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四十一章:我是陆黎

  他最终还是没有去碰应亦,可能是太在意两人以后的关系,又或者他高估了自己想要碰他的念头,更可能是,他怕他,惧怕他突然冷漠的眼神,像是仇敌一样的眼神,不过能躺在他身边,听着他平稳的呼吸,陆黎眯缝着眼睛看起来已经非常满足。

  渐渐的,他看着他的背影,安心的入了眠。

  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身体变得冰冷,仿佛身处冰窖一般的寒冷,他蜷缩起身体,抱紧被子皱起了眉。

  天还是暗着,四周乌黑,他看不见身边的东西,头有点疼,像是冷气突然上脑,有点生硬的疼,他试探着叫了一声:“应亦。”

  没有回应,周遭仿佛很空旷,他说完的话很快传来回音,这不是他的家,不在他的床上,身边也没有应亦。

  陆黎混乱了,他拍了拍脸,真实的疼痛告诉他现在不是做梦。

  大脑急速运转,陆黎搓了搓手,以现在这种清醒的状态他确定自己又被不干净的东西带进了不属于他的时空。

  他向前走了几步,有点踉跄,看不清的道路让他分不清方向,虽然已经要把这种突发情况当做习以为常的事了,可真发生时,还是不可避免的有点烦躁。

  这种不知道前路的陌生和恐惧让他没法不生厌,皱了皱眉,他又喊了一声:“有没有活着的,是人是鬼出来一个,这么吊着我一个人在这儿有意思么?”

  “是要杀我还是想我帮忙说句话,小黑屋这种戏码不觉得无趣?”

  他啧了一声,索性站在原地不动了,对着黑暗叫嚣道:“不说话是吧,行,就这么耗着,看谁能耗得过谁。”

  当然,陆黎知道自己耗不过对方,就算他适应了这种黑暗,但在这里不吃不喝他迟早会死,他得问出对方把他弄进这里来到底想干嘛。

  沉默了一会儿,耳旁呼啸刮过狂风,那种凛冽的寒冷让他禁不住开始颤抖,没饿死之前会被冻死,陆黎皱着眉无语的盯着黑暗的空间又喊了一嗓子:“有完没完了,戏弄别人就这么好玩,那你乐一个我听听,丫一个小鬼除了咯咯咯还会什么?”

  他有点烦,类似于自言自语的状态让他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好像马上就能步入神经病的行列,但是除了能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他也没有别的路能走。

  会被逼成一个疯子,陆黎吸了口气决定静下心来,什么妖魔鬼怪全都去他娘的自己玩耍吧,不搭理你看你还要把装深沉玩到什么时候。

  站了一会儿腿有点酸,他摸索着往四周探了探,也不知道摸到了什么东西,硬邦邦的,陆黎就势坐了下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不过先撑个三四小时再说,也许到了白天,那些东西会不攻自退。

  找了一点宽慰自己的理由,陆黎不再那么躁动,坐下以后就开始发呆。

  脑子里其实转着的都是应亦的模样,他在想应亦会不会来救他,毕竟他起了床一定会发觉他不对劲,到时候要不了三四个小时,他应该就能回到现实了。

  这么一想,心情有点好转,他托着下巴眨了眨眼睛,如果待会儿他就那么逃了出去,把他困在这里的东西会不会悔恨死,有机会的时候不下手,非要等到别人来救这不是没事闲的么?

  他笑着摇了摇头,猜测把他困在这里的东西是不是有点傻,但突然,身后袭来一阵凉意,还没等他惊恐的做出反应,肩上冒出一只冰冷的手,后背被贴上,耳边传来诡异的声音:“苏羽。”

  苏羽!

  已经并不只是单纯的对于突然冒出鬼怪的恐惧,他的一句苏羽让陆黎愣怔在原地,身后的人会是和应亦长相一样的那个人么?

  可那不是梦么?

  而现在不是,他又掐了自己一把,是疼的,所以他是清醒的。

  猛地回过头,黑暗中看不清他的样子,只觉得眼前有一道阴影,他的手有点颤,不受控制的向后退了一步。

  “应亦......么?”

  他怕从他口中说出“是”那个字眼,但又期待他就是应亦,那样他就可以向他问清楚苏羽是谁,为什么他要缠着他,又为什么他会闯入他的梦,闯入他的生活。

  “苏羽。”他并没有回答,只是又一次喊出那个名字。

  “不,我不是,”他摇头,“我是陆黎,陆黎!不是你说的那个苏羽!”

