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一百章:算是流放

  “现在后悔也无济于事,”苏羽的脸沉了下来,“你不是当年的天师,我也不是当年的人了,你根本对付不了我,而我却是只要勾勾手指就能要你的命。”

  司锐还是后退了,他对视顾硕的视线,定定的看了他一眼:“是,对你我束手无措,但是。”

  “没有但是,”苏羽打断他的话,“你必须跟我走,而你身边那位,你觉得我就算放他离开,他会走么?”

  司锐皱了皱眉,看顾硕:“你快离开。”

  但顾硕很坚定的摇头:“我不走。”

  “怎么样,司天师,”苏羽笑了起来,“若不是你有恩于我,你早就已经死在我掌下,我给你机会,让和你眼前这个人在一起,我会把你们带到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但前提你必须老老实实,只要我发现你有一丁点威胁到我,我会让立马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司锐眉头紧紧皱着,手边握着顾硕的手也没有松开,他看着苏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考虑好了么,司天师。”苏羽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

  “考虑好了,我们跟你走。”顾硕插话。

  苏羽眼眉一挑,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转向司锐,司锐皱着眉还没有答案,但肩突然被顾硕碰了碰,眼睛对他挑了挑。

  “他没意见,我说什么就是什么。”顾硕回过头来笑了笑。

  “哦?”苏羽微眯起眼睛,似乎叹了口气,接着手一挥,就将两人送了出去。

  一阵狂风刮过,司锐和顾硕不知道去了哪里,本来昏暗的地方也变回了原样,医院的外面很多人在走动,似乎并不知道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

  天正常的暗了下来,司家一直都没有等到司锐回来,最不着调的卫玉宸都变得有些不安,他看着应亦说道:“还是想的不周到,苏羽应该对他下手了,明知道他血液可以用来封印苏羽,我竟然还那么糊涂的让他一个人出去。”

  应亦抬起头,皱了皱眉:“你会没考虑周全就放他出门?卫玉宸,你又有什么计谋。”

  卫玉宸听了就笑,在他肩上拍了拍:“你就那么肯定我又使计了?”

  “没你算不到的事,”应亦拍开他的手,“说说,想让他出去干什么?”

  卫玉宸收了笑容,脸上有了迟疑的神色:“其实我没有把握。”

  “没有把握?”应亦抬起视线,眉头皱了皱,“你这不是让他去送死。”

  “赌一把,”卫玉宸看着他,眼神里有着他从未见过的决绝,“他的血能不能封印苏羽就看现在的造化了。”

  “什么意思?”应亦疑惑。

  “既然他没有想起自己三百年的事,那就说明他现在还是司锐,如果要一个平凡的人来封印一个成了魔的半人半鬼怪物,你觉得有可能么?”

  “所以你让他单独出去,苏羽如果知道前世帮了自己的天师出现,他就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自己手里逃走,他很确定有什么能束缚他将来要做的事,”应亦接下他的话说,“可是如果他直接把司锐杀了,那就没什么能阻止他了。”

  “人生总要搏一搏,”卫玉宸摇了摇头,“他要是念着旧情就不会杀了他,不过以他现在几乎没有人性的状态来看,他确实不会对当年的事留有感恩,但是,以他对待苏尧的态度来看,他又不会把事做的那么绝。”

  他嘴角勾了勾,像是在嘲讽什么一样:“苏羽一定是把司锐送到了一个可以不用他动手就能将他了结的地方。”

  应亦握了握拳:“你觉得他会激发自己的能量?”

  “没错,”卫玉宸说道,“如果能从苏羽手中逃脱,我们就有了七分把握,现在我们只需要维持苏羽对地狱之眼的信任,之后就看司锐的了。”

  语毕,他却叹气起来:“成功与否全看他和陆黎了。”

  陆黎已经两天没有好好说过话,和苏尧那点讨论很不过瘾,再加上苏羽时不时的冒出来吓吓人,他觉得整个人生都对自己充满了敌意。

  虽然能在整个院子里到处游走,可是一旦踏出正门就会被拦下,得不到外面消息的两人很焦急。

  远远看着苏羽在靠近,陆黎绷起了脸让苏尧来面对他。

  “今天的饭菜不合胃口?”苏羽问他。

  苏尧摇摇头,陆黎却在心里腹诽,就见到他那张脸怎么还吃得下。

  苏羽脸上显得很兴奋,应该是有什么好事,苏尧弯了弯眼眉,就问道:“有什么开心的事情不打算告诉我么?”

