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那情况,你倒是给我时间准备大典呀!”昊辰亲了亲卿九的额头,他是彻底栽在她身上了,万年的无情道算是白修了,“师傅和掌门已经在商定你我的婚期了。至于结契大典,我已吩咐司命筹备,自不会委屈了你。等这一世结束,你我回归神身,届时自当三界同贺。”
卿九默默咽了口唾沫,她好像玩脱了……但看着昊辰那张哪哪都踩在她审美上的脸,“好的呀!”
昊辰脸上这才又有了笑意,嘴角又显现出了深深的酒窝,低头亲了亲卿九,“给你熬了粥,喝一点好吗?”
“你喂我?”
“你啊!”昊辰对此倒是没有感到意外,语气宠溺,动作殷勤,仿佛一晚上在讨好人方面开了窍。
被美人喂了一碗粥,卿九的理智也回来的七七八八了,“我要补觉,你不准打扰我,知道了吗?”
“好。但也不能睡太久,对身体不好,酉时(下午六点)我唤你用膳。”
卿九抱着被子不回答,一副我已经睡着了,什么也听不见的模样。
昊辰觉得自己似乎理解了卿九曾经说过的“萌点”,抿着唇憋住了笑意,不然某只小狐狸恼羞成怒他可承受不来。
那边昊辰出门处理旭阳峰的日常事务,这边睡着了的卿九留下一缕分神,主魂一头扎进了混沌虚空。
“你是天道?”卿九上上下下打量了许久的似云似雾的白色气团子,甚至没忍住用手rua了一把,q弹q弹的,手感还挺好……但这货居然是天道?卿九反问的语气带着三分的不可思议。
“嗯。”语气软绵绵的,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
“你怎么这么弱?”卿九是经历过十几个世界的资深救世任务者了,天道也见过许多次了,形态各异,有的是一只天罚之眼,有的是一支众生之笔,但无一不是给人一种神秘莫测无比强大的压迫感,看上去比她弱的就这么一个……
“哇╯﹏╰哇哇……”能不要面子哭成狗的也就那么一个,“你……你欺负天道。”
“哭也没用,老实交代,我神魂中的婚契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婚契跟盖章一样容易了?”
“这个……这个说来话长。而且真不是我的错。”天道团子委委屈屈地左右晃荡。
“那就长话短说。”卿九可不吃这一套,要是天道说不出个好歹,她绝对要让祂大出血补偿一下她的精神损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