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康桥再回想起这一幕才明白其实倪海棠是绝顶聪明的人,她的聪明之处就在于她很好的扮演了一位急于上位的庸俗女人,让那个挺着大肚子住进霍家的女人在那个孩子心目中变成那样一种“你也不过如此,你这样的货色连给我妈妈提鞋都没有资格。”
第n次轻轻,悄悄的,偷偷的吐出一口气,在倪海棠一再叮嘱下她好像变得紧张了起来,垂着手站在倪海棠身边,倪海棠正在检查霍小樊的衣着有没有问题,小家伙今天穿了短袖衬衫配领结再配背带裤,小王子一样的。
反观倪海棠——
她的妈妈啊,今天戴上了最值钱的首饰,通身上下珠光宝气的,而且还涂着鲜艳的口红,康桥猜倪海棠之所以做这样的打扮大约想对霍莲副泶锍觯耗憧矗庑┒际怯媚忝羌业那虻模衔一ㄇ杉以谒哪恐谢褂杏蟹至康摹
此时此刻,康桥所站的位置是霍家通往主宅的正门位置,圆形的小块场地上有乳白色的太阳椅和太阳伞,他们三个站在太阳伞下,面前就是通往正门的必经之路,也就是说不久之后霍莲富岽诱饫镒吖窃谡饫锒颊玖艘恍┦奔淞恕
六月刺目的日光逐渐转淡,再转为金灿灿的黄,金灿灿的黄随着逐渐厚重的天色转为鹅蛋黄。
鹅蛋黄的日光把乳白色的太阳伞染成米白色的,缓缓开进描金花的大门的白色劳斯莱斯也被染成了米白色。
小段时间之后,汽车熄火声,关门声,姚管家激动的声音,还有逐渐清晰的脚步身让康桥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脚步身近了,近了,几乎要近在咫尺,也不知道是被什么驱动似的,康桥目光偷偷的去追寻那些脚步,她就想看一看,在她想象里头,能把《再别康桥》写得那么好的孩子一定是温润的,有礼貌的。
盛唐时期,造访中土的文莱使者带回来康定杜鹃,遍地开满的杜鹃花让这个位于赤道的南洋岛国有了小南国之称。
那个瞬间,康桥宛如透过胶卷在看一段南国往事,那时的黄昏日光有着属于外婆那个时代的韵味,老老的旧旧的,看得康桥有些出神,出神得忘了妈妈叮嘱她的话“要垂着头,不要东张西望。”
在老老的胶卷中,有陌上的少年,眉目精致如画,墨蓝色衬衫,卡其裤,朝着她走来,走近。
那真是漂亮的人,具体怎么样漂亮康桥形容不了,就觉得是那童年时代时摆放在杂货店印有“coca cola”汽水,充满着某种魔力和诱惑,让她总是忍不住的,偷偷的想多看一眼,再看一眼也是好的。
手背一疼,耳边听到妈妈“脸都给你丢尽了”,从那段南国往事解脱了出来,康桥低下头放好手。
倪海棠拉着霍小樊的手往左边移动几步,想了想,康桥也跟着移动了几步,然后她听到妈妈用一种良家妇女的声腔开口“回来了,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一定累了,回房间好好的洗一个热水澡。”
说完那些话之后妈妈又用很亲切的声音唤了一声“莲浮!
没有应答。
妈妈也不在乎,把霍小樊再扯近了一点点“莲福馐悄愕艿埽》旖懈绺纭!
