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康桥 > 8、2013年-2014年(08)

三月末,从波士顿飞纽约的班机,搁在简廖面前的报纸上有数张唐雨萱和美国棒球新星一起看电影的照片,照片上的两个人举止极为亲密,看了一眼和他隔着一个位置坐着的霍莲福切┩计坪趺挥懈扇诺剿兆叛劬ψ霰漳垦褡础
在简廖的印象中霍莲甘悄侵职咽乱悼吹帽扰烁匾哪腥耍鹇胨永淳筒换崛门擞跋斓剿墓ぷ餍剩袅敢灿幸还珊菥饬秸呓岷掀鹄慈盟诨聘凰俣染耍细隼癜荩恍┎凭教迦嘶狗追妆泶锍隹春没袅冈诿髂昕梢约方迨诨嵩本憷植俊
一下飞机,霍莲妇统鱿怂笥训那旃幔熳k笥压驹谂u贾そ凰遗疲袅该扛粢欢问奔涠家鱿嗨普庋那旃幔切┤嗽谇旃嵘戏窒碜试矗┱谷寺觥
十一点半,简廖开车送霍莲富丶遥对兜募蛄尉涂吹交袅讣颐趴谕w攀竞谏纬担噶境凳乓蛔植15t诜旁谖酵狻
这样的状况看着有些诡异,简廖放慢了车速。
在霍莲傅囊笙录蛄蚊挥邪殉底又苯涌悼饫铮崭胀:贸怠
一直并开的车队中间的车车门打开了,陆续有身材魁梧的男人打开车门,最后从车里出来的人赫然是霍正楷。
怪不得这么大的阵仗,不久前,一些小道消息传出霍正楷因为私人上的事情和黑道组织结下恩怨,从现场车辆数字看这些小道消息并不是空穴来风。
对于霍正楷的到来霍莲该挥凶龀鋈魏伪硎荆吨贝蚩得牛踔劣诹匆裁挥锌赐t谝槐撸桓毕牒退錾钐秆拥幕粽驼庋3肿乓酝慕挪狡德蚀踊粽媲白吖
抱着一大堆出差文件的简廖跟在霍莲干砗笞咦牛粽锲芽暗慕辛松傲浮保袅缸慈裘挥刑谎纠聪氪蛘泻舻募蛄我仓荒艿妥磐方舾呕袅傅慕挪健
后面传来了脚步身,三串脚步声踩在通往主宅大门的小径上,然后……
后面那道声音不是很大,但在这幽深的住宅区,以及这样一个美国人习惯早眠的周一夜晚显得尤为清晰:
“莲福厮懒恕!
霍莲缸〉姆孔用婊ㄔ巴虺褂杏斡境丶悠鹄从薪海饨好婊晃г谖嚼铮街茉庵致鹗骱臀嗤胶褪髂臼沟谜饫锟雌鹄从谋丈唬谡庋瘴履蔷洹傲福厮懒恕贝锏搅巳萌撕姑5男Ч
简廖感觉到那个瞬间自己的触觉似乎特别灵敏:走在最前面的一只脚刚刚踩在地上,另外一只脚正在抬起间,那句话使得刚刚抬起的那只脚在空中逗留了片刻,再之后,缓缓落下,脚踩在用碎石铺成的小径上,从碎石缝隙偷偷钻出来的小草被压在脚板下,的。
走在前面的霍莲竿o铝私挪剑咴谥屑涞募蛄我餐o铝私挪健
而走在后面的霍正楷移动着脚步来到霍莲该媲埃墙挪接殖劣种睾退纳粢谎
“韩棕死了,昨天晚上在东京出的车祸,今天中午院方宣布抢救无效。”
霍莲富故敲挥凶龀鋈魏畏从Α
“韩棕的尸体明天将会被运回新加坡,莲浮倍倭硕伲骸昂氐脑崂窬陀赡闳ゲ渭樱蚁耄登乓欢u幌m页鱿衷谠崂裆希歉龊19印歉龊19游铱髑匪嗔耍也幌朐谡庋氖笨袒谷撬桓咝耍愠鱿幕拔揖醯没岜冉虾茫鹇搿
霍正楷说到这里似乎才意识到现场还有第三个人,他站在霍莲傅亩悦妫ピ旱坪芮宄恼丈涑鏊牧巢勘砬椋戳思蛄慰匆谎郏蛄魏笾缶醯剿皇屎险驹谡饫铮忻募易寮彝コ稍苯峁棺苁歉丛忧壹苫淠睢
抱着大叠文件尽量让自己脚步不打扰到那两个人,简廖朝着门口走去,搁放完文件之后简廖廖选择从偏门离开以此来避开那对父子的谈话。
可这夜真的是太安静了,安静到以至于一些不应该传到他耳朵的话都传到他的耳朵里头。
霍莲冈诙涎鞘沁尺宸缭迫宋铮艏沂窃缒曛泄似鸬摹跋履涎蟆狈绯敝械牡谝慌耍彩亲钤缙咀糯厦魍纺宰钕雀黄鹄唇鲇械募父鋈酥唬搅嘶粽庖淮艏业牟聘幻抢吹蕉シ濉
霍正楷是第一个把西方那种零售经营理念引进东南亚的商人,人们给霍正楷冠与了“零售巨头”头衔,在商界霍正楷更是强硬派的代表人物,作为亚细亚华商会会长之一,一旦一些国家经济改革触及到华商利益时他都会毫不犹豫的说出“no”。
可此时此刻,这位在一些政客眼里的“难啃的骨头”姿态低得已经不能再低了:“来的时候我喝了不少的酒,我觉得这样一来那句对不起也许可以说得溜一些。”
“莲福圆黄穑牒湍俏唤凶鑫男闱宓呐4镂业那敢猓愀嫠咚一嵛业拇砦笮形龀龈涸鸷筒钩ァ!
