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昏昏沉沉的,康桥觉得自己现在也许是在打盹,打盹间她感觉有人在踢她,这么粗鲁的动作不用猜她就知道是谁,只是她懒得去应答她而已,走到这里她已经很累了,而且她还摔了几次跤,有一次摔得特别的厉害。
果然,那声没好气的“康桥”之后康桥证实了自己的猜想,这个人到底有完没完,康桥继续装死,确实她不想再去理会这个人,耗脑子。
那只手贴上她时康桥脑子越发昏沉了起来,昏昏沉沉中她觉得那只手搁的位置有点的不对劲。
真粗鲁,在那只手抓了那么一下之后,感觉到有那么一点点的疼,是一种很涩的疼痛,好像和别的疼痛不一样。
这种奇怪的疼痛到底来自于身体的那个部位呢?康桥在脑子里努力搜寻着。
下一秒!
意识全部回来了,睁开眼睛,蓝色的信号光线下,康桥辨认出属于霍莲甘指橹玫奈恢谩
“混蛋。”沙哑着嗓音,移动着手想起隔开落在自己胸部上的那只手。
她的那声“混蛋”让那只手迅速移开,康桥很清楚听到来自于霍莲缚谥械哪巧偷偷闹渎睢罢婊奁!
移动着的手转变成为往着他的脸砸去,康桥本以为她那一下肯定会把霍莲傅牧吃腋鱿“屠茫墒率瞪弦簿筒煌床谎鞯哪且幌拢挥邪胨苛ζ滞侨淮铀成洗孤洹
然后,他的手印上她的额头。
“你在发烧。”他和她说。
原来她在发烧啊,怪不得她没有一点的力气。
“起来。”他扯着她的头发:“马上和我回去。”
康桥一动也不动。
“你听到没有?”扯着她头发的手更大力了。
“我不回去,我要在这里等到天亮,等到天亮我要看海。”头往海的那边侧。
“我看你还没有等到天亮就翘辫子了。”霍莲杆底挪话埠眯牡幕啊
康桥没有再理会她,睁大着眼睛固执的往着海的那一边。
“你真不回去?”
“等到天亮我自己就回去。”康桥决定把这句话当成是天还没有亮之前对霍莲杆档淖詈笠痪浠啊
“木头!”莲干僖桓北黄牟磺岬挠锲
康桥紧紧闭着嘴,在心里考虑着她要不要再睡一会。
霍莲负孟癖凰妹黄2耍羝交海吻康魉诜8呱照庋氖虑椋登湃纹咀潘底牛罄此档搅诵》袅杆祷粜》11炙患丝薜每缮诵牧恕
嗯,小樊,小樊啊。
眼睛刺刺的,头侧回来,在时有时无的信号光线中瞅着霍莲浮
“康桥。”
“嗯。”
“和我一起回去好不好,如果你喜欢到这里看海的话我改天再陪你来,因为你忽然不见了霍小樊的眼睛都哭肿了。”
霍小樊的眼睛都哭肿了吗?想了想,康桥点了点头。
数分钟之后。
“还不走?”霍莲干粲种匦禄毓榱瞬淮竽头车难印
“霍莲福吹氖焙蛭医潘さ搅耍蚁胛沂亲卟涣恕!
