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五月末这个晚上的事情用倪海棠的话来说就是“借着酒疯我终于把那件一直想干的事情干了。”
这个晚上倪海棠都干了些什么呢,倪海棠在喝掉了一瓶烈酒之后跑到霍正楷前妻的画室,把那位的所有自画像都摔了个稀巴烂。
霍正楷的前妻名字叫做“林芝华”,在属于倪海棠的理解里林芝华是一个坏女人,死都死了还要留下那么多的自画像,分明是想向世人炫耀她的美貌。
倪海棠常常和康桥说“康桥,我要是死了,你一定要把我的照片统统烧光,我怕你和小樊看到我的照片会伤心。”
林芝华和倪海棠是分别住在两级的女人,如果林芝华住的地方是北极,那么倪海棠住的就是南极。
霍家主宅在这个凌晨灯火通明。
康桥是姚管家带进去的,她一直被霍家的保安挡在外面,走进那个金碧辉的房子时距离倪海棠打开林芝华的画室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时间。
霍正楷现在正在日本,电话打到他手机上时他让姚管家报警,报完警之后还搁下一句话“一切让莲咐创怼!
报警?莲福炕袅赣卸嗵盅崮吆l乃贾溃盟创恚恳芗一垢嫠呖登拧澳懵杪枵獯握娴陌鸦粝壬桥恕!
害怕吗?是的,很害怕。
跟在姚管家背后的康桥身体在瑟瑟发抖着,她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她甚至于想到倪海棠会坐牢,想到霍莲覆恢阑嵊檬裁醇说姆椒炊愿端穆杪琛
康桥还想着要不要给霍莲赶鹿颉
身体越过接到报警赶来的警察,霍家的保安人员,霍家的佣人们,茫然从那些人面前走过,康桥看到阿真了,阿真心里一定在偷笑对吧?
终于,康桥走到倪海棠面前。
那间被霍家人当成宝的画室此时此刻一片狼藉,画室光线比起外面幽暗了许多,画室里有两个人,一个站在窗前,一个跌坐在地板上。
站在窗前是霍莲福诘匕迳系氖悄吆l摹
管家把康桥带进画室之后离开。
背后那扇门轻轻被带上。
瑟瑟发抖的腿走向倪海棠,这还是康桥第一次见到自己妈妈这样,头发乱七八糟的,衣服也一样,浑身都是酒气,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鼻涕,眼神里带有着酒精催生出来的那种浑浊。
叫了一声“妈妈”康桥在倪海棠身边蹲了下来,脸往着光线较为充足的所在,倪海棠在辨认她呢。
“康桥?”她试探性叫了一声。
“是我,妈妈。”
很突然的倪海棠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里头带有着肆无忌惮的快活劲,她拉着康桥的手:“康桥,妈妈不是一直都在说,我迟早要把林……”
康桥慌忙捂住倪海棠的嘴,现在霍莲冈谡饫锬亍
倪海棠的手来掰康桥的手,醉得不省人事的人有一股蛮力,倪海棠的指甲把康桥手掐得生疼生疼,不能让霍莲父恕
那个少年一定不会允许自己母亲的名字出现在他一直看不起的女人口中。
紧紧捂住倪海棠的嘴,急急忙忙中嘴里模仿着外婆彼时间的说话语气:“嘘,乖乖的,闭上眼睛乖乖的睡觉,你听,外面都是风,台风就要来了。”
很小的时候,倪海棠一直很怕台风,海南的台风总是夹杂着雷电雨,把她们那个小小的房子吹得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随地会被卷到天空去。
台风来临的夜晚,外婆会让妈妈喝一点自己家酿的酒,然后柔声告诉着“嘘,乖乖的,闭上眼睛乖乖睡觉,你听,外面都是风,台风就要来了。”
外婆说那是妈妈最乖的时候,不闹不折腾,也不会乱埋怨别人家有的东西她们家都没有。
还真的是那样,很快,妈妈的头歪歪的倒在康桥怀里。
让已经睡着了的倪海棠靠在布垫上,康桥回头去,立于窗前的那个人影依然维持着她进来时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在幽暗的光线下霍莲缚雌鹄淳拖袷且痪叩裣瘢牧骋卧谝跤袄锟床磺灞砬椤
那样的霍莲副绕鹉歉鲎苁腔崴党龊芏嗪芏嗳盟芽啊20咽艿幕暗幕袅父每登判睦锞醯煤e隆
摸索着,康桥从地板上站起来,双脚重得就像山,一步一步迈向了霍莲福t谒媲啊
他没有说话,她不敢说话。
透过窗帘可以看到停在那里的警车一闪一闪的霓虹,来的时候康桥还从姚管家口中得知,倪海棠用酒瓶把霍家的一名保全人员砸得满头是血,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道。
鼓起勇气,康桥说到:“我妈妈只是喝多了,请你不要生气。”
没有应答。
说完话之后康桥才觉得自己的话听着极为不妥,想了想,康桥再说:“霍莲福俏衣杪璨缓谩!
