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九十一章:耍点计谋

  感知到陆黎有难的两人还被困在地狱,四周全是墙壁,刚进来的门又被关上,两人有些踌躇莫展,卫玉宸靠在玉床上,对应亦开口:“没咒语,硬闯也打不开,苏羽算计好了要我们死在这儿。”

  应亦没有回应,又是一拳砸在了墙上。

  “急也没用,”卫玉宸抬眼看他,“学我在这儿等死吧。”

  应亦收了拳,回头看他:“你早就死了。”

  “对,”卫玉宸止不住的乐,“我都死了还怕什么,两只鬼给困地狱来了,有趣,真有趣。”

  “你有完没完,”应亦皱着眉,“快想办法出去。”

  “行,我想,”卫玉宸站起了身,摸了摸耳朵,“办法么是有,不过有点麻烦。”

  “只要能出去就行,”应亦皱起的眉向外舒展,“不管什么办法都要试一试。”

  “好,”卫玉宸不跟他废话,眼眉一挑嘴巴突然发出类似鸟叫的声音,这声音起初很小,但随之却越来越大声,应亦一怔,明白他的意图后又重新皱起了眉,“你说的麻烦是......”

  “不关你事,待会儿你直接走,我善后。”卫玉宸笑了笑。

  应亦低下头,对他道了声谢,接着就看见门被打开,阎王带着一群小鬼堵在门前,卫玉宸一推应亦:“快走,去救他们。”

  应亦迟疑的望着他,卫玉宸却只是笑:“走吧,别连累我。”

  阎王一声令下,小鬼包围上来,看到应亦冷声喝道:“原来你这游魂竟是被藏了起来。”

  一堵窄小的门被小鬼门团团围住,卫玉宸率先闯了出来,对那阎王勾唇一笑:“这么多年我见惯了你不近人情,之前是不想过问,但有了我想过问的人也就由不得你再下死手了。”

  “放肆!”阎王喝道,“你身为鬼差却私藏鬼魂,这罪你承担起么?”

  “承不承担的起我都已经做了,现在后悔也没用,”卫玉宸勾着笑,又打倒一只小鬼,“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多谢你放我们出来。”

  阎王板着整张脸,严肃的骇人,应亦打散一个包围圈回头看了卫玉宸一眼,卫玉宸见了就对他笑,接着摇头:“陆黎和苏尧都需要你。”

  应亦眉心一皱,终于还是兀自逃了去。

  回到司家的时候,已经是一片狼藉,司炎伤的不轻,脸色苍白的看起来更是老了十几岁,应亦微眯起眼睛,问司锐:“苏羽来过了?”

  “嗯。”司锐点头。

  不用想都知道陆黎会被带走,应亦转过身皱起眉:“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么?”

  司锐等待应亦的焦虑心情在看到他的那一刻被平复,但紧接着他又更加担心起来,听见应亦问话,他只能摇头。

  司炎干咳了两下,对司锐招了招手:“去那间屋子,找一颗和拳头大小的透明水晶珠,拿出来我有办法找到他。”

  那间只有司炎才会常去的屋子,里面的东西司锐都不太了解,但一听大伯发话,他立刻走了进去,按照他的指示很快找到那颗水晶珠。

  司炎颤抖着手去接水晶珠,握在手里念了念咒语,只见那颗珠子蓦地闪耀出光芒,接着就看见里面冒出个人。

  是陆黎,他盖着被子一个劲的叫饿,看样子没什么危险。

  只是,突然房间里走进来一个人。

  “孟清远?”陆黎看到他有些惊讶,随后又变回刚才的模样,“你是来给我送饭的么?”

  孟清远愣了愣,看着他有些不可思议,但还是回道:“还没有准备好。”

  “哦,”陆黎点点头,偏头看他,“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他看起来很迟疑,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想见苏尧。”

  陆黎坐起了身,下床给自己倒了杯茶,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说:“我可以让你见他,但你觉得有意思么,你那些话感动不了苏羽,难道说来给苏尧听,他就能帮你梦想成真?”

