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似曾相识?恭喜您抽中伪装魔法!再补买一些章节即可解除。
周围也没有扫帚, 值日生随便用脚驱了驱就打算偷偷跑掉,然而这时,值日生发现脚下粘上了一个纸条, 好像是笔记本的纸被揉成了一条, 却不知道为何上面带着很多血。
也不明白是哪里来的一阵好奇心,值日生将那张纸捡了起来, 打开一看, 纸的正中心似乎是写着一个人名, 两个字。
桑什么,后头那个字是个草字头的,但是被剪烂了。
值日生看了看周围,不但幸运地找到了被剪烂的另一半, 还找到了另外一张看起来同源的纸团,把这个纸团也打开,同时将烂开的血纸拼了起来后,值日生惊讶了一声。
桑若。
值日生意外捡到的两张纸上,都写着一个叫桑若的名字,人名的部分还都被剪烂了,好像和名字的主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其中一张纸上更是几乎被血色涂满,看起来就阴森渗人,跟诅咒似的。
……
很快, 学校论坛网站上一个刚刚上传的帖子速度地飘红, 有人匿名发了个贴, 上传了自己值日时捡到的两张纸的照片,并取了一个颇为危言耸听的名字:【二中的大家看一看,这是不是个爱而不得的情杀宣告?认识这位桑若仁兄的赶紧提醒一下!】
月亮渐渐在窗外高升, 月光之下,空气中的魔力因子稍微活跃了一些,但也只是稍微。
把巫师世界的魔力因子形容成大海中的水和空气,那地球这里的就是陆地上的土和石头,力量很难被撬动。
看着这种艰难的环境,桑若不禁感慨幸好自己是在成为黑灵巫师后才回来的,不然现在会更加寸步难行。
桑若将准备好的碳粉调和了能增幅园艺魔法的新鲜苹果汁,开始在地上绘制召唤法阵,又将各种尽可能买到的能够增幅召唤效果辅助撬动元素能量的盐、硬币、植物等等放在法阵的各个方位,最后把窗台那个晒月亮的变异魔植搬了过来。
准备的差不多了,桑若开始召唤。
“吱呀——”
桑若的起手式调动魔力沟通元素法阵,这一刻,似乎有一扇灵性世界的门,在他面前打开,一阵风从那虚幻的门后世界吹来,吹动了桑若身上的校服,吹动了他的头发,却似乎碰不到除桑若和法阵外的任何东西。
在这阵带着阴森的大风吹拂下,法阵上的烛火顿时明亮了很多,火光却变成了偏白微绿的颜色,似乎一个异样的世界已经从门后蔓延过来了,同时,那风中也吹来了很多游灵的窥视和带着混乱的呢喃,恶意在靠近……
然而很快,这些恶意就瞬间远离了。
甚至带着一丝丝尖叫恐惧和迫不及待。
桑若的灵魂在这虚幻的世界中,如同不可直视的光,异常的耀眼,似乎多看两眼,就让不少低弱的灵魂溃散。
……
召唤阵的魔力耗尽,盘坐在边上的桑若有些无奈地睁开眼,失败了。
召唤阵打开的门贯通了连接地球表里的灵界,发送出去的信号应该能顺着灵魂之河流淌到好几个世界去,可不知为何,半个多小时的时间,竟然一点回应也没收到。
看着一地烧焦的材料,桑若思考着会不会是有什么力量阻断了他的召唤,让他的召唤信号传递不出去,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得想办法打破或者绕过屏障。
桑若重新计算了魔力增幅方程式,预设了阻拦召唤的屏障隔断强度,没过多久,大概确定了自己所需要的新材料。
为了保障召唤法阵的信息穿透能力,重新规划的材料太多,学校附近地段花店精品店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要,桑若试着在网上下单。
稀少而有奇怪的植物,各种耗费颇高的特性宝石矿物,桑若还定了铁剑、锡杯等其他古怪的东西。
材料买到一半,看到自己的压岁钱钱包全空了的时候,桑若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桑若没想到自己还会再有为钱所困的一天。
还在巫师世界的时候,各种财宝堆满了桑若的库房,桑若甚至还记得自己有一座不知道是谁恶趣味给他装修的纯金打造的庄园,花园里的喷泉喷的不是水而是各种如光芒流淌的魔晶,花园里种满了世界各地搜罗来的最好看的花草树木,都是能自己发光发热捕杀猎物的昂贵魔法植物,通向庄园各处的每一条花间小道上,都铺满了通透的玉石珠宝,连道路边的每一根灯柱都闪耀着金钱的光芒……
回忆这曾经让他伤眼的恶俗品味,如今桑若竟对其产生了一丝怀念。
桑若从手机上翻出了之前收到的贷款平台的广告短信,说是无需抵押不用审核能够快速放贷,桑若按着短信里的链接下载了一个app,准备试试。
过了一会儿,发现真的可以贷款后,桑若算好自己还差多少钱,准备贷一千元。
这家的贷款时限只有7天,借钱一周内就要归还,不过审核也确实很简单,条件要求很少,利息不高不低,到账飞快。
意外的是,贷一千元到账只有750,直接手续费就扣了四分之一,明显是个黑店……桑若没什么表情地多看了这个用砍头息吞钱的app两眼,随即再借了一千,凑够买材料的钱,才去购物车下订单。
等一切收拾妥当,已经到了深夜时分,桑若去洗手间时,无意间抬头,注意到了自己镜中的倒影。
桑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隔着一面镜子,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好像也在无声地注视着他。
这个时候,桑若不禁又想起脑子里多了的那道暗示:
【永远不要对自己镜中的倒影问,你是谁。】
拘留室里,吕文锋半夜忽然醒来,睡在铁床上铺的他,就看到半个脑袋浮在自己床外,黑黢黢地对着自己,吕文锋被唬得心脏一紧,掀起被子差点就顺手闷了上去。
正好这时候遮住乌云的月光移开,吕文锋才发现站在那里的是下铺的蓬森,顿时消了一身鸡皮疙瘩,骂道:“干,你半夜不睡觉吓人啊!”
