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桥很快就拿到补考成绩,还是和之前一样,中规中矩不好也不坏,面对着她递上的那份成绩单,倪海棠也就轻飘飘看了一眼,很显然她已经对于康桥的成绩已经不抱希望了。
最近一阶段,倪海棠在医生的警告下减少烟酒,她还听从朋友的建议到中医院去接受针灸治理。
现在看起来效果应该不错,倪海棠脸色红润了许多。
周日下午康桥带着霍小樊逛超市,原因是霍小樊一直嚷嚷他要找一种特别好吃的薯片,最近这一阶段霍小樊活泼多了,正是对周遭世界充满和好奇的年龄对什么都表示出极强的求知欲,而且还有一点就是他整天把“莲父绺纭惫以谧炖铩
最近霍小樊嘴里总是乐滋滋说着“莲父绺缃裉齑业接瓮先ァ!薄傲父绺缃裉毂伊恕!薄拔液土父绺绲呐笥衙峭娴锰乇鹂摹!闭庑┗疤诳登哦淅锸切木ㄕ降摹
等霍小樊睡觉时康桥偷偷检查了他,发现他身上没有她想象中被揍的迹象,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渐渐的,康桥再听霍小樊说的那些话也不再心惊肉跳了,她曾经警告过霍小樊不要去找霍莲福苫粜》垢挥邪阉幕胺旁谛睦铩
超市门口,迎面而来的男人撞到了康桥,那是一位身穿高大的中年男人,在男人因为自己的唐突行为和康桥说抱歉时。
“迈克叔叔。”在一边呆着的霍小樊开口,中年男人看到站在康桥身边的霍小樊迅速笑开:“霍小樊。”
眼前的中年男人自我介绍他在中医院工作,目前倪海棠正在接受他的针灸治疗,霍小樊曾经几次和倪海棠到医院去,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男人笑起来有很整齐的牙齿,男人笑着和霍小樊说再见。
走进超市,忍不住康桥回头,她总觉得霍小樊说的“迈克叔叔”看起来很眼熟的样子,再走几步之后康桥想起来了。
那位迈克叔叔就是周颂安的大伯父,不久前,在便利店她曾经见过。
这个时候,康桥还真的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她更没有想到,那位霍小樊口中说的总是会在白大褂放糖果的迈克叔叔有一天会给她带来巨大的灾难,也就是这场灾难让她义无反顾的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在零食区霍小樊并没有找到他口中味道超好的薯片,康桥只能拉着他的手一个货架一个货架的找。
当霍小樊找到他口中超级好吃的薯片时康桥的泪都出来了,那哪里是什么超级好吃的进口薯片?
霍小樊口中超级好吃的薯片俨然是一款进口狗粮,而且每一个颗粒都被制造成为骨头形状。
站在超市门口,一手拿着那包进口狗粮一手拽着嘴里还在嚷嚷着的霍小樊,超市面前是广场,广场上人来人往,这个下午康桥觉得那些看着她的每张脸都写满着嘲讽,在嘲讽着她妈妈凭着不入流的手段住进斯里巴加湾市最漂亮的房子里。
分明,这些人是在嫉妒,男人们嫉妒自己没有霍正楷的财力,只能碌碌无为没有美人投怀送抱,女人们嫉妒那个三流交际花把她们心里想干的事情给干了,毕竟霍正楷有才有貌。
耳边,听着霍小樊在嚷嚷着姐姐你弄疼我的手了。
手一松,霍小樊跌倒在地上。
弯腰——
然后,康桥听到自己扭曲的声音说出那些她一点也不陌生的话,用倪海棠的语气在嘲讽着那个还未满六岁的孩童。
“霍小樊,你笨得就像猪一样,你都不会自己认字吗?老师教给你的那些东西呢?不是让你不要去找霍莲嘎穑磕闫匠6疾挥媚愕哪宰勇穑坎挥媚宰悠鹇胗玫阊凵癜。粜》仪笄竽懔耍陀靡坏阊凵袢ケ嫒系降姿阅愫盟阅慊担粜》艺煲p哪悖馊梦倚睦锖芾郏憔筒荒艽厦饕坏懵穑苦牛浚
那一番话让那个孩子呆呆的,然后她看到滚动在他眼眶里的泪水,他声音小小的:“姐姐,你不喜欢我和莲父绺缤媛穑靠墒牵憬悖父绺缬泻芏嗯笥眩伊桓雠笥岩裁挥小!
霍小樊的话把康桥的心刺得生疼生疼,缓缓的把那颗小小的头颅送到自己怀里,又听到他问:“姐姐,你刚刚是在生气吗?是不是我做错事情了?”
更紧的抱住霍小樊。
不是的,不是你的错,是霍莲傅拇恚腔袅改歉龌斓暗拇怼
手里紧紧拽着那包印有美利坚文字的狗粮,离开超市,回家,把睡着了的霍小樊送回房间。
手里紧紧拽着那包狗粮,康桥往着那处传来男孩女孩嬉闹声的场所走去。
不出意料的,穿着制服的保全人员拦住了她,开口,很平静说出“是霍莲溉梦依凑宜模绻恍诺幕澳憧梢宰约喝ノ仕!
