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九十六章:所谓新生

  应亦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你伤好点没有?”

  “这点伤算什么,”卫玉宸想给他打套拳证明自己确实没什么大问题,但刚动了动胳臂,就哎哎叫了起来,他坐下身,啧了两声:“你竟然会关心人了,还真是受宠若惊。”

  “别废话,”应亦看他,“是不是还有什么办法没说,苏尧会去找苏羽在你意料之中,所以你的算盘打响了?”

  “哟,还以为跟陆黎在一块久了把你智商拉低了,”卫玉宸笑了笑,“办法么,当然有,记得我之前让你做的那个关于地狱之眼的设计么?”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应亦疑惑。

  “苏羽一定会将地狱之源打破的,所以,我们得把他拦下,但是,”卫玉宸顿了顿,眼神里透着认真,“他打破的是哪里就说不定了,地狱的源泉只有一个,可是我们要在其他地方设置一个地狱之眼呢,和那个为地狱提供生生不息能源的源泉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眼睛.....”

  “你要借此机会将他封印?”应亦眯起眼睛。

  “苏尧那边拖不了多久,所以我们的节奏要加快,让他发现仿冒的地狱之眼,他就没有工夫去复活苏尧,再后,趁他兴奋的放松之余,你利用沾染天师血液的龙吟剑就可以把他封印。”

  “但是,司锐的血。”

  “嘘,”卫玉宸打断他,“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如果他的转世就是为了封印苏羽,那么他就不会做无用功,这都是天意。”

  应亦怔住,他看着卫玉宸的动作有些晃神,这么多年他见惯了卫玉宸说话不着边际的样子,如今这么一正经突然觉得他整个人都神经兮兮,不像个正常人了,虽然他本就不是人,可是这样的差异实在太令人惊诧。

  但同时也说明现在的事情确实是非同小可,封印苏羽势在必行,而且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但是谁又有万全的把握?

  苏尧已经一整天都没有见过苏羽了,不过苏羽并没有限制他的行动,白天的时候还能出门晒晒太阳,就是这阳光没有以前那种让人舒爽的感觉,他觉得哪哪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想爆发却又必须得忍着。

  唯一能庆幸的就是陆黎能跟自己说说话,不过陆黎最多的时间就是在吃,几乎把苏羽这有的东西吃了个遍。

  摸了摸肚子,苏尧有点无奈:“以前你也这么吃?”

  “没有,”陆黎回道,“我上班的时候都没什么东西可吃,上下班的累个半死,回去倒头就睡,而且我还不会做饭,平时吃的都没营养,别说,应亦做的还挺好吃。”

  “是么,”苏尧笑了笑,“我都没吃过,不知道什么味道。”

  “估计是三百年太无聊了,就学点手艺来挣钱,没准还开过饭店呢,”陆黎跟着就说,说完他就开始笑,“我就随便说说,要他开饭店一准得砸,就冲着他那张臭脸谁敢去买啊,也就能吸引点小姑娘。”

  “对了,”陆黎问苏尧,“你是因为什么喜欢他的啊,我猜我就是因为体内有你残存的思想,不然怎么就对他上了心,光看着他那个不近生人的模样我就怕,别说厚脸皮缠过去了,现在想想多不可思议。”

  苏尧闻言就笑了起来,思绪似乎飘到了过去,当年那么多人为什么会喜欢上应亦?

  也许是因为他肯和自己同流合污?

  为什么用同流合污这个词?苏尧不可抑制的笑了笑。

  当年杨思恭可是被他们两人整的很惨,后来一见到苏尧就绕着走,就跟苏尧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应亦还拿话调侃过他,说以后没人敢近他身,就他这副混小子模样也就自己能压制住。

  苏尧当时一挑眉,就凑了过去,跟他眼睛对着眼睛:“谁压谁还不一定呢。”

  应亦被他堵的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憋了句:“压你这事我不做。”

  “哦,”苏尧看着他立刻偏开了头,有点不太高兴的说,“那我压你正好。”

  本以为苏尧是因为他那些话感到难过,毕竟他跟自己强调他喜欢男人,但是哪知苏尧压低声音说的却是没羞没躁的话,应亦看着哭笑不得,只能摇了摇头。

  苏尧见状就嘿嘿笑了起来,手臂搭在他肩上,勾着嘴角说道:“别说,你这样子还挺可爱。”

  应亦脸一僵,苏尧立刻跳开躲了去,还对他调笑着开口:“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不喜欢你可以别跟我靠太近,但是现在你可是总跟我厮混在一块,难免我要误会的。”