“康桥,我警告你,不要和我耍花样,这次我不会上你的当,要走你自己走。”
再过去那么一小会时间。
“康桥,你休想让我背你回去。”霍莲钙艉羲底拧
雨后的夜很安静,大片大片的树木宛如被凝固住,有栖息在树上的鸟儿在拍打着翅膀,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
在这样安静的氛围里偶尔会冒出极为坏脾气的声音“康桥,我警告你,不要乱动,再动的话我们就变成两颗球,你要死自己去死,不要拉上我。”“木头,你太重了,你把我压得老态龙钟。”
此时此刻,康桥正趴在霍莲副成希钦谝徊揭徊降淖呦碌扑纠矗劬鸵猩狭耍谔交袅杆档哪蔷洹澳惆盐已沟美咸印笔笨登庞终隹搜劬Α
莲干僖乙贸捎锸腔艏矣度私蚪蚶值赖氖虑椋故且淮我裁挥刑剑袅冈谒媲八祷傲锏煤堋
这会,好像被她遇到了,康桥很好奇这个时候出现在霍莲缚谥械摹袄咸印钡降茁呒醋杂谀睦铩
她问他:“霍莲福愣杂诶咸邮呛沃纸獯穑俊
“腰被类似于钟这样重物压弯了,走路艰难的一种状态,你现在就是那个钟,是你让我变得老态龙钟。”莲干僖孕怕獯鹱拧
康桥裂开嘴笑,现在她有点明白霍家佣人为什么会拿着霍莲杆荡沓捎镎庋氖虑橐淮斡忠淮蔚乃盗恕
确实,有趣得很。
“康桥,你刚刚这是在笑?”霍莲干舸镒挪宦狻
“没有,我没有在笑。”康桥低声说着,一边说着一边嘴角继续扬起着。
“还有,康桥,你最好闭上你的嘴,你一说话身体就越重了。”
好,好,不说话。
终于,他们走完了通往灯塔的楼梯通道。
那条路差不多有一米宽,路两边种植得很整齐的树木,不时有雨珠从树上滚动下来落在康桥身上。
抬头,康桥望见了被两边树木所分裂出来的那弯天空,长长的,弯弯曲曲的,就像是老家的小河,安静幽深。
再细看时她发现河里好像沉淀着很多闪闪发亮的东西,那是星星呢,在着雨后的夜空尤为的闪亮。
真美啊,美得让她的心情变好了起来。
小时候,外婆常常和她说,天上的星星是穷人家孩子的钻石,以前她不相信,她觉得星星距离她太远了,她无法把它们抠下来换成零钱到杂货店去买汽水。
这会看,还真像,彼时间外婆和她说:等你长大了就会觉得像了。
怎么?她现在这是已经长大吗?
眼眶热热的,把头搁在那个肩膀上,看着那些闪闪发亮的钻石,说着“霍莲福憧矗泻芏嗪芏嗟淖晔!
她的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怅怅的,康桥又说了一句:“霍莲福娴挠泻芏嗪芏嘧晔恍牛憧础!
“闭嘴。”忍无可忍的声音:“康桥,我都到这里来找你了,而且,我都背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非得用这样的愚蠢战术来消耗我的体力吗?这是你对我实施的惩罚?是不是看着我越老态……”
“好,好……”康桥慌忙说,她可不想再一次从霍莲缚谥刑嚼嗨朴诶咸诱庋幕埃骸拔也凰祷埃冶vげ辉偎党鲆痪浠袄础!
她安静的趴在他背上,他一直往前走着,渐渐的,圈在他脖子上的手越来越无力了,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掉落下去似的,而他的喘气声也逐渐粗重了起来,那条路好像怎么也走不完似的。
第一次松开手时身体被他接住,她的身体烫得仿佛要燃烧起来,可从树木缝隙渗透进来的风又让她瑟瑟发抖着,冷而热。
耳边听到他和她说“木头,马上就要到了,我之前已经打电话给管家,他很快就会找到我们。”
那声“嗯”也不知道有没有发出来。
眼睛越发撑不开了,透过眯得小小的眼缝,康桥好像看到不远处有一条长长的火龙,耳边又听到霍莲杆怠翱吹矫挥校抢唇游颐橇恕!
