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养鬼为患 > 第十四章:司锐大伯

  “哪里难受?”司锐以为他是刚才玩多了刺激的项目,现在有点不舒服。

  陆黎摆摆手没说话,自从刚才看到那双眼睛,他的心就一直安不下来,半点想折腾司锐的心思都没了,此刻他只想快点走出鬼屋。

  而他的不回应让司锐更加担心,顾不得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会突然出现,他扶住陆黎,见他拧着眉面色不太好看,刚要说点什么,陆黎突然把他推开。

  “他,是他。”他喃喃。

  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的司锐被推到一边,陆黎像疯了一样向前跑去,司锐来不及迟疑,他跟上,跑去,可黑暗中哪还有什么陆黎。

  他看见了那个人,古装扮相的男子,那个人邪恶的对他笑着,他想象不到如果这是应亦在笑该是什么样,那太可怕,太让人惊心,就好像是以把别人玩弄于股掌为乐趣,作为受害者的他没有退路的只能被人逼到绝境,看着他残忍的对自己微笑,他什么也做不到。

  不是人,他不是人,也不是只出现在他梦中的幻境,他刚才真实的出现了,那个人想要他的命,不,不对,他并不是想要他这么死去,他看着他,像个高高在上的王者,而自己像蝼蚁一般卑贱。

  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他会有这样的感受,但那人出现了,他就被压制的不能思考,似乎这一切都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给予他的思想,他要折磨他,不要他死不要他亡,就这样供所有人践踏。

  太绝望了,绝望到露出任何表情都是多余,心中的苦涩说不清道不明,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能体会那种酸楚,他抱着头不能再看,而那个人一直跟着他,对他笑,笑的嘲讽,笑的悚然。

  鬼屋的工作人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以为是自己的扮相刺激了陆黎,都不敢再上前,而陆黎一路没有方向的狂奔不仅没能找到出口还迷失了方向。

  最后,他是由工作人员带出去的,司锐发现陆黎不见了以后就叫工作人员带他去了出口,然而并没有看到陆黎出来,不放心他叫了工作人员去找,最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瑟瑟发抖的陆黎。

  那时候他已经顾不得丢没丢面子,只知道那个人的身影一直闪现在眼前,不管怎样都抹不去,哪怕闭上眼睛,他都能感觉到那人身上的肃杀。

  “陆黎,陆黎,你醒醒。”司锐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所知道的是陆黎向来不怕鬼屋,尤其是刚才还在恶作剧,现在怎么会因为里面的东西发生剧烈反应?

  但陆黎仿佛听不见他说话,呆呆的看着前方,似乎是透过他的方向看着他身后,司锐皱着眉猛地向后看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他警觉的微眯起眼睛,回望陆黎时,眼神突然变了,说不清是迷惑还是什么,他站起身买了瓶水唰地泼在陆黎脸上。

  一个激灵,陆黎睁大眼睛,不解的看着他,突然他惊站起,四周看了看,才放心一般坐下。

  “看到了什么?”司锐问。

  他的眼神和平常有些不一样,莫名让人觉得陌生,但除了陌生以外又有些不一样的情绪夹杂在里面。

  “不用说谎,就算你说见了鬼我也信。”

  “那当然,鬼屋除了各种鬼怪还能有什么?”陆黎干笑,司锐向来听不得这些。

  司锐显然不信他的说辞,但他什么都没再问,只是说:“跟我走。”

  陆黎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里,但现在自己浑身没有力气,什么设施都不想再玩,索性就跟着他走了。

  他没去过司锐的家,或者说是司锐的大家,平时租住的小公寓看起来很平常,与其他租赁的没什么区别,但到了所谓的司锐的那个家,他才知道为什么就算是本市人他也不愿回去,只找个平常的房子居住。

  “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眼前的房子是古旧的民国时期宅院,加上欧式的装饰看起来也并不是说异常特别,只是在现代化区域里独独立了这么一座,很扎眼,或者说很诡异。

  “你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司锐依旧没有回答,推开房门径自走了进去,里面的人抬眼看了看,点了点头算是问好接着兀自忙着各自的事去,只有沙发上的男人叫了一声:“突然回来有什么事?”

  一身黑色的中式长衫衬托的男人很庄重,看起来虽然已过花甲,但照旧剑眉星目,异常英挺,他放下手中的书看着司锐的方向,突然被身边陆黎吸引了目光。

  “为了他?”

  陆黎拘谨地对司锐使眼神,这谁,怎么称呼?

  “大伯,”司锐点点头,“他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

  陆黎这才知道这是司锐的伯伯,乖乖问了声好。

  “回来也不知道先关心关心伯父,这小子是谁?”司炎坐起身,打量了一番陆黎,随后摇了摇头。

  “公司同事,”两人坐下,司锐跟司炎介绍,“陆黎。”

  司炎注意力明显不在这儿,从陆黎一进门他的视线就没转移过,而陆黎见了尴尬的不知是该回视还是别过视线转移注意力,一旁的司锐很明白,如果大伯会反复盯着一个人琢磨,他身上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比如说,有人给他下了降头。

  三人无言了很久,陆黎有些紧张,听司锐的话音,似乎也觉得他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虽说司锐对这方面很敏感,敏感到厌恶,但从他带自己回了家,陆黎似乎有点明白了司锐的处境,他不是单纯的惧怕鬼怪神力,也不是不相信,而是,他见过,或者说被人从小嘱咐过不要沾染这种事。

  很明显后者不太可能,如果是被劝诫不要碰灵异事件,那么从他们来到这里,这位大伯就应该怒斥司锐一顿,然后把自己随便打发出去。

  “嗯,”司炎沉吟了许久,一直没有开口,他看着陆黎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摇头,最后把目光转向司锐,“看不出异常,但是......”

  陆黎早就被他看的坐立不安,这会儿一听他说没什么异常刚要松口气,哪知又听见个但是来,心里一惊,不由自主地伸长了脑袋,目光炯炯的盯着他。

  “咳咳,”司炎瞪了一眼,心道这孩子这么不矜持,他好歹是个老人,敢这样盯着他看,“最近都发生过什么事?”

  陆黎坐直了身体,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把最近的事都告诉他。

  有些事司锐也不知道,听完陆黎的讲述,他面色僵硬的皱了皱眉,难怪这些天陆黎魂不守舍,他问什么也是一语搪塞,要不是今天在鬼屋发觉异常,他要什么时候才知道这些?

  “招灵体?”司炎冷不丁开口,他站起身突然拽过陆黎的手,对着他面相又打量起来,“难怪。”

  “难怪什么。”陆黎问。

  但司炎却不再说,他转过身晃了晃脑袋,陆黎不解的看着他打开最左侧的房间,愣愣的问:“我是不是摊上大事了?”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