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七十五章:给你要的

  陆黎几乎被脱了干净,但应亦的衣服却还在身上,他有些担心,皱着眉抓住应亦的手,试图翻身压住不让他再乱动。

  前几次的教训让陆黎心有余悸,应亦最擅长的就是撩完人半路就撤,而这种状况他不可避免的每次都中招。

  瞪着眼睛,他向一旁躲了躲,被触摸的敏感地带在应亦手心起了变化,他不能再放任自己沉沦,如果再一次无法自拔的陷入应亦的柔情,他觉得自己真的要憋不住做点对不起应亦的事。

  虽然他几次三番提醒过应亦,可每一次都是他在妥协,而现在,他那点理智早已经不知被丢在了哪里,只是看着应亦勾着嘴角微笑他都要呼吸困难,又何况自己握在应亦手中,刹那间身体的每一个位置都变作敏感地带,他逃脱不了应亦这个人。

  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他一个眼神,陆黎就会像个困兽一样被他圈禁,而现在,陆黎不想再这样被动,他看着应亦,他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先停停。”

  应亦触摸在他身上的手顿住,眉眼间泛着笑意,问他:“是这样么?”

  陆黎啧了一声,对自己的身体反应有点无奈,但刚叫应亦停下,他又不好再开口说继续,只能慢慢偏开头:“做全套么?”

  他推拒着应亦,眼睛睁的很大,有种无辜的感觉,可偏偏在无辜中又带了点别具一格的诱惑。

  “不全套。”应亦笑了笑。

  “那不做了。”陆黎一把推开他,想坐起身,但又被推了回来。

  陆黎瞪了瞪眼,有点不高兴,心道又这么撩人,最后不还得他自己解决,这样子不如前半段也别撩拨了,他一个人待着不动就挺好,磨磨蹭蹭的自己也可以做,当然,不如应亦帮着的好,毕竟手感不一样。

  可一旦应亦用手了,他就不满足了,那种想直接把应亦压倒的心思让他忍耐不了,也不想控制自己的厚脸皮。

  尤其应亦还是只想做一半就要逃的人,那就更不能忍,陆黎皱了皱眉,横了应亦一眼:“我不想,总这样我要憋死。”

  可应亦却不给他逃开的机会,压着他就亲了过去,手覆上他下身轻轻揉搓,嘴角勾了勾:“不全套,但不会逃。”

  陆黎听着他的话突然就愣了,对视着他带笑的目光直接陷了进去,他抓住应亦的手,突然一个翻身压在他身上,嘴角勾了勾,干净利落的把应亦衣服往上拉了拉:“行。”

  他低下头在应亦身上亲吻,手下不停的动作,应亦没有推开,反倒帮着他把自己紧紧勒在腰胯的裤子脱了下来。

  陆黎看着他没穿衣服的样子就有点情不自禁的兴奋,脑袋随着亲吻一点一点游移,心里跟炸开花似的贴在应亦身上不断的动作。

  嘴角的笑在扩大,陆黎压抑不住的轻声低吟,手不自觉的向下摸了过去。

  应亦抓住他不怀好意的手,对他笑了笑,突然又翻身把他压了回去,陆黎想再挣扎,但应亦却将他的手箍住,圈到头顶,眉眼弯了弯,两人贴的更紧......

  深夜里,只剩下两人的喘息,陆黎意犹未尽的在应亦腰腹勾了勾手指:“想通了?”

  “也不对,”陆黎跟着又摇头,“这么简单就从了我?”

  他嘿嘿笑了两声:“不管谁从了谁,总之,我们在一块了,嗯,是在一块了吧?”

  仰着脑袋,陆黎看他:“不过你突然这么冲过来真出人意料。”

  应亦拍了拍他后背,微微笑了笑:“嗯。”

  “应亦,”像是想起什么,陆黎突然坐起身,定定的看着他,“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就跟我一样,心特别的慌,”陆黎握了握掌心,“不知道为什么,应亦,你也觉得我们就这样要分开了么?”

  他没有回答,对上他的目光也没有躲闪,陆黎觉得自己的心在不安,他紧紧盯着应亦,像是要把他印到骨子里一样:“应亦。”

  陆黎皱着眉,看着他不为所动的样子很急躁,没有了安抚,就只剩下刚才那种忐忑,可偏偏应亦还没有回应。

  “没事,”应亦说,“还没发生的事太早担心做什么。”

  眉头没有因为应亦的话有所舒展,他伸手抓住应亦的,常见的微笑不在脸上,但他很强硬的要挤出点微笑。

  最后他也真的是笑出了声,嘴角弯的很傻,应亦摸了摸他脑袋,在他发顶亲了一口:“没事。”

  “聊两毛钱的再睡?”陆黎点点头,趴在他身上不动了,手在他脖颈周围摸来摸去,“你困么?”