回应康桥的依旧是大片的沉默。
“求你了,霍莲福灰媚切┚彀盐衣杪璐摺!
沉默——让人窒息般的沉默。
那沉默让康桥心里发慌,发慌间手去触碰霍莲傅氖郑登糯ヅ龅搅嘶袅副涞闹讣猓枘训拇雍砹锛烦觥
“霍莲福竽懔耍灰惴殴衣杪瑁阋易鍪裁词虑槲叶荚敢狻!
握在手里冰冷的手指终于动了,霍莲赋槌鏊氖郑砣ィ娑宰糯盎В靡恢旨骄驳挠锏魑食觯
“你真的会为你妈妈做任何事情?”
重重的点头,重重说出:“是的。”
“那要是我让你去杀人呢,我最近很讨厌一个人来着。”
沉默——康桥的手紧紧绞在一起。
许久,许久,低低说出“好”。
倪海棠是那种宁愿吞一百颗安眠药,也不要被戴上手铐的,要面子又臭美又虚荣的女人。
一直立在阴影处的人影终于移动了,转过头来,往前踏出一步,霍莲傅牧城迩宄某氏衷诠庀叽Γ粲谀钦帕车谋砬楹推饺绽锿访挥惺裁床畋穑模吒咴谏稀
看清楚霍莲傅谋砬椋登旁谛睦镄⌒〉乃上乱豢谄推匠r谎秃茫蔷秃谩
霍莲傅纳硖逦109扒悖登偶Σ蝗米约旱纳硖逄颖灸芡笸吮芸袅傅目拷
就那样直直的站立着,任凭着霍莲冈诠鄄熳约海登畔朐谒Υ鸪瞿蔷洹昂谩钡氖焙蛄成氡乇涑汕阆虬咨哪侵只摇
浅浅的笑容所勾勒出来的气息打在康桥的脸上,有让人毛骨悚然的意味。
“木头,你真好骗,就凭着你这副瘦巴巴的火柴身材就想胜任杀人的任务,到时候人杀不死反而会把我这个主谋供出来,这样的结果更糟糕。”
“我不会把你供出来的,相信我。”康桥说着,宛如壮士断腕般。
霍莲傅男θ菁由睿焓郑讣獬旁谒亩钔飞希骸澳就罚慊拐婵砂蚁肽懵杪杳簧傥愕谋磕源诽郯桑俊
“求你了,霍莲浮!痹诨袅钢鸾ゼ由畹男σ庵锌登乓豢判脑嚼丛匠痢
“看把你吓得脸都白了。”霍莲刚局鄙硖澹抗馔耪诤艉舸笏哪吆l囊簧ǎ担骸鞍涯懵杪璐厝ィ羲懒恕!
康桥一动也不动,眼睛一刻也不敢离开霍莲傅牧场
霍莲肝1017沧琶纪罚骸安灰欢湍媚隳撬烙阊劭醋盼遥腋崭账档幕澳忝惶穑堪涯懵杪璐厝ィ衣杪枳钐盅岷鹊米眭铬傅娜恕!
