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五十五章:溜进宿舍

  “装鬼吓她本身就不对,”于承皱了皱眉,“你们好歹也是大学生了,做事怎么没个轻重。”

  这事到现在的严重性还说不准,田希一点消息都没有,要是出了大问题,夏茵她们都几人逃脱不了惩罚。

  但夏茵却突然说了一句话,本来就要确定为普通的恶作剧事件瞬间变了质。

  “不是我们,那天,我们是想吓她,但被发现了,”夏茵说,“从那以后她就一直说有东西跟着她,真的跟我们没关系,她那么说就好像要当着全校面给我们难堪一样。”

  “她确实是两周前不见的,那通电话也是真的,”夏茵脸色很难堪,带着点委屈,“我们没有恶意......”

  “你相信么?”陆黎问应亦。

  应亦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点点头:“她没说谎。”

  孙茜皱着眉,看样子是不太相信。

  “接下来要怎么做?”陆黎看着众人,“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得解决是不是,不管你们有什么意见,先把人找出来,而且想验证她到底是不是在撒谎,只要进了宿舍就能立马见分晓。”

  “不过女生宿舍男生不太容易进去,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陆黎从夏茵和孙茜身上掠过,女生总比男生了解里面的管理情况,怎么进去她们应该多少都能给点建议。

  “楼下每天都有几个管理员值班,想从正门进除非把她们打晕了。”夏茵说。

  “管理员那边还是别想了,”孙茜接着回道,“女生都能被骂的狗血淋头,何况男生,要不等晚上,灯光暗一点,你们几个戴着假发装女生进去?”

  陆黎愣了愣,视线从他们身上一一掠过:“就这样的身板,戴个假发也不见得能瞒过去。”

  尤其顾硕他们四个管理员已经眼熟,要这么进去被认出来的几率肯定很大,再说于承,常年训练的给个裙子穿在身上都没人觉得他是女生。

  倒是应亦,穿着衣服不比没穿的时候,看起来很单薄,皮肤比女生还要细腻,戴上个假发半掩着成功的几率要大很多。

  只是要他一个人进去,要出了事也没个照应,倒不是说遇见鬼怪收拾不了,而是万一没掩藏好,让管理员抓住了,难保会起什么争执。

  “晚点你跟我进去,”应亦突然说,“就按照她们的意思,去买几个假发套。”

  他大概不是因为猜中了自己心里的想法才这么说,因为应亦接下来就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待会儿你要感觉到有什么不适就告诉我。”

  陆黎瞪了一眼,心道他果然就这一个用途,招鬼体质。

  说起来,那天那个上百年的鬼出现的时候,手上的铃铛响了么?

  这铃铛一阵一阵的,说好就好说坏就坏,还分心情呢?

  应亦说要戴假发套但真拿到手的时候满脸的排斥,反倒陆黎看的挺开,对那个人龇着牙笑:“帅不帅?”

  顾硕挑眉:“是个女人我就追你。”

  虞飞听了就乐:“哪还轮得到你,陆哥不得是我的么。”

  “哟,那小姑娘怎么办?”陆黎对他挤挤眼,示意那边站着的孙茜。

  虞飞差点一跺脚,顾硕和陆黎齐齐笑了,郜哲文也忍不住摇了摇头:“准备好了么?”

  “时刻准备着呢,”陆黎笑,对他们一使眼,那边应亦手里还拿着假发套拧着眉不发一言,“不然再重新想个办法?”

  “不用了。”应亦摇头。

  陆黎没办法,啧啧两声,对一群准备等在外面的男生挥了挥手:“现在就没你们什么事了,该走走了啊,除了孙茜待会儿领着我们进去,其他人都赶紧走,夏茵回寝室接应,男生,明儿得上课了吧,别愣在这儿了,又帮不上什么忙。”

  说完,他愣愣,转头看于承:“我怎么把你忘了,那会儿叫你过来就为这事呢,警官证带了么,不用什么假发套,你带着我们大摇大摆进去。”

  于承一听忙摆手:“没有证据,拿着警官证也不好使。”

  “行行行,”陆黎说,“你就是怕丢了你这身官皮,算了,赶紧的吧,都撤了。”

  夏茵回了宿舍,几个大男人却迟迟不肯走,尤其顾硕他们三个,硬说没见过怎么捉鬼的非得留下来看看,于承自然不用说,他一当警察的,这就跟他办的案子一样,不弄清楚了绝不罢休。

  陆黎叹了口气,对应亦挑眉:“什么时候行动?”

  应亦还在和假发套挣扎,听到陆黎问话就道:“我从外面爬进去。”

  外面?一根水管顺着往上爬?

