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六十八章:他会是谁

  陆黎一点都不介意应亦说他臭不要脸,因为在他面前他从来都不需要脸,要脸能干嘛?能摸着碰着他么,更不可能亲着他,那还要脸干什么?

  所以陆黎贯彻实行一招,没皮没脸的凑上去,黏上去,磨磨蹭蹭比什么都不做的好对不对?

  哪怕让应亦给骂了,那也骂的开心。

  跟上应亦脚步,陆黎进卧室,麻溜关门,把小黑猫挡在门外。

  上次因为它叫应亦半路停下的事情,陆黎决定今天不管怎么样都给做完整了。

  看他躺上床,陆黎一个翻身就抱了过去,双腿压着他,一字一顿的认真说:“今儿别逃了成么?”

  应亦拍了拍他腿,转过身,两人面对面:“二十多年没把你憋死?”

  “憋不死,”陆黎又把腿压了过去,“以前没人撩,哪有憋不憋的事。”

  “我撩你了?”应亦说,眼神说不上有点邪气,让陆黎一阵心慌,还带着点颤。

  不是害怕的那种颤抖,就觉得他眼神勾的人心里痒痒。

  “现在你不就撩着呢么,”陆黎急躁的动了动身体,想在他腰上摸一把却被拦住了,“你在我面前不动就是撩。”

  应亦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陆黎更加不可控制的伸出了手,但依旧被拦住。

  “你想跟我这么耗着?”

  “就这样咱俩谈个纯的连亲个嘴都没有的恋爱?”

  陆黎自顾自说着,对他摇摇头:“那不行,要不咱俩打个结婚证?本来咱俩是男的,结婚这事我没想过,但你这样子,我总觉得是得要结个婚,不然我说什么都不是什么,还得时刻谨防你跑了。”

  他笑了笑,见应亦不说话,就接着开口:“也算你表态了,我就不用总问你是不是承认我是你男朋友了,虽然我觉得没必要,但扛不住你是逗我玩,我看别的两个男的谈恋爱不这样。”

  陆黎说完就盯着应亦一直看,他不说话自己也不再说,有点不踏实,尤其跟老爸老妈交待过以后更不踏实了。

  他没跟男的谈过,但在网上查过,两男的不应该比男女在一起更主动么?

  都是一样的人,应该更了解彼此才对,但陆黎觉得自己对应亦的了解度为零。

  说零还是好听的,他觉得两人的差距在于自己把心感脾肺都交出去了,而应亦给他交的是一空壳,或者就是一皮囊。

  “所以呢,你跟我在一块就想亲亲抱抱?”

  陆黎有点懵,边摆手边摇头:“我不是这意思。”

  他确实不是这意思,但以他的表现来看除了这一种说法好像也没其他可以解释的。

  他砸吧两下,对应亦说:“不亲也行,我就忍不住,但总归你得告诉我,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吧,哪怕以后你不跟我在一块了,现在得是被我吸引自愿跟我在一块的啊。”

  “也不对,呸呸呸,”陆黎说着就呸了起来,特忌讳的说,“什么以后就不在一块了,你跑了我得接着追,不还没人能像我这样能面对面看着你,还能时不时的耍点小流氓的么。”

  他嘿嘿笑了笑,又想伸手去碰他,应亦一把抓住:“那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陆黎一愣,说完这么多,好像确实是这样,除了他也没谁能越了距还活的好好的,没缺胳臂少腿。

  就跟开了窍,什么都想明白了一样,陆黎对他笑:“也是,都这样了,那不然你亲我一下,让我更踏实。”

  腿被踹了一脚,应亦甩开他的手:“别得寸进尺。”

  陆黎还挺乐的,应亦刚翻身就让他一把抱住了,想动动拍掉他的手,但陆黎说:“我就抱会儿,什么都不干,真不干。”

  应亦收了手,缓缓闭上了眼睛。

  陆黎真的什么都没干,就抱着他不撒手,脑袋在他脖子上蹭了蹭,笑了笑:“也行,每天就这么抱抱就行了。”

  他睡着了,他又开始做梦,那个声音在叫他。

  陆黎不安分的皱了皱眉,把应亦搂的更紧。

  像在念经一样,陆黎想把耳朵堵上,可声音却越来越大,他头痛的呢喃叫了应亦一声。

  睡在一旁的应亦睁开眼,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沉默着,突然,房门被打开,小黑猫跳了进来。

  它化作人形,对应亦开口:“这次确认了他是那个人,你会动手杀了他么?”