  他一步步的后退,眼前那人一步步的跟随,他每退一步,对方更大步的上前,直逼的陆黎无路可退。

  有光亮在缓慢升起,他看见四周用白蜡围成了一个圈,那些烛光映射的周围有些苍白,蜡油随着它的燃烧慢慢滴下,仿佛在寄托自己生命一般。

  陆黎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光线被风吹得恍恍惚惚,惨白的有些瘆人,他看见逼近眼前的那个人,和应亦相同模样的那个人。

  “你......”他身处在古旧的院子,旁边是有着年代气息的房屋,四周很空荡,静谧的吓人,耳边除了风的呼啸只剩下彼此的呼吸,他看着那个人想说什么但张了半天嘴却始终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苏羽。”烛光的映射下,那人的表情清晰的被陆黎看见,他皱眉冷脸的模样与应亦没有丝毫差别。

  “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个苏羽,我真的是陆黎,”他咬着牙,定定的看着他,“不管你说多少遍,我还是不会承认,如果你说那是我的前世,那你应该去前世找他,而不是缠着现在的我不放。”

  那些过去的事,还是之前不知过了多少辈的事和他有什么关系,他是陆黎,他并不知道曾经的他做过什么,就算是知道,那在他喝下孟婆汤之后,他的债也该还完了,为什么还要再经过几世后对他纠缠不休?

  “苏尧。”那人低下头很低的叫了一声。

  陆黎以为是幻听,觉得他还在对苏羽这个名字揪着不放,皱了皱眉,他说:“别没完了,从那个梦开始,我身边就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鬼怪,是不是你,你有什么仇怨我们现在就解决,不要整天阴魂不散派些小鬼跟着我。”

  对方身体动了动,陆黎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但后面是墙壁,他已经没了退路,咬紧嘴巴,他仰起脑袋,恨恨的说:“你要做什么?”

  就见那人抬起手摸了摸陆黎的脑袋,对上的视线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他有点愣,对于对方突然的举动手足无措,半晌开口说了一句:“应亦。”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叫应亦,但脑子就像当机了一样只记得应亦,只想叫他名字。

  那人眼神闪烁了下,放在他脑袋上的手突然有点抖,陆黎缓了缓神,看着他开口:“你是也叫应亦么?”

  对方盯着他的样子陡然变得阴冷,陆黎向后缩了缩脑袋:“你要是想报仇就给个痛快,要不想报仇呢,能不能放我回去?”

  他看见那人眼中的迟疑,接着又说道:“我才二十多岁,没个女朋友更没个男朋友,这辈子刚过的有点滋味,从没想过要去死,而且我还有件重要的事没做,你要真想杀我,先让我把正事办了行么?”

  那人的手收回,阴冷的目光有点恍惚,陆黎趁机正了正气势:“你说我也不容易,这么年总算对一个人有了好感,但是到现在连他手都没牵过,如果你死之前曾喜欢过人,能不能让我一了心愿?”

  对方没有回应,看着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又或者是觉得莫名其妙。

  “既然我说应亦你没什么反应,那我就告诉你,”陆黎总算站直了身子,在气势上也和那人平等起来,“我想亲他,你说他会不会让我亲?”

  “其实,我也想象不到自己会对一个男人有欲望,但是就是忍不住,”他笑了笑,可能因为他和应亦太相像,所以胆子也大了起来,“他和你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他比你好太多了,虽然他总冷着脸,但他没像你这样神出鬼没时不时的冒出来吓吓人,我就是挺喜欢他的。”

  对方不知道是什么表情,陆黎没有去看他,只是兀自说着:“如果你们是同一个人,不对,如果是他现在站在我面前我肯定不敢这么说,但是他不在我面前,我这话也没法跟谁说,挺憋屈的。”

  虽然有司锐,但他也没法和司锐说,他这边刚拒绝了他,那边又告诉他自己对另一个男人有好感,司锐会说什么?劝他大胆的追还是骂他一句没人性,不管是哪种,他觉得对司锐都是一种伤害。

  眼前这个人,他似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半迷糊半清醒的把他当做了应亦,那些能说不能说的话,他通通都倒给了他,虽然他不会给回应,但是至少自己心中堵着的那口气可以顺畅一点,他还是急躁的想要触碰应亦的,只是理智会让他选择放弃,选择不去沾染。

  那是致命的吸引,一旦沉沦也许会万劫不复,他不会让自己深陷在不可自拔当中,他绝对会在一开始就斩断这种要不得的情愫。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