  “聊吧。”

  “那我说了啊,”陆黎清了两下嗓子,“刚才的事翻篇,我就想问问你,那个,就,你碰我的时候什么感觉?”

  应亦忍着笑,微微弯了眼眉:“总这么问你不累么?”

  “我什么时候问过了,”陆黎叫了一嗓子,“之前那都半截的事,要你跟我亲一下都费劲,别说像刚才那样。”

  说着他笑了笑,嘴巴他脖子上亲了一下:“你真好看。”

  “嗯,”应亦蹭了蹭他发顶,“之前您不是已经看过了。”

  “看过了?”陆黎惊讶。

  “进浴室偷看。”

  陆黎脸有点红,尴尬的用手摸了摸,发着烫,他不好意思却又异常厚脸皮的说:“那你下次光明正大给我看么?光着在卧室里走?我把门关好了,不让别人看见。”

  他越说越起劲,但最后又叹了口气:“还是算了,我怕自己把持不住,应亦,你说我遇见你之后怎么就这么不要脸了。”

  “没认识之前你是有脸的么?”应亦低头看他。

  “有啊,非常厚,”陆黎笑,“以前嘴巴是欠,但欠不过现在,我感觉自己就跟每天吸了那狐狸的味道一样,想缠着你,一分一秒度不愿意放过。”

  他觉得自己身下又开始蠢蠢欲动,往应亦身边蹭了蹭,不安分的在他腰上勾了勾:“别看我,我感觉自己得着。”

  “怎么不直接把你烧死。”应亦无奈。

  “你都还在呢,我能烧哪去,”陆黎换了个姿势,舒服的抱着应亦,“要不咱俩去洗个鸳鸯浴?”

  “刚才一身汗,而且你那个,”陆黎支吾着说道,“纸没擦干净,我们去一起洗个澡吧?”

  应亦推了推黏在身上的陆黎:“你确定不是趁机再来一回?”

  陆黎啧了两声,突然坐了起来,捂着下身就往浴室跑:“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我去冲个凉水澡,你先睡吧。”

  而手被拉住,他被一把推到床上,应亦整个身子压了过来,陆黎眨了眨眼睛,喉咙吞咽:“别说你答应了?”

  应亦笑了笑,压着他一直没有动,陆黎被他看的不好意思,动了动身体,对他挑眉:“你这样我更觉得我们马上就得完蛋了。”

  说完他就呸了一声:“我什么都没瞒过你,你心里那些话,”他顿了顿,才又说,“我不强求你告诉我,但有一天你撑不住了一定要第一个想起我。”

  陆黎看着他笑了笑,指尖在他背上来回摩挲:“别皱眉,你要不动我就忍着,今儿晚上我算赚够了。”

  他看见应亦听完他说的话后皱起了眉,而自己下半身又无法抑制的抬起了头,脸上带着点厚脸皮的尴尬,陆黎只能正经的说了前一半话,后一半他只好嘿嘿笑了两声以示自己现在状况频发。

  应亦看着他无奈的笑,手伸了下去,摇了摇头:“你是准备斗志昂扬一晚上了?”

  陆黎因为他的动作忍着就要破口而出的声音,没能回击他这一句越来越像自己风格的话,嘴角勾了勾,只能点头,空出手来把应亦往身上拉了拉。

  缠绵依旧,旖旎无限,两人紧贴着身体放任着自己的放纵,陆黎既在解愁,亦又对心中欲望满足乐在其中。

  只有应亦,他看着紧闭双眼的陆黎,眉头皱起,心在纠葛。

  外面一声猫叫,陆黎未闻,而应亦却是听见了还要假装不知。

  爪子在用力挠门板,嘶吼的声音就好像鬼怪的叫嚣,陆黎沉浸在应亦带给的喜悦中,所以那只猫儿并未给陆黎造成什么影响,只有应亦,他忍着它的警告一遍又一遍的侵占陆黎。

  双手所抚过的地方没有一处不挑起陆黎压抑的低吟,应亦突然又觉得很满足,心底某个地方在被填满,他亲吻着陆黎,从发顶一直延伸向下,嘴角勾着,眉眼弯着,陆黎眯缝着眼睛弓了弓身子。

  而后他抱紧应亦,双唇相碰,心弦被击打,“嘭”地一声就响了起来,再配上陆黎似有若无的声音,就好像在演奏一曲优美典雅的旋律。

  那夜谁也没能阻挡两人的耳鬓厮磨,浅浅低吟在心底泛滥的叫嚣着,不管是陆黎,还是应亦,嘴角都弯起,看着彼此,似乎都觉得人这一辈子也不过如此。

  有人愿爱,有人愿相伴,执君之手,唯汝共此生。

  只是过了今晚,黎明的迎来会是怎样?还可能像现在一样安稳么?

  就像如今眼中的彼此一般,微微一笑就觉得此生永恒,却不知变数随时会降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