  “我也上去,”于承接下话,“到时候要被发现,可以推脱警察办案,事急来不及通知下面管理员。”

  “不怕这身皮让人摘了?”陆黎打趣。

  于承拧着眉毛哎了两声。

  “我们都去,不给你们添麻烦。”顾硕还没放弃。

  陆黎瞪过去,皱眉:“闹什么闹,这么一堆人展览呢,你们还是这学校学生,真要抓着了,名声都毁了,快走快走。”

  那三人是被硬赶着走的,不情不愿的样子有点好笑,陆黎无奈摇了摇头,严重叮嘱了郜哲文几句,让他千万拦着,别一会儿出来还能见到他们。

  顾硕和虞飞是真看不到希望了才不得不慢慢走回去。

  “走?”见那三人走远了,陆黎说,“你们学蜘蛛侠的小心点,我看看她们宿舍有没有结实的东西能拧成绳,三楼,啧,应亦你小心点。”

  “怎么不让我小心点?”于承跟着就问。

  “你不练过的么。”陆黎有点不好意思。

  “算了,先去买绳子,”陆黎对攀爬三楼表示没可能,于承倒是以前真学过,就是应亦,他没见过他攀爬,忍不住多问了两句,“要是没把握你就别上了。”

  但是应亦却摇了摇头。

  绳子买的专业的,陆黎跟卖家问的清清楚楚,确定它非常结实以后才稍稍放心。

  他跟着孙茜进宿舍无压力,只要不正面对视管理员就行,毕竟谁也没空把进来的人一个个的看仔细了。

  等到应亦他们上来的时候,陆黎才悬着一颗心,黑夜里看不太清,就看见两颗脑袋一点一点的上移,其中一个很快,另一个被甩下了较大的距离。

  他猜测应亦有点疲累,落在后方的应该是他,但快接近能看清楚大半轮廓的时候,陆黎惊了惊,前面较快的那身形分明就是应亦,而落在后面的竟然是于承?

  “你才真练过吧?”在他上来的时候,陆黎说了一句,“古代说的轻功是不是真的,你在哪偷看了秘籍,给我也看看?”

  应亦没理他,回身看了看于承,他差不多也快到了三楼,两人合力拉了一把。

  于承擦着额头的汗,有点佩服的看了一眼应亦。

  大气不喘一个,真牛。

  夏茵已经做好沟通,他们三个出现没引起大的喧哗,就是有点担心:“这里是不是真有鬼?”

  田希住在中间的位置,起来上厕所要经过偏门的舍友,一般来说,宿舍外的走廊夜里灯都开着,倒不会显得太恐怖,但田希却总觉得身后有人,每每起夜都好像刚看完一部恐怖片似的,她的那些恐惧大多都告诉了孙茜,还有杨雨,但她们并不能二十四小时跟她待在一起。

  应亦走过去,在田希床边嗅了嗅,然后打开了门,想象着田希每晚都从这里走过的样子,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陆黎手腕的铃铛没有响起来,但于承却感觉到一阵寒意,那边的女生有点怕,就又问道:“怎么样了?”

  突然,叮铃~

  陆了愣了愣,他想去叫应亦,应亦却伸手“嘘”。

  叮铃~

  铃铛响个不停,同宿的舍友不自禁的抱在了一起,夏茵探出个脑袋,瞪圆了眼睛。

  已经到了夜禁的宿舍只能依靠手机支持微微光亮,而几人的沉默,再加上突兀的铃铛声响,本就略显诡异的房间更加让人心生寒意。

  陆黎走了两步,过去想牵应亦手,但夏茵那边突然一声惊叫。

  嘴巴被捂住,声音戛然而止,众人将视线转过去,只见夏茵捂着一个女生的嘴巴,那女生呜呜摇着头,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

  “于蕊,你叫什么,不知道会引来管理员么?”夏茵皱眉松开了手

  名叫于蕊的女生刚得到空隙就开口说:“刚才有人抓我脚。”

  她话音一落,宿舍的气氛又掉了一个温度,陆黎抓住应亦的手,似乎在问他,刚才那是鬼么?

  “是我抓你的,”有人回说,“我不小心被绊了下,刚好碰到你脚。”

  但于蕊非但没有缓和情绪,反而泪水从眼眶蓦地流了出来:“不,不是,它的手好冷,我觉得我的脚不能动了。”

  “是,是么?”刚才回应的那个女生也开始有颤意。

  “怎么办?”于蕊抓紧了身边抱着那人的肩膀,脚底打着颤,“身,身后,有人贴在我身上。”

  “不要说了,”夏茵压着喉咙底的胆怯,“快,都把手机拿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在我们这边?”

  那边五个女生都开了手电筒,陆黎跟着应亦走过去,也把手机亮了屏,他不想看到什么恐怖恶心的场景,但也不想那几个女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