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六十一章:一只狐狸

  被放走的那个东西,面目扭曲的那个东西。

  陆黎惊骇的看着它似笑非笑的靠近,脚步向后移动,摇着头:“什么意思?”

  那个狐妖是它杜撰出来的,还是它被狐妖威胁着又回来的?

  它笑了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我也没办法。”

  这意思就是有狐妖了?

  陆黎紧张的情绪得到缓解,如果不是它一手策划的,那就说明眼前这个东西有可能帮助他逃离。

  不过,行动还没付诸实践,他看见了那个男人,光微微亮起来,那个男人邪笑着向他逼近。

  他对那个东西挥了挥手,那东西点头哈腰的欠了欠身向后退了出去。

  陆黎觉得自己这张脸可能要花了,死亡离他也没多远了,不过又有一道信念强烈的撞击他大脑,他对那个男人说道:“杀了那些人,你会成仙么?”

  那个男人愣了愣,接着就笑出了声,完全没有预料到陆黎能说出这样的话。

  “不能,”他说,“但是我能从中获得快乐。”

  陆黎嘴角勾了勾,嘲讽的笑道:“是快感吧,罪恶的快感。”

  男人没有理会,把他逼到无处可躲,陆黎看到他人形的模样里伸出一只动物的爪子,爪尖在他脸上缓慢游走,他想起了应亦的小黑猫,那猫总是不客气的对他耀武扬威的伸爪子,但每次的翻倍都比上眼前这个人,他要是一爪子下来,别说脸上掉块肉,一张脸都能让他给撕烂了。

  他不想叫,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懦弱。

  他对视着那个男人,手腕动了动,铃铛没有响,陆黎突然有点明白这个铃铛的性能,不是鬼怪,或者是刚死的鬼怪,还有比较强大的鬼怪,这个铃铛都不会产生反应。

  无力笑了笑,这铃铛还算有用吧,至少面对小鬼时还能响个铃做提醒。

  “我说,你为什么对于毁别人脸蛋那么执着?”他很平静的问着,对视他的眼睛仔细看还有着笑意。

  男人歪着头,过了一会儿才像是想明白了,看着陆黎他收回手指了指自己那张脸:“好看么?”

  陆黎点头,眼前这张脸算不上多惊艳,但比普通人要好看很多。

  男人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沉浸在回忆里对他笑了笑:“他算哪门子好看,以前我的脸乃是全都城最令人艳羡的样貌,那时我风光无限,每日都有慕名而来的远道之人投掷千金只为睹我一眼。”

  他的笑淡了下来,对陆黎说:“但是,那也只是以前。”

  男人垂下了头,又猛地抬起:“你这张脸我可以不要,但是那个人我不会放过,他马上就到了。”

  说起这些的时候他显得很兴奋,陆黎皱了皱眉,猜到了他口中那个人是谁,应亦,他想要的是应亦那张脸。

  “放心,我不舍得毁掉他,我要变成他,”他笑了笑,对陆黎投以阴邪的眼神,“你还能见到他的,一张完美无缺的脸。”

  陆黎不知道应亦能不能打过眼前这个男人,不过如果他是要等应亦过来的话,陆黎觉得自己那点担忧也没必要存留了,他就是相信,只要应亦在,哪怕天皇老子来了都不带怕的。

  两个人说了很多,陆黎基本上是在听,那个男人把自己那点被万人垂爱的事一一说了个清楚,他没细听,只知道他那张脸是因为一个男人毁了的。

  光线已经越来越亮,困住他的窄小空间变得越来越大,陆黎觉得他已经不是在学校里,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化,陌生的让他头昏眼花。

  这是他的幻境结界。

  陆黎脑子转了转,如果是这样,应亦应该已经找到或者明确了他的方位。

  空旷的只剩山水的地方,陆黎孤寂的站在没有出口的道路,那个男人不知道去了哪里,但他能感觉到他在看着他,他在等着应亦出现。

  “陆黎。”有人叫他。

  和细微的声音,陆黎却警醒的听见了,他睁大了眼睛想看看是不是应亦来了,但眼前还是无尽的空旷。

  “陆黎。”又是一声,不像刚才那样和小声,他听得很清楚,是应亦在叫他。

  但还是找不到应亦,他转了圈环顾四周都没发现哪里能突然冒出个人来。

  看着他的视线越来越强烈,陆黎站定不动,耳边那个叫声他假意无视,不想让那个男人看出异状。

  他闭上了眼睛,眯缝着打量周围的一切。

  那个声音在靠近,陆黎竖起耳朵细细听了起来,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一样,但他又完全听得到,他有些怀疑,是不是应亦还在结界外面。