保全人员在观察她数十秒之后让开身体,她从那道门廊下走过。
情况和那天在网球场时很像,被奶妈们带大的娇滴滴的奶娃们又在装模作样了,不过这次不是在玩网球,而是改玩遥控模型飞机。
模型飞机伴随着刺耳的噪音从康桥的头顶飞过。
足球场大小的场地铺满着草皮,中央位置有哥特式喷泉,数十位穿着飞行制服的男孩女孩站在草地上,他们手中拿着模型飞机的遥控器,在他们操作下的模型飞行组成了飞行队,沿着喷泉绕圈,你追我赶。
康桥很快就在那些人当中找到了霍莲浮
霍家的莲干僖残硎俏讼允舅退疾灰谎┑姆尚兄品峭粱粕模渌宦墒巧罾逗腿榘咨摹
往着那抹土黄色身影一步步走去,手里拽着的那包狗粮都要让她的指甲戳破了,拿着这个到这里来做什么呢,待会就知道了!
她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梳着马尾辫,戴着乳白色甜甜圈耳环的女孩手里操作的模型飞机被另外的飞机攻击,伴随着那女孩口中的“莲福任摇!狈苫毕咄拢趴登哦础
冷冷和迎面而来的飞机对视着,在飞机即将撞到她额头时手一扫,飞机改变飞行轨道从康桥头顶飞过,背后传来一声极为怪异的声响,再之后,有机械燃烧的难闻味道。
康桥没有回头,一直往着霍莲缸呷ァ
霍莲敢部吹剿耍谒囊簧诤畔履切┤送v共僮鳎讣菽p头苫灰煌t诓莸厣稀
那些人似乎嗅到了某种讯息,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看好戏的表情。
站在霍莲该媲埃罚锲鹗郑没袅缚辞宄掷锏亩鳎淅渌底牛骸澳闳眯》哉飧隽耍俊
霍莲傅谋硐置挥腥每登庞卸嘁馔猓阃罚锲拖袷且晃焕虾萌嗽诤团笥蚜奶欤骸笆堑模揖透》怨淮危滥歉鲂一锷像耍斐匙乓裕缓笪揖椭荒苈闼囊螅还铱擅挥写嬖谧呕敌难郏苏飧鑫一固氐卮虻缁叭プ裳歉嫠呶艺庵质且恢趾泻芨哂煞值慕】凳称罚匀颂逦藓Γ玫饺啡现笪也鸥缘模率狄仓っ髁耍颐羌业男》衷诨畋穆姨摹!
康桥闭上眼睛,让自己集中精神,让所有的力气来到指尖,她要一鼓作气完成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撕开那包狗粮,然后把整包狗粮塞进霍莲傅目谥校盟兆欤醋潘钦帕潮凰谥械慕】凳称费实寐惩ê臁
再然后,冲着他的那张脸喊:很好吃对吧?混蛋,那姐姐我就成全你,让你一次性吃个够,对了,如果对这种健康食品上瘾的话,我以后可以无限量提供,要多少有多少。
很好,力气都到达她的指尖了。
然后她听到他那句“姐姐。”
他在距离她很近很近的地方说着:“姐姐,让我来猜猜,接下来你也许会撕开那玩意,然后把那些东西塞进我的嘴里让我闭嘴。”
浅浅的笑声混合着笑容气息在她耳畔徘徊着:“我期待着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且我可以和你保证的是,我不会做任何的反抗。”
即使是闭着眼睛,康桥也可以想象出霍莲冈谒嫡饣笆钡谋砬椋孕拧18辉诤酰欠葑孕怕辉诤跚n∈撬矸菟璧摹
在沸腾的是血液,在苦苦挣扎的是理智,两者交汇着。
“我倒是很期待你在摄像头下的表演。”他的手指轻轻刮擦着她脸颊,很缓慢的往下:“剥开这层皮囊,这皮囊之下会不会隐藏着锋利的爪子?”
有人在窃窃私语着,窃窃的笑着。
沸腾的血在冷却,指尖像是被抽掉气的气体,这个房子的面积很大很大,甚至于她总是感觉到这个房子比她小时候生活的那个小村子还要大,可是,他们却被约束在那片小小的区域里,她的妈妈总是和她说,康桥,安静点,康桥安静点。
康桥,你要安静点!
睁开眼睛,垂下眼帘,艰难的说着:“霍莲福》芄裕浴竽懔耍灰阉!
“真无趣。”霍莲甘执铀臣沾孤洌衾涞
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在转淡转冷,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他的模型飞机去了,康桥伸手扯住霍莲傅囊滦洌羟埃骸澳悄闼狄趺囱呕崮憔醯糜腥ぃ遣皇悄憔醯糜腥ち四憔突岱殴》!
