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二十三章:铜钱丢了

  应亦几次诧异的目光盯着陆黎,陆黎站在一边已经尴尬的不行,但是想退缩又找不到好的理由,脸都已经丢了再这么缩回壳子里不是白挨了应亦一顿白眼?

  眼珠子转了转,陆黎挤眉弄眼的开始笑:“你就当我害怕,待一会儿就待一会儿?”

  应亦眉头皱了皱,陆黎挠挠脑袋,是挺害怕的,他回头望了望,路边一个人没有,想打辆车都挺难,再说,万一上了鬼的士怎么办?

  说起来,有了那枚铜钱他不是应该转运了,恰巧碰上这个小姑娘就算了,怎么最后还被她上了身?

  这么想着,他伸手摸了摸脖子,但锁骨上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挂着,他有点发蒙,身上的温度也突然冷了下来。

  “我的铜钱不见了。”

  陆黎惶恐不安的看着应亦,他把身上整个摸了一遍,就是没有看到铜钱的影子。

  “我回去找。”陆黎什么都没想,转身就走,身上冷汗直冒,虽然这铜钱跟了他也就一天,但不知道是太信任这样东西还是怎么样,他就是觉得不能少了他它,也许是心里安慰,丢了它心神就开始不安宁。

  应亦大概没想到他会这么坚定的回去,毕竟他前一秒还怕的要死,眉头微不可见的蹙了蹙,他跟在陆黎身后走了过去。

  医院拐角没多大的地方,陆黎回头找了很久都没有找见铜钱的踪影,他有点焦躁,搔了搔头发罕见的情绪不太稳定,回头看见应亦漠然地站在一旁,他眼眉微动:“不早了,不然你先回去吧,我再留下找一会儿。”

  应亦能跟过来陪他待了这么久已经是陆黎不敢想象的事,但找了这么久还是毫无收获,他也不好意思再留,虽然周围没人,天又黑了,加上他还没了那枚铜钱,但留下这尊没有预兆就能冒冷气的大佛还是早点送走的好,万一他一会儿气不顺,把他丢下不还是一样的结果,现在主动点一会儿没那么多脸要丢。

  不过,出乎意料的应亦没有转身立刻就走,他看了看陆黎找了一圈又一圈体力明显下降的样子,突然低下头:“我帮你找。”

  陆黎真觉得今天,不对,是明天太阳能打西边出来,应亦陪着他就已经算奇迹了,现在还屈身给他找东西?

  “应亦,”陆黎凑过去,“没,没必要。”

  “不找了?”应亦有点懒得搭理他,“不找现在就回去。”

  “找,怎么不找,”陆黎立刻接话,说完又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他,“你真要帮我找啊?”

  应亦抬起头,视线紧紧盯着他,陆黎摸了摸自己的脸,突然觉得自己跟个怀春少女似的,眉头皱了皱,他暗啧了一声,怎么在他面前自己就像个娘们。

  “找吧。”他看着陆黎的样子突然低下了头,陆黎觉得自己有点眼花,他刚才好像看到应亦笑了?

  “找着了么?”陆黎故意凑过去,脑袋低垂的几乎要碰到地面,但他的脸却侧仰着,目光一直注视着应亦。

  “没有。”那么明显的目光,应亦不可能看不到,他别过脸,换去另一个方向,但陆黎没放过这个机会,趁着找东西又跟了过去,“应亦,你脸上有脏东西。”

  应亦皱眉,不打算理他。

  “真的有,你抬头我帮你擦了。”陆黎锲而不舍的追过去。

  大概是被他闹的头疼,应亦停下了寻找的动作,猛地抬起头,陆黎猝不及防差点撞个正着,两个人的视线就那么定格在了一块。

  “嘿嘿,”陆黎笑了笑,“还真有。”

  说着他上手伸了过去,应亦本能的后躲,脸上竟然有了尴尬的神色,陆黎嘿嘿傻乐着,擦掉他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的泥土。

  “我脸上是不是也得有,给我擦擦,”陆黎没感觉到尴尬的气氛,伸长了脖子把脸凑到应亦身前,“我看不到,来擦一下。”

  应亦迟迟没有动作,反应迟钝的陆黎终于察觉到了异样,搔着脑袋笑了笑:“我把你当司锐了,不好意思啊,我自己擦自己擦。”

  陆黎有个毛病,别人对他好一点,他就没皮没脸的觉得两人关系挺近,做什么也不觉得尴尬,尤其是认识司锐以后,两人都是一样脸皮厚的人,说着说着调侃两句也没什么,但今天,对方是应亦,那人本来就有点嫌弃他,而且他好像生性不爱和人交流,陆黎这么一闹,瞬间把气氛弄僵了。

  说是弄僵也不对,应亦没发脾气,至少现在没赶他走也没把他丢下,不过陆黎不敢继续大着胆子闹下去,他低下头变回正经的样子。

  “应该不在这儿,或者让人给捡走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陆黎脸上露出失落的神情,那枚铜钱不算大,但至少有条绳挂着,如果真的还在这里,应该很惹人注目,大概是被人捡走了,陆黎摇了摇头,虽然不太情愿真的找不回那枚铜钱了,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已定的事实。

  “还找么?”

