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专程换了一身衣裳过来见人的陈月灵,一来听闻薛闲早已离开,眼眸登时染上愠怒,“他是什么意思?”
警告?还是说确有其事?
想到一些内情,陈月灵眯了眯眼,眸子晦涩。
管家叹了口气,“不管怎样,我们这段时间要低调一阵子了,一些来历不明的人要赶紧清理,以免被一些不怀好意,眼红商会的人故意使坏,还有不久跟别国的一些生意往来,恐怕也要暂时停止。”
“还有一件事……”管家口吻略带迟疑。
陈月灵瞥了他一眼,“管家有话不如直说。”
“是方公子的事情,会长你与他相识,方公子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方公子那些朋友,要是不机灵的话,怕是少不得要吃一顿皮肉之苦。”
陈月灵沉吟片刻,“只是受些苦头,真要没问题,自是不怕砍头,他们的事情与我们无关,以后不要再提了。”
她在意的只有方钰一个人,至于其他人,和她有什么关系……
管家躬身说“是”,“那小姐今天要去商会吗?”
陈月灵想了想,“我亲自去一趟吧。保证万无一失。”
陈玉兰前脚离开不久,方钰后一步跟着起床了。
要不是饿得不行,方钰都不想动弹,事后只能疼得咧嘴呲牙,一边倒抽气一边忍不住低骂,“这娘们,恶狼投胎吧!”
不就是变了个性吗,要不要这么兴奋?怕是一些寻常男子都没陈月灵这般生猛,摁着他就是一顿向胃猛冲。
人都昏咕去了,还不放过,硬是要挤在里面睡觉,害他一晚上都在做噩梦,梦见自己被各种串烧,被各种恐怖怪兽生吞活剥。
太可怕了。
方钰摇摇头,勾手去拿放在床边柜子上的衣服。
“哐!”
忽然,房门被人一脚蹬开。
为什么说被蹬开,那是因为动静很大,丝毫不加掩饰,把刚要下chuang还没站稳的方钰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chuang上。
“嘶~”
方钰瞬间顾不上来者,赶紧伸手安抚了一下饱受折磨的两瓣屁.股肉。
“呵。”一道冷冽的嗤笑声,如猎猎寒风。
方钰仿佛被冷意刺痛,打了个寒颤抬起头,吃惊且又警惕地看向闯进来的男子。只是看到对方的脸,眼神顿时怪异起来。
美!
俊美!
一张酷似绝世美女的脸,可是没人会把他当做一个女人。好看到简直要立刻跪下来求给他生孩子的那种,气度和霸气更是绝到让人忍不住张开月退的程度!
“等一下,我为什么会用这种危险的想法?”方钰倒吸一口冷气,清醒过来了。是啊,他为什么会有这种不知羞.耻的想法?
为什么看到这个人就有种想要跪下甚至躺下的冲动?
方钰别扭地在chuang上蠕动了几下,眼睛黑沉沉的,“你对我用了什么邪术?”
薛闲眸底划过一丝诧异,在他看来,方钰这等人就跟一些贪婪的人一样庸俗,方钰刚才不经意露出的惊艳之色,更是令人作呕,只是还没等他给他一些教训,这人的态度又忽然来了大翻转。
薛闲眯着眼睛打量方钰的表情,“装傻充愣就想逃过一劫?”
话落,朝前走了一步。
方钰一副如避蛇蝎的模样,“站住,你别靠近我!”喊完之后,仿佛全身抽空了力气,力竭般趴伏在边上chuan息。
饶是薛闲都开始神色莫名。
顿足后,薛闲的目光沿着方钰绯红的脸颊落到起伏的月要背,又在其他地方驻留了许久,脑海中渐渐交织出一些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
他没管方钰的抵触,大步上前,一把握住方钰的手腕将人提起来,“听说你就是陈月灵带回来的小白脸,今日我就看看你到底何德何能。”
这人身高很高,轻而易举把方钰提溜起来。
方钰艰难地垫着脚尖,身子总是不受控制地朝男人贴过去。
这人身上的气息太危险,危险到方钰不敢靠近,每次贴上去,浑身止不住惊惧,惊惧的同时,又身子骨发ruan,就像是一种身体的本能反应。
可方钰是轻易妥协的人吗?
被人如此戏耍,他要是什么都不做,那就是个怂逼!
堂堂男子汉,怎么能做一个懦夫!
