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院前的一天,康桥见到了韩棕。
韩棕是那种会定时剪头发、把自己胡子剃得干干净净、西裤绝对不会配一双球鞋的男人,而这个上午站在康桥面前的韩棕一反常态,他看起来更像是在赌场泡了几天几夜输光所有身家的赌徒,胡子一看就有好几天没有休剪,衬衫皱得就像是咸菜。
几个月前从新加坡飞文莱的班机因天气因素坠落入太平洋,一个月之后新加坡联合文莱政府发表共同声明:在这场坠机事故中七十四名乘客无人生还。
在这七十四名乘客当中就有即将和自己男友完成订婚仪式的年轻女孩,该名年轻女孩的名字就叫做金宝茹。
韩棕的家族从事物流,毕业之后的韩棕被安排接管韩家在文莱的产业,在新加坡完成学业之后金宝茹决定追随韩棕在文莱发展,韩棕连求婚都完成了,就差一场订婚仪式了,订婚就被安排在礼拜天,而空难就发生在礼拜五。
当时当康桥在空难名单中看到金宝茹的名字时,曾经尝试过联系韩棕,但好几次他的电话都处于关机状态。
很明显,现在的韩棕依然还沉浸在那场空难所带来的悲伤当中,这样一来导致于康桥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些什么话来安慰他。
韩棕和金宝茹十一岁认识,十七岁确定男女朋友关系,他们早已经认定彼此为生命中的伴侣。
带来的水果篮放在了一边,简短的问候之后韩棕再也没有说话,他就看着她的腿发呆,于是康桥说:“它看起来就像是一根大萝卜对吧,还是那种泡坏的白萝卜。”
这话说得有多蹩脚康桥是知道的,可韩棕还是勉强挤出了笑容,他似乎从某一场长梦中醒来:“要不要我给你倒杯水?”
康桥点头。
韩棕没有给康桥倒水,倒是把水杯摔碎了。
那一个上午的事情让康桥印象深刻,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一个男人哭得一脸眼泪一脸鼻涕的,那个掉落在地上的水杯好像一下子摧毁了韩棕最后的防线,他把脸埋在盖在康桥身上的毛毯上,用极具隐忍的声音说出“我现在还无法接受她离开我这样的事实,接受不了……”
全世界都在和我说她(他)不在了,唯独我不相信,不想去相信,这种感觉康桥在十二岁就懂了。
最终,康桥说出了很多人会说的话,她和韩棕说“可她真的离开你了,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
离开病房前韩棕看了看他身上皱巴巴的衬衫微微皱眉,那件衬衫是金宝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指着那件衬衫康桥和韩棕说:“熨一熨就没事了,它还是那件衬衫。”
韩棕深深的看着她,笑了笑,这次笑容没有勉强:“其实,康桥,你一点也不笨,也许你还很聪明呢。”
但凡和霍家有交情的或多或少都知道,那位“倪小姐”带来的那个拖油瓶在性格这方面和她一点也不像,没有她妈妈那股精明劲。
康桥出院是在六月中下旬,距离那个礼拜三也不过是半个多月的时间,而那个礼拜三发生的所连带出来的导致康桥错过了几科期末考。
出院之后康桥忙着补考和小腿康复训练,等她考完试,等她的腿恢复到可以不用倚靠支架走路时已经是七月了,悠长的夏日假期开始了。
七月初,闲暇的午后,康桥看到了这么一幕:白色的阿拉伯式四角亭里,霍莲缸牛芩贪舱咀牛芩贪彩掷锬米沤坛撸坛咭幌乱幌禄鞔蛟诨袅该媲暗氖楸旧希飧鍪焙蚩登挪畔肫鹬芩贪哺袅覆瓜爸形恼饧虑椤
远远看着,是周颂安占据上风,到底周颂安是使用什么样的方法让那么难缠的莲干僖怨宰谀抢锾难担登庞械愫闷妗
就是那点好奇心让康桥一步一步往着四角亭方向靠近,她就打算去瞧一眼,鞋轻轻踩在草地上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来,借助着随处可见绿色植物的掩护停在四角亭的一角。
四角亭里还有穿着制服的佣人,那位佣人应该是负责点香提供茶水的,四角亭里应有尽有,那光景有点像古代皇子们上课的排场。
很快的,康桥弄清楚为什么霍莲富峁怨缘奶芩贪驳难担Ω檬羌苫淠切以谒慕峭ぶ醒氲牡缱悠聊唬袅傅囊腹强槠聊辉诩嗫巍
如果说还有治得了霍莲傅娜耍敲淳偷锰崦袅傅囊衾弦邮悄侵趾苎辖魃头7置鞯娜耍侵钟肷憷吹耐鲜沟没袅负苄【团滤∈焙虻哪侵肿纯鲆惭有较衷凇
霍莲妇褪窃诨衾弦拥亩卮僦驴佳榉ǎe形模6恍┖椭谢幕泄氐拇忱褚恰
这会,四角亭里传出霍莲盖孔罢蚨u纳簦选傲璩俊焙汀傲璩佟惫榻嵛宕剩宜股酚衅涫碌囊昧璩僭炀洌何叶┖昧璩偈奔涞哪种樱员阌谖铱梢宰际笔湛辞蛉
听到这里康桥已经忍俊不禁,要是莲干僖懒璩僬嬲室澹恢阑岵换嶂碧牛家伊嘶乖趺词湛辞蛉
由”凌迟”联想到“谢谢您的睾.丸,味道棒极了。”康桥一不小心的就让笑声从嘴边溜了出来。
糟糕了,康桥捂住嘴。
这是午后时间,周遭很安静,笑完之后康桥听到那声“是谁?”
