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三十六章:特殊存在

  刚和应亦说完要蹭住的陆黎又凑了过去,摸摸鼻子还没说话,就听应亦开口:“不是要走么?”

  跟司锐的对话看来应亦全听见了,他笑笑:“那行,我......”

  “遇见了你就死在半路,我不会送你过去。”

  陆黎突然就嘿嘿乐了,终于有一次他没猜对他的意思:“我就想说,案子的设计我已经有了想法,争取明儿下班给你看初稿。”

  应亦抱着猫的手顿住,他回头看他,半晌才发出一个音节:“嗯。”

  陆黎出去打车的时候想起应亦刚才的样子还觉得有点好笑,不过他那句话倒让他的心不出意料的咯噔了一下,现在是夜晚,出去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没人能保他安全,但司锐的不对劲让他瞬间没了迟疑,他的常态绝不是如此,所以陆黎确信司锐那边发生了什么。

  很快到了常去的酒吧,陆黎进门就看到司锐孤零零一个人坐在吧台边,避开人群走到死锐身边,他拍拍他后背:“真想跟我不醉不归了?”

  司锐看起来已经喝了很多酒,见到陆黎抬起胳臂顺势压了上去,揽着他的肩一个劲儿对他傻笑。

  “真难看,”陆黎啧了一声,准备要杯酒的时候被应亦拦了下来,“你有伤不能喝。”

  “都这样了还有闲情管我有伤没伤,不想我喝你倒是别我约来酒吧啊。”他还是跟服务员要了酒。

  司锐抓抓头发,样子有点呆,傻笑了一会儿说:“那你可以看着我喝的。”

  “有没有良心,大晚上叫我看你抽风来了。”他耸肩一抖,拿开他搭在肩头的手。

  “那少喝点,”司锐无可奈何的看着他,“一杯可以了。”

  “说说吧,”陆黎点点头,算是听从他的话了,“遇上什么事能让变这样?”

  司锐没回应,看着他还是那么呆呆的笑,陆黎拿着酒杯就想给他直接灌肚子里,他没见过司锐醉酒,但这么看下去,司锐还是永远别醉酒的好。

  呆呆的看着是比平时好欺负,但总觉得有那么点别扭,司锐的情绪很低落,但他嘴角却勾着笑,这让不明就里的陆黎很烦躁,有事不跟他说可以,但别叫了他又一句话不说啊,这么憋着都要急出病了。

  “孟姜女哭长城都没你这样,你这要哭不哭的算怎么回事,”陆黎啧了一声,把司锐面前那杯酒给推走,都他娘的别喝了,“不说我扔你在这儿了。”

  “你扔一个,”司锐笑了,他从怀里拿出一瓶药酒,“我给你擦药吧。”

  陆黎几乎一口气没上来,看着他手里那瓶药酒半天没缓过劲:“总不至于我去了应亦那,你就相思成病,要跟我闹个牛郎织女的戏码?”

  他哭笑不得的接过他手里的药酒:“行,我们回家,不说清楚了你就等着夜宿街头,当个流浪汉让人给拐走吧,这小模样还是挺多姑娘乐意带回去的。”

  司锐没反抗,所以陆黎把他带回去还算轻松,只要拖上出租车就算完事,也就上楼的时候费点劲,他得扶他进电梯,然后一点点给挪进卧室的床上。

  “我又没喝醉,你至于把我当包袱似的扔来扔去么。”

  陆黎给他脱了外套,咬牙瞪了一眼:“那你别跟抽风似的挂我身上啊,狗皮膏药都没你这么粘人。”

  “行,”司锐躺他床上笑,“裤子脱了给你擦药。”

  “别逗行么,”陆黎又给他翻个身,把被子盖上,“就你这样,你猜我明儿会不会缺胳臂断腿?”

  “跟你说我没醉!”他低吼了一声。

  陆黎一惊,没想到他会这么大反应,啧了一声隔着被子拍了他一巴掌:“叫什么呢,一个醉汉还有理了。”

  他蹲下身把鞋子也给脱了,司锐觉得有点痒,收了收腿:“别动,小爷还没这么伺候过谁呢。”

  司锐听了又开始笑,大概是喝多了酒,又躺在床上,笑的有点喘不上气,陆黎起身想给他顺顺气,但突然,手被抓住了。

  陆黎想抽回手,可对方力气使得很大,他挣扎了两下没挣脱。

  “非得我半夜拷问一个醉汉是吧,”陆黎皱了皱眉,“我看你现在挺清醒的,快说说到底怎么个意思,被甩也有一阵子了,不能是因为这个吧,那也太慢半拍了。”

  他没有故意挑司锐痛处的意思,但司锐确实在他说完这些以后没了动静,嘴角那点笑也敛了起来,陆黎有点紧张,问:“真是因为这个?”

