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康桥 > 4、2013年-2014年(04)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那夕阳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清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
甘心的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门。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离别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再别康桥。
苗小姬的公寓正方墙上挂着一副字画,字画里提着是徐志摩的《再别康桥》,灰花色的边框白色的底黑色的宋体字,那是苗小姬和自己的父亲一起完成的,字是父亲写的,当时年幼的她缠着父亲让她露两手,最终父亲握着她的手在那行字下写下最后的字:再别康桥。
父亲去世之后那副字画跟着她远涉重洋。
年轻男子面对着正方墙站着站着,宛如被凝固在时间里的雕像,他站得太久了,久到苗小姬手上给他准备的水都凉了。
这是一个周日,距离苗小姬被推到游泳池去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那天晚上是霍莲傅闹硭退丶遥屑蛄巍
“希望你不要变成另外一个唐雨萱,即使你想变成唐雨萱你也无法成为她。”这是在回家路上简廖对苗小姬说的话,好像怕她不够明白似的,简廖还简单的和她说了一些关于霍莲负吞朴贻娴耐隆
在还没有认识霍莲钢懊缧Ь拖戎懒颂朴贻妫朴贻媸腔巳锢嗨朴诠魇降娜宋铮呛芏嗄泻19拥拿沃星槿耍彩桥19用翘盅岬娜宋铮19用窃谒降紫虑郧运接镒耪庋患虑椋禾朴贻嬖桓瞿腥俗圆泄
彼时间苗小姬没有把这样的话放在心上,那时她心里想大约是女孩子们太嫉妒唐雨萱而加油添醋罢了。
听完简廖的话之后,苗小姬开始相信了女孩子们说起的关于唐雨萱为一个男人自残过的话。
关于唐雨萱和霍莲父袷且徊康湫偷陌榈缬埃徊勘昵┪断苍┘业陌榈缬埃禾朴贻婧退笥衙谴蛄艘桓龆模孟戮菟狄丫a撕芏嗯19用堑幕袅溉缓蠛菟λ鸪酰赜谔朴贻婧突袅甘橇匀撕土晕锏墓叵担罄矗缜榉5四孀袅副涑闪肆匀颂朴贻嫘母是樵嘎傥晕铩
这两个人第一次闹分手时唐雨萱“摔断了腿”第二次分手时唐雨萱“食物中毒”第三次分手时唐雨萱“出了车祸”。
第四次分手时……
伴随着这样林林总总的事情这两个人分分合合,他们一致对外界宣传“我们是朋友关系。”她频繁换男友,他每隔时间和不同的女孩子约会。
“可最终只有唐雨萱这个名字长时间和霍莲噶狄黄稹!奔蛄斡谜庋幕袄次袅负吞朴贻娴耐伦魑芙幔骸叭掷嫒至跞秩站蒙椋庖彩腔粝壬裢砘嵫≡袼吞朴贻婊丶业脑颉!
三分利益三分怜悯三分日久生情?不是还有一分吗?张口,这句话就从苗小姬口中说了出来。
之后,简廖也就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在简廖的笑意中苗小姬心沉甸甸的,回到公寓几个小时之后苗小姬就发觉自己全身烫得就像火炉,她发烧了,看医生,吃药,苗小姬昏昏沉沉的睡了两天两夜,这两天两夜中她还做了一件事情,主动打电话给霍莲浮
苗小姬没有霍莲傅氖只潘椭荒芰档郊蛄危蛄未鹩岚阉〉氖虑樽娓袅浮
打完电话之后苗小姬就开始等待,这一等就等了足足二十几个小时。
第三天,苗小姬身体恢复了过来。
这一天,苹果城下起了大雪,鹅毛大雪把整个苹果城装扮得宛如童话世界,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华灯初上,苗小姬的公寓门铃响了,打开门,她那位叫做杰西卡的室友站在门口,杰西卡身后站着霍莲浮
他站在那里,背后是白雪和长街,若干的雪花零散落在他深色的长外套上,古典,浪漫,美好的衬托出了那种意境:那个男子,踏雪而来。
那一个瞬间,苗小姬在心里下了那么一个决定,她拿出一百美元,那一百美元可以让杰西卡和她的男友找一个不错的旅店住上一晚。
杰西卡拿着一百美元走了,霍莲复蚩沤础
从霍莲附牍6弊≡诿缧睦锏哪侵恍÷咕涂疾惶够降亩嘉鞔x炔恍⌒纳18湓诘厣希柙趺匆蚕氩黄鹄捶旁谀睦铮钪账椭荒芨湛
和苗小姬手忙脚乱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霍莲福桶簿驳恼驹谡角缴系淖只埃谀抢镆丫玖擞行┦奔淞耍几沽说谌嗡谌蔚沟乃擦沽恕
窗外的天色已经黑透。
手里捧着凉了的水杯,一步一步走到霍莲傅纳砗螅钠鹩缕趴冢姑挥械让缧党龌盎袅妇涂诹恕
“真丑。”像是背后长出了眼睛,像是说给她听又像是一种自言自语,那个简短的发音细细听着也像是一缕叹息。
数秒钟之后苗小姬明白了霍莲缚谥兴档哪蔷洹罢娉蟆敝傅氖鞘裁础
霍莲冈谒党瞿蔷洹罢娉蟆笔笔种刚湓谧只詈蟮奶饧巧希非幸坏憷此凳窃谧詈罅礁鲎稚稀登拧
是有点丑,在写题记最后的两个字时,苗小姬还记得自己嘴里唠叨着:爸爸,那两个字为什么笔画那么多。
当时她有点不耐烦了,不耐烦导致那两个字现在看起来黏糊糊的,最后那一笔就像是蚯蚓。
期期艾艾的站在他身后,解释着那个时候的心情:是的,是很丑,可那时我的手太小,毛笔又太大了,而“康桥”的笔画又那么多。
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之后苗小姬低低的叫了一声“霍莲浮!