被霍莲刚饷匆凰担登判睦锔e铝耍涠抛齑剑炖锝凶拧盎袅浮笔衷僖淮蔚娜ゴヅ龌袅傅闹讣猓嚼偷南胍锍瞿谛牡陌蟆
刚刚一触及迅速被霍莲副芸袅冈俅伪涑闪嗣娉糯啊
手还僵在半空中,康桥呆呆的看着霍莲傅谋秤啊
也许过去很久,也许只是一眨眼功夫,康桥听到来自于霍莲杆党稣饷匆欢位啊
“回文莱之前,我外婆建议我把妈妈的画像处理掉,外婆说活着的人需要解脱,她建议我们为妈妈举行一次画展,把她所有的作品包括她的自画像拿到拍卖会去,作品所拍款项将以妈妈的名义捐给慈善机构,这些天我和我爸爸一直在考虑外婆说的话,外婆说的那些话我懂也明白,明白归明白可要做起来并不容易,你妈妈……”顿了顿:“你妈妈这么一闹,我和我爸爸以后就不需要为这件事情纠结了。”
康桥听不明白霍莲杆嫡庑┗暗囊馑肌
“笨。”霍莲冈谇崆崽酒骸案崭漳切┗暗囊馑际牵词构潭窳樱庋峁故强梢越邮艿摹!
康桥还是听不明白,鼓起勇气低声叫了一声“霍莲浮!
“真是有够蠢!”霍莲傅纳粢丫凶排ㄅu牟荒头沉耍骸拔业囊馑际侨媚愀峡彀涯懵杪枧撸饧虑槲也换嶙肪浚遥恍枰魏谓换惶跫!
康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还不快走!”
回过神来康桥往着倪海棠那边走去,走了几步又急急忙忙转过身,对着霍莲钙灯邓敌恍唬祷袅肝一峒亲〉摹
画室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的手指小心翼翼的去触摸着自己母亲那张支离破碎的脸。
在姚管家的帮忙下康桥把倪海棠带回房间,凌晨时间,站在房间门口,康桥拉住姚管家的衣襟,一切不言而喻。
由于多了周颂安这层关系,这位老者对康桥友善了很多,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康桥的肩膀:“我试看看能不能和莲杆狄幌拢业幕八喽嗌偕倩崽恍!
次日,姚管家带来了好消息,被倪海棠打伤的保安在今天清晨已经恢复知觉,他在霍家律师的劝阻下决定接受私下和解。
“律师是莲溉盟サ摹!币芗艺庋嫠呖登牛登呕故遣淮笙嘈诺难佑痔砹艘痪洌骸傲覆皇悄侵植唤怖淼暮19樱惺焙蛩乃枷氡瘸赡耆嘶估硇浴!
姚管家离开之后康桥还沉浸在不安之中,那种不安来自于画室那些支离破碎的支架、碎片。还有被镶在碎片里林芝华的脸,或断裂,或扭曲。
康桥都不知道平日里头跑几步嘴里就喊累,看起来总是一副弱不禁风的倪海棠那个时候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
在砸坏那些画的同时她也弄伤了自己,一双手伤痕累累。
中午,康桥给倪海棠手上的伤口涂完药之后她就醒了,那时康桥就坐在倪海棠床前,倪海棠的目光长时间留在手上的那些伤口上。
许久,许久——
“这下他肯定不会原谅我了。”倪海棠声音惨淡。
接下来的三天康桥都在兢兢业业中度过,霍正楷拒绝了倪海棠往他手机里打的任何一通电话。
这三天里,倪海棠就像是惊弓之鸟,哪怕一个电话铃响起都会让她脸色苍白,庆幸的是这三天并没有发生一些什么事情。
霍家的那位保安也出院了,他拿着律师给他的钱回家修养。
第四天,礼拜天早晨,在姚管家的帮助下康桥出现在平常霍莲冈缬蔚挠斡境乇撸醋呕袅竿鹑绶捎惆愕脑诶渡嫔侠蠢椿鼗刈拧
康桥站在太阳伞下,姚管家告诉她霍莲该看斡斡就曛蠖蓟崂吹教羯∠绿换嵋衾郑uu飧鍪奔涠问腔袅感那樽詈玫氖焙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