这短短的数分钟时间里,一切就只是倪海棠的一场独角戏,气氛干冷尴尬,霍家的男主人霍小樊的爸爸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而想必霍家的佣人们已经在掩着嘴巴笑了。
在干冷的气氛中,那个最为无辜的孩童在母亲的催促下低低唤了一句“哥哥”。
没人回应他。
悄悄的,康桥伸出手,手搭在霍小樊的肩膀上。
姚管家用“小樊真乖”打了一个圆场,那一队人又移动了脚步,一个怯怯的声音响起“爸爸。”
霍正楷于霍小樊来说是陌生的,陌生到什么程度呢?陌生到需要康桥拿着霍正楷的照片一次次安慰那个孩子“小樊,你也有爸爸的,他就是你爸爸,只是爸爸特别忙,忙着给小樊赚钱买玩具。”
是不是那个瞬间,那个经过他面前的男人和相片里的男人重叠在了一起,然后那声“爸爸”很自然的来到那个孩子的脑海中。
霍小樊的那声“爸爸”再次让那些脚步停了下来。
康桥抬头,第一眼触及的是霍正楷那张淡淡的脸,顺着霍正楷的脸往下是霍莲傅牧常彩堑模诳醋呕粜》
霍莲缸旖俏1013锲穑覆骄屠吹搅嘶粜》媲埃109湎卵羟逋福骸跋胫牢椅愣甲急噶耸裁蠢裎锫穑俊
“想。”霍小樊老老实实的。
这个时候康桥才发现站在管家后面的佣人两手分别都提着行李箱,行李箱有数十个左右,霍莲冈谄渲械囊桓鲂欣钕湔页黾父銎恋陌昂小
包装盒依次分到霍小樊,倪海棠手上,最后的一个交到康桥手上,他站在她面前,身高居然比她还要高出约半个头,姚管家告诉康桥霍莲甘撬茄5挠斡狙∈郑笤际且蛭庋矍笆甑幕袅缚醋啪拖袷鞘逅辍
“我猜,你就是康桥。”霍莲缚醋潘旖怯凶盼105男σ狻
康桥点头,点头之后轻声说了一句“是的。”
霍莲赴丫坪焐陌昂薪坏娇登攀稚希媚侵趾茱斓目谄底牛骸lv下半年主打的少女系列,我想它应该很适合你,只是我不知道颜色挑对了没有。”
那个时候,康桥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排斥他们的人会特意为他们挑选礼物,后来,康桥才知道那是霍莲腹哂玫拿琶婀Ψ颍曰袅富崾艿交艏矣度嗣怯荡饔泻艽笤蚨祭醋杂谒崾章蛉诵模看位乩炊蓟岣艏疑现凉芗蚁碌矫盼来裎铮惶趺扑拷硪黄肯闼谒切┤死裎锸倍妓档孟袷撬偷囊谎涫的切├裎锒际俏袅复蚶砣粘i畹墓凸ぬ粞〉摹
搁在康桥手中的漂亮包装盒有点烫手,那个瞬间康桥觉得心里愧疚极了,之前她不仅一次把霍莲很想象成为那种仗势欺人的恶劣孩子,她甚至还想电死他的鱼。
跟在倪海棠身后康桥回到她们住的地方,很显然,倪海棠心情糟糕透了,一回家就踢掉高跟鞋,随之她把霍莲杆透亩鞫袄铮袅杆透吆l牡南蘖堪娴挠10氖椤
难怪倪海棠郁闷,虽然说倪海棠会说一些简单的英语,但也只限于说这方面上,倪海棠不认识英文,而且,那本书的作者是奥黛丽.赫本,那是世界上公认的有着美丽心灵的女人。
霍小樊在玩霍莲杆透谋湫谓鸶眨登耪驹谝槐叻4簦吆l某嘧沤旁诘靥荷侠蠢椿鼗刈咦牛膊恢览蠢椿鼗刈吡硕嗌俅危钪账诶扒巴a讼吕矗溲衿鹗椤
小心翼翼的把书放在房间最为显眼的地方,倪海棠来到康桥面前,直勾勾的看着她:“康桥,你是不是对霍莲赣泻酶校俊
康桥一呆,结结巴巴回答:“他在电话里和我说……说麻烦了,而且……而且,在他房间里……”
在倪海棠越聚越紧的眉头中康桥好像意会到什么:“妈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觉得他有礼貌,不是坏人,就这样而已。”
当真是这样而已,文莱位于热带,热带区有一个特点就是男女发育得一般比较早,十几岁就恋爱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康桥自然懂得那些。
也有男孩子对康桥表达好感,可康桥对于那方面的事情总是兴致缺缺,她总觉得自己心上的那个位置终年积雪,天空多蔚蓝,花开得有多灿烂都不关她的事。
“而且……”康桥说这话时有些尴尬:“而且,他是小樊的哥哥。”
即使康桥和霍莲该挥醒汗叵担伤侵屑涓糇庞涤泻涂登乓谎难涤滞庇涤凶藕突袅敢谎档幕粜》
霍小樊的存在就像是一条亲情纽带,这条纽带捆绑着伦常伦理。
倪海棠微微弯下腰看她,瞧着她眼睛几秒之后点头,用很慢又很重的声线和她说着:“康桥,妈妈要记住我现在说的话,和霍莲副3志嗬耄鼙3侄嘣毒捅3侄嘣叮词故俏抟庵性诼飞吓龅揭布堑萌频馈!
