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跟白鬼王打听白鬼宫, 结果老爷子一句住草棚里把孩子们都说傻了。
展昭一时脑洞就有点堵不住了,好奇问白鬼王,“那老爷子你也穿兽皮么?”
夭长天抱着胳膊说, “那当然不是啦。”
众人稍稍松了口气。
老爷子紧接着来了一句, “雨林里没什么大野兽啊, 兽皮搞不到的,一般围的都是蛇皮猪婆龙皮这些……”
众人都张大了嘴, 盯着夭长天看, 同时想象着各种画面……
“那……老爷子你们平日吃什么?”霖夜火好奇, “摘果子么?”
白鬼王点头, “那可不,吃饭靠摘果子, 没事儿就凑一块堆相互相抓虱子。”
众人愣了愣,歪头想了想,好似有一点点夸张……
一群人都瞧着白鬼王,“真的?”
白鬼王瞪了几个小的一眼, “你们说呢?”
众人都“切”了一声——合着老爷子瞎说呢。
“这么说不住草棚里?”展昭问。
白鬼王望了望天,“我白鬼族光骑兵就有二十万, 步兵四十万,你当我跟那俩打酱油的一样是出来搞笑的么?”
殷候和天尊都拿眼白瞧他——谁出来搞笑啦?!
作为跟当年白鬼王兵马交过手的人, 殷候说,“白鬼族当年兵马的装备相当好,兵马虽然都是穿的藤甲,但是那个甲胄很坚韧又很硬,一般铁器根本击不穿。而且吧,藤甲比铁架要轻便很多,所以白鬼族兵将移动的速度很快。”
“白鬼族当年控制了整个西南, 白鬼城的规模好比今天黑风城,虽然部族来自密林,但也不是都住在密林里。”陆天寒替自家媳妇儿说了一句,证明一下白鬼王也是家大业大过的,“不过密林里的确很多草棚,都是一些部族巫师或者采集藤蔓的人才会居住。”
白鬼王说,“林子里又潮又泥泞,用土木也盖不起房子来,只能搞些草棚树屋,白鬼族先辈倒是在里头住过,后来基本没什么人住了。”
五爷松了口气——那还好,外婆不是野人公主。
陆天寒有些不解地看着外孙的表情——瞎想什么呢你?
五爷赶忙摇头——没想什么呀!
“那白鬼宫呢?”众人都问。
白鬼王摇摇头,“没有白鬼宫这么个地方,那帮人是在哪儿找的?”
展昭去把王纂他们都带来了
王纂之前在客栈还真没认出白鬼王,他记忆中的白鬼王自然不是眼前的夭长天,等看明白之后吓得一屁股坐地下了。
白鬼王就问他,“在哪儿找的宫殿。”
王纂他们四个哆哆嗦嗦描述了一下。
不过雨林里都差不多,也听不出什么具体的特征。
夭长天又问他,“盒子你放树洞里了?那树多大?在沼泽里?”
王纂他们都点头,说树后边有很大一片沼泽,那棵树特别大,而且是红紫色的,上面很多藤蔓,遮天蔽日的,然后有条超大的蚺…
白鬼王没等他说完,就伸手指了指额头的位置,问,“那条蚺是不是黑色带暗红色花纹,头顶这个位置有一个白点?”
王纂他们都点头,比划着说那蛇头多大,一双白目,加上头上的白点跟有三只眼似的,特别吓人。
白鬼王也没说话,自顾自想心思。
赵普让影卫们把人带下去。
等人都走了,夭长天问陆天寒,“你见过点点没有啊?”
陆天寒点头。
众人都好奇地看过来——点点?
夭长天一撇嘴,“那条蚺……叫风点点……”
众人本来刚才听王纂他们描述,想象的是一条威武霸气的蛇王的形象,不过现在一听名字……瞬间就不霸气了,甚至还有点可爱。
“是熟蛇么?”火凤问。
一群老爷子瞧了瞧他,又瞧夭长天。
白鬼王说,“那条是蚺王,他们说的那个所谓的白鬼宫,应该是传错了,那是传说中的蚺宫。”
“蚺宫?”众人嗓门都高了几分,那条蚺王竟然还有自己的宫殿!