  应亦没有回答,赤景又说:“主人你不能再犹豫了。”

  “也许他不是,”应亦说,“现在还没有确定。”

  “主人你被蒙蔽了,”赤景愤怒的看着躺在床上不会醒来的陆黎,“他是苏羽,他不可能是苏尧。”

  应亦怔了怔,抬起眼,目光狠戾,但转瞬即逝。

  赤景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头低下,缓缓开口:“将军死的时候连个尸骨都没找到,阎王殿里虽然能找得到他投胎的消息,可转世时却突然没了音信,只有苏羽,他身上也都是苏羽的味道,陆黎或许是将军的转世,可他却被苏羽占用着,将军的灵魂这么多年都找不到,他不可能还活着。”

  “一个只拥有将军转世身体的人,主人还觉得他有留着的必要么?如果他和将军长相一模一样,主人犹豫还说得过去,但是,他是一个完全和将军不相同的人。”

  “别说了。”应亦皱起眉去看陆黎,他挣扎在梦中,像个无处依靠的孩子,有点悲怜,应亦捏了捏手心,头有点痛就像现在的陆黎一样。

  但是陆黎感觉不到,他抱着头缩着身子,嘴里还喃喃叫着应亦。

  应亦伸出手想抚平他皱起的眉,但手却被赤景抓住,他摇了摇头。

  手收回,他静静看着陆黎。

  这是最后一天,今晚过了陆黎是不是苏羽就应该有了定义。

  而他在头痛,他说有人在跟他对话,那就是说,他灵魂里真的有另一道灵魂,所以应亦在迟疑,他想停下这种试探。

  赤景在一旁拦着,他要放弃的念头又被逼了回来,苏羽是梗在心里的刺,他也不想就这样僵持,如果真的对他动了感情,而他又是苏羽,那心头的那根刺会让他永不停息的受折磨。

  “应亦。”陆黎的声音开始急促,他迷蒙的伸出手想找寻应亦。

  应亦还是伸出了手,抓住他的手握了握。

  赤景在一边看着,眉头皱着还没再劝说。

  “应亦。”他还在叫,握紧了应亦的手,头痛欲裂的感觉几乎让他崩溃,那个声音在和他对话,竟然渐渐清晰起来。

  “陆黎。”他笑。

  那个人样子很陌生,陆黎不明白的看着他,而他张着嘴缓缓说道:“陆黎,我是你。”

  陆黎确定不认识他,但隐隐又觉得他轮廓有些熟悉,他摇着脑袋想记起这人是谁,但没有记忆,而那人却依然笑着:“陆黎。”

  陆黎皱眉,觉得他的笑阴邪的有些吓人,他后退,而那人逼近,接着就听他说:“接受我吧,承接我你就变得强大,你就会成为我。”

  他不要,什么强大跟他有什么关系,捉鬼那种事应亦就可以做,而他就做他那个招鬼体质,不一样可以帮应亦的忙。

  但那人没有放弃,他说:“陆黎,你本就是我,你是我,你必须变成我,你知道应亦么,你很相信他么,不,他会杀了你的。”

  陆黎摇头,他不可置信的望着那人,想告诉他自己对应亦的信任,和应亦绝不会杀他的理由。

  可他消失了,消失之前他看见他的口型:苏羽。

  陆黎猛地睁开眼,只看到一只和自己紧握的手,视线上移,他看见一张紧皱眉心的脸。

  “应亦?”

  黑猫已经不在,陆黎睁开眼只有应亦陪在身边,他看着他有些担忧的样子笑了笑:“我又做梦了。”

  “没跟你说谎吧,”陆黎坐起身,扯了扯被汗湿的衣服,“吓死爹了。”

  他抬起头,猛然发现应亦的脸上除了一丝担忧还有些深不可测的探究,陆黎揉了揉脑袋,对应亦说:“刚不是也把你吓到了吧?”

  应亦摇摇头:“有看见什么吗?”

  “嗯,”陆黎刚想开口,却想起了那人的话,应亦会杀了你的,还有,苏羽,毫无征兆的被另一个人叫出这名字,他有些恍惚,抬头看着应亦摇起了头,“没看见。”

  他愣怔的呆坐着,好一会儿才起身:“我去洗个澡。”

  向外走,打开了门,陆黎站在门边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回头问:“苏羽,你认识么?”

  应亦微不可见的怔住,但没能逃过陆黎的视线,他继续向外走,还一边说道:“我就问问,没见你之前,我梦中那个和你一样的人,他叫我苏羽。”

  他的身形渐渐远离应亦的视线,有一种渐行渐远的疏离,应亦看着那道门,突然觉得两人隔的很远。

  小黑猫跳进屋,对应亦扬了扬下巴:“是他么?”

  应亦不确定的摇了摇头:“不知道。”

  小黑猫很震惊,眼睛瞪的很大,凑过去尾巴扫了扫他身体:“怎么回事?”

  如果他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就不会这样只呆坐着什么都不做。

  是苏羽?还是苏尧?又或者他就是陆黎?

  应亦第一次在死后百年觉得头很痛,无法掌控局面的那种陌生让他突然觉得恐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