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八十五章:你还是他

  卫玉宸的出现让两人微微诧异,陆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啧了一声:“门都不用敲,改直接撞门了,下次是不是还要来个从天而降?”

  “你都知道应亦身份了,我再敲门不是显得很多余,”卫玉宸走过来就跟他勾肩搭背,顺便挑了挑眉,“还是看你顺眼。”

  “你看上我了?”陆黎拍掉他的手,压在应亦身上躺下踢了他一脚,“我告诉过你对你没兴趣吧。”

  “那我对你有兴趣你能怎么着,”卫玉宸抓住他伸过来的脚,示威似的对应亦笑,“转手送我介意么?”

  “非常介意,”应亦前倾拿开卫玉宸抓住陆黎的手,眼神里带着**裸的威胁,“突然过来有什么事。”

  “哦,”卫玉宸笑了笑,又去逗猫玩,“当然是苏羽的事。”

  他抬起头看了应亦一眼,抚摸着黑猫脑袋上的毛:“还算你够理智,不过也没少做对不起苏尧和陆黎的事吧,瞧你之前那紧张样,怎么着,这里就一张床,是不是也和苏羽住一块了?”

  “肯定是。”陆黎眯了眯眼睛。

  应亦摸了摸鼻子没说话。

  “默认了?”卫玉宸笑。

  陆黎横了应亦一眼,仰着脑袋瞪他:“亲了?没滚一块吧?”

  “一张床难道不是你的功劳,”应亦看他,皱了皱眉,“如果有第二个房间。”

  “别打岔,”陆黎打断他的话坐起了身子,眼睛直视他,“一张床也没让你们亲嘴,更不是为你们滚床单准备的。”

  “那是为谁?”应亦突然说。

  陆黎哽了哽咽喉,一句话硬是憋了下去,他瞪眼,转过头去看卫玉宸:“你都知道怎么也不警告他不准乱亲乱摸。”

  “谁说没有,”卫玉宸看着两人就笑,“不然他能怀疑拥有你身体的到底是谁么。”

  “所以之后你还跟他亲?”陆黎急了,眉头皱巴着看应亦,“到底滚没滚,趁我和苏尧不清醒的时候,你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勉强算我亲的是你行不行,”应亦按了按额角,“毕竟身体是你的。”

  “哟,学会在人前秀恩爱了,要逼死我们这群单身狗啊,”卫玉宸勾了勾黑猫下巴,“小赤景,不如你跟我在一起吧。”

  黑猫扭了扭身子就要逃,但卫玉宸抓着他脖颈不让它逃:“应亦没跟你说过我挺喜欢你的,你人形光着的模样我都见过。”

  “喵呜~”小黑猫十分不开心,瞪着眼睛往应亦那边投以求救的目光。

  “别闹它,说正事。”应亦开口。

  卫玉宸笑了笑,还是没有放开小黑猫,只是低着头边抚摸边说:“他要杀你不用我说了,但是,”他顿了顿,抬起头来,神情里有着难以言喻的认真:“苏羽想掌控整个世界。”

  “电视剧看多了吧,”陆黎看着他就道,但说完他又板起了脸,“他想怎么做?”

  话音未落他抓住应亦的手,紧紧攥着,摇了摇头:“他接近应亦那么久都没有动手,是在等什么时机么?”

  “这话你应该问应亦。”

  陆黎转过头看他。

  应亦摸了摸胸前的铜钱,扯了出来:“他想要这个。”

  “是那把剑?”陆黎说,“我记得它,在苏尧的回忆里,它是叫龙吟剑吧,我那枚铜钱里面印刻的就是它的剑鞘对么,只可惜我找不到了。”

  “在这儿。”应亦从怀中又拿出一枚铜钱。

  陆黎眼睛一亮,随后又微微眯缝起:“你偷偷藏起来的。”

  “咳咳,”卫玉宸干咳两声,“不要打情骂俏了啊,之前他觉得你是苏羽,当然要想尽办法让你受折磨,嗯,那些刚开始出现的鬼啊怪啊都是他......”

  “卫玉宸。”应亦眯眼。

  “好了好了回归正题,”卫玉宸笑了笑,“苏羽确实是想要这把剑,这两枚铜钱现在也凑一块了,接下来我们就是要封印苏羽的身体。”

  “什么意思?”

  “找到苏羽几百年的身体,把他封印,连同他的灵魂一起,”卫玉宸抱着小黑猫站起身,“同时也将苏尧封印,应亦,你确定你要做么?”

  应亦怔住,陆黎看了看他,良久说道:“没有其他办法么?”

