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六十七章:脸存哪了

  陆黎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谁都没看到,但总有一个人在和他说话,他迷知的睁开眼睛去找那个声音却什么都找不到,周围一片沉寂,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但心里有种莫名的恐惧,他想叫应亦,想让应亦叫醒他,哪怕给他一脚都行。

  但他做不到,他只能听着那个声音呢喃,起初他觉得自己只是在做噩梦,但渐渐的他每晚都会继续那个相同的梦时,陆黎知道自己可能是陷入了恶鬼的梦魇。

  “应亦,”陆黎无精打采的趴在沙发上,时不时睁开眼睛,“我觉得你就快见不到我了。”

  应亦眼皮都没抬一下,应了一声:“然后呢?”

  “还有然后!”陆黎突然一跃而起,蹦到他身边,“你是不是盼着我死呢,我怎么觉得你心里特高兴,想换新人你跟我说,我给你找一个。”

  他皱着眉,眼睛怒瞪着应亦,没太多愤怒就是不太开心:“我跟你说真的,最近是没鬼找我,但他们都去梦里跟我玩了。”

  应亦态度不太明显,但抬了抬眼,定神看着他:“说说吧。”

  陆黎叹了口气,挨着他坐下:“总有人叫我,但他跟我说话我都听不明白。”

  “而且,”他顿了顿,有点迟疑,看着应亦想了想才问,“他叫的那个名字不是我,但他确实是在跟我说话,而且那个声音很像我自己的。”

  应亦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他认真的打量起陆黎的神色,良久才问道:“叫的什么?”

  “不知道,”陆黎抓了把头发,烦躁的皱起眉,“听不清,我只知道不是在叫陆黎,任何一个人对自己的名字都会特别敏感,如果他是说陆黎,我一定能听清。”

  “哦,”应亦收回打量的神色,向后仰了仰躺在沙发上,“这么说,你只是知道自己做了一场恐怖的梦,其他一概都不知?”

  “嗯,”陆黎耷拉着脑袋,他确信不是自己的臆想,看着应亦,他又说道,“其实我很早就认识你。”

  他看了眼应亦,发现他在与自己对视时,陆黎笑了笑,有点无奈:“我遇见一个男人,从头到脚他每一个地方都和你一样,但那是一场梦。”

  “之前我跟你提过,问你是不是有同胞兄弟,”陆黎说,嘴角勾了起来,“你说没有,我就觉得这可能都是一场巧合,我们也算是有缘了对不对,毕竟我刚梦见你,你就真实的出现在我眼前了。”

  他勾了勾应亦的手,对他挑眉:“虽然不是一场好梦,但也不见得不是好事,但最近这一连串的梦总让我心慌。”

  陆黎抬起头仰着脸看他,眼睛眨了眨,嘴角似笑非笑:“你说你不是天师,但身手比那些标榜天师的人更厉害,能不能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进我脑子里看看,万一我有双重人格呢,到时候发病把你吓死。”

  “虽然不太可能,”他笑了笑,厚着脸皮在他腰上摸了一把,见他没拒绝,顺势就撩起了他上衣,不敢拉高,只是露了一点点皮肤,“但图个心安。”

  他凑过去在他腰上亲了一下:“顺便把那个强占我梦的东西给拉出来,总这样过不了多久我不被他惊吓死,也得失眠死。”

  “要我上你身么?”应亦突然说。

  陆黎愕然,吓了一跳,看着他蓦地就笑了:“来,怎么上?”

  应亦拍掉他的手,起身去倒了杯水,透过开着的窗向外看了看。

  夜色是最让人兴奋的时候,很多见不得光的事情都可以隐藏在黑暗中进行,而鬼魂也是如此,越到晚上越猖獗,应亦看着外面皱了皱眉,抱起了从脚边溜过的小黑猫。

  黑猫喵了一声,趴在他身上瞪圆了双眼盯着他看。

  “你去睡么?”应亦回过头来问陆黎。

  陆黎张嘴就笑:“你跟我一块?商量怎么个睡法?”

  应亦没理他,抱着黑猫就往浴室走,陆黎哎了两声也没叫住,就听“哐”地一声门被关上,他在门外哀怨的叫道:“你让猫儿看光了都不让我看。”

  最近气氛很怪,他很久没见过司锐,也很久不去学校,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和应亦在一起,但就因为在一起久了,他才发现应亦有点反常,他话很少算不得什么,可对于自己各种不要脸的撩拨,应亦竟然选择了直接无视。

  他不拒绝,也不回应,像块木头一样,陆黎很烦躁,比做了那些梦还烦躁,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他有点怕,可又不能太过分的去做点什么,尤其他现在经常和那只小黑猫待一块,他要靠近小黑猫绝对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就上爪子动嘴。

  陆黎泄气的爬上床,只有睡觉的时间他能不被那只猫儿影响,所以待会儿应亦出来他就一把关上门,不给小黑猫任何可乘之机。

  想好了就开始付诸行动,陆黎等在门口,数着时间等应亦进卧室,不过可能是因为等待这东西总是让人觉得漫长,所以陆黎一分一秒的看着时间流逝而应亦还没出来的时候,他急躁的走到了浴室门口。

  听着里面的水声,他才觉得安心,而且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但有一点,陆黎觉得不妙,他看着自己身下,抓了把头发敲了敲门:“要不让我也进去吧?”

