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八十二章:不再相见

  “哦,”苏尧点点头,“没想到你这木头脑袋还挺好使。”

  他笑了笑,身边的人却是一愣,木头脑袋?

  “我看到那个小倌了,”苏尧抱着被子,嘴角勾着笑,“怪不得那些人都愿意舍了怀中软玉去找个男子,虽说不上倾城绝色,但比那些全身染着胭脂味的女子好了太多。”

  他转过头,对应亦挑了挑眉:“你说,我以后能找个什么样的男子么?”

  “你不能找,”应亦认真的回答,“抛开你的身份不谈,喜欢男子这件事本身就不对。”

  “怎么就不对了,”苏尧坐起身,有些不满,“真喜欢一个人你还管得着他是男是女。”

  应亦皱了皱眉:“婚姻之事并非自己所能决定,你再大些就会有很多人来给你说媒,你要找个女子传宗接代,延续香火。”

  “你怎么也这么顽固,”苏尧瞪着他,“当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就绝不会再说出这样的话。”

  “所以,你喜欢上谁了么?”应亦接着就问。

  没有任何衔接的缝隙,就好像不需要思考一样,应亦就问了出来。

  苏尧看着他笑了笑,缓缓俯下身,两个人的目光相对,眼神中倒映着彼此的身影,空气中有莫名的气氛在发酵。

  “你觉得我喜欢谁?”苏尧又低了低脑袋。

  两个人很靠近,彼此的呼吸都喷洒在对方的身上,苏尧勾着嘴角,眼神肆意的望着他。

  “你喜欢谁我怎么会知道。”应亦试图偏开头。

  但脑袋被苏尧用手固定住,他的目光就那样毫不掩饰的在他脸上探询。

  “真的不知道么?”苏尧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的笑有种惑人的魔力,应亦看着他突然移不开目光,可嘴巴还是坚定的说道:“那个小倌?”

  苏尧脸上的笑有点僵,随后却笑出了声,双手在他脸上摩挲,整个人压在了他身上,嘴巴蓦地与他双唇相碰。

  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应亦睁着双眼愣怔的看着眼前的人,他在自己的嘴巴上缓慢的摩挲,温热的触感直击他心中,整个人仿佛僵硬了一般。

  苏尧见他没有动,就试着要撬开他嘴巴,双手也没停顿的在他身上一点一点的游走。

  应亦总算回过神来,牙关咬紧抓住他肆意游走的手,顺势翻了个身。

  “你在做什么?”

  “你不是正在感觉么,”苏尧眨眨眼,“还是要我做的更彻底点?”

  应亦有些愣,苏尧见状就又压了回去,刚要碰触他身体就被拦了下来,应亦整张脸都板着,他认真地推开苏尧:“别闹。”

  苏尧半勾着唇被他推到一边,听着应亦说:“有些事不要做过了头。”

  很明显,苏尧被应亦拒绝了,那之后又是很久不见。

  记忆中的苏尧确实和陆黎很像,但又绝不是陆黎,清早起床的应亦在一片混乱中决定去看看拥有陆黎灵魂的扬扬。

  有些事是需要结果的,就比如说他一定要在苏尧和陆黎中作出抉择,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爱上除苏尧以外的人,所以也从未设想过会面临现在这种情况,那天的舍弃让他以为心中最重的只有苏尧一人,但最后才发现并不是。

  又或者说,现在的苏尧不是他记忆中的苏尧,和当年大相径庭的他只会让应亦觉得,自己过了百年之后已经不再爱他,对他不过是个执念而已。

  可心隐隐作痛,应亦不知道是该把这种情绪归为爱的不可得,还是一念执着必须要割舍。

  他想他确实需要找陆黎,让他来证明他心底的人到底是谁。

  但脚步在房门前停下,他听到苏尧叫他。

  “你要去找他了么,果然卫玉宸说的没错,你已经忘了我了。”

  身后的声音带着一丝崩溃。

  应亦转过头,看着那张脸,陆黎,苏尧在脑海里挣扎,他皱起了眉,竟然不分上下,他们谁都没能胜出。

  “我的不适应,你就不想问问么?”苏尧看着他,“你心中或许还有我,但不只我一个了。”

  应亦无从反驳。

  “我该去完成我的事了,”苏尧走到他身边,打开了门,“再见吧。”

  手被拉住,应亦皱眉:“你要做什么?”

  “我不想苏羽死也不想他伤害别人,苏羽对你做了什么你比我还要清楚吧?”他仰起头来看他,“如果他复生,你觉得那些已经死在战场的人和现在的人类会遭受什么?”

  应亦一怔,他紧紧抓住苏尧的手:“那你更不能一个人走,要怎么做,我可以帮你。”

  “那个人呢?”