没有回应。
“霍莲浮!鄙粼偬岣吡艘坏恪
“什么?”他就那么淡淡的应了一声,还是没有回头:“听说你生病了?现在好点了没有?”
苗小姬点了点头。
仿佛看到她的点头一样,一直背对着她的霍莲浮班拧绷艘痪洌苫故敲挥谢赝贰
墙上的钟表正指在九点时间,窗外夜色更为浓密,对着镜子苗小姬深深呼吸,她学美术的她比谁都懂要怎么打扮自己,怎么才能更为的体现出自己更为撩人的那一方面。
胸部不够大,没有关系,只要达到半遮半掩的效果就行了。
那件长裙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在灯光的烘托下达到了若隐若现的效果,提着裙摆一半的长发搁在胸前,就这样苗小姬站在霍莲该媲啊
可霍莲覆19挥懈瓜肿约旱幕幔哪且痪浠鞍衙缧y男拇虻焦鹊住
“苗小姬,你还记得那时我和你说过的话吗?我不喜欢被打扰到,我记得那时你和我保证不会主动联系我来着。”
“可……”艰难的开口,想说那是因为我生病来着。
“我理解。”他脸上的表情在暖色系灯光的烘托下有着莲一般的质感:“人们在生病时总是会特别的脆弱。”
苗小姬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想要往前……
“可理解归理解,你犯了原则上的错误,苗小姬你是聪明的姑娘,接下来的事情我想不需要我详细和你说明白,对吧?”他看着她,话说得很温和,可属于他眼眸底下的却是一片疏离。
垂下眼眸霍莲复臃考淅镂t坏牡ト松撤5险玖似鹄矗缧雷诺苍谒媲埃拍潘底牛袅福也幻靼住
其实,她心里很明白,霍莲富袄锿匪锏脑偌虻ゲ还耗惴噶嗽蛏系拇砦螅颐窃捣忠丫
说了一句“好好休息”他轻轻推开了她,往着房间门口,顿了顿,苗小姬追了上去。
“霍莲福彝夥质郑牵 辈兜纳羲党觯骸拔颐敲魈煸俜质郑医裢硐牒湍阍谝黄稹!
就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他继续往着房间门走去。
“站住,霍莲福愀艺咀。 泵缧t笊党觥
她的话成功让霍莲竿o陆挪健
鼓起勇气:“我希望要走我第一次的男人名字叫做霍莲浮!
他回过头来,她手指一扯,那件松垮垮的长裙从她身上滑落下来,那件长裙下面空无一物。
而一丝.不.挂的她看在霍莲秆劾锞拖袷强掌哪抗庵皇窃焦湓诒澈蟮那缴希乔缴瞎易乓桓弊只俦鹂登拧
目光重新回到她身上,眼眸底下凝结着的是雪光,冰、冷。
“然后呢?然后是不是就会把你的第一次裱起来,日后细细品味,自我陶醉,在爱情的领域里,我曾经全情投入过,抱歉,那只是你,你仿佛忘了男欢女爱是一种两.性关系。”他如是说着:“苗小姬,如果几分钟之前我还对你还有一丁点好感的话,那么你刚刚说的蠢话成功的把那一点点好感转变成为了厌恶,你可知道,我最讨厌的恰恰是把自己第一次当成是筹码的女人。”
在那般冷漠的语气之下,苗小姬居然说出类似于“我没有,我没有把我的第一次当成筹码。”
“你敢说你没有半点的想法?”嘲讽溢满他眼角眉梢:“即使不能和他在一起我也想让他记着我。”
想反驳他,可是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说出了藏在她心里最深处的念想:记住我的泪和痛。
他的目光从头发往下往脚尖,短暂逗留之后回到了那方正方墙上,说:
“对我而言,那只是一层膜而已,没什么值得惦记的。”
滑落在地上的衣服重新穿回到她身上,霍莲父┑模袅16谠兀救荒克妥潘肟
很久很久的以后,苗小姬一直记得霍莲冈谒底詈笠痪浠笆钡挠锲诟窃谘岫窭锿返氖峭闯送闯故峭闯
下一个周末到来时,苗小姬到会所去找霍莲福挥姓业交袅福故羌蛄伟岩话殉翟砍捉坏剿稚稀
狠狠的把车钥匙丢在地上,简廖告诉她如果下一次再来找霍莲傅幕埃残砘崾盏揭话逊孔釉砍祝腥说幕捌涫凳窃诟嫠咦潘灰匀∑淙琛
再之后,苗小姬没有去找霍莲浮
二零一四年二月的第一个周末,苗小姬听到了那样的一个消息:霍莲赣衷诤托碌呐16蓟崃耍桥12.大腰细腿长,脸蛋漂亮,而唐雨萱也换了新男友,再过几天之后有媒体拍到这么一组照片,唐雨萱和她的新男友以及霍莲负退男屡岩黄鸪鱿衷谀澈l采舷硎茏湃展庠
从那组照片上怎么看都像是其实唐雨萱和霍莲覆攀钦嬲囊欢浴
那个时候,苗小姬想起简廖和她说的那句话。
“可最终只有唐雨萱这个名字长时间和霍莲噶狄黄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