  可能里面冲着水听不到他说话,所以陆黎又敲了两下,还转了转门。

  锁的很结实,陆黎无奈啧了两声,喊了两嗓子:“让热水砸晕了,今天是要出不来了么?”

  平常应亦没这么慢,就算是陆黎刻意在等,但时间在那摆着,应亦确实比往常慢了很多,他有点担心的撞了撞门,怕他真是被热水冲晕了。

  他激烈的撞着门,撞完了才觉得自己有点傻,有钥匙不用闲着没事拿身体撞,这不是傻逼么。

  但钥匙拿在手里又有点犹豫,万一应亦有什么特殊情况还在洗呢,他要就这么进去是不是显得太急不可耐?

  不过最后理智还是被打败,他开门咧着嘴就笑:“应亦,我进来了啊。”

  里面被热水蒸的一片水雾,迷迷蒙蒙的什么看不清,陆黎眯缝着眼睛往前走,对里面叫道:“应亦?”

  竟然没回应,难道要发火了?

  陆黎不好意思的半捂着眼睛往里面看,迷雾渐渐散开,他眨了眨眼睛,好像没看见有人在,他摇了摇头再定睛去看却又看到了一个人的轮廓。

  什么都没穿,光溜溜的看的陆黎顿时心猿意马,陆黎喉咙吞咽,臭不要脸的直接把手放了下来。

  “我以为你晕了呢,”陆黎笑,“进来看看,我不干嘛不干嘛。”

  他摆着手看到一旁的小黑猫,小黑猫在浴室门前挡着路,身子弓起炸着毛对他吼叫。

  陆黎心里暗暗咋舌,该不是知道他有一天会这么臭不要的脸闯进门,所以让猫儿守门吧?

  应亦已经在穿衣服,背对他的身体渐渐被挡了起来,陆黎没忍住多看了两眼,挺直的背,结实的腰,还有,掠过往下是一双修长笔直的腿,他乐了一会儿有点傻兮兮的抓了抓头发。

  “好看,漂亮。”

  “你还不出去?”应亦皱眉回头看他。

  陆黎站着就是不动,但头却点个没停:“出去,马上出去。”

  应亦转过身,盯着他眯了眯眼睛:“出去?”

  “啊,”陆黎特别理直气壮的回说,“出去,正出去呢,别催,我肯定出。”

  他一边后退,一边扒着门不肯走,一步三回头的看他,突然盯着他脚的位置愣了神:“你什么时候出门了,鞋上怎么沾着灰尘?”

  应亦一怔,低头看着脚下,鞋头的位置确实沾了点砂砾,他皱眉看着陆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忽然,黑猫叫了起来,直奔着陆黎而来,跳在他脚上爪子直挠,口中嗷嗷叫着。

  陆黎退了出去,应亦俯身擦去那点砂砾,也缓步跟了过去。

  黑猫抓着陆黎不放,陆黎想弄走它又不敢用太大力气,捏着它脖子挠了挠,对它笑:“别,我没怎么你主人,就看了个背影,你这主人控的毛病太严重了。”

  “咱话说在前面,别挠脸啊,”陆黎哎哟哟的倒在沙发上,“你看你主人出来了,卖个面子别让我总丢人行么?”

  它不理会,一爪子就拍了过去,陆黎看的一惊,想抓住给扔出去,但还是没伸出手,闭上眼睛就等它那一爪子了,可爪子没挥下来,陆黎半睁开眼睛看了看,那猫儿被应亦给提溜了起来,扔在一边沙发上。

  “你可算在我和猫儿中间做了一回不伤我自尊心的选择了,”他坐起身,摸了摸手臂,“真险,我一年得多少次破相。”

  说完他就乐,看着应亦想起来刚才的问题,低头去看他脚,但鞋上很干净。

  “我刚眼花了?”

  陆黎蹲下身,仔细看了看他的鞋:“行吧,本来也看不清楚,光着的背都没看清,就一个轮廓,还模模糊糊,勉强算朦胧美。”

  他之前的话还算正经,后面就越来越没个正行,抬起头就看见应亦皱眉:“你的脸每天都放在别人那儿存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