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四十九章:就喜欢呗

  时空骤然变动,应亦感觉到它的愤怒,皱眉让陆黎闭上嘴巴,他拉紧他的手:“别松开,跟着我。”

  它占据在陆黎身上期间,为防止因为动手会伤及他,应亦不得不选择其他方法先将它从陆黎身上剥离,但没想到会被带入她的幻境。

  此刻她重温那段往事,性子更为暴躁,幻境也跟着震动的厉害,不敢想象她此刻的戾气已经爆发到什么程度。

  皱了皱眉,应亦咬破手指,空中划出一道陆黎看不懂的符咒,两人就像被人瞬间拖拽一般甩了出来。

  陆黎是甩,而应亦还完好的站得笔直,他拉着应亦的手没松,但腿上没劲,滑落在应亦腰间,顺势倒了过去。

  一看回到了刚才那所宅院的位置,陆黎忍不住在他腰上摸了一把,然后直起身。

  “嘭”地一声巨响,陆黎惊了下,还保持着刚站起的姿势,然后头偏了偏,想倒下去,不过应亦没给他机会,推开他脑袋就摆开了御灵的招式。

  怒吼的声音在耳边炸开,他看到那对姐妹还有他们的母亲向后躲了躲。

  “这什么时间了?”

  “四,四点。”郑盟回道。

  天是暗的,按说他们来这里才两小时,四点绝不可能黑了天。

  就算是乌云密布也不会是现在这样只依稀看清对方的身形,两米开外就只有轮廓可辨认,陆黎皱眉正了色,他不再开玩笑,定定的看着它的动作,然后做出防御姿势。

  它早已不是幻境中的模样,但和郑盟的母亲有点像,大概就是他们口中那个嫣儿了,只见它及腰长发就那么凌乱的飘散着,眼神不似之前见过的鬼怪那样空洞,它眼中闪烁着点点泪花,但也又好像是错觉。

  其实它并不诡异,或者说它那样静静的立在那儿还显得有点落寞。

  可是那类似划破喉咙的尖叫让他没法相信眼前的它是和善的,只是一个被欺负的弱女子,他看见应亦施了法,嘴里念念有词不知在说什么,而后一道血符升起,它试图挣扎,却被血符钉在原地。

  陆黎听见它的嘶吼,血符在波动,应亦皱着眉支撑的似乎有点疲惫,陆黎犹豫了下,才走近他身旁:“我能帮点什么?”

  他怕自己的靠近会影响他,他怕拖累他。

  “把我怀里那枚铜钱拿出来。”应亦示意他胸前。

  陆黎马上会意,从衣领拉出一根绳,解下铜钱交到他手上,应亦的姿势怎么变得陆黎没看清,只来得及看到他把那枚铜钱贴至血符上,再后他比划手势,带着血迹的手指迅速点它额间。

  欲挣脱的厉鬼再次被牢固定了回去,应亦口中念着词,陆黎也听不明白,退了回去老实看他捉鬼。

  而突然,厉鬼破了嫣儿身体,原形爆了出来,满目狰狞的对着陆黎四人而来,口中怒吼道:“杜家人全都要死!”

  那三人不明白,可陆黎清楚,这是原本的杜家,它寄存在这里生活了上百年,而这惨事在她那里还不是终点,现在郑家也几乎是重蹈覆辙,他们对嫣儿做的事算的上天神共愤。

  陆黎突然就生起不想驱赶它的念头了,自己做的孽自己就要承受,那些无辜受了伤的人凭什么就不能复仇了?

  但他不会说,不会跟应亦说,如果一直不除掉它,那么以后受到惩罚的并不是只有这一家人,她的心智早已被仇恨摧毁,如果她能逃离,不知道还会杀害多少人。

  又何况它现在作为独立体出现时,那样狰狞的面目让人不寒而栗。

  应亦似乎早料到它会从嫣儿身体里出来,掌心一收,血符和铜钱回到手里,对着它施法,它猛地冲向前,咧着嘴唇想要撕咬,而应亦面前像是多了一道保护层,它想穿破却怎么也冲不进去。

  它飘走,然后更猛烈地撞了过来,应亦的保护层有些震动但还算稳固,陆黎心惊胆战的望着他,生怕他让厉鬼咬上一口。

  应亦哪里会给它机会,再它又一次撞上前来时,他收掌心,出符咒,金光闪过,而后女鬼倒地**。

  面容被长发遮起,看不清它的表情,应亦回手就要给它最后一击,而它却蓦地抬起头,眼神闪着阴冷的光,转了方向冲向陆黎。

  陆黎下意识就要躲,但它速度特别快,以他双脚根本不可能避开,但有人比它更快,应亦挡在身前,法咒施了起来,他听见厉鬼凄厉的嘶吼,仰天张着双手,它手背的青筋暴露,早已尸变的身体看起来更加惨不忍睹。

