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早上,康桥站在倪海棠房间门口,她在这里已经站了很长一段时间,即将敲门的手再次落下,康桥不知道如何和倪海棠讲发生在昨天上午的事情。
她一定会骂她吧,一定又会说她笨吧?说她为什么不想办法逃出来,不仅这样她一定会说“康桥,这次我被你害死了。”“康桥我花在你身上的钱白花了。”
最终,康桥还是没有敲开倪海棠房间门,在她心里真的觉得发生在昨天下午的事情怎么想都不像是真的发生过。
也许是她做的噩梦,又也许是一些闲着没事情做的人弄的恶作剧,康桥一床就翻报纸,浏览电子门户网站,她没有在任何一家媒体上看到关于发生在昨天下午的事情。
浑浑噩噩的过去一天,直到晚上一切还是风平浪静。
晚餐时间,倪海棠忽然问了康桥这么一句“你昨天下午去哪里了?”
刀叉搁回碟子,放在餐桌桌面上手在微微发抖着。
“你的老师打电话告诉我你昨天下午没去上课。”
康桥低声应到:“我昨天有点不舒服,就留在宿舍休息。”
“嗯。”倪海棠一贯保持着对她说出的话百分之百信任:“以后在饮食方面注意一点,外面的东西不要乱吃。”
“好的。”康桥从座位上站起来。
“康桥。”
康桥只能停下脚步。
“礼拜天下午把时间空出来,妈妈带你去做头发。”
康桥呆望着倪海棠。
倪海棠又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把发尾弄一弄会让你那张脸看起来不会那么呆板,卷发会让女孩子们看起来妩媚一些,相信到时候kevin一定会喜欢的。”
kevin?这个时候康桥才想起kevin这个人,说下礼拜一会来看她的kevin,他们昨晚还通过电话来着,在电话里kevin说了些什么康桥基本上记不住,但用脚趾头都猜到他一定在电话里表达着这次见面的期待。
那真是一个偏执到奇怪的人,就因为她不像他所认识的女孩子们一样不滥交就认定她,甚至于他们相处也不过是数十天左右时间,他凭什么一个劲儿的表达他对她滔滔不绝的欣赏之情。
这个世界上循规蹈矩的女孩子多的是,不是吗?
“康桥!”倪海棠骤然提高的声音分贝下意识让康桥的心抖了一下:“我刚刚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定住心神,用和平常无二的语气:“好的,妈妈,我会把周日的时间空出来的。”
倪海棠的脸柔和了些许,又开始说起那句口头禅:“妈妈这都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千篇一律的回答。
脚刚刚想迈出,又被倪海棠的那句“康桥”硬生生拉回来。
“康桥,不要和周颂安走得太近,和那样的人在一起没有前途。”倪海棠理所当然的语气:“不过,适当的保持一点点联系还是好的,看得出来姚管家很疼爱他。”
这是康桥第一次从倪海棠口中听到周颂安的名字,康桥很讨厌从倪海棠口中说出周颂安这个名字。
“我和颂安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康桥说着:“也不要把你的想法套在别人身上。”
也许是她的语气不像是平常那般唯唯诺诺让倪海棠产生了不习惯,她微微皱起眉头,眼眸底下已经在赤.裸裸的传达着不满意了。
没有去理会倪海棠康桥别开脸。
“康桥,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这次康桥没有停下脚步,而且她在加快着脚步,很快的,她把倪海棠的声音远远甩到身后,直至消失不见。
是夜,做完作业之后,康桥再次来到霍莲缸〉牡胤剑刈潘郧胺11值哪翘趼罚刈琶跋绽衷啊10蠡ㄔ啊3だ取9t诨袅阜考涿趴凇
霍莲阜考涞苹沽磷牛裉炜登藕鸵芗掖蛱艘幌拢芗腋嫠呖登耪庖惶旎袅敢恢贝粼诜考淅铮陨硖宀皇娣纱蚍17思父隼凑宜娴呐笥选
身体不舒服?是在害怕吧?平日里头霍莲缚雌鹄匆桓笔裁炊疾慌拢裁炊疾辉诤醯难樱庥龅侥茄氖虑橛Ω靡不岷e掳桑勘暇鼓昙桶谠谀抢铩
最终,在迟疑许久之后康桥还是选择敲响霍莲傅姆考涿牛沃笤谀巧敖矗琶凰敝锌登糯蚩考涿拧
这是康桥第二次进入这个房间,房间和她第一次来的时候差不多,墙上的那副字画还在,热带鱼也在,只不在铺在房间中央的地毯上多了一辆法拉利模型车。
霍莲傅姆考浜艽螅灾劣诳登帕牧思溉姑挥姓业交袅浮
“霍莲浮!蔽弈沃驴登胖荒芸凇
浅浅的笑声来自于头顶。
两米高的书架把钢琴和游戏区隔开着,书架旁边摆放着别致的梯子,霍莲刚驹谔葑由暇痈吡傧碌目醋潘掷锬米攀椤
“你白长了一双大眼睛。”说话语气带着一贯的嘲讽,细听那嘲讽的语气又比平常多了点什么。
是什么康桥没有仔细去想,听到霍莲傅乃祷坝锲登判睦锼闪艘豢谄孟衩挥惺艿阶蛱旆5氖虑榈挠跋臁
呐呐的站在那里,见到霍莲刚谙绿葑樱登磐耙徊剑斐鍪窒氚锩庸袅甘稚系氖椋葑佑械阈
霍莲覆19挥邪咽榻坏剿稚希覆街笏驹谒媲埃抗饴湓谒派希迤鹈纪罚骸澳悴鹊轿业牡靥毫恕!
