他,是因为怕他触碰到她的耳朵吗?再去追逐,她缩开,这次他没有再追逐,因为答案基本上确定了,拉出一点点的距离,很近的距离他发现她的耳垂粉粉的,让人会忍不住心痒痒的想把那粉粉的小东西含在嘴里,于是,鼻尖轻轻的去逗弄,她又缩开了,索性,把那粉粉的小东西含在嘴里,刚刚一触及身下的那具身体就抖开了,抖得厉害,这也就直接反馈在另外的所在上了,来自于僵硬.灼热的所在被更紧更密的包裹住,那个瞬间霍莲改院@锵肫鸸赜谒笥衙强谥惺粲谂说拿舾胁课唬菟得恳桓雠松砩隙加惺粲谒堑拿舾胁课唬灰业缴约佣号湍艿玫轿抟月妆鹊母芯酰词粲谒舾胁课痪褪悄欠鄯鄣男《鳎昧λ弊∷亩梗且凰布淠钥抢锓路鸪惺茏琶鸲ブ郑袅耍舻剿鹄炊技枘眩侵纸裘苌傅剿硖迳系拿恳桓雒桌铮恳桓雒锥荚诿倾と蛔牛商熘浪卸嘞不墩庋氖笨蹋蘼凼呛诳谥械男《骰故前菟男《鳎嗟暮顾佣钔飞系温湎吕矗偃ニ弊∷亩梗鼓芨粢坏悖欢鼓芨粢坏悖幌孪录涌旖谧啵谎乖谏硐碌纳硖逡泊又暗慕┯沧伤愕娜崛恚嗪顾佣钔飞系温洌盅乖谒稚希种覆∷种福硗獾氖治兆∷难啵潘盟孀潘慕谧啵芯跛耐惹那牡某潘#执质蕴街笸鹑缏侔愕牟∷粲诟泄偈头懦隼吹难断4盟潘勇袅Φ耐牛鹧谧鲎抛钗苯拥难肽兀刂赝且幌滤辛松簦獯尾皇撬堤哿耍皇橇耍谒牡蜕鞒兴肺耷袄牡酱锪怂硖宓淖钌畲Γu┝芾欤盟肟谥邢腱鲎钗炙椎睦埃切├耙灰槐涑闪舜硖逯刂氐牡谒砩希谒鲜头懦鲎钗种氐拇5谴5袷趋凶愕氖匏头懦隼吹牡秃穑耗就
那声“木头”在猝不及防间钻进她的耳廓,久久不愿离开,昂起颈部,他的发末随着他喘息轻轻在她颈部蹭着,柔软温和,让她发困,刚刚还和他紧紧纠缠在一起的手松开,松开到很放松的程度,而脚呢,脚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听使唤起来了,而她的腿怎么变成去缠住他的腰了?你要知道,你和他不是那对两情相悦在某个旅馆偷偷尝了禁.果的男女,悄悄的悄悄的把腿放回,嗯,嗯,这样就安全了,安全了,闭上眼睛,她现在身上黏糊糊的她很想去洗个澡,可他还埋在她的身体里呢,压住她的那具身体还在颤抖着呢,那就再等一会再等一会,可她真的好困啊,他动作鲁莽孟浪让她很累,那她就当是先打个盹好了,耳畔的那个声音把她从混沌的状态中拉了回来。“不是说礼拜一要早起吗?”他和她说,一愣,经过了几个脑回路才反应过来,“我该回房间了。”她说。他“嗯”的一声从她身上离开,扯来一角被单挡住了自己不着片缕的身体,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房间特别安静,安静得可以清楚听到他穿衣服时的细微声响,她等待着,脚步声往着浴室那边走去,几步之后停了下来,他声音里头还有着刚刚欢愉所留下来的沙哑,他和她说不需要担心你弟弟,不会有你下午担心的事情发生,从浴室传来水声时康桥从床上起身,穿好衣服往着房间走去,打开房间门。
此时已然是凌晨时间,和来时一样宛如幽灵一般沿着回去的路,经过霍小樊的房间时顿了顿,她想起来她今晚好像没有给霍小樊检查有没有踢掉被子,手搁在房间门把时最终收了回来,她还没有洗澡呢。
回到房间洗完澡,这次她的洗澡时间比平常时间久,久到她趴在浴缸里睡着了,黎明时分,骤然惊醒,窗外的天光亮得康桥不敢去看。
次日,早餐时间,霍小樊一脸不高兴,因为姐姐昨晚没有到他房间去检查他有没有踢被子,原来小家伙都知道,看了倪海棠一眼康桥笑着对霍小樊说:“姐姐昨晚做作业做到一半就打瞌睡了,今晚一定按时去检查霍小樊有没有踢被子。”
霍小樊这才眉开眼笑。
余光中康桥发现数次倪海棠脸往着她这边,喝光杯子的牛奶康桥站了起来,倪海棠叫住了她。