呵,他就看谁更不要脸。
这般想着,再一次因为站立不稳贴上去的时候,方钰飞快碰了一下男人xing感的喉结。
抬眼看见薛闲瞳孔收缩。
“我何德何能,你亲自试试不就知道了?只要你不嫌弃昨晚我才被……”
昨天流太多泪了,导致方钰现在眼角都是红红的,像是涂抹了一层天然的胭脂,显得这张白净单纯的脸变得艳.丽许多。
尤其是声音,刻意之时,听着让人身体都跟着su麻了。
方钰心中暗笑,是个正常男人,听到同为男子的自己被.上了,都会恶心地拂袖而去吧,此时他的脑子里已经开始幻想,想着薛闲用一种看肮脏垃圾的眼神,将他一脚蹬开后离开的场景了……
“试试就试试。”
“我这么脏的人还是……”
方钰正说着,笑容骤然僵硬。
什么?
他说了什么?
“你……刚才说什么?”方钰恶狠狠盯着他,眼神非常凶恶,就差没有说,老子再给你一个机会,你给我重新组织语言了。
薛闲拧着眉,刚才方钰说话的时候,思绪跟着卡顿了一下,于是脱口而出,但看方钰现在这个样子,忽然不想改口了。
况且,身体现在的状态,也由不得的他。
方钰没能等到薛闲反悔,正绝望不已,薛闲已是一推将他反手摁到在桌上,那些茶壶啊什么的全都摔落一地。
可惜,并没有人因为这些声音进来解救他。
见方钰痴痴望着门边,薛闲淡淡道:“指望有人救你?”
得,一听这话,就知道没指望了,肯定被这人给支开了。
本就破烂不堪的里衣,再次被人几道指风割碎,方钰甚至感到背部传来微微ci痛。
遍布狼藉的背脊落入眼底,薛闲神色不显,眸子深邃,正欲褪去衣物,却是看到了什么。
薛闲沉默片刻,恨不得一掌将人击毙,“等你收拾干净了,我再来。”
方钰又是害臊又是破罐子摔碎的庆幸,他是真没想到会这么尴尬啊,这玩意儿又不受他控制是不是?
见薛闲收了手,方钰松了口气,扭着腰过来看他,“那我还是不收拾了。”
薛闲勾了下唇角,深深看了他一眼,“你可以试试。”
方钰:“……”
又特么试试,试个鬼。
薛闲不再管他,来时怎样,去时就怎样……哦不,也有地方不一样,那个地方着实太醒目了一些。
反正大摇大摆,堂堂正正,只是没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知道,如风一般消失在陈府。
方钰顺着桌子滑到地上,才感觉到双月退正在发抖。
有那么一刻,他真感觉对方是想杀了自己的……
这个人到底是谁?
方钰一边沉思,一边打理自己,最后裹着几层袍子在西院看到了熟悉的老妈子佣人。
领头的那个一看方钰煞白的小脸,风吹就倒的身子骨,立刻心疼得不行,“方公子你怎么亲自来了,今天风大,快回屋休息吧。”
方钰一脸幽怨,“我饿了。”
早饭没吃,午饭没吃,他快饿晕过去了。
“那我赶紧给您弄吃的去,主要是会长他们以前经常不在府上,做下人的吃的也随意,一时没注意这些。”
方钰拦住她,“不,我想先洗澡。”
他这一身狼藉,不洗澡根本见不到人。
要不是多穿了几条裤子,那才叫丢人。
然后过个一日,整个天渊城就会传出他yin乱陈府的绯闻。
……
半个时辰过后,方钰终于清清爽爽坐在了桌前,开始吃饭。
想到过了一天,方钰唤出系统查看任务进度,虽然他好像什么都没做,可是任务进度还是长了一些,不,不是长了一些,是长了不少!
他赶紧看向记录说明。
进入陈府,结识陈月灵 +10
与陈月灵羁绊加深 +5
结识薛闲 +20
嗯?
方钰惊呆了。
陈月灵是月凰商会会长,地位重要,所以进入陈府,结识陈月灵,对任务有很大帮助,所以加个10进度,还算正常。
羁绊加深,应该是昨晚被陈月灵日了,加了5进度。
这特么都能加进度,也是神奇。
不过也能够理解,就跟攻略游戏一样,当陈月灵信任度越高,他越容易借由陈月灵的身份做一些事情。
可是薛闲?
方钰猜测应该是刚才那个闯入者。
问题是这么一个闯入者,竟然直接加了20的进度!
这绝壁有鬼啊!
天渊城第一商会的会长都只值10,一个莫名其妙的闯入者就20了!
不行,他要去打听打听,姓薛,应该很好打听的。
至于陈月灵……
“这个变性的变态,给爷爬。”方钰叹息,“要怪就怪我们的缘分只有10分,而薛闲跟我的缘分有20。”
此时的方钰全然忘记了薛闲差点杀了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