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七十一章:不是个人

  陆黎脑子一片混乱,什么该想不该想的都往外冒,几乎都要忘了对面还有个女鬼,他咧着嘴嘿嘿地乐,脑袋一直仰着怎么都不愿意从应亦脸上移开。

  “别多想,”应亦皱了皱眉,“没谁体质比你还能招鬼。”

  “嗯,”陆黎点点头,“招吧,尽管招,有你在还怕什么鬼。”

  对面似乎是看不惯,声嘶力竭的吼了一嗓子,陆黎回过神,看着那东西眨了眨眼,没刚才那么恐惧了,但黑夜中对着这么一张脸,加之又在墓葬群,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颤了下。

  微风刮来一股腐朽的气息,夜色中有恍惚的幽蓝火光在飘荡,耳边除去那东西的低吼,还有不知名的凄厉哭叫,陆黎向四周看了看,整个墓葬的点突然冒出许多道身影,缓慢的向两人靠近。

  有人在他抓他的脚,陆黎用力踹了下去,但脚踝被抓住,他不受控制的整个身子被迫下滑,陆黎皱眉握住了应亦的手。

  应亦脚下也没好到哪里去,周围有无数双手出现,抓着两人似乎要一鼓作气将他们拉往地狱,但应亦不会像陆黎一样坐以待毙,陆黎只看见他伸出手,俯身划过那些枯槁的手臂,接着就见所有靠过来的双手争先逃了去。

  幽光闪现,耳边轰鸣,陆黎站定了脚步,眼前突然出现一条青紫的胳臂,接着肩上一疼,他被摔了出去。

  陆黎还没起身,瘦弱枯骨的手指瞬间掐上他脖颈,高高举在半空又是一摔。

  但并未感觉到疼痛,陆黎惊讶的发现自己被应亦抱在了怀里,对上那双冰冷的眼睛,陆黎愣了愣,从他怀中站起,没有说句话就见应亦咬破了手指。

  血腥味在鼻尖弥漫,女鬼受惊似的皱起了眉,应亦紧紧逼迫,女鬼节节后退,陆黎看见他指尖点在了女鬼眉心,正要叫好,却听女鬼嘶吼一声突然消失在眼前。

  陆黎惊愕,手已经被应亦收拢,就听他道:“走。”

  黑夜的不清晰让陆黎有点难以分辨自己所处的方位,但眼前忽然出现灯光,陆黎惊了惊,问:“去那间屋子?”

  话音刚落,脚被人抱住,陆黎后背发凉有一瞬的僵硬:“狗子?”

  他看见身边突然出现的狗子。

  狗子仰着脑袋,扒着陆黎不放:“就知道你们会来。”

  陆黎无奈笑了,俯了俯身子:“你就不怕?”

  “不怕。”狗子梗着脖子一声喝。

  “行行行,不怕。”陆黎啧了声,心道他还没个孩子胆子大。

  狗子能等在那间屋子附近倒并不令人特别意外,只是那间屋子竟然亮着灯,这就让陆黎不由得惊诧了,他回头看应亦:“这是怎么回事?”

  “一直都亮着的。”狗子接下话茬,“我来过几次,每次都看见里面有人在梳妆打扮还唱着歌。”

  狗子似乎觉得说的还不够完整,就又接着说:“她盯着小花的时候,还跟她说话了。”

  “你都知道?”陆黎微微怔愣。

  “我就跟在后面,听见她让小花叫妈妈。”

  陆黎闻言怔了怔,刚要说话就见狗子伸出一个手指:“嘘,她开始了。”

  跟着狗子的视线转过头去,陆黎看见那间屋子里映出一道身影,一头长发散落,那女人边梳着发边唱起了歌来。

  很悲凉,被凄哀的音律,陆黎听不太懂她在唱什么,不太像是汉语,但又不知道是什么语言,陆黎抬着头捏了捏应亦手心:“又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女人?”

  “她来这里多久了?”

  “一年,”狗子仰着脑袋,“刚搬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她脑子有问题,是个神经病,我上学的时候偷偷跟她说过话。”

  他摸了摸脑袋,很小声的说:“她没病,但是后来好像病了。”

  “什么意思?”

  “我......”

  “村里有人看上她了,想讨了做老婆,她不愿意,后来就不清楚了,但听人说,她来的时候怀了孩子,最后没了,然后不久又怀上了,”狗子很努力的组织语言,说完了又有点哭丧着脸,“为什么啊,他们说我小不懂事,可我看见了,她死之前就在门口坐着,我听到她骂那些人。”

  “什么人?”

