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七十九章:喜欢别人

  “是么,”应亦偏过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那人怎么说也是正大光明去的玉楼,你什么时候也能不需要偷偷摸摸?”

  苏尧上手就推了一把,眉眼挑着笑:“躲一边听多久了,你这人看着挺严肃,没想到嘴巴收不住,欠抽啊。”

  “少爷。”小厮在后面拉了他一把。

  苏尧瞪他,满脸的爷正在兴头上你跟着捣什么乱的姿态:“一会儿就回府,你先边儿玩去。”

  说完他就对上应亦,嘴角勾着:“有能耐拼一场?”

  “拼什么?”应亦很爽快的问道。

  苏尧肚子里不知道打了多少鬼主意,微眯着眼睛对他勾了勾手指:“去玉楼,你要是能从里面最出色的小倌身上得到随便什么物件就算你赢。”

  应亦微微笑了笑:“你这不是要跟我比什么,是故意要我难堪吧?”

  话音未落,就见苏尧作势要反驳,应亦摇了摇头,笑道:“其实是你自己想要那小倌身上的物件,不管我是赢或输,最后的胜者都是你。”

  苏尧喉咙里的话全让应亦一句话堵了回去,他大手一挥,叫声小厮:“我们回府。”

  但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他回身又在应亦身上打量了几番:“就算如你所说,那你是比还是不比?”

  “这等事我自然不会做。”应亦摆了摆手。

  苏尧“哦”了一声,语调拐了几道音嘴角才露出个微笑来:“不做就罢了。”

  他眼底露出一丝狡黠,应亦皱了皱眉,就见他招手一挥,和小厮向前走去。

  小厮此刻脸上吓的不轻,在苏尧身后叫了几声小祖宗才说:“少爷你知道刚才那人是谁么?”

  “我正要问你呢,刚好,过来跟我说说,他到底是何许人?”苏尧挑着笑,眸子里分明闪着精光。

  “老爷的战绩不用说少爷您也知道,但您可知这朝纲之上还有一个和老爷不分伯仲的将军么?”

  “应劭?”苏尧回头看他有丝惊讶。

  “他就是应将军的公子应亦,这么小的年纪就是个独当一面的少将军了,”说起应亦,小厮眼中划过一丝敬佩,接着就担忧的看着苏尧,“少爷,这位主您可千万别招惹,咱惹不起。”

  苏尧眉眼一挑,不但没生出怯意还勾着嘴角笑了笑,外界这么赞扬于他,那自己不做出点事给他瞧瞧不是也挺无趣么,而且,能在玉楼那地方见着他,他又会是什么正经的主?

  想着,他就有了主意。

  回忆是被苏尧渐渐垂下的脑袋终止的,应亦低头看了眼已经睡着的苏尧,勾着嘴角摇了摇头,把他揽进怀里合上被子盖好。

  再见到苏尧,应亦心中没自己想的那么喜悦,反倒是惴惴不安,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不安,哪怕心里会突然冒出一个陆黎,可那不应该是内心纠结的缠绕么?

  眼前的人睡得很安稳,更映衬出他脸上的不平静,他悄悄走下床,看见在卧室门前一直呆呆蹲着的小黑猫。

  说自己是苏尧的那个拥有陆黎身体的人,他知道他们过去的一切,应亦没法劝说自己他不是自己长久以来心心念念的苏尧,哪怕从一开始,他只是因为突然到来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可现在呢,他很清醒,但完全又找不出他和苏尧一丝一毫的不同。

  苏羽那人的狠辣,陆黎的滔滔不绝,这两者在现在的他身上没有一点体现,而苏尧,他的特性,虽然与以往有所不同,但毕竟已过了上百年,前世的纠葛让他分辨不清苏尧会是以什么样的性格出现,毕竟那段日子很沉重,很压抑。

  应亦回到了卧室,看着他在睡梦中都还勾起的微笑,心里蓦地一顿,他想要的,多年以前和多年以后都是同一个,只要他笑开心,只要两人在一起,不管是什么恩怨他都不想再去过问,这些年的孤独让他一看到眼前这人就不可抑制的满足。

  醒来的时候,应亦看见苏尧就在眼前,嘴角的笑咧的很开,应亦眯了眯眼睛把他圈入怀中,在发顶落下一吻:“早。”

  “早,”苏尧笑了笑,“我想带你去个地方,很早以前就想让你看的地方,虽然现在可能那边的东西都不在了。”

  应亦对苏尧的话没有异议,一早起了床就跟他去了他口中的那个地方。

  毕竟过了很多年,不抱希望的想着或许还能看到什么东西,但到了地方还是有些失望,那边空空旷旷的只剩下一片废墟,不过走近了看去,却发现废墟下有着常人不易发觉的东西。

  应亦回头看他:“这是当年。”