  他在找他,他在用声音探询他的位置。

  果然,靠近的声音突然远了去,应亦大概在外面徘徊着。

  陆黎皱了皱眉,试图找机会告诉应亦自己准确的方位,但耳边一声诡异的笑:“他来了。”

  男人没有出现在他眼前,但陆黎觉得思想有点不受自己控制,他听见自己在叫应亦,很迷知的告诉应亦他在哪,现在是什么情况。

  可那些不是他要说的,他还没有告诉应亦这里有个狐妖在等着他,等他一出现就伺机捕猎。

  陆黎晃了晃脑袋,对着脑子里的另一个思想挣扎,强迫不属于自己的意识滚出自己大脑,头很痛,他双手紧抱着脑袋就地打滚,龇牙咧嘴的摇着头。

  不,不要。

  那个意识没他想的那么顽强,但也没那么脆弱,陆黎汗涔涔的摸了一把额头时,那个意识已经不再激烈,但是他发现偏离自己的应亦的声音变得清晰了,清晰到他一转头就能看见。

  对,他看见了应亦,他张了张嘴想让他小心,但话说不出口,喉咙像被卡住一样。

  那个意识还在么?

  似乎已经不在,但这种被控制的感觉却比之前更加强烈,陆黎摇着头对应亦喊:“不要,不要。”

  没有声音,只有一个口型在动,他不知道应亦有没有看懂,但应亦还是在往自己这边走来。

  “危险!”他紧跟着又喊了一嗓子,挣破束缚的那种感觉让他压抑的情绪一泄而出,他想对应亦笑,笑他终于能提醒应亦,但脑子里有个意识比他更早的笑了出来。

  那是嗤笑,嘲讽的笑,还有阴冷的笑。

  他回身想找那个男人,是不是他的意识在笑,然而他猛然发现那个男人已经在向应亦冲去。

  那个意识是他么?不是他么?如果不是,那会是谁?

  陆黎浑身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想,他定睛去看应亦。

  应亦的防备很好,就算在他提醒屡次受挫之下,对阵那个男人的状况还是一样的不落下风。

  好厉害,陆黎咧着嘴勾了勾唇。

  不过,男人没有要和他硬拼硬的打一场,陆黎看到他嘴边勾起笑,忽然从应亦身边转开,迎着他的脸洒了点不知名的迷雾。

  很香,香的刺鼻。

  陆黎愣了愣,转眼想去看那个男人要做什么,而男人却突然不见了。

  “应亦。”陆黎叫道。

  应亦挥了挥手,把迷雾拍散,就看到陆黎冲了过来,拉住他的手:“没事吧?”

  他摇摇头,抽开手,走到一边。

  陆黎跟了过去:“刚才是什么东西?”

  “狐狸的气味,”应亦皱了皱眉,抬手捂住陆黎的鼻子,“别闻。”

  “为什么,挺香的,”陆黎在他手心呜呜说着话,“有毒?”

  “嗯。”应亦点头。

  但已经迟了,他走到应亦身边时就嗅到了那种气味,此时看着应亦捂在嘴上的手眼神变了变。

  带着情欲的光芒,又带着失去心神的黯然。

  “应亦。”他吞了吞口水。

  应亦回头看到他不正常的神色,皱了皱眉。

  “应亦,你喜欢我么?”

  没有得到回应,陆黎不甘心的蹭了过去,腿在他身上勾了勾,双手攀上了他颈间。

  “应亦。”他挂在应亦身上,亲了亲他脸颊。

  “不要么?”此时的陆黎比平时多了一丝媚色,不像个找不到突破口只会胡来的愣小子一样。

  他没有意识的在应亦身上撩拨,手往下移,在他胸口停留扯了扯他的衬衫。

  最上排的扣子被解下,陆黎放肆的笑了笑,贴在他脸上蹭了蹭,暗哑了嗓音叫他:“应亦。”

  应亦眉头拧在一块,抓住他还在下移的手,斥责的甩开:“清醒点。”

  陆黎不满足的皱了皱眉,又粘了过来,趴在他肩上粗重的呼吸:“我清醒着呢,应亦,你喜不喜欢我。”

  他不知道陆黎是真清醒着,还是让那只狐狸迷了心智,就因为刚才那句话,陆黎常追问两人关系时会带出的喜欢与不喜欢,又或者在一起还是就这么不冷不热的相处,那是陆黎的语气,期待中夹带的不满和不情愿,但又不得不隐忍的那种让人心头痒痒的感觉。

  “陆黎,”他正式陆黎的眼神,“你现在,怎么样?”

  陆黎眨了眨眼睛,摇摇头:“难受,比平时还难受,你让我挂一会儿,我总想现在就扑倒你。”

  他哭笑不得的看着应亦:“我不会得病了吧,这时候还能想起这种事。”说着他又蹭了蹭,对着他的脸又亲了一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