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衣脱口秀。
这是一档日本著名的脱口秀节目,是一档综艺谈话节目,主持人佐藤由衣早年是影视剧演员,演技还不错,却因为娃娃脸的形象,戏路受到影响。没想到转战主持人后,成绩斐然,如今她所主持的脱口秀节目,已经成了所在电视台的黄金档综艺节目。
滨野凉子在晚饭后,就急急忙忙打开电视,把电视节目转到了佐藤由衣主持的脱口秀节目。
她一直是这档节目的忠实粉丝,对于一张娃娃脸却不嗲性格豪爽大气的主持人佐藤由衣很是喜爱。
当然,让她今天这么兴奋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一期节目的嘉宾。
佐藤由衣的节目往往没有下集预告,每周一期的节目,在开播的前两天会在由衣小姐姐的推特下公布一些相关事迹。
有时候是一张图片,有时候是几句话,或者是长篇大论。
如果是别的节目这么吊别人胃口可能会一直被排在深夜档,又或者直接被腰斩取消掉,佐藤由衣很长一段时间,节目是做的深夜档脱口秀。虽然节目质量很高,但因为时间段的原因,也确实没什么人观看。
直到有一天,仁王雅治突然出现在她的节目里。
作为如今备受好评的青年导演,仁王雅治凭借他那张比电影男主还要帅气的长相,以及优秀的导演能力,硬生生带火了那一期的节目。
然后,人们看完仁王雅治的那一期节目后,发现这个节目还不错,尤其是发现,主持人姐姐,竟然和仁王雅治是旧识?!节目组甚至还放出了十多年前他们一起参加某个综艺节目的影像。
那时的小姐姐还是有点偶像包袱的爱豆,而那时候的仁王导演,是有爱豆相的素人。
当人们看完这一期节目,觉得这个节目做得不错后,又去搜索了往期的节目……才发现,这节目真的是埋在沙土中的金子,除了不火真的具备了一切火的要素,所以,它理所当然地火了。
节目火了之后,时间换到了黄金档,然而作为节目策划之一的佐藤由衣却还是依旧保持着她惯有的节目前两天让观众猜请来的人物是谁的做法。当然,也不是没有节目嘉宾对此不满的,甚至提前告知了粉丝,结果就被佐藤由衣给取消了通告,那个艺人反抗过,扑腾了个水花,现在却也再看不到他的消息了。
于是,便有了佐藤小姐姐,是“社会”的人的传闻。
以上,是关于这档脱口秀节目的八卦传说。
当然,这不是滨野凉子今天守在电视前的主要原因,当两天前,她刷到佐藤姐姐所更新的推特时,她看到了一张图片。
那是一个展示的玻璃柜,玻璃柜上陈列着很多座奖杯,还有奖牌。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滨野凉子顶多猜到这一期的嘉宾可能是个拥有很多冠军的运动员。
但在玻璃柜旁边,却挂着一套衣服,黄色的运动服,外套上边,由肩膀至袖口,两条白边上,绣印着红色的校徽……
“犹如击坠星一般,是他人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滨野凉子有一个很喜欢的美食博主——浦山君,曾经在录制自己的roomtour的时候满是自豪地介绍着他衣柜里的这套衣服,尽管有些陈旧了,却依旧非常干净整洁。
滨野凉子那时候就觉得,浦山君,一定很珍视这队服。
浦山君说,那是他中学时候加入的网球部的衣服,而且,虽然普通的部员也是一样的款式,但他这套是正选服装,除了材质的差别外,还加绣了名字,以及,这是当年他们部长亲手拿给他的。
幸村精市,浦山君口中的部长。
也是这一期脱口秀节目的嘉宾。
开场bgm响起,最先开始的是主持人的佐藤姐姐。
“各位晚上好!我是佐藤由衣,欢迎来到我的节目……”
熟悉的开场白之后,佐藤由衣坐在自己惯例的座位上,却难得地叹了口气,“今天的嘉宾呢,其实是有点特殊的。”
底下已经有粉丝喊着幸村君的名字了。
“对,主场嘉宾呢,大家都知道他的名字了,但,今天,我并不是主场的主持人,”佐藤由衣对着镜头眨了眨眼睛,“让我们欢迎,今天的另一位主持人,仁王雅治!欢