  “你低点头我告诉你。”他眯了眯眼睛。

  陆黎低下头,耳朵凑近他嘴边,想听清楚一点他要说什么,但突如其来的温热让他嘭地从床上跳起,瞪圆了眼睛看着司锐半天说不出话来。

  房间静默下来,谁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陆黎摸了摸被亲的耳朵,那种感觉挥之不去,让他又点怔,怔完了他对着床猛锤了一拳。

  “你丫是不是有病。”

  司锐的目光紧盯着天花板,听到陆黎的声音他笑了笑:“病的不轻,你有药么?”

  “别装傻,你什么意思。”陆黎脸上有点怒意。

  “明摆着的意思,不是我装傻,是你,”司锐坐起身来,撑着额角摇了摇头,试图醒醒酒,“你要把我扔大街上么,扔吧。”

  他晃晃悠悠的走下床,在陆黎面前站定:“头有点疼,我去厕所。”

  陆黎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他从自己身边走过,再后躺上床,安安静静的盖好被子,中途没一点尴尬别扭,就像无事人一样,他有点愣。

  “决定好了,现在要不要赶我出门。”司锐闭上眼睛问了一句。

  陆黎手伸了一半又收回来,忍着要把他扔出去的冲动说了一句:“得,我去客厅,你爱怎么着怎么着。”

  想揍他是一定的,但揍完了要做什么他也不知道,办公室里那些小姑娘整天把他配对,他不觉得有什么,但猛地一听司锐自己承认,他有点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当然,他现在更愿意把司锐这些话都当做酒醉胡言乱语,毕竟他没指名道姓说,陆黎,我就是喜欢你,我就要亲你,你答不答应跟我在一起。

  不过,这些好像劝解不了他现在躁动的心情,一直以来他对司锐除了哥们情义没其他意思,他也不知道司锐会来这么一下,就刚才那个跟挠痒似的亲吻,如果不是司锐,他绝对会一拳揍过去,但不揍他也并不代表他就接受了这段突如其来的感情,只是因为两人是朋友,关系非常不一般的朋友。

  他知道他那一拳挥下去结果是什么,为了这他不至于连这朋友都不要了,就当是司锐喝醉了酒,陆黎去洗了把脸,决定明天直接忽视,那个吻他就当被狗咬了,一条巨型狗,没什么大不了的,狗是人类好朋友么,而且他对狗向来善良。

  但在沙发辗转了不知多少次后,他还是无法安睡,脑子里过滤了很多情节,很多是大学时期的那个男生。

  小姑娘带着她哥哥来堵他的时候,除了心底那点被不尊重的愤怒,他其实并没有什么歧视的意思,不过揍了一顿之后,对方竟然这么轻易的没有来缠着他了,这点倒让他诧异了一阵子。

  也许是觉得觉得没面子,也许是觉得这种感情本来就不好挑明,总之,从那以后陆黎再没见过他,不过他也没多想,只不过就是少了一个相对而言不普通的追求者,他还是原来的他,并没什么变化。

  可现在不同了,司锐不是别人,要他甩手走人根本不可能,明天司锐不提便罢但要是提了,他无可避免的要给他一个答案。

  答案其实很简单,但只要说了就跟那一拳揍下去没两样,两人的关系差不多也就这么断了,虽然他觉得不至于,但谁知道司锐呢,以当初那个男生的情形来看,这种同性的感情不好说,他没把握司锐会不会因为自己果断拒绝就觉得他对这种感情很厌恶,连带对他这人都厌恶。

  这么一想,他又想起司锐刚才的样子了,还有他碰触自己耳朵的感觉,陆黎说不上非常排斥,但要说一点不生厌又不太可能,司锐其实挺好的,人也帅,办事靠谱,特别有担当的一男人,但要说喜欢,一点都谈不上。

  要是个软妹子?陆黎在脑子过滤了一遍司锐女人的样子,突然就想笑,笑完了才发现,有个很严重的问题,对于司锐这个人,不管他是男是女,他好像都生不起恋爱的那种喜欢,但,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人来,他有点措不及防的愣住了。

  如果是他,也许并不是那么不可能。

  他喜欢看他的样子,喜欢他长长的睫毛,喜欢他的眼睛,喜欢他的嘴巴,他白皙的手,修长笔直的双腿......

  他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他的关注已经可以连细节都变得这么清晰,脑子有点疼,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法思考,那个人,似乎从一开始对他而言就是特殊的存在。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