  “你想听我说么?”苏羽反问他,“每日我说不过三句就招你厌烦。”

  苏尧脸上一僵,随后又笑了笑:“我以为你有什么都会跟我说的。”

  “只想你想听,我什么都告诉你,”苏羽坐了下来,“我不是怕扫了你的兴么。”

  苏尧偏过头,喝了一杯水,没有去看他。

  “所有后患我都解决了,”苏尧笑着对他说,“往后没人能阻止我跟你在一起了。”

  “什么意思?”苏尧眯起眼眸。

  “你们那个天师,不会再有了,想要他的血来封印我这主意确实不错,不过很可惜,你们永远都见不到他了。”

  “你把司锐弄哪里去了!”陆黎猛地窜了出来。

  “不死也少了半条命,”苏羽没有所谓的说道,“他被我投放在了荒无人烟的地方,那里有很多猛兽,妖魔鬼怪,所以,你们没机会了,他出不来的。”

  “苏羽。”陆黎上手就想给他一拳,却被苏羽拦下,他摇了摇头,“别挣扎了。”

  “苏羽,”苏尧把陆黎压了下去,“你说不会伤害人类的。”

  “我是没有伤害无辜的人类,”苏羽看着他,“但是,司锐他不是,他既然对我有威胁,我就不能留他。”

  苏尧有些无力的抓着桌角,苏羽见了就道:“应亦那么没用,要你来拖延我的时间,这种拱手让人的滋味不知道好不好受,不过多尝几次也就习惯了,苏尧,你说对不对,他就是个窝囊废,他不配拥有你。”

  “苏羽,”苏尧冷喝,“你到底想怎么样,是要折磨谁?我把心挖给你好不好?”

  “我要你全身心都属于我,但是你要活着,”苏羽摇头,“去地狱,喝碗孟婆汤,忘了前世,和我重新开始。”

  “不可能的,”苏尧歇斯底里的摇着头,“苏羽,你罢手吧。”

  “回不了头了,”苏羽站起身,在他脑袋上轻抚,“从我喜欢你的那天开始就已经回不了头了。”

  重重叹了口气,苏尧垂下了头,他挥手对苏羽示意:“你先走吧。”

  说与不说,结果都已经显而易见,苏尧和陆黎同时感觉到身上压抑的厉害,那种未知的惧怕让人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那个仿造的地狱之眼,早就在卫玉宸的策划之中,而要最终完成却又必须依靠应亦,只是一个拟造的地狱的样子,明眼人可以一眼识破,但是如果再加上地狱本就该有的人和物呢?

  孟婆还在奈何桥上劝人喝下忘却尘世的汤水,灵魂被摆渡,彼岸花在生长,唯独不同的是,那个摆渡灵魂的人变成了应亦。

  地狱的一角,按原样被模拟制造出的三生石畔,应亦飘荡在忘川河中,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作为一个摆渡人,但是卫玉宸既然这么说了,他就必须要这么做,那些无用的事情,这时候的卫玉宸绝不会让他做。

  已经快要到第二天的尽头,应亦守着地狱之眼止不住的心慌,他已经整整两天没有见过苏尧,没有见过陆黎,不知道他们怎么样,苏羽有没有对他们做过分的事。

  可是这种焦急无处可说,此刻他就像一个弱者,只能被捆绑在这里看守,等待着最后的契机,一个可以彻底解决现状,了结后果的契机。

  他低垂着脑袋,孤身飘荡在忘川河上,落寞的背影仿佛已经是过了几千年一样的寂寥,然而却还是无从诉说,不知道苏尧和陆黎看到这场面是什么感受,就是远远望着的卫玉宸都觉得有些心酸,好像永别一样的凄哀,往后便是一眼天涯海角之隔,没有熟悉的身影,没有低沉的诉说,也许,不用多久,脑子里就完全模糊了他的模样,像是从来都没见过一般。

  卫玉宸收回视线,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和孟清远身处同一个地方的司锐和顾硕迷茫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太过陌生让人适应不来,司锐抬头看了看天际,已经是晚上,辨别不出方向,拿出手机也是一点信号没有。

  动了动身体,他碰了碰顾硕:“怕么?”

  “怕什么,跟你在一起什么都不怕。”顾硕笑了笑。

  司锐无奈摇了摇头:“没事跟过来凑什么人脑,嫌死的不够快。”

  “能跟你死一块值了,”顾硕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对他伸出手,“来,去前面看看有没有路。”

  司锐伸手抓住他的,跟着站了起来,有些无可奈何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这里总觉得不一般,你小心一点。”

  “好。”顾硕点点头,抓住他的手就向前走,边走边还哼哼了起来。

  什么歌司锐不知道,不过听起来顾硕应该很高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