  应亦愣了愣,良久回道:“我不会再见他。”

  苏尧所说的要拦住苏羽,事实上就是要去地狱走一遭,找回苏羽生前的身体,据苏尧回忆,当年他和苏羽一起死后,苏羽不知道用什么邪术把两个人的身体都冰封了起来,灵魂随着记忆转世,寄存在了别人身上,阴差阳错,他被司炎召唤走,附身在了司扬身上,但由于他灵魂太弱在扬扬身体里不能支撑起记忆。

  要不是扬扬病重又换灵魂,他可能还不会出来,所以这一切也算是命定的巧合。

  苏尧半人半鬼的身体去不了地狱,所以能去的只有应亦。

  而苏尧不知道的是,卫玉宸就是地狱中的一员。

  倒不是阎王,但能执掌整个地府的鬼魂也算是不小的官差,应亦皱了皱眉,苏尧突然摇头:“没有把握之前你不能去。”

  应亦直视着他,带着点探询的意味,嘴角突然勾起:“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会去做。”

  苏尧看着他有些愣,想凑过去在他嘴角亲吻,却被应亦拦下:“我会尽快回来。”

  “万一。”

  “没有万一,”应亦打断他的话,“毕竟我也是只鬼。”

  苏尧可能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哪里有问题,看着他皱了皱眉:“还有其他办法的。”

  “不找到他也没有关系,”苏尧说,“只要你把那把佩剑守好。”

  “剑?”

  “没有你那把佩剑,苏羽就算复生也不可能走出地狱。”

  “为什么?”应亦疑惑。

  “那是我的诅咒。”说起这个,苏尧的眼眯缝了起来。

  应亦看着他没再问,但苏尧却是兀自说了起来:“那把佩剑你收在哪里了?”

  应亦顿了顿,神情有些沮丧:“不在我手中。”

  “什么?”苏尧皱起眉,“我让你好好保存,你就这样把它丢了?”

  “在陆黎身上,”应亦说,“但是他给丢了,你死后我把它炼化隐藏在铜钱中,但在一次抓鬼行动中,一枚铜钱不小心丢了,我前段时间才找到,可惜陆黎又把他丢了。”

  “那另一枚呢?”

  “在我身上,”应亦从怀里拿出给他看了看,“放心,我会收好的。”

  苏尧从他手里接过,微眯起眼睛:“交给我吧?”

  应亦有些愣:“你这是要把自己的定情信物要回去?”

  “当然不是,”苏尧说,“我就是担心在你身上不安全,毕竟苏羽。”

  “你忘了自己是怎么死的了么?”应亦冷下脸,眸子里带着一丝阴狠,“我可以不杀他,苏羽是你弟弟没错,但如果不是他你不会死,你说是你欠了苏羽,但在我眼中,是他欠了你。”

  手有些僵,苏尧看着他微微勾唇:“算了,我知道你恨他,以后我不再提就是了。”

  应亦点点头,想将他揽入怀中,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但他还是接了。

  对方说了几句,应亦脸上毫无波澜,但心中却早已泛滥,他看着苏尧抱歉的笑了笑:“有事要忙,你,要跟我过去么?”

  苏尧摇了摇头:“总不能一直跟在你身边,你去吧。”

  是司锐的电话,他说扬扬还是那副样子,或者说,比之前还要糟糕,她可能没有多久可以活了,所以能不能请他再帮一次忙。

  应亦有些害怕,如果陆黎已经在扬扬身体内,那如果司扬死了,陆黎的灵魂呢?

  他说了不会再见陆黎,可现在是病重的司扬,其实他是可以带苏尧一起去的,毕竟司锐那边的意思就是能不能把陆黎一并带过去。

  应亦看到司扬的时候有些诧异,此刻的司扬昏昏欲睡,整张脸蜡黄,眼底还有很深的倦意,如果不是能看到她胸口的起伏可能谁都要认为她已经死了。

  “陆,陆黎没来么?”司锐向他身后望了望。

  “带他过来送死么?”应亦冷着脸。

  司锐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就听司炎问:“你那边不是他本人了吧?”

  应亦微眯着眼睛:“所以呢?”

  他回去的时候天都已经快要黑了,想着去超市买点东西回去做给苏尧吃,就在陆黎家附近便利店停下了。

  陆黎跟他逛过超市,也去过便利店,那时候,陆黎满脸堆笑的跟他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还有那次,应亦的房子被摧毁,陆黎带他走到公寓前的小花园,看着一对老夫妻走过,跟他半开玩笑说的那些话。

  嘴角微微勾了勾,转瞬又敛去,他挑着今晚要做的饭食摇了摇头,结账的时候还有点晃神,后面有人推了推他,他才回神把钱给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