  “找个活人,把苏尧的灵魂注入进去,而这一次的注入就等于是投胎转世,他不会再有记忆,是一个完全新生的人。”

  “我知道你们有个朋友,之前就是她承接苏尧的灵魂,但她本身体质就太弱,而苏尧也一样,他们不可能融合的。”卫玉宸看着他们两人。

  “所以,要用一个正常的身体?”陆黎说。

  “有件事,你们可能都不知道,”卫玉宸突然又笑了起来,“现在存留在陆黎体内的苏尧灵魂其实只是他当年的一缕,而他其余的魂魄已经随着转世没有记忆的来到这个世上。”

  “陆黎,”他看向他,目光很真切,“他就是你。”

  陆黎愣住,他问:“可是苏尧从来没有对我说过。”

  “你觉得一个残缺的灵魂被寄居在了别人身上多年,他还会知道自己其他的魂魄都去了哪么?”卫玉宸走了两步,逼近陆黎弯下了身,“难道你不觉得你们之间很相像,而且只是一眼就觉得万分亲切么。”

  应亦手指动了动,看向卫玉宸。

  卫玉宸直起身,对着两人笑:“陆黎,你想要这份残缺的灵魂么?”

  陆黎微怔,看了看应亦,又看向卫玉宸:“我是苏尧,所以应亦会被我身上的某些特征所吸引,一直以来,他的好感都是因为苏尧,他爱的其实也都是苏尧,是么?”

  应亦抓住他的手,他却一直看着卫玉宸。

  “这话问你旁边的人最合适吧?”

  “不是。”心里冒出一个声音。

  陆黎顿了顿,又听见那个声音在说:“就算再相像你也不是我,你不是苏尧,你是陆黎,你拥有独立的意识,你爱上他是情之所到,而应亦,更不用说,如果你不是苏尧,那他又怎么会是因为苏尧而爱你。”

  陆黎抬起了头,他看着应亦紧皱的眉,忽然笑了笑:“你这么紧张干嘛。”

  “我。”应亦说不出话来。

  “接下来呢,”陆黎转过头笑看着卫玉宸,“封印了苏羽就大功告成了?可是我们怎么把他封印。”

  语毕,他在心里默默笑了笑:“这时候不应该你出来解决么,苏羽是你弟弟,他被封印你甘愿么。”

  “那本就该是他的归宿,”苏尧摇头,“这个结果于我于他都是最好的,毕竟我也不想他死,也不想应亦因为这件事受伤。”

  陆黎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这把龙吟剑因为是苏尧送给应亦的,所以它的寓意不用说你们都明白,”卫玉宸嘴角的笑敛了下来,顿了顿看向陆黎才说道,“他怎么死的,你知道么?”

  陆黎摇摇头,他并没从苏尧那里得知最后的结果,他只是知道他死了,苏羽和应亦有仇怨。

  回忆声起,他透过苏尧的心看到了那最后一场战役。

  天边的彩霞像是被鲜血沾染一般,殷红的可怕,令人心颤,二十四岁的苏尧高举着皇家的旗帜,满眼的执着与坚毅高声喊着:“誓死保家卫国!”

  身后一阵附和,慷慨激昂的语调只叫迎面那些敌军闻风丧胆,身子颤了又颤。

  而突然,一道圣旨下来,苏尧被罢免官职,苏羽接任,那种突然换主帅的感觉让众将士莫不都是心惊胆战。

  苏尧冷眼望去,苏羽却只是嘴角勾笑:“哥哥,我怕是不能陪你回去了,你的仗就由我来打,而你,回皇城后老实交待和应将军的关系,也许皇上和父亲会饶你一命。”

  “苏羽,”苏尧看着他冷喝,“事关众将士生命,你岂能在这时候告我御状。”

  “你走了我自会代劳,别总把我想的不堪一击,”苏羽笑了笑,“哥哥我劝你还是早些回去,否则你那个应将军可能见不到你最后一面了。”

  苏尧眼眉一挑,目光寒冷的望着苏羽,话没从口中说出,就听到对面一声高吼:“杀!”

  这边的迟疑,再加上刚才高涨的士气被苏羽一旨圣谕打破,众将士突然的低靡给了敌军可乘之机,苏尧来不及卸任一举长枪就道:“冲啊!”

  身后的将士愣了愣,接着就向前冲过去,苏羽在一旁怔住,回神之后才追了过去。

  两方杀的眼红,但这边因为苏尧的统领,虽伤亡惨重却依旧顽强抵抗。

  这是一场硬仗,那边的兵马比苏尧这方要多的多,而且他们的援兵迟迟未到,对方那边却紧接着又来一批增援部队。

  皇城里地方的懦弱让他觉得失望,而现在又多了一个苏羽,这时候给了他一个沉重打击,他有一半的思绪都被应亦牵引,而他不能,不能去想应亦,否则就是在放任眼下这些将士不管。

  他冲锋在前,杀出一条血路,厮杀的模样是苏羽从未见过的狠辣,那样子就好像变了个人,而这样子就是他小时候最爱的样子。

  苏羽并不是苏家老爷亲生的孩子,他是义子,从小和苏尧一起长大,因为年纪小,又不是跟那些少爷同父同母,所以他被欺负的很惨,就是因为有苏尧,他才可以避过那些人的冷眼,他保护着他,一直到长大,可突然冒出一个应亦,那个人抢走了苏尧对他所有的宠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