  孟清远摸着自己脸上的疤痕有些无所适从,陆黎叹了口气,让苏尧出来跟他聊聊。

  “坐下吧,”苏尧看着他,“有什么话你就说。”

  孟清远微愣,在他对面坐下:“我知道不管我做什么,苏羽都不会看我一眼,只是我不甘心,苏尧,你究竟哪里好,值得他喜欢。”

  苏尧勾唇看起来有些无可奈何:“可能只是因为比你早一步认识他。”

  他看着孟清远深深叹了口气:“我也不明白,但是苏羽现在这样子我想你也不愿看到,你把内丹给他难道就没想过会因此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那我也甘愿,”孟清远低垂着的脑袋突然抬起,他坚定的看着苏尧,“只要他想要的,我有或没有,都一定会找来给他。”

  他顿了顿,突然又有点想笑:“我这张脸已经不会再妄想苏羽会突然对我萌生好感,我只想他能快乐的生活,只要他满足,我什么都可以做。”

  “哪怕他要毁灭整个世界?”苏尧看着他。

  孟清远微微笑了笑:“世界本就与我没有关系,他毁也好,留也罢,任他去。”

  “对了,”孟清远想起来这儿的主要目的,“再过两天你就可以完全复生,我想没有那把剑也无所谓了,你给那把剑施加了诅咒,只能暂且压制住苏羽,而不久他就可以完全掌控,到时候别说整个世界,哪怕宇宙万物都会服从于他。”

  “苏尧,”他定定的看着他,“你知道苏羽本意并不想要这些,所以,你想要那些无辜的生灵好好活着,就顺从他,”可能说的很累,他有些疲惫的垂下了眼眸,“就算我求你,苏羽只有在提及你的时候才会微笑,不管你是因为疼爱这个弟弟也好,还是为了生灵万物也好,都求你和他好好在一起。”

  “用内丹乞求换来的陪伴难道就只是为了看着我和苏羽在一起?”苏尧摇了摇头,“你问问自己,看到他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你受得了么,一直以来你只学会了迁就,你对他的好难道你真以为他不知道。”

  “知道又怎样,”孟清远低着头笑了起来,“在他眼里,我永远都比不上你。”

  苏尧哑然,看着他突然觉得有些可悲,也不知道是替他悲哀,还是在悲伤自己。

  心有点疼,陆黎冒了出来,对着眼前那人就道:“既然他知道,那就努力再让他更清晰的知道,你们的寿命都那么长,一天他感动不了他就一年,十年,百年,千年......”

  “你明知道他和苏尧不可能,又何必还强求,就算他们因为这些那些的事在一起了,你觉得他们在一起谁会开心?”

  陆黎勾唇笑了起来:“一个心里装着其他男人的人,会对除那人以外的男人能有什么表现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所以,你来劝苏尧和他在一起,就等于是把苏羽未来的幸福给葬送。”

  “够了,”孟清远有些歇斯底里,“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选择让苏羽开心,他喜欢的人一直陪在他身旁难道不好么,至少一睁眼就看的到,一闭眼就能抱的住。”

  “那你呢,”陆黎笑了笑,“你也陪在喜欢的人身旁,你开心么?”

  孟清远顿住,他看着陆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别说你看的着碰不着,要我说,你一样可以学苏羽那样把喜欢的圈禁起来,内丹拿回来你就比他强大,再然后你就能拥有他了,你为什么不去做,反而是做了最愚蠢的决定,把他拱手送给别人。”

  眼神怔愣,孟清远愕然的看着他,嘴巴张了又合,竟然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你舍不得心爱的人因为自己而感到难过,那就可以看着心爱的人让别人难过?”陆黎眼神直视着他,一句又一句的逼迫,“孟清远,我知道你不甘心,所以,把他抢回去。”

  孟清远像是被他说中了心事,眼神涣散的看着陆黎,摇着头,他说:“不,不。”

  “三百年来你有碰过他一根手指么,”陆黎嘴角的笑让孟清远害怕,“没碰过,你们最近的距离大概也就是他灵魂从我身体里出去的那晚,你才能抚摸到他,孟清远,将来你就得看着他和别人耳鬓厮磨了,你永远永远只能站在门外,或者连站在门外的资格都没有。”

  “不,我......”

  “别我了,”陆黎收回那抹逼迫的笑容,坐直了身体看他,“我可以帮你。”

  孟清远一怔,愣愣的看着他。

  陆黎跟他耳语了一阵,最后勾唇露出个计谋得逞的笑意,接着就见孟清远紧抓住自己的手,看着陆黎有些难以抉择。

  “放心,苏羽那么笨一定瞒的住。”

  “可是......”

  “如果他是爱苏尧,会介意一张毁掉的容颜?”

  孟清远不再说话,看着陆黎点了点头。

  陆黎嘴角一勾,跟心底的苏尧说道:“我这么做是不是有点损?”

  苏尧没说话,陆黎叹了口气:“如果他迟早都要被封印,那孟清远至少感受过一次来自苏羽的爱意吧,我想不管苏羽以后在哪,他都会一直守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