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四十七章:装什么装

  “你让我去引鬼,这是长期工作还是兼职,”整理到一半,陆黎才想起个重要问题,在应亦拿着衣服要去洗澡的瞬间拦下他,“别到时候我丢了工作,你这边我也没剩下什么。”

  “全职,”应亦推开他的手,“低于一个月我付你一年工资。”

  陆黎笑了笑,看他走开的背影,眯缝着眼睛又喊了一嗓子:“那你工作是不是也辞了啊?”

  两点的时候,两人出门去了委托人那,陆黎不知道这家主人什么嗜好,都二十一世纪新时代了,那家人还住着古色古香的清代宅院,比起司锐家,这家人更独树一帜。

  他跟在应亦身后,亦步亦趋走着,这家好像刚死了人,外面挂着一盏白色纸灯笼,陆黎下意识的握了握手心:“这什么意思,古时候死人才挂白灯笼,现在也用?”

  应亦示意他闭嘴,敲了敲府前的门。

  空空荡荡竟然还有回音,陆黎惊讶的瞪圆了眼睛,现在天气说不上特别热,但也不会穿了件外套都觉得冷,还是阴冷的那种感觉。

  门被打开,里面总算出来一个正常的人,从头到脚都是现代装束,陆黎稍微宽了点心,但那人的脸泛着青紫,一双眼睛无神的对应亦点头:“先生找哪位?”

  应亦掏出一张名片,那人才将府门大开,陆黎抬眼看了看匾额,顺带把那两盏白灯笼忽视,裹了裹外套跟着应亦进门。

  郑府。

  像模像样的竟然连牌匾都有,和清朝时期大户人家的住宅没什么区别,他快走两走和应亦并肩,杵了杵他胳臂:“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哪里都对,还有鬼要抓么?”应亦直视前方,压低了声音回他。

  这宅院黑气满布,就连里面的人也都不正常,尤其刚开门那人,此时呆愣愣的引着两人去前院,不管问他任何话也没有回应,应亦皱了皱眉,有种被卫玉宸耍了的念头。

  一片阴郁的气氛压抑人的心情,两人随着那人一直前进,转弯,似乎像没有尽头一般延续重复的动作,陆黎看不出应亦的情绪,只能沉默的跟在身边,就像卫玉宸说的千万跟紧他,否则落了单撞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将会发生什么那就说不定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陆黎才看到终于像个人样的人类。

  一身正装打扮的男人见了陆黎两人忙上前,眉宇间那丝愁眉不展抚平,对应亦客气说道:“这就是卫先生叫来的两位大师吧。”

  “我不是,”陆黎明确回他,“你们家是不是有人过世了?”

  “是,”那人叹了口气,“我伯父他今早刚过世,唉,一言难尽。”

  除了几个守在灵堂的,剩下那一家子都聚在了一块,他们对应亦说,三个月前,家里就突生变故,先是今天死了那人的弟弟过世,接着整个宅院就像中了邪一样每每到了晚上就能听见女人的低吟声。

  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整个院子都充斥着这种声音,我们也想过法子,大晚上备几盏明亮的灯把整个院子都照亮地搜寻那个女人,但不管怎么抓都抓不出来,连个影子都没有看见。

  说着,那个称逝者为大伯的人,也就是郑盟,他说话带着点颤地走到陆黎身边:“前几天我妈说看见有影子在她房间外面晃,但打开窗子什么都没有,她那间房外面空荡荡的,远了点才有几棵树,总不能是看见那些树吧。”

  “我们一大家都住在这里,大伯和叔叔的孩子在外面上学不经常回来,我倒是会来,但也只是抽工作的空档,没想到这事会越闹越大。”

  陆黎看他过来,忍不住后退一步:“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

  他摇了摇头,回头看那群人。

  有个小姑娘模样的犹豫着迈出一步:“我看见过那个女人。”

  “胡说什么。”郑盟打断她。

  “你急什么,不是想弄清怎么回事么,你退一边让她接着说。”陆黎贴近一旁的应亦。

  “就是后院那个地方,有天晚上我听见声音离得很近,忍不住就走了出去,接着,接着就看见她趴在那儿,看见我对我招手,让我过去,她叫,叫我欣儿。”

  “这事儿你怎么没跟我说过,”郑盟看起来有点愤怒,“不管是人是鬼,当时给她抓起来了,看她还怎么造孽。”

  小姑娘缩着脖子往后退,抓住一个妇人的手:“妈。”

  “别凶她,”妇人摇了摇头,看向她,“你看见她的样子了么?”

  “我,”小姑娘犹豫,视线迟疑的望向郑盟,郑盟接着就道,“大晚上怎么能看清模样,你说是不是,欣儿?”