  他遮住眼,转身背对着一人一鬼,看见那三人早已吓傻,不过郑盟算轻的,在三人中间怔愣打大过惊吓,再看那两人,已经在不知所措的呜咽,估计腿也酸软了。

  一声惊叫乍起接着突然戛然而止,陆黎转过的身子又转了回来,那是它的叫声,以刚才的声音判断,它大概已经让应亦收了。

  果不其然,陆黎转身只看见应亦一人,眼前披着长发的女子消失不见,他没开口问它去了哪里,因为不用问也知道。

  “没事吧你。”相比之下,他更关心应亦刚才有没有受伤。

  “没事,”他摆摆手。

  不知道是不是太累,应亦要走的时候,脚步有点踉跄,陆黎眼疾手快扶了过去:“伤到了?”

  应亦摇头:“不是,用力太多睡会就行。”

  “那行,现在就回去睡。”陆黎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说着就要走。

  身后三人愣了愣,突然叫道:“我们。”

  “没东西会再来骚然你们,钱按时打过来,”应亦头也不回的说,接着又拍了拍陆黎肩,“我们走。”

  陆黎心里有很多疑问,比如他为什么知道郑盟妈妈被上了身,又有他们没说出最近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应亦是怎么想到纠缠不休的是上百年的鬼怪,但他什么都没用问,只是搂紧了靠在他身上的人,笑了笑,心里莫名冒出点满足的感觉。

  陆黎回去就睡了,可能真的太累,所以倒下就能听见平稳的呼吸,陆黎洗干净了下楼买了点吃的上来,一边等他醒一边打开电视看两眼。

  没什么可看的,他又回到卧室,相比之下应亦的睡颜要好看的多,想了想,他爬上床,从那里回来六点不到,现在睡太早了,他是觉得应亦半夜会醒,所以留了吃的给他,等他醒来自己能第一时间告诉他,别饿着。

  不过他没撑住,趴上床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眼皮就开始打颤,今天累的不只是应亦,他竟然也困乏的不行,想偷亲他的想法都没实践。

  一觉睡到大天亮的陆黎不仅没看到应亦半夜有没有饿的起床,还错过应亦早起的时间,当然他没一次能在应亦醒前就起床的,可是也太没面子了吧,那么早睡竟然起了个晚晨。

  他揉了两把头发走下床,在客厅望了望,没见着人,又去厨房找,还是没人,最后转身敲了敲厕所的门。

  没反应?他上手拧了拧,果然也不在这里。

  不会上班去了吧?

  他没辞职?

  那他这不去上班的算什么,陆黎猛然想起来自己还没跟老板正式提过辞职的事,而且司锐竟然没打电话过来询问,他无缘无故不去公司难道是正常事么?

  他回卧室找到手机,拨了司锐的电话。

  “哪儿呢?”

  “外面吃放呢,要跟我约?”司锐回道。

  “不约,”陆黎坐下,看了眼时间,快十二点了,他又转变了主意,“对,是要约来着,哪儿吃呢,我过去找你。”

  他给应亦也打了电话,但无人接听,所以陆黎特别理直气壮的出了门,消失了是吧,没留个消息是吧,行,他也走的彻底点。

  今天不是上班的日子,但司锐在外面正和别人吃饭,陆黎有点懊恼,应该先问清楚他是不是一个人在吃的,也就不用他突然冒出来夹在两人中间。

  脑子有点疼,他跺着小碎步在门口举步不前,谁知道司锐突然往这边看了一眼,四目对视,司锐对他招了招手,陆黎咧嘴勾笑对他点头无奈抓了抓头发,硬着头皮往那边走。

  他缓慢迈着步,准备想个什么招跟司锐打完招呼就走的时候,他对面那人也回过头来了,嘴角噙着笑,手挥舞的跟千手观音似的对他叫道:“陆哥。”

  是顾硕,陆黎加快了脚步,走到两人面前:“你俩怎么约着呢。”

  “我俩怎么不能约了,”司锐笑了笑,“赶紧的,饿死你了吧。”

  顾硕空出一个位置给陆黎,让服务员再添副碗筷,两人把吃的都给点好了,全是陆黎平时喜欢的,他笑了笑:“真懂我。”

  “还没说你们怎么凑一块去了?”这话他是对司锐问的。

  “喜欢呗。”司锐笑。

  陆黎正吃着东西,一听他这话差点没噎死:“你说什么?”

  他看着两人,目光来回打量,顾硕给他递了杯水,对他挑眉:“至于吓成这样。”

  “不是,”陆黎喝了水,放下杯子,定定的看着他们,“你们,真,那喜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