说这话的是那位佣人,而且他正往着康桥这边走来,想躲已经来不及了,最终,康桥只能硬着头皮拨开遮挡住自己的芭蕉叶子。
康桥尴尬的站在那里,霍莲敢廊晃种林暗淖耸疲粲谒凵袼锍隼吹男绰恕澳闼蓝恕!
“她刚刚是在笑吗?”霍莲肝誓俏挥度说模玫接度说目隙ㄖ笏迅樵谒媲暗氖橥频揭槐撸雀樵谧雷由希硖逋罂浚e鸥觳玻骸八悼纯矗崭漳愣荚谛π┦裁矗俊
康桥自然不能把笑的原因告诉他,对付霍莲缸钣行y姆椒褪前簿玻裁匆膊凰担茸潘约壕醯妹蝗ぁ
“幸灾乐祸,这样就幸灾乐祸上了?听说你小时候是在那种只有一百来户的小村子长大,据说从那种地方的人出来都有种小家子气,你也不例外。”
康桥依然闭着嘴。
“真是一块闷木头。”霍莲钢遄琶纪贰
这个下午霍莲副荒俏簧荡蟾隹谥小岸省焙汀靶稳荽省迸梦薇鹊姆吃辏唬词姑挥姓庑岸省焙汀靶稳荽省彼卜吃辏切┓吃昀丛从诓痪们暗哪歉鲆雇怼
一个他很不愿意去回忆的夜晚。
偏偏,那个就像木头一样干巴巴的女人出现在这样的时刻,如他所料的那样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
一如既往的装死。
“刚刚不是在笑吗?现在怎么就像是哑巴似的?还有,你有偷窥癖吗?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让人有多反感?”霍莲缸炖锼底叛劬β湓诹俗烂嫔系氖楸旧稀
他在考虑要不要用这本书扔那块木头一下,看她还会不会装死。
扔向那块木头的书被半路劫走,劫走书的就是那个叫做周颂安的傻大个。
目光朝着周颂安,冷冷说着:“周老师,刚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她打扰到我的学习了。”
“你弄错了,她是我让她来的。”周颂安一边说着一边把操劫到的书放回原地。
“你们认识?”这倒是霍莲该挥邢氲降模嫡饣笆钡纳艟拖袷俏逑咂字忻挥芯魏喂珊鋈黄鹄吹哪歉龈咭簦回#潭
离开四角亭,往前走,跟在他身后的佣人在喋喋不休的说着“莲干僖纳硖迥睦锊皇娣耍啃璨灰掖虻缁叭靡缴矗故峭ㄖ幌乱芗遥俊
嗯,刚刚他以身体不舒服为由结束了补习。
很明显那个傻大个是在包庇那块木头,傻大个居然和那块木头认识,而且看着还很熟悉的样子,此时此刻霍莲感睦镆荚加幸恢直黄燮话邓愕母芯酢
站停,对着那个还在喋喋不休的佣人“离我远点。”
佣人一呆,然后后退几步。
这个蠢货,霍莲竿鲁鲆豢谄骸拔梗宜道胛以兜愕囊馑季褪枪觯卸嘣豆龆嘣叮砩稀!
那位在经过短暂的愣神之后,终于,明白了过来,转过身,跑得比兔子还快。
耳根终于清静了,再走几步,停顿,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态霍莲富赝咨乃慕峭だ铮且荒幸慌乖谀抢铮械母叽螅慕啃
那个画面扯出了久远以前的模糊画面,金色的落日余晖下,马路边,身材高大的男孩正在给身材娇小的女孩吹沙。
霍莲感a似鹄矗础
原来是这样,那时那位高大的男孩就是周颂安。
让他想想,那时的康桥是几岁来着?十五?十六?十七?现在看来,他要对那块木头刮目相看了。
看来康桥是遗传她妈妈的特殊才艺,小小年纪就勾引男人玩弄感情,说不定,她的手段比她妈妈还要厉害,还要善于伪装。
一定是那样,不然怎么会有那个莫名其妙的晚上。
又,又!