  “你刚可说了,大瓦灯照着,看不清?”陆黎勾着嘴角笑了笑。

  应亦点点头:“不想死,一句话都别保留,你这妹妹是叫欣儿,那个趴在院子里的人认识她?”

  郑盟皱眉不说话。

  “说吧,那人什么样,总不会和你妈长一个样吧?”

  陆黎本来是随口问的,毕竟这么亲热的叫她欣儿一定是熟识的人,而且又是女人,所以陆黎没过脑子就问了这么一句,但谁知道郑欣听了他话竟无措的向后躲了躲。

  “欣儿,”妇人惊疑,“你说你那晚见到的是谁?”

  “其实你也早就发现了那个女人就是你妈妈,郑先生,这么大一个谎言,你想用来做什么?”陆黎问。

  人群中有人觉得不可思议,纷纷看向郑盟,就连他母亲也犹疑的望着他。

  “不是,她不是我妈。”郑盟摇头,有些急切。

  “你在隐瞒什么?”

  “是她,我在祠堂看过她的画像。”郑盟有些无力,“大伯,叔叔,还有已经逝世几年的父亲,我都看过他们对着那张画像自言自语,说,嫣儿,对不起,他们一直重复的忏悔。”

  “作孽啊,”妇人哭着喊了一嗓子,退下众人才对应亦几人哭诉,“姐姐,你怎么就不肯放过我们呢。”

  据她叙述,那个叫嫣儿的是她孪生姐姐,年轻的时候,郑家三个少爷都喜欢她,因为她偏好古风,所以特意买了这宅子给她住,但姐姐谁都看不上,偏偏喜欢一个穷小子,两人也算郎有情妾有意,但她家长辈不允许,硬是要她在郑家三个少爷中选一个。

  走投无路,两人决意私奔,但消息泄露,那穷小子让人抓回痛打了一顿,断条胳臂断条腿,心觉更配不上嫣儿就自杀了。

  而嫣儿因为落在郑家手中,那几人心生歹念联合起来强了她,最后生了对龙凤胎,而父亲却不知是哪一个,只有郑盟口中那个父亲还愿娶她,但她轻生念头早在心爱之人自杀以后就冒了出来,趁他们忙于孩子的出生,心一横便随那人去了。

  这之后,三人都有愧疚,而身为她妹妹的也就是郑盟现在母亲的那个妇人,她的愧疚更深,当初泄露消息给郑家的就是她。

  一切都是孽缘啊!

  妇人长叹一声,抱着郑盟两兄妹:“这些年我一直觉得她没走,可就是见不到,你叔叔和伯父相继过世,她这恨的也就我一人了,我欠的债终究还是要还。”

  “不是她,”应亦突然开口,“郑盟先前说,怪事是最近三个月才发生的,如果是嫣儿,她不可能等到孩子长大了再来报仇。”

  “妈,”郑欣抬起头,她没想到自己那番话会引发这么一连串古老的事,“从小到大您连句狠话都没跟我说过,我不信,我只有你一个妈。”

  郑盟没有像郑欣一样,他觉得自己现在很懵,他想保护的人竟然是害死亲生母亲的推手之一。

  难怪他在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女人会满眼凄哀的叫他盟儿,想让他过去,想抱抱他。

  “你们再想想,最近还发生过什么,”陆黎打断他们缠绵的亲情,“突然冒出来一个作祟的鬼怪,总不能是它觉得无聊了,出来找找乐子吧。”

  郑盟走到一边,回忆起近三个月发生过什么特殊的事,他不常回,但也不是不回,在叔叔死之前,他见过一只通体全黑的猫,眼睛里闪烁着幽森的光,那时候他觉得是哪家野猫出来觅食没太关注,而且猫儿在夜里眼睛都闪着光,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但现在想想,除了这件事也没什么更特殊的了,那只猫的眼睛,他到现在都没能忘记,很可怕,尤其惊悚。

  他把这话一说,陆黎愣了愣,蹭到应亦身边小声说:“不会是你那只吧?赤景要玩也不能找这么偏的地方吧。”

  “虽说你是,嗯,你不承认的天师,但养的猫总不能也跟人一样成了精的。”

  应亦没理会,只是问:“还有么?”

  郑盟摇了摇头,目光看了看还在相拥的两母女。

  郑欣在读大学,最不常回家的就是她,她肯定不知道。

  那他的母亲?

  “我,”妇人犹豫,眼神忽转,游移的看向别处,“没见过。”

  “是么?”应亦突然走过去,抓住她手腕,眼睛微眯,喝道,“还想装到什么时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