文秀清的名字简廖听过,按照drl基金会一些老员工的说法,文秀清是霍莲傅牡谝晃慌笥眩袅冈潘黄鸪鱿鸹嵋恍┕婊疃
即使那位父亲的姿态已经放得很低了,可他的低姿态并没有为他赢来谅解,霍莲傅纳衾涞孟癖
“霍先生,话说完了吗?如果说完了的话那么就请回吧。”
“莲浮
“还没有说够吗?如果还没有说够的话我想我也已经没有耐心再听下去了,在我听来你除了第一句之外其余的全部是废话,霍先生你现在脚下站的性属于私人地方,如果霍先生还想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就等同于私闯民宅,那我只能报警处理了。”
那位父亲再也没有说话。
回家路上,简廖在心里寻思着“韩棕”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在他记忆里曾经出现过,如果韩棕没有记错的话那应该是在一个应酬场合上,那位叫做“韩棕”的是一位年纪差不多三十岁左右的亚洲男人,这位亚洲男人和霍莲溉鲜叮韵衷诨鼓苡杏∠蟠笤际悄歉鍪焙蚧袅付阅歉瞿腥怂氏殖隼吹奶龋幸狻19晔痈髡剂四敲匆坏恪
那应该是发生在去年春天的事情,地点就在迈阿密的沙滩派对上,关于霍莲负湍俏唤凶龊氐哪腥朔5男∽纯龅陌姹疽蛭庋汉刈魑晃挥懈局蛟诠渤∷瞎缓臀椿榕司僦骨酌埽磺烧庖荒槐换袅缸驳搅耍袅溉鲜逗氐钠拮樱谑牵爻6院突袅附馐汀
那时,简廖也在场,韩棕对于那位穿着桃红色露背礼服,刚刚依偎在他怀里的女人的身份做出如是解释:她是我朋友的女友,我朋友因为有事情离开,她喝了点酒,我帮忙朋友照顾她。
那位看起来是一位不善言辞的男人,不善言辞到让在一边的简廖听着都有一点不耐烦了,可和他相反的是霍莲柑媒蚪蛴形兜难印
等韩棕好不容易把他和那位女人的关系理清之后,霍莲覆焕洳蝗鹊幕亓艘痪洹昂兀慊故呛鸵郧耙谎蝗龌丫突岱附岚汀!
那晚,霍莲杆氏殖隼吹淖刺拖袷谴杭韭醢19艿囊雇硪谎叛铮缸拍俏唤凶龊氐哪腥怂担骸昂兀野筒坏媚闾焯熳笥涤冶В詈靡材芎突粽谎鲆涣礁鏊缴永础!
这话当场就让韩棕联想到了霍莲负退盖椎亩髟梗菟担粽幸凰缴优谖睦车钡匾丫侵谒苤氖虑椋皇且膊恢篮罄丛趺吹模赜诨粽哪嵌运缴优拇疟涞蒙倭恕
如果有心的人细挖的话,大约可以挖出点什么,在面对若干媒体关于那对私生子女的提问时,霍正楷回应含糊,不承认也不否认。
回到家简廖就接到霍莲傅牡缁埃袅冈诘缁爸薪淮焊魈烨巴录悠碌幕保娇煸胶谩
周二,简廖接到这么一则消息,波士顿会所的筹集工作全面停工,会所所有事物交给副总裁肖恩全权处理,已经拟定在四月举行的两场拍卖会全部取消,霍莲感夹菁僖桓鲈隆
霍莲刚庖幌盗芯俣沟眉蛄尾挥勺灾飨肫鸹袅缸蛲泶蚋哪峭u缁埃缁澳谌菝挥形侍猓衔形侍獾氖怯锲
简廖努力的回想起昨晚霍莲冈诘缁爸械挠锲荷粲械愣抖侵侄抖路鹪诖镒乓恢智樾鳎蛄慰梢匀沸诺氖窃谀侵智樾骼锩挥腥魏伟顺煞帧
从新加坡打来报噩耗的电话来得有点晚,韩棕被宣布死亡的二十分钟之后才有人想起,应该给那位叫做康桥的女人打一通电话。
电话打到康桥手机时时间为下午三点五十八分,接完电话之后手机就从她手里滑落,手机滑落的声音在地上闷闷的“嘭”的一声。
她低头去看手机,弯腰捡起手机,把手机放回原来的地方,侧过脸。
那张脸所呈现出来的唯一表情是惨白,蠕动的嘴说出:周颂安,你能不能给我订一张前往新加坡的机票,越快越好。
他被她吓到了,慌忙问:“怎么了?”
“韩棕死了。”麻木的语气吐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