呃……即使是想不透康桥还是点头,并且把倪海棠的这番话牢牢记在心上,和霍莲副3志嗬搿
这年夏天,霍家那座一直以来死气沉沉得就像空城的宅子因为霍莲傅牡嚼从辛思杆可
每天都有数十辆豪华轿车沿着描金花的大门开进来,那接送霍莲概笥训某担级不嵊杏∮谢适冶曛镜某到矗鞘墙踊袅傅交使サ摹
据说,霍莲钙咚晔蔽睦乘盏ぞ秃突粽岢隽觯艏也唤鍪俏睦车哪伤按蠡В袅傅耐馄攀呛秃芏嗝私缓玫囊帐跫遥夤且幻哂泻芮炕坝锶u墓使叵笛芯孔遥笔被粽曰袅改昙突剐∥删芫睦乘盏ぬ岢龅牧觯衷冢又种旨o蟊砻鳎苑交姑挥蟹牌
从康桥住的地方时不时会听到从冒险乐园那里传来的过山车从头顶发出轰隆隆的声响,还有若干特属于少年变声期时的呐喊声,也有女孩子的尖叫声,也有从网球场那边传来的吆喝声。
有数次康桥远远看到霍莲甘彼蓟嵫≡袢瓶纷撸肥得挥新纷呤笨登呕岫愕讲换岜蛔14獾降慕锹洌茸呕袅负退笥岩蝗喝舜由肀咦吖
值得庆幸的是霍莲覆19挥泻鸵恍┛床黄鹚堑挠度艘谎吹剿堑牡嘏陶也辏吆l脑诠鄄炝瞬畈欢嘁桓隼癜葜笞钪找卜畔滦睦矗指匆郧吧钭纯觯苣┎渭优啥裕芤坏街芪迦ゴ蚺疲堑纳畈19挥幸蛭袅傅牡嚼从惺裁锤谋洹
有一天,康桥上完补习课回到家时看到了正在侧耳细听的霍小樊,他的表情专注,仿佛从头顶上飞过的轰隆隆声响,还有少男少女们的欢笑声是那首最为动听的旋律一样。
霍正楷把霍小樊认为是他生命的污点自然唯恐避之不及,倪海棠逐渐沉迷于她的社交圈,保姆对霍小樊的照顾总是显得那么的漫不经心,而康桥也没有多少时间陪伴霍小樊。
那个小小的孩童,很多时候看着总是孤零零的。
七月中旬,出现在电视屏幕上站在苏丹左边那个唇红齿白的男孩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沿着记忆人们才惊呼,曾经粉雕玉琢的霍家的莲干僖讶怀こ闪擞19瞬.发的少年,透过电视屏幕人们看到这个少年充当了苏丹的翻译员,用娴熟的西班牙语和来访的西班牙皇室成员传达文莱人民的热情问候。
霍莲傅谋砬槿米诘缡踊暗哪吆l难凵聍龅踔敛辉僭敢馊タ醋约旱暮19右谎郏粜》Ф髯苁翘裉煅y降拿魈炀屯恰
这个七月,霍莲赋晌巳嗣强谥心强乓鄣男牵谌嗣切酥虏奶嘎燮鸹艏业牧干僖保登盘焯煸谛睦锸湃兆樱慌巫虐嗽履┛斓愕嚼矗嗽履┦被袅富峄孛拦涎А
到那时,从冒险乐园传来轰隆隆的过山车声音就会停止,到那时,倪海棠就不会眼神黯然,也不会每天往外面跑,这样一来霍小樊看起来就不会那么孤零零的了。
七月下旬的一个周末,康桥第二次见到霍莲福糇乓桓鍪楣瘢芪蘅杀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