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三十八章:稿子行不

  莫名其妙两人关系又跟之前一样了,陆黎抽空摸了摸自己的脸,有点庆幸刚才想出这么个不要脸的理由,不过因祸得福这种感觉还是挺不错的,尤其是司锐脸上挂着笑,不像刚才那样皱着眉,他要时时担心一不小说错话直接把两人关系僵化到只剩尴尬的地步。

  心情好转,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他小声哼了两句歌词开始设计地狱之眼的稿子,昨天他跟应亦说了,下班之前把初稿做出来让他过目,因为突发的司锐事件一直没来得及好好画稿,现在他得抓紧时间。

  脑子里闪过地狱的情景,那些各个层级的刑罚他都一一略过,他并不觉得那些东西是诡异的,相比而言恐惧更多一点。

  而对此相反的,脑海里一直盘旋不变的其实是三生石畔。

  实话说,那里并不诡异,不过是人死后要轮回转世的地方,可那里开满了彼岸之花,妖冶的殷红只一眼就让人永久无法忘怀,陆黎说不清对它的感触,只知道它就像心头梗着的刺,有什么在牵引着他,也许是那些从眼前浮现过的前世,但又好像并不至于此。

  那片红聚集在一起,像鲜血浸染的色美艳的不可方物,他仿佛很久前就见过,沙场冷冽,却被热血温暖,头颅可断,旗帜不可倒,就像一部连续剧,他脑子里过滤了很多片段,他看见身披盔甲的战士在挥舞,被血沾染的脸映射着不屈服的色彩,他觉得那就是他的人生,而且就是他看到的前世的人生。

  过去有那么多段,他唯一记忆深刻的却只有这一世,也许是现世对英雄过于热衷,所以连带着他是战将的那一世才会被这么清楚的记下,只是不知,英雄尚需美人相配,那一世可有个知己红颜?

  想着想着,脑袋就乱了,他看着没动一笔的素描本皱了皱眉。

  笔尖在纸上翻飞,对于地狱之眼的设计,他有了自己的定义,他不知道是否会让卫玉宸满意,但至少在自己这里,对于地狱之眼的诠释他没有保留的把所有思绪都汇集在了一起,完成的稿子是他最想要呈现的。

  遍布的彼岸花朵,妖冶的媚人心魄,整张画纸被暗色填满,殷红做点缀,旁边孤寂的立着一座三生石碑,而在三生石前唯有一人,那人看不清相貌,只是觉得背影格外凄凉。

  那是他心目中英雄该有的样子,发丝被风卷乱,战袍被血浸染,他大概是在等着谁,又或者是在纪念谁......

  所谓地狱,在他眼里并不仅有只是恐惧,以及让人深陷的苦难与痛楚,更重要的是荒芜尽头的重生,期盼与绝望,死亡与来世,孟婆为何要在奈何桥送人一杯忘情水,三生石上又为何记录下一个人的前世今生?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但谁真正能做到?

  地狱之眼,是轮回之眼,并非诡异与恐惧,卫玉宸为什么会那么要求他不明白,但他坚信他是对的,就像他画中那个人,是绝望,也是新生,他喜欢这种设定。

  约应亦见面的时候,陆黎有点兴奋,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应亦看到设计稿的时候应该是满意的,至少不至于像之前那样一口否定,大概是因为真正有感而发的东西,他觉得这是件有灵魂的东西,所以应亦对此绝不会只是冷着脸。

  想着想着就笑了,陆黎等在应亦楼下的时候,前台小姑娘都要以为他是不是又犯了毛病,但这时候的他顾不上这些,满心里全都是应亦看到画稿惊讶满意的样子,到时候他就能趁机在他面前得意一回。

  “应亦!”一看到他,陆黎挥着手就奔了过去,“嘿嘿。”

  不用细想都知道应亦皱起了眉,但陆黎无所谓的笑着:“一会去哪?”

  应亦疑惑的盯着满脸堆笑的陆黎,微不可见的眯了眯眼。

  “工作完成了,不去庆功么?”

  “你确定稿子会过审?”应亦错开一步,离他远一点。

  “那你又确定不会过审,”陆黎不满意他刻意拉开距离,想再凑过去,但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保持现在的距离,“算了,那么点兴奋的劲头都让你弄没了。”

  也不是非要庆祝,就是心里高兴,再加上处理好了和司锐的关系,整个人都感觉振奋了很多,但应亦这么不给面子,他只能叹了口气,连给他看画稿的劲头都削减的不剩分毫。

  “给,”本想郑重交到应亦手中的画稿在出办公楼前陆黎从文件夹里抽出塞到他怀中,皱着眉头说道,“行不行吧,不行我拿回去改,之后再找你。”

  措不及防的被人在胸前推了一把,应亦有点愣怔,他皱眉摊开那张稿子低头看了看,没有之前设计的丝毫影子,那是全新的一张画稿,灵感与下笔的力度都不一样,而且......