  陆黎叹了口气,摇摇头:“算了,明天我再过来看看,也耽误你挺长时间了。”

  说着他站起身:“走吧,我回公寓了,这边好像没有车,去路边等等吧。”

  两个人并肩往前走,陆黎看着心情不太好,也忘了自己怕鬼的事,看到前方来了辆车就伸手给拦下了:“你那边比较远,上车吧。”

  应亦没动,陆黎又说道:“我散个步的工夫就到家了,你快走吧。”

  “不是说要讨论案子?”

  陆黎愣了愣,想想又笑了起来:“你邀请我去你家睡啊?”

  死乞白赖要跟去别人家的时候,别人不乐意,现在他都忘了这茬了,对方竟然还邀请起他来了,陆黎笑了笑:“我明儿还要上班,你不是财务总监么,我得找你们设计部的人商量。”

  应亦皱皱眉,没再说话上了车。

  “行了,师傅麻烦您了,”陆黎跟司机打好招呼,又转过头对应亦说,“今天晚上谢谢了啊,”但话到一半,他就不好意思了,“合着我每天见你净说谢谢了。”

  “明儿见,去你们公司的时候别叫前台那小姑娘赶我走。”

  计程车很快消失在视野里,陆黎摸了摸下巴,又叹了口气,铜钱没找着,却看见性情大变的应亦了,说起来,应亦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附近?

  脑子不够用,陆黎用力揉了一把头发,明天怎么跟司锐说,刚到手的宝贝就这么没了?

  他伸出手,看着手腕上那一节红绳,刚才铃铛是不是响了?他没怎么注意,不过好像并没有听到铃声,敢情司锐给它这玩意就是个摆设啊?

  回到公寓,司锐冲了个热水澡,出来时头发也没擦就趴床上蒙头睡了起来,小姑娘死前和临走时的样子他记得还很清楚,这么小的年纪就走了,也不知道是下地府还是上天堂,或者直接送去投胎,下辈子会不会是个好人家?

  想了很久,脑子又开始混乱,他又想起了应亦,他笑了,笑的还挺好看,一个男人,竟然也能笑的那么好看。

  虽然他明着暗着损司锐,说他没自己长得帅,但是司锐真真切切就是挺有魅力一人,不过今天见了应亦,他真觉得有种帅没法形容,刻到骨子里那种,怎么看怎么顺眼,就是脾气有点怪,三句能噎死人的那种怪。

  也幸好他今天改了性子,陪他找了那么一圈,如果没他在,又没铜钱在,小姑娘走了却飘来几个其他的灵体,那不是要了他的命。

  不过话说回来,他是怎么脑子被门挤了决定自己一个人回来的,刚才不是怕的要死,找了一圈铜钱回来人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什么都不怕了。

  其实也不是不怕,就觉得没了铜钱挺郁闷,刚拿到手的,还是司锐专门去祖宅求的,保了他一天安稳的好宝贝就这么没了,是可惜么,大概是的,但隐隐又觉得并不是,好像缺了什么一样,他皱了皱眉,不再继续想下去。

  地狱之眼的案子决定好两方合作以后,双方都开始筹措起来,陆黎约了对方的设计师见面,下午茶的时候两个人才约到了一起。

  “你想怎么做?我们这边出了不下十个案子,对方都不满意。”

  两人交流了一下之前的那些方案,发现对方不是不满意太过诡异,就是不满意太过空洞,陆黎想了想,问了一句:“他具体要求了什么?”

  “其实我们根本没见过这人,”杨思腼腆的笑了笑,“他委托别人过来谈的,价钱给的倒是挺高,但是不管我们怎么做都不满意,对了,老板对这案子倒是挺在意,所以改了这么多回老板也没说什么。”

  陆黎点点头,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

  “要求见他可以么,本人的意见应该比转述来的更具体。”

  “这个,”杨思沉吟,“我们也要求过,但都被对方拒绝了。”

  陆黎皱了皱眉,就听杨思继续道:“我这有他的联系方式,不然你打过去问问,也许对方突然就同意了呢,这人脾气挺怪说不准的事。”

  陆黎笑了笑,杨思接着又说:“你知道我们财务总监吧,明明是管财务的事,但那人就是要他来接这单子。”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