蓬森这时倒好像如梦初醒一般,迷糊地看看受到惊吓的吕文锋,又看看自己,也被震惊了:“啊,我怎么站着,我不是在床上睡觉吗!?”
吕文锋见他这样,耙了下头发冷静下来:“你梦游?这是病!”
蓬森哭丧着脸:“不知道啊。峰子,你下来陪我睡,我不敢一个人睡了。”
“两个大男人挤个一米小铁床像话吗!还有不要叫我峰子,要叫就叫峰哥。”吕文锋虽然口中吐槽着,动作却不慢地拿着枕头从上铺爬了下来。
蓬森可不管他的哔哔,见他下来,赶紧回床上躺好,往里挤挤给吕文锋留出外头一半空间,拍拍空位示意他动作快点。
吕文锋下来后抱着枕头迟疑了:“你不会做梦梦到想吃西瓜,就找刀来砍我的头吧?”
蓬森无辜地看着他:“拘留室里哪来的刀。”
吕文锋被蓬森说服,躺了下去。
有人陪着睡,没心没肺的蓬森好像忘了自己刚刚梦游的事,很快呼哈地睡死过去,倒是吕文锋久久没有睡着,躺在这个位置,吕文锋才想起来,刚刚蓬森的脑袋似乎是侧对着他的,并不是在看床上的他……是在看什么呢?
从床边伸出头去,以蓬森刚刚的角度抬头看去,吕文锋看到了那扇铁窗。
拘留室的铁窗是那种透气的小窗,位置也在一人高的地方,这时月亮又被乌云遮住了,借着拘留室外头过道上的灯光,铁栏杆后的玻璃上隐隐约约地倒映出人影来,似乎也在探头看他……吕文锋从玻璃中看到的,竟好像是蓬森的脸!
吕文锋猛地坐起来。
仔细去看,才发现自己确实看错了,铁窗后明明是自己的样子。
蓬森被吵醒,眼睛都没睁开地拽了拽被吕文锋起身动作带走的被子,咕哝道:“还不睡干嘛呢?”
吕文锋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就是被蓬森这傻子搞得有点神经了,松了口气躺回床上,看着裹成一团地蓬森,用力拽回了自己的被角,倒头睡觉。
快要睡着的时候,吕文锋半梦半醒中恍惚想到,他刚刚躺在那里探头的角度,那一人高的玻璃,能够照到他的脸吗?
【术后观察记录】
1号吕文锋:无明显异常,无记忆抗拒,亦无异能觉醒征兆。
2号桑若:无明显异常,无记忆抗拒,下单了大量矿石类植物类物品,疑似异能觉醒前期带来的感知迷失,有异能觉醒征兆(账号有异常到账信息)。
3号蓬森:异常。受鬼镜影响明显,随时可能会被吞噬,需进行二次手术。此异常疑似受外来神秘力量干涉,需进一步调查目标异常原因。
观察人:简清仪
记录时间:
第5章
青光变幻,咒语符文所化的锁链旋转。
法阵之下的大理石地面渐渐变得透明,甚至整个房间都在慢慢消失,法阵下头变成了流转的星空,幽深不可见底。
一瞬间,桑若眼前出现了很多画面,看到了无数个自己,他似乎进入了一个快速行进着的影像河流,看到了无数个平行未来中的一个个桑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