  “你......”应亦无奈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苏尧顿时就乐了,走过去拍拍他肩:“喜欢就大胆的说么,我喜欢男人也没瞒着你啊,不要不好意思,没准说了小爷还能赏你个吻。”

  应亦哑然,苏尧就没个完的凑了过来,脑袋和他脑袋抵着,嘴巴几乎向前一倾就能碰到,但突然,苏尧离开他一点然后猛地撞了过去,两个脑袋相撞,应亦捂着头皱起了眉,看向苏尧想说上两句,但谁知苏尧竟然摸着额头跳 起脚:“哎,怎么这么疼。”

  “力是相互的你不知道?”应亦无奈。

  “当然知道,”苏尧龇牙咧嘴的皱着眉,“但是我想你应该更痛一点,但怎么吵着疼的就我一个。”

  “你脑袋是不是被撞傻了?”应亦试图上前摸摸他前额,但突然手被拉住,苏尧凑上前,一个吻落下,眯着眼睛对他笑,“这叫出其不意,惊喜么?”

  应亦愣怔的站在原地,视线不知看向哪里,整个思绪都飘远了。

  “喂,不至于这个反应吧?”苏尧在他眼前挥了挥手,“你真这么不喜欢我?”

  “没。”应亦回神摇了摇头。

  苏尧左看右看都没看出个所以然了,索性没有再管,但看着他那副被惊吓住的模样心里实在不舒服,应亦对他有这么反感?

  “大概是因为不一样,”苏尧从回忆中醒来,“他总是给人想象不到的感觉。”

  “啊,是,”陆黎附和,“我觉得他讨厌我的时候,却是他对我越来越在意的时候。”

  苏尧失笑,三百年来竟然还是一个样子。

  那时他以为应亦生了气,可是隔了几天不见,应亦的神情却仿佛变了个模样,自己假意对他的不理不睬竟然换来他不知疲倦的有话找话,那种尴尬的语境让苏尧自己都觉得不太好意思,只能眯着眼睛对他笑了笑:“没事吧你,几天不见成话唠了?”

  应亦脸色一僵,摇了摇头:“没有,只是。”

  “什么只是,”苏尧打断他的话,“你怎么不问我今早上中午吃饭了没,还有啊,早中午饭都吃了什么,你最近有点胖了,是不是肉吃多了......”

  “是不是,类似这种没用的话你说了多少句了,还有那些重复的我就不提了,”苏尧瞪着眼摇了摇头,“我胖了也没你事啊,又不要你摸,别说,我这身材挺好的不然就勉为其难让你看两眼?”

  应亦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但是又没办法反驳,他确实说了很多没用的话,但是,他也并没有要拿早中午的饭来当说辞,苏尧的话未免有点过了。

  想了想,他就察觉了,苏尧根本就是给他下了套,皱着眉摇了摇头:“嗯,你好像更矮了。”

  “你说什么?”苏尧正想着怎么拿话来掖他,顺便还能趁机占点便宜,但谁能想到应亦能说出他变矮的话来?

  “可能是我长高了。”应亦点点头。

  “你闭嘴,”苏尧瞪他,“能把天捅破么,个高怎么着?”

  应亦笑了笑,手在他头上掠过,微微弯起眼眸:“捅不破,但有人还是很介意。”

  “谁介意了谁介意?”苏尧仰着脑袋,嘴角突然弯了弯,“你忘了自己年龄比较大,等再几年,我就能比你高了。”

  “那就拭目以待。”应亦笑了笑。

  “可是,”苏尧看着他,露出个歉意的表情,“我一样不用踮脚就能亲到你。”

  话音未落,嘴巴已经相触,苏尧得逞的对他笑:“这是报复你刚才的话。”

  其实他很拘谨,亲完他就怕了,他怕应亦突然的愣怔。

  但应亦还是僵在了原地,但突然他又揽他入怀,在他嘴上落下一吻:“我一样,低下头就能碰到你。”

  距离刚好,就像认识的时间也刚好一样,只可惜最后才发现一切都并不是刚好的,整个世界并不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变数随时会到来。

  “陆黎,”苏尧很认真的在对他说,“一切的不圆满我不想在你身上再发生一次,你懂我说的么?”

  “过去都将成为过去,就像我们所在的现在在未来也会成为过去,所以,撑过去。”

  陆黎从刚才嬉笑的言谈中醒来,微微弯了嘴角:“不会有事的,要相信应亦,我们都会好好活着,没有战乱,没有纷争,没有那些妖魔鬼怪,只是平凡的活着,像你们曾期待的那样,简简单单,两个人的生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