  陆黎在一旁等了一会儿,见应亦看的入神就没有开口,但过了很久,应亦的目光都没有从画稿上移开,他有点愣,就算稿子画的再好也不至于一直盯着不放吧?

  “应亦?”陆黎试探着说话,“稿子,还行吗?”

  应亦像是惊醒一般愣了神,陆黎从未见过他这种样子,心里有点怯,不敢肯定的问道:“不能是太差吧?”

  他抬起头的样子有点懵,懵完了之后脸上满是严肃,陆黎看着他顿时就不敢再说话,真的是稿子太差?不可能,如果只是太差,应亦只需说一句不通过就可以,陆黎有点拿不准他的心思。

  “设计,你是怎么想出这种设计的?”应亦看向他。

  陆黎眨了眨眼睛,确定他是询问自己。

  “上次,那个女鬼不是带我去了地狱走一遭么,然后稿子就这么出来了。”

  应亦皱眉有点犹豫,似乎还想问他什么,陆黎啧了一声,看出他的意思,接着又道:“想问我去地狱看到什么了?”

  “不是,”应亦摇了摇头,“为什么,对于地狱,阴森恐怖不是你的主调,而是现在这样,”他举起那张画稿,“像是一个有头无尾的故事。”

  “不是有头无尾,”陆黎笑了笑,“告诉你,我看到我前世了,还很多个前世,你信么?”

  应亦没说话,陆黎觉得无趣,啧了一声接着说:“我看见我是个军人,不过我并没有看到他一生中的所有,但我猜测他一定是个血战沙场的英雄,而英雄大多没什么好命,所以,”他指了指画稿上男子的位置,“他的遗憾我要他来生圆满,你看到的只是他最后的悲哀,而我看的是他将要蜕变新生,地狱之眼,轮回之眼,与那些人们制造出的恐怖氛围并无相干。”

  他笑了笑,对上他的视线,定定的凝望着他:“怎么样,这创意?”

  应亦手掌握的很紧,他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把画稿交还给陆黎:“明天可以拿给卫玉宸。”

  “嘿嘿,过审,”陆黎心里那点小兴奋又跳了起来,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坐在主设计的位置完成稿子,他止不住的笑意,“要不要庆祝?”

  “你想去哪?”

  陆黎说了一家中餐厅,重口味麻辣,不知道应亦能不能吃,这家店离他公寓比较近,而且也是他喜欢的口味,如果应亦能接受,那绝对是上佳之选,毕竟他不用在找借口蹭住应亦家,而且也不用担心晚上回去会遇见什么。

  不过没想到,应亦对他要求没什么意见,不管是什么口味,应亦也不介意,陆黎暗暗咋舌,口味不挑这点是好,就是太随意了,要是以后找个女朋友,问他晚饭吃什么,他说随便,由你挑,那对方不是会气的转身就走?

  提起这个,陆黎抿了抿嘴角,眉挑的很高:“应亦,你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啊?”

  他还记得上次他说到喜欢时应亦认真的神色,但他也说了并没有女朋友,所以是之前心里惦记过什么人?

  不是他想问这些八卦,而是,司锐给他的提醒,如果没有他突然的喜欢,他不会察觉自己心里冒出的火花,一整晚思绪的飘荡,他的模样不知在脑海里窜了几回,都快要变成两个小人的战斗,一个说,太久没交女朋友孤单了,一个说,那男人太帅了,满足了你自己对帅的所有想象。

  而在见到应亦的那一刻,他觉得两者都不是,只是看到他,心里就会发痒,忍不住就想靠近他,伸出手去触摸......

  “吃什么?”应亦抬起头没有回答他。

  陆黎砸吧砸吧嘴,啧了一声:“这家店的菜是出了名的变态辣,你要是吃不了就让老板少放点。”

  应亦又是无所谓的摇摇头:“没事,吃你想吃的。”

  “那我点了啊,待会儿吃不下我带你去吃点别的。”陆黎跟老板报了一串菜名。

  等菜来的时间,陆黎又忍不住开口:“你这么闷,喜欢你的人都坚持不了多久吧?”

  陆黎觉得自己嘴巴有点欠,而且是越来越欠,可他没法不去问,就像他没法不跟司锐说清楚一样。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