“嗯。”
火龙越来越近了,依稀可以听到脚步声,很多很多的脚步声。
“木头。”
“嗯。”
真奇怪,干嘛应答得这么的自然。
“你要记住,在塔台上发生的事情你一个字也不许说出去。”他又拿起莲干僖挠锲孀拧
灯塔上的事情,原来……康桥艰难的咧了咧嘴,莲干僖鹿怼
脚步近了,近了,其中康桥还听到倪海棠的声音,在哪儿叫着“康桥,康桥。”
努力睁开眼睛,然后康桥就看到了大片大片的火光,在那些火光中她看到了倪海棠,她就走在最前面,朝着她跑过来。
康桥第一次见到自己妈妈以那么一种形象出现在公共场合上,披头散发,肿着一张脸,然后那张发肿的脸猛的往着她凑,嘴巴朝着她一阵猛啃,哭得稀里哗啦的,嘴里说着“康桥,是妈妈不好,是妈妈的错。”
她的妈妈啊,也知道害怕了。
倪海棠的话让康桥脑子晕得更加厉害了,昏昏沉沉中她被接离了霍莲傅谋常蟠┳虐咨品娜税阉系<堋
她被围在熊熊的火光中,在熊熊火光中康桥看到一些她熟悉的面孔:平日里头不待见她们的霍家保安们,姚管家,在电视出镜率很高的斯里巴加湾市警长。
除此之外还有穿着制服的治安警察,一些热心民众,还有穿着皇室制服的警卫队。
目光一一沿着那些人的脸孔,最终落在了=霍莲噶成希殴芗腋拿海涣秤裘频哪q
康桥猜霍莲傅挠裘朴Ω檬钦饷吹姑沟氖虑樵趺锤龅搅耍菟邓吹秸饫锸鄙止熬椭挥幸幻蛋嗟墓ぷ魅嗽保ぷ魅嗽本椭桓峁┝怂娜ゴΓ谑撬坏貌蛔约阂桓鋈死吹降扑
老态龙钟?康桥想起来就想笑,微微勾起的嘴角在看清站在霍莲副澈蟮母叽笊碛笆笔兆x恕
周颂安也来了,在火光中一张脸写满了焦虑担忧。
裂开嘴,康桥想说周颂安我没事,最终那声周颂安没有叫出口,脑子一黑。
看着她,那个平日里头总是沉默寡言的女孩宛如众星捧月,周颂安第一次感觉到了那种由阶梯形成的隔阂,即使这个女孩一直不被宠爱。
短短几个小时里,整个斯里巴加湾被翻了一个底朝天,电子媒体,警察局,霍家派出的保安,皇室提供的资源,这些资源包括那些人手中拿着的数百只运动会火炬,还有若干资深的搜山队伍,而这些就仅仅来自于那个年仅十五岁叫做霍莲傅纳倌甑囊煌u缁啊
这是周颂安第一次见到霍莲福谝谎奂剿撬匙潘陌墓媚铩
是的,心爱的姑娘,所有模糊的,不确定因素在这个瞬间无比清晰起来,周颂安喜欢康桥。
在康桥不见了的这几个小时里他的心就一直在揪着,想念,牵挂,煎熬,如果这都不算喜欢那什么才叫喜欢。
她终于发现了他,扬起嘴角想对她笑,他想回以微笑,可没有等他完全笑开她就闭上了眼睛,载着她的救护车远去。
他依然和那些人站在原地,数百只火炬燃起的熊熊篝火把这片森林烘托得十分的原始,美少年背着身材瘦小的少女在森林星光火光的烘托下宛如漫画人物,被定额,被烙印在脑海中,怎么也挥之不去。
现在,那位美少年已经坐在白色劳斯莱斯上,从车窗印出来的侧脸漂亮得就像是艺术品,这个时候,周颂安在心里没有来由的庆幸着:幸好康桥是讨厌霍莲傅模登盘盅峄袅钢芩贪彩侵赖模词顾凰怠
那一觉也许是很长很长时间,也许是一个眨眼之间,睁开眼睛,周遭一切事物沉浸在纯白色当中,射过来的日光极为刺眼,下意识间康桥闭上眼睛,头还是重重的以至于太过于强烈的光线让她有点作呕。
从散发的消毒水味道中康桥判断出她现在应该在医院房间里。
有脚步声移动着,不轻也不重,之后康桥听到拉窗帘的声音,落在眼皮上的光线好像没有那么强烈了,康桥睁开眼睛。
数秒之后,康桥这才确定眼前的人就是霍莲福袅冈谡饫锔墒裁矗
没有等康桥把话问出口。
霍莲赶扔谒翱冢
“没有患难见真情这回事,我还是我,你还是我所讨厌的女人的女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