喜欢看大蛇的殷候也似乎是提起了点兴趣。
白鬼王就给众人讲了一个关于自己部族先祖的传说。
“西南密林之中真正的主人其实是蛇,白鬼族的祖先之所以能生活在雨林之中,甚至跟蛇有着某种庇护的关系,那根一个传说有关。我小时候听部族里的老人讲起过……相传,很久以前,林中有一条三头的大蛇妖,守护者巨大的财富,一切靠近密林的人或者动物,甚至是妖兽,都会被他吞噬。某一年,西南一带瘟疫盛行,当地巫医说,在蛇妖看守的密林之中,有治疗瘟疫所用的药材。一位白鬼族的勇士为了救族人,拿着刀进入了蛇妖守护的林地。大蛇妖与那勇士大战,结果勇士武艺高强,砍掉了蛇妖的两颗蛇头。蛇妖身负重伤躲回了密林。周遭其他部族的人听说此事,立刻组织大批人马进雨林,想要趁蛇妖病重要了它性命,好抢夺财物。可那位勇士却替蛇妖把那些人赶走了,因为他发现,妖力强大的蛇妖之所以突然变弱了,是因为它刚刚产了一窝蛋。勇士与蛇妖商议,只要它能给自己治疗瘟疫的药,他就不会让人进来伤害它和它的孩子。蛇妖答应了他的要求,勇士用药救了得瘟疫的人,并跟其他部族的人商量,说蛇妖似乎可以讲道理,不如与它言和,彼此互不侵害,和平共处。然而那些部族中的人表面虽然答应,暗地里却组织了人去杀蛇妖,结果被勇士发现,为了保护蛇妖,那位白鬼族的勇士就战死了。蛇妖恢复妖力之后,遵守与勇士的协议,从此隐入密林之中,再不伤害人类。除非是不怀好意进入雨林的,会被蛇攻击,其他勿入的人都只会被驱逐。并且从此之后,只要是白鬼族的族人,都能得到蛇的庇护。后来西南大乱,白鬼族的先人就是靠躲入密林之中,靠着蚺王的保护才逃过了一劫。当时蚺王带着白鬼族的族人们来到了一处宫殿躲避,这座宫殿金碧辉煌,有大量的金银财宝。这里就是当年大蛇妖守护的蚺宫,地上满地都是白骨,还有大量的金银财宝。但地上的白骨不是人骨而是蛇骨……蚺宫最早是谁修建的不得而知,但最后被蛇当成了蛇冢。”
老长一个关于白鬼族的传说,夭长天费劲巴拉讲完了,拿起杯子喝茶。
经过刚才那一次,众人都努力观察老爷子的神情,想推断他说真的还是瞎编的。
但又觉得老爷子最多随口逗他们几句,那么长一个传说估计不是编的吧,他是白鬼王又不是银妖王。
妖王一偏头,“阿嚏……”
一众老爷子听了这话倒是想通了件事儿——难怪黑水跟老妖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合着是天性啊……
夭长天喝完茶水,话锋一转,“我自己对蛇没什么特殊感情,雨林去的也少,跟那条大王蚺不熟,我妹子倒是很熟……名字也是她给取的。”
夭长天说着,看了看自个儿胸口,“蚺宫我也没去过,也不确定传说是真是假……但是雨林里的蛇的确从来都不攻击我白鬼族的人。”
众人都觉得那敢情好啊,都撺掇老爷子一起去一趟密林。
夭长天倒是也无所谓,去就去呗,那个佛头估计能找到,他虽然林子里去的少,但那棵树他有点印象。
见白鬼王答应了,一群人都兴致勃勃准备去白鬼王老家参观。
展昭挺好奇问白玉堂,“你那些子民这会儿还住在原来的地方么?”
白玉堂摸着下巴,倒是也不清楚,他派人送了不少银子过去……好似是听说要重建白鬼城什么的。
展昭瞧着白玉堂神情古古怪怪的,就问,“怎么啦?”
五爷小声说,“我之前派人送了不少银子过去。”
“然后呢?”展昭觉得这是好事啊。
“然后我还写了封信。”五爷说,“让他们建造结实的房屋。”
展昭不解——有什么问题?不是你爱惜子民的表现么?
五爷似乎还挺不好意思,“这不是因为觉得他们住草棚么……”
展昭哭笑不得,问他,“那你写了草棚没有啊?”
五爷努力回忆了一下——应该没写吧,说的还比较婉转……
赵普让影卫把鲁严叫来,之前白鬼族的确是说过要重建白鬼城,白玉堂给了很多银子,这帮人还挺开心,找了鲁严帮忙。
不一会儿,鲁严老爷子就来了,听赵普问,就说已经建造的很好了,之前白鬼族的房子都被其他部族给拆毁了,族人也散居各地。现在重建起来了,依然是背靠着雨林,好些族人也回来了。
众人更想去瞧瞧了。
距离也不算远,往西南边走,也就两天左右的路程。
说走就走,赵普准备了几驾马车,邹良带了三千人马,还有青鳞三千铁甲军。
一切都挺顺利,就是出门之前被赵祯逮了个正着。
皇上一听要去白鬼城竟然不带他,当即就不干了,扑上马车搂住小四子就说——他也要去!不带他他就一哭二闹三上吊!
众人都看着南宫——不是说好了瞒着他的么!
南宫也挺纳闷——拦不住啊,感觉皇上好像提前收到消息了,没准有奸细……
边想,南宫就边观察众人,最后视线落到了小四子身上。
小四子见南宫看自己,“咻”地一扭脸,让开自己身边的位置拍了拍,让赵祯坐。
赵祯立刻坐过去。
众人都瞧着小四子——你竟然告密……
小四子晃着两只小脚,小良子从包袱里拿了桃子分给大家吃。
妖王带着殷候和天尊也上了车,殷候肩上还挂着球球。
众人都坐好了,邹良牵着霖夜火的呆呆,左右寻找——人呢?
就见大门里,霖夜火提着个空兜子跑出来,边跑还边喊,“邪了门了,我的桃子呢?!”
马车里的人边啃桃子边忍笑。
轻装简行,众人启程前往白鬼城,寻找佛头及蚺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