霍莲付急荒歉鐾砩细惩噶耍歉龃笥昱杵玫耐砩纤氐椒考洌缓笤诤笾缶踔兄懒嗽抛潘欢问奔涞哪歉雒狻
那总是出现在他模糊意识里,顶住他胸前那软绵绵的两团球形物体是什么了。
该死的,那样干巴巴的身材胸部居然不小,这个认知让霍莲改歉鐾砩细傻勺叛劬Φ皆缟希诱馓炱鹚词裁词虑槎疾凰逞邸
很明显,康桥就是那位始作俑者。
死定了,你,不是叫你乖乖的吗?不是叫你不要惹事吗?
霍莲阜6乃欢t嚎登拍遣阈槲钡奈弊埃拖衿苹档裟切┧床凰逞鄣氖挛铮嘈牛侥歉鍪焙蛩涂梢园谕涯切┠涿畹姆衬樟恕
在这方面,霍莲赣芯椋咚晔蓖馄糯ゲ渭优笥焉栈幔丈夏俏淮怕杪枨资直嘀拿弊拥陌兹撕19尤盟醋藕懿凰逞郏笏米吣歉龊19拥拿弊樱籽劭醋藕焐氖止っ弊颖荒羌抑魅说睦枪匪旱妹婺磕:笏氐缴栈嵯殖
头上没有了帽子表情沮丧的白人孩子看起来顺眼多了,他心情愉快的把手里的蛋糕给了那个孩子。
沿着那片无忧树一直往里面走,一直走,拨开那道修剪得整整齐齐的绿色屏障就到了康桥秘密乐园。
隔着那道绿色屏障宛如两个世界,屏障里的世界美轮美奂那是霍家的园林,屏障外的世界杂草丛生那是康桥的秘密乐园。
这两个世界都在同一片粉白色围墙里。
关于康桥的秘密乐园是她十五岁事无意间发现的,她每个礼拜天都会来这里耗上一两个小时,有时候什么就不干躺在草地上睡觉,有时候呆望着天空发呆,有时候听摇滚音乐,有时候看书。
偶尔康桥曾经听霍家的老佣人提起这里,据说这里曾经是霍老先生的妹妹童年时代的乐园。
妹妹叫霍彤,那是一个夭折的小生命,霍家人对于她的死忌讳莫深,随着霍彤的死这片乐园刻意被荒废。
现在,康桥把周颂安带到她的秘密乐园里,所有所有的都很自然,她让她的朋友分享了属于她为数不多的秘密。
她和他躺在草地上,最初她就躺在他的臂弯下,七月的天空湛蓝,蓝天下她开始絮絮叨叨和他说一些话。
大片大片的植物引来飞鸟,飞鸟成群结队低空飞过,她的目光追逐着飞鸟的身影,然后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头搁在周颂安的臂弯上。
周颂安的臂弯真舒服,舒服的眯起了眼睛继续讲,讲着,讲着……一个声音打断了她。
“康桥,你还看黄.书?”
康桥一愣,她怎么也把她在这里看黄.书的事情告诉周颂安了?狡辩着:“我同学十二、三岁就看了,我留到十六岁才看,我同学在说起一些书的名字时神神叨叨的,这让我有点好奇。”
“那些好看吗?”周颂安问她。
呃……
声音小了点:“最初看的时候还不错,可看了几本之后觉得不好看了,套路都一样,然后我就把那些书扔了。”
细听那个声音还带着小小的牢骚,就仿佛在埋怨那些写黄书的人不懂得创新,周颂安还真的从来就没有想过康桥会看黄色小书。
环顾周遭,想象着她第一次把那种黄色小书带到这里来的模样:鬼鬼祟祟环顾四周,找了一个地方翻开那些书页,书中大胆的描写让她脸红耳赤的。
她脸红耳赤的样子一定很可爱,周颂安想,这个念头一上来就让周颂安感觉到不对劲,他自然知道不对劲来自于哪里。
调整好呼吸,继续听她讲话,渐渐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渐渐的均匀的呼吸声取代了说话声。
她睡着了呢。
周颂安松了一口气,下意识想去看她睡着时的模样,眼睛往下,然后,他就看到属于她胸前高高耸起的部位。
高高耸起的地方裹在白色真丝衬衫下,美好,朦胧秀气。
目光在那处停留约数秒钟之后,迅速别开。
真要命!好不容易调整好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