低头,康桥看到自己的脚正踩在钢琴的地毯上,庆幸的是进入房间时她换上了拖鞋,脚从地毯上离开。
“我讨厌别人碰我的东西。”霍莲赣锲佣瘢秃孟袼崭盏哪且唤庞卸嗝吹淖锎蠖窦谎
“对不起。”呐呐说着:“下次,我会注意一点。”
“你还想有下次?”嫌恶的声音又转换为嘲讽,霍莲赴咽楸г诨忱铮骸罢饷赐碚椅矣惺裁词虑椋俊
按照来时想的那样康桥开始了第一句开场白:“姚管家说你身体不舒服。”
“这样的话你也信?”
部分头发遮盖在了他的额头上,绒绒的在暖色系灯光折射下使得他看起来少了几分平日里头的高高在上,只是那张脸的脸部表情依然维持着一贯的冷色调,康桥无法从眼前的这张脸上判断出任何的心情。
不过,都没有关系。
“霍莲福挥玫p摹惫钠鹩缕党龅诙渥急负玫幕埃骸耙坏┳蛱煜挛绲氖虑榧u幕埃桓摇!
“交给你?”霍莲柑袅颂裘纪贰
重重点头,康桥讲出第三句准备好的话,也是她觉得最为难讲出口的话,她尽量把说话语气放得慢一些,好便于霍莲柑宄幕埃庋幕八娴拿挥杏缕僦馗匆槐椤
一字一句:“我会告诉那些人,是我的错,是我勾引你。”
说完这句话之后康桥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霍莲傅纳砀咭丫叱鏊畈欢嘁桓鐾罚浩鹆晨醋潘谒闹室傻哪抗庀录绦底牛
“那个时候,因为我妈妈的事情我说过要报答你。”
康桥把准备好的最后一句话也说了出来。
“所以……”拉长着声音霍莲干硖逦109潘獗呖拷氪棺叛哿背蜃潘骸澳愀崭帐窃诟嫠呶遥愕男形且恢直u鳎俊
康桥再次点头。
“我怎么觉得就像是在看老土的电视剧一样。”霍莲感a似鹄矗θ莨蠢粘隼吹钠4蛟谒成希骸拔腋久挥心羌虑榉旁谛纳稀!
那件事情?是发生在昨天下午的那件事情吗?
就像是听到她心里的疑问一样,霍莲嘎掏趟底牛骸拔揖醯媚侵徊还且怀《褡骶纾液臀遗笥衙且蛭蘖呐级不崂匆怀≌嫒诵恪!
霍莲傅幕叭每登判睦镆幌伦忧缋柿似鹄矗袅甘且桓龃厦魅耍庋厦鞯娜怂党稣庋幕耙欢ㄓ幸谰莸摹
忘形中康桥手去抓霍莲傅氖郑镂蘼状危骸拔乙簿醯媚鞘且怀《褡骶纾改鞘且怀《褡骶纾袅福且欢ㄊ且怀《褡骶缍园桑园桑俊
他又皱眉了。
对了,霍莲杆邓盅岜鹑伺鏊登呕琶λ煽约旱氖郑拍诺暮笸艘徊剑突袅副3殖隽耸实钡木嗬搿
呐呐间冷不防听到霍莲傅哪巧澳就贰!