  他的话没有说完,苏尧很快就打断了:“是当年,应亦,当年我们都欠了苏羽。”

  “我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否则我就不会有现在的记忆,所以我根本没有投胎,”苏尧回过头来看他,“应亦,哪怕过了三百年我也过不了心中的那道结。”

  应亦恍然大悟的看向眼前这片废墟,皑皑白骨堆积在深不见底的下方,苏尧为什么能感知到,不为其他,只因为他也不是人。

  心跟着抽了一下,他皱起眉叫了一声苏尧。

  苏尧摇摇头:“他们当年为什么会死,你我都清楚,错不在苏羽,应亦,我是回来还命的。”

  “不,”应亦抓住他的手,“苏尧,如果你执意要为这一切负起责任,我替你偿。”

  苏尧突然就笑了:“不用担心,我非人非鬼,又能怎么还这份债。”

  “反倒是你,”他顿了顿,“这几百年你就这么当个孤魂野鬼似的寻我,我欠你的更多。”

  “是我欠了你,”应亦摇头,“没有我,你怎么会死。”

  “别这样,”苏尧向来时的路退了回去,“我只是来祭奠祭奠他们,有什么债,等到我们全下了地狱一起还。”

  他回过头,勾着嘴角:“你愿意跟我一块么?”

  “嗯。”应亦点点头追了上来。

  卫玉宸不知道从哪里得知的消息,很快就把电话打了过来,应亦本来不想过去,但卫玉宸一直催促,说手边还有一个活,让他立刻马上,必须要过去。

  应亦是带着苏尧一起去的,卫玉宸看着两人就开始笑:“苏尧?”

  苏尧点点头。

  “哦,”卫玉宸凑近应亦,在他耳边悄声问道,“那小子呢?”

  应亦身子僵了僵,却见卫玉宸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你不知道这小子把你忘了,喜欢上其他人了?”

  苏尧皱了皱眉,目光转向应亦:“他什么意思?”

  应亦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眼眸眯了眯,身上的气压有些低。

  “就是他在现代喜欢上一个男人,”卫玉宸接着说,“就你现在占用的这具身体。”

  苏尧看了看卫玉宸,又看了看应亦。

  应亦脑子有点乱,他想责怪卫玉宸的多嘴,但更想咒骂自己只是因为卫玉宸提起陆黎就扰的自己心绪不宁不能作答。

  “应亦只是把他当做了我,”苏尧笑了笑,“你想多了。”

  卫玉宸不以为意的点点头,但没有反驳,只是笑看着应亦:“嗯,不说了,我们说下需要你处理的事。”

  “处理?”苏尧疑惑。

  “委托人非常巧合的出现在陆黎那套公寓附近,对了,你房子被毁的事我已经查清楚了,”卫玉宸坐下,“还是那些人,就算苏羽不在,他也想对你赶尽杀绝。”

  应亦“嗯”了一声:“说说,陆黎公寓那边的事吧。”

  “行,”卫玉宸笑了笑,“有个男孩说他女朋友有点问题,前些日子辞了工作整天待在房子里不出门,哦,不对,是白天不出,一到了晚上谁也拦不住她。”

  “起初男孩以为女朋友瞒着自己什么事,但有天他跟了出去,看见她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可神情很开心,而且,她跟着那团空气在走,还时不时的转头问两句。”

  “她进了一间房子!”卫玉宸诡异的笑了笑,“是间废弃的房子,可他听见里面有女朋友和一个男人的笑声哦。”

  “然后呢?”应亦问。

  “他打开了门,还是只看见女朋友一个人,而且女朋友就像看不见他一样。”

  听到这,苏尧皱了皱眉,迟疑的问:“应亦一定要接?他本身是鬼,做的了捉鬼的事?”

  “当然能,”卫玉宸看他,目光里带着打量,“你不在的这些年,他可不是以前的应亦了哟。”

  苏尧被他逼着向后退了几步,应亦看不过去,拦住卫玉宸的脚步:“这是我答应他的。”

  “不,是交易。”卫玉宸补充说。

  苏尧紧皱着眉像是在问应亦怎么回事。

  “你以为他这鬼是容易当的,”卫玉宸退了回去,笑了笑,“他可跟我签了契约,捉鬼的数量如果不达标他就会化成灰烬永世不得超生,当然,他已经捉了很多,契约也快到了尽头,但中途出了什么差错,就难保他的灵魂会怎么样,那样他灵魂里的......”

  “卫玉宸。”应亦冷斥。

  “好了,话说太多人就会累,你们自便我走了。”卫玉宸不在意他的冷喝,顺便还挥了挥手,说下次再见。

  苏尧可能没消化这些话,上了车的时候都有些愣,应亦跟他说话的时候他才回神,看向应亦,笑了笑:“我能跟着一块去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