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一百零七章:尾声终篇

  那一番话直敲打在苏羽心上,也许是败了,又或许是苏尧已经不能再回来,他看着眼前的陆黎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确实,他们之间本就是相隔了很久。

  “苏羽。”孟清远看着他,想靠近却又不敢走过去。

  苏羽回头望了一眼,晦暗的眼神盯着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不,”苏羽笑了起来,“我放不下苏尧。”

  说着他站起身,似乎想用尽全力一搏,司锐看着他皱了皱眉,手中的剑又重新握紧。

  两人施法相撞的同时,火光四溅,剑刃叮地一声轰鸣,激起万重气浪,孟清远眼睁睁的看着苏羽倒下,他冲过去挡在他身前,摇头:“不要。”

  司锐那一剑直指苏羽心脏,但却是拦过来的孟清远为他承受了一切,回身笑了笑,孟清远对他说:“终于,我能为你做点什么了。”

  苏羽惊诧的看着倒在他身前的孟清远,过去小狐狸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浮现在脑海,他颤抖着伸出手,突然不敢碰触在他身上。

  “这就是你想要的一切么?”陆黎问他。

  司锐快速的走到两人身旁,被戳中心脏的孟清远苍白着面容,对上司锐,他摇了摇头:“求你,不要伤害苏羽。”

  苏羽一直都没有吭声,他哀伤的眼眸不知看向何方,颤抖的手也慢慢收了回去。

  “何必呢。”

  “那你又何必呢?”陆黎接下他的话,“人世间唯有情字难解,也许没有苏尧,我从一开始就不会对应亦多加关注,所以,这大概就是命定的结局。”

  苏羽走了,是被司锐封印的,但可喜的是,孟清远没有死,苏羽把内丹重新交还给了他。

  但是死而复生的孟清远依然固执的守在了苏羽身边,也许一千年,也许一万年,只要他还活着,他就会一直守护苏羽。

  而应亦却消失了,那一战之后陆黎再也找不到他,问遍了所有人,包括最有知情权的卫玉宸都没能问出,但这些还不算最坏的结果。

  那之后的第三天,他发现卫玉宸也不见了,能给他最后安慰的卫玉宸也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你说,他们去哪里了?”陆黎看着身边的小黑猫,有些颓丧的无奈笑着。

  小黑猫似乎能感觉他内心的凄切,对他抬了抬爪子:“主人有他的使命。”

  “为什么他连交代一句都没有。”陆黎抚摸着小黑猫的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那日一战他复生,拥有苏尧的意识,这本都是好的结局,可是却在他去找寻看守在地狱另一处的小黑猫时,应亦就消失了,而且在这之前没有任何预兆。

  门铃响了,陆黎不想去开,小黑猫见状跳下沙发,打开了房门,让外面的司锐进来。

  司锐一见陆黎就皱起了眉头,他呆坐在沙发上的模样就像个被丢弃的娃娃,自生自灭没有生气。

  “我带你去见他。”司锐突然说。

  陆黎猛地抬起了头,目光中满含期待。

  不知道司锐是用了什么办法才进入地狱的,或者说不知道他从哪里得来的阎王允准,两人下了地狱,经过那最熟悉的奈何桥,他看见了忘川河上一直孤寂的摆渡人。

  不用思考,只看着那一个背影他就知道是应亦,撕心裂肺的喊出他的名字,可那人却恍然未觉,一旁的司锐摇了摇头:“这是他没有投胎久滞人间的惩罚。”

  陆黎模糊了视线,他看着摆渡人在向自己靠近,几乎没有任何的停歇,他走到摆渡人身边。

  想伸出手去抚摸他,可是手在半空中停滞,陆黎泫然若泣的对着他苦笑:“应亦。”

  眼前的人目光中没有任何波澜,仿佛从未见过陆黎一般。

  “应亦,你看看我啊。”陆黎不知所措的对着他说,但是应亦却转过了头接着另一位鬼魂上了路。

  “这是他留给你的东西,”司锐走到他身边,递给他一纸书信,“卫玉宸交给我的,说是应亦临走前要跟你说的话。”

  陆黎慌乱的接过那张写满了字的纸,泪水忽地就落了下来。

  他说,这结局他早就知晓,不管封印苏羽与否,他都必须来当这摆渡人千年,之所以不当面告诉他,是因为怕舍不得,只是一眼之念,就再也割舍不下,可是他不能够再像三百年前一样逃避,推卸责任。

  卫玉宸已经因为他的事将要被阎王投放到十八层地狱,日日受到炼狱之苦,所以他必须把自己该承担的一切全都扛下。

  千年的流转,伊人大概都已不再,前世负了苏尧,做鬼时又再一次负了陆黎,这一千年的时光他徒留陆黎一人实在对他不起,但若还有来生,只要陆黎还愿,他必当天涯海角都寻他而去。

  “凭什么所有事都是他在做选择,他要便要,不要就来了这地狱做什么劳什子的摆渡人,一千年是多久他算过么,我为什么要苦等他一千年,”陆黎觉得他把自己这辈子的眼泪都留在了这一时刻,他抓紧了司锐的衣领,逼问他,“他为什么不记得我,他为什么要把我忘了,这一千年他过的倒是轻松,那我呢,孤老百年,接着下一世的轮回?”

  “不,我不会记得他的,他那么残忍的把我丢下,我不会,一辈子都不会记起他。”陆黎站起身,仿佛被抽空了灵魂一样奔逃,司锐跟在他身后叹了口气,无奈的摇起了脑袋。

  要知道那是最后一次见到陆黎,司锐绝对不会带他去见应亦,更不会放任他一个人离开,但是现在再说起这些都已经于事无补,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不管怎样都不能像演电视剧那样从头来过。

  很多时候,司锐会去看望陆黎的父母,只是每次去了气氛都有些沉重,陆黎是死是活没人知道,但私心里他们都希望他还活着。

  陆黎的父母也埋怨过陆黎最后的选择,但最后还都是全化为了平静,日复一日的还是要生活,唯独不同的是他们拥有了一个新的儿子,司锐就好像是另一个陆黎一样,更何况他还会带着另一个儿子回来。

  三年后,热闹开始回归正常,司锐和顾硕带着那些和陆黎最要好的朋友回到了陆家,齐聚一堂的感觉给平时冰冷的家增添了很多温暖,陆黎的爸爸妈妈似乎开始释怀陆黎的离去,那些埋怨和无止尽的平静都压在了最心底,只要不经提起,心似乎就不会再那么痛。

  ……

  多年后,朋友再聚首,有人悄声提起陆黎,说他曾在某一个夜里见过他,那抹熟悉的身影在黑夜中穿梭,他的身旁似乎还跟着一只通体乌黑的猫,时不时的有铃铛声划过,但再等他细看时,眼前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司锐抬起了幽深的目光,仿佛都能想象出陆黎手腕戴着红绳,脚下跟着一只黑猫的样子,也许陆黎在消失的那一刻起,他就做了对他而言最正确的选择,是人是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陆黎用他的方式去陪伴应亦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