听清楚倪海棠说的话之后康桥腿在打颤,幸亏倪海棠眼中的她是那种乖乖牌形象,倪海棠指着康桥的颈部叮嘱她晚上睡觉时记得关窗户,这个时节康桥一般晚上睡觉时都不关窗户,已经不少次有从窗外飞进来的虫子咬伤她的皮肤,更有数次咬在她颈部位置,此时此刻康桥比谁都清楚现在她颈部的红印子绝对不是虫子咬伤的。
垂手:“以后我会记得关窗户的。”
倪海棠点了点头。
“我去上学了。”
“嗯,路上注意一点。”
“好。”
转过身去,用平常走路的步伐一步步离开餐厅,回到房间,拿起书包,书包背在肩膀上,管理后门的门卫给打开门。
站在那方粉白色的围墙外,透过围墙昂望天空,还是和无数次她站在这里抬头看时的一模一样。
天空还是那种晨间淡淡的浅蓝,一切都没有改变。
中午时间,康桥接到周颂安的电话,康桥假装没有听到,好不容易等到电话停了,可没有过去一会电话又响起了。
想了想,康桥接起电话,周颂安的朋友过生日,他想让康桥一起和他到商场去挑选给朋友的礼物。
康桥告诉周颂安很不巧,她答应霍小樊今天会早回去。
放学铃声响起,康桥还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慢吞吞走着,现在她连图书馆也不敢去了,就怕谎言被拆穿,打开洗手间的门,一边慢吞吞的整理着刘海,整理完刘海之后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
她怎么觉得日子过得越来越为的艰难呢,以前是逃避倪海棠,现在是逃避另外一个人,不过幸好的是康桥前天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霍莲傅幕ふ沼锌赡芑崽崆耙桓鲈陆饨簿褪撬祷袅咐肟睦车娜掌诨岽邮绿崆暗骄旁拢魈炀褪蔷旁铝恕
和往常一样乘坐着六点半的班车回家。
远远的透过树影传出来的那两道声音让康桥心里一沉,那两道声音除了霍小樊还有霍莲福驹谛【断乱馐兜南胝页鲆桓龅胤蕉闫鹄矗讶焕床患傲耍袅负突粜》判【兜哪且煌酚娑矗粜》咴谇懊婊袅缸咴诤竺妫粜》患剿芰似鹄矗上扔械愣贪淼沽恕
霍莲赶扔诳登胖氨鹚さ乖诘厣系幕粜》登鸥筛烧驹谀抢铮妥磐反踊袅甘掷锝庸粜》
霍莲傅哪蔷洹澳就诽的阕蛲肀怀孀右y搅耍俊比每登盘鹜防矗谝皇奔淇登趴吹降氖腔袅改钦判以掷只龅牧场
康桥细细的观察着霍莲傅牧巢勘砬椋缓蟆拔乙丫唤鲆淮魏湍闼倒庋幕傲耍姨盅崮憷鲜怯媚撬烙阊劭醋盼摇!
这个时候,康桥知道霍莲傅男以掷只鍪腔跽婕凼档摹
混蛋,那只咬伤我的虫子就是你啊。
是夜,康桥在做作业时霍小樊推开康桥的房间,一看到现在的时间点康桥心里一慌,昨天晚上霍小樊也是在这个时间点推开她房间门的,明明客厅的电话铃没有响起啊,这个晚上从八点开始她就开始侧着耳朵倾听来自于客厅的电话铃声,庆幸的是电话铃一直没有响起。
霍小樊神神叨叨的把她房间里里外外打量个遍,神神秘秘的叫了一声姐姐。
“姐姐,你现在房间没有人吧?”
康桥点头。
霍小樊的那句“姐姐,莲父绺缃桓乙桓鋈挝瘛!比每登攀种械谋实袈湓诘厣希诳登诺姆4糁谢粜》岩恢淮堪咨氖只坏娇登攀稚稀
“莲父绺缛梦以诿挥腥说氖焙虬颜飧鼋桓恪!
被动的接过手机。
完成了任务的霍小樊心满意足离开,康桥把手机放在桌上,继续没有完成的作业,只是课本上的英文字母一个个变成了小蝌蚪,脸搁在了课本上,发呆。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手机响了,来自于那只纯白色的黑莓手机,这只手机下午还在斯里巴加湾中央广场的大屏幕上为即将到来的9.11预热,九月十一日正式投入市场。
著名的9.11事件中那对凭着黑莓手机找到彼此的恋人让黑莓手机成为南亚人钟情的手机品牌。
而现在手上的这款手机理念为:守候,随传随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