那声线友好极了,心情得到充分放松的康桥就那样用着一种极为自然的语气应答出“嗯。”
“木头。”“嗯。”
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应答出那声之后康桥也只能假装没有去在意,假装没有去在意就表现在她做出一种很认真的表情在打量着书架。
目光从书架游离在了钢琴上,德国原装进口珍藏版的施坦威钢琴,钢琴支架采用纯水晶制作,在光线的衬托下看起来很梦幻。
“木头,我发现一件事情,你的嘴唇很柔软。”
那时康桥的目光正好落在钢琴的黑白键上,霍莲傅幕巴鹑缬腥擞檬种刂氐脑以谇偌稀
被退到肩膀下的衬衫,电视画面上交缠的颈部,紧紧贴在一起的身体,黏腻腻的汗水,以及紧紧贴在一起的唇瓣,这些被刻意忘掉的画面再一次卷土重来。
慌张,羞愧,说不清道不明。
目光不敢再到处乱放,盯着自己的脚假装没有听到霍莲父崭账档幕埃登畔胨丫阉胨档幕八低炅耍衷谒Ω美肟飧龇考洹
盯着自己的脚康桥低声说了一句:“霍莲福业没厝チ恕!
“好。”
低着头往着房间走,拖鞋放回原处换上自己的鞋,看了挂在墙上的《再别康桥》一眼,白底黑字,笔触柔和得让她的一颗心融融的,仿佛又闻到了咸咸海风的味道。
站停,康桥没有回头。
“万一……霍莲福沂撬低蛞唬蛞环5瞬缓玫氖虑榈幕埃亲∥腋崭账档幕埃切┗岸际钦嫘牡摹!
“好。”
那就好。
手触到房间门把时,康桥听到霍莲肝仕骸疤kevin过几天会来?”
没有回应,康桥打开房间门。
“我猜你妈妈一定对这次kevin的到来充满期待?”
康桥打开房间门,沿着来时的路回到自己房间,打开衣柜想拿睡衣换时她又看到那件做工精致的礼服。
据说这是某品牌最新推出的“红粉系列”倪海棠让她礼拜一一定要穿上这个,而且为了这个礼拜一倪海棠还亲自打电话到学校给她请假。
周五早上霍莲负退呐笥殉龊hチ耍菟档玫街苋胀砩喜呕峄乩矗鼓唤盗偈笨登诺纳窬妓尚噶讼吕矗庖惶欤裁词虑槎济挥蟹5
她开始趋向于霍莲改侵炙捣ǎ5谥苋挛绲氖虑橹皇且怀∧承┤艘皇毙似鸬亩褡骶缍选
周六康桥和往常一样来到礼仪学院,只是她没有和平常一样上完所有课程,上完下午第一节课之后康桥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早退。
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走着她就来到周颂安住的地方,这片区域住的大多都是来到斯里巴加湾市谋生的外来人口,零乱和随处可见的便利店就是这里的特色,挂着韩国国旗的便利店就代表着店主为韩国人,挂着新加坡国旗的店主就是新加坡人。
挂着马来国旗的便利店从这里看过去可以看到那种马来西亚的自制饮料,饮料装在透明的玻璃片里,颜色鲜艳,店主人家的孩子手里拿着的就是那种饮料,小女孩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
康桥想,那一定很好喝,进入了便利店。
付完钱饮料拿在手里,沿着吸管吸了第一口,便利店进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之中就有一个周颂安,周颂安和一位中年男人有说有笑的走进便利店,康桥背转过身去。
买了烟之后周颂安很快就和那位中年男人离开便利店,隐隐约约中康桥听到周颂安管那位中年男人叫“大伯父”。
沿着来时的路,眼睛直直的望着前方,颜色鲜艳的饮料康桥再也没有心思去研究味道是不是和童年时代想象中印有“coca cola”汽水一样。
这个下午,康桥意识到一件事情,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属于各自的生活圈子,如她那么依赖着的周颂安也一样。
看来,她以后要一点一点的减少对周颂安的依赖了,本来这个下午她是想找周颂安诉苦来着。
“周颂安,即将来临的礼拜一让我心里透不过气来。”“周颂安,我妈妈要把我打扮得像一个芭比娃娃。”“周颂安,变成芭比娃娃的我一定很可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