总得为她的小樊做点什么呀,她比他大十二岁,他什么也不懂,她拥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
她的话让霍莲缸防纯此
艰难的说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楚楚可怜,就像是倪海棠那样很无辜的模样:“起码现在不要去打扰小樊,他现在还小不是吗,他什么也不懂。”
她的话惹来他浅浅笑意:“这倒也是,的确他什么也不懂,吃掉了整包狗粮还乐呵呵的说莲父绺纾鞘鞘裁炊鳎乇鸷贸裕馊梦矣械阌裘啤!
康桥努力调整着呼吸:不要生气,康桥求你不要生气,现在你没有生气的资本。
“康桥。”霍莲冈俳兴
木然应答着。
“我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我可以和你保证你只要做了这件有趣的事情之后,我近阶段都不会去打扰那个小家伙。”霍莲刚饣八档糜欣衩布耍骸霸趺囱瓿烧饧腥さ氖虑槁穑俊
“好。”木然应答着。
霍莲傅哪p头苫悄侵衷谔焐暇褪欠苫搅怂锞捅涑梢豢钋彼y目钍剑登潘龅降氖窃诨袅腹娑u氖奔淅镒プn比胨械那彼В也荒艿够挂3肿耸朴琶溃庋帽阌谒呐笥衙俏蚍帧
霍莲赴亚彼x沤缛乩铮缛氐乃呒暗娇登诺慕磐洌却拧
那些人一看就是平日里头把戏耍人当乐子的主,有人模仿了发令枪声响,有人在充当计数器,若干的在提醒她要姿势优美,而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们则是捂着嘴娇笑着,笑声充满了幸灾乐祸,
不过,康桥没有让那些幸灾乐祸的笑声维持很久,小时候康桥就跟着外婆到池塘去抓鱼,她总是能抓到不少的鱼,每次抓得总是比外婆多,外婆形容说都是那些鱼往着她手里钻,其实,那都是她反应快,有些人有着与生俱来的感官优势。
在康桥眼里霍莲盖苯锏哪峭嬉舛淙慌艿每欤对恫患坝愕哪侵置羧瘢父龌睾现蟀樗孀拍切┤朔3鍪哪巧扒小敝校登抛プx四歉瞿p汀
她穿着白色的运动式外套站在水里,手里拿着的是他以为可以把她逗得团团转的新潮玩意,而且没有任何的一丝狼狈难堪,更没有频频摔倒,正因为这样他的朋友们都笑不出来,他也笑不出来。
霍莲妇醯盟胤考涞牡谝患虑榛崾前涯峭嬉舛嚼叭ァ
最靠近霍莲傅氖抢醋匀毡镜穆樯耸贝丝袒袅盖宄奶嚼醋杂谡馕蝗毡救瞬患友谑蔚拇5谒笥阎新樯亲钤缃崾.男生涯的人,十三岁零十个月就和女人上床了,想必,这位老兄又发.情了吧?想想也对,麻生固执的喜欢着那类瘦弱娇小腰看起来仿佛一折就断的女孩。
康桥,恰恰是那类型的女孩。
皱眉,侧过脸去,麻生是那种单眼皮小眼睛男生,可此时此刻霍莲该挥芯醯寐樯难劬π
看那双眼睛……
霍莲赣械阃诽郏饧一锓.情也不选择时间吗?真丢脸,顺着麻生的那双眼睛。
康桥正一步步的朝着他走来,赤着的脚踩在草地上,衣服被喷泉的洒水浸透,从头发衣服不时滴落下着水滴,目光从她的脚往上,墨蓝色的运动长裤半卷着裤管,一只高一只低的,高的一只到达了膝盖,膝盖下是均匀的小腿,在蓝天绿草地的映衬下白得刺眼。
微微敛起眉头,再往上一点,嗯,符合了麻生的审美观,腰一看仿佛一折就断似的,麻生那个下流胚子曾经不仅一次说过那样的话:腰细的女孩子其实最有劲头,特别是坐着做的时候,手掌握住对方的腰,那么一握,好比枢纽精准找到活塞,那感觉无与伦比,如果这位腰细的小美人再配有一头直长发就更美妙了,又直又长的头发随着腰肢摆动,美好得就像深海里散开的水藻。
康桥也有直长发,想到这里霍莲该纪酚志劢粢坏悖抗庠偻稀
刚刚穿在她身上那件大得就像是麻袋的运动服此时此刻服服帖帖贴在她身上,目光停留在某一个地方。
那一个瞬间,霍莲父芯醯讲痪弥澳p头苫3隼吹脑胍舴路鹩肿杲亩淅铮宋耍宋说摹
持续的声音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深深呼出一口气,别开脸,耳朵里持续的噪音没有了,心里松下了一口气,她已经站停在他面前。
瞅着她,那双平日里头总是呆呆的就像是傻子一样的眼眸一反常态,宛如被注入灵魂一般,让他在那个瞬间忘了要怎么去骂人。
伸手。
她把模型飞机递到他面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