  “村里的那些,几个不务正业的混蛋。”狗子说的很激动,对那些男人似乎深恶痛绝。

  陆黎转头去看应亦,似乎有些明白里面那个女人为什么要自杀了。

  灯光还在亮着,女人梳好了头发站了起来,光影中她在房梁上绑了绳子,口中哼唱的歌也到了最末尾。

  凳子被踢开,脖子仰着挂了上去,狗子的眼睛让陆黎遮住,那个女人已经悬挂在房梁上。

  没有了曲调,没有了忙碌的身影,只剩下一个悬浮的身影在晃动,灯光骤灭,声音又传了出去,低低的哭诉传进耳膜,无止境的侵袭人的大脑。

  陆黎有些烦躁,他捂着耳朵被应亦拉进一旁的阴影里,狗子也跟了过来,对两人仰着脑袋问:“不进去么?”

  狗子学着陆黎的样子捂起耳朵,一张笑脸皱巴着拧起眉,看着两人不回话,就又问:“那一会她就出来了,你们跟着么?”

  陆黎想把他嘴巴堵住,无奈他也拿这孩子没办法,只能听他一直叨叨个不停。

  “你们是不是来捉鬼的,怎么还不动手?”

  “那你想不想她被抓,”陆黎忍不住回了一句,“你一直跟着我们还不是怕她被抓走,你觉得她可怜,不想她死了也没个好归宿对不对?”

  狗子就像被说中心事一样愣住了神,眨了眨眼睛:“那你们会不会抓她。”

  陆黎没说话,低下头说:“之前你说给小花抱不平是为了隐藏自己真实的想法?这么小就学会动脑筋了。”

  “也不是,”狗子哼哼唧唧的回道,“她吓到了小花,但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小花他爸爸是那些人的帮凶。”

  陆黎一怔,但没再问,只是调侃他说:“她那样子怎么没吓着你,长舌头,血长衣的,你还是个小孩子么?”

  “当然是,”狗子哼了一声,“谁跟你似的这么怂。”

  陆黎心里蹭地就跟让鱼刺卡住了一样,看着狗子半天没说出话。

  手心突然被捏了捏,应亦正低头看着他,陆黎愣了愣就开始笑,回手握了握他的。

  “走了走了。”狗子叫了起来。

  陆黎和应亦回神,看见那个女人慢着步子飘了出来,狗子要冲出去,被陆黎一把拉住,眼睛互瞪着:“干嘛?”

  陆黎一听就急了:“你干嘛去。”

  “别说话。”两人就要吵起来,被应亦一声喝止。

  同时看了看应亦,陆黎和狗子闭上了嘴巴,接着就迈着步子跟了过去。

  女鬼对刚才在墓地被伤没有什么感觉,据狗子说她和往常一样,都这个点会出来飘荡,然后去那几个人家里扒着窗户往里面看。

  三人的跟随,女鬼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她只是例行惯例的到了窗户边,眼神没有焦距的盯着里面。

  狗子动了动身体,话没说出口就听有人尖叫了一嗓子。

  “来人来人!”

  里面有人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工具,一把镰刀,冲到门外就开始乱砍。

  接着有更多的人跑了过来,陆黎惊讶的发现这些人竟然都挤在一间房子里,似乎早就料到女鬼会出现。

  狗子趁陆黎分神,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对着人群就喊:“救命啊,有鬼啊,快来人!”

  陆黎不得不说这孩子真机智,那几个男人一听狗子的叫声立刻停下了动作,女鬼回头看了狗子一眼,突然出手,舌头一伸,卷了过来,几个男人吓了一跳,打着滚就逃。

  狗子卖力叫着,几个男人堵都堵不住,只能重新抄起家伙对女鬼身上招呼。

  其实狗子低估了女鬼的战斗力,几个男人在面前根本不在话下,那些家伙事操在手里没什么用处,女鬼不过狠着脸动了动手,几个男人就交待在眼前,只能跪地哭着求饶。

  女鬼看了看狗子,狗子不自禁的向后退了退,还是有些胆怯。

  她眨了眨眼,陆黎不知道为什么能看得出她眼底有抹哀伤。

  村里的人听到了叫声渐渐围了过来,女鬼不再迟疑,对着那几人狠甩了几巴掌,她的力气很大,不是平常女人那样的手劲,陆黎听着都觉得疼,但他没动,也没让应亦帮忙。

  那些人欠她的,他不该去管。

  女鬼的恨意很重,死掐着其中一个男人的时候,应亦出手了,这时,村里大多人也都聚了过来,看到女鬼的瞬间很多人都吓的四散逃了去。

  唯独郑军和他父亲留了下来。

  这么晚把郑军父亲也叫过来挺不容易。

  “怎么回事?”老人狠狠敲了敲手里的拐杖。

  陆黎把狗子藏在了身后,堵住他嘴不让他说话。

  “您问问这几个人。”

  他没让狗子说出事实,但自己却把话给说了出来,这事是村里的,狗子也是村里的人,要是他把话说了,以后他在村里不太好生存。

  这是事实,毕竟村里人都相识已久,旁人就算不在意,但他们家人呢,会不责怪狗子?会不埋怨他,恨他?

  这是人性,没人会为一个女鬼喊冤,哪怕有人对她做了十恶不赦的事,他们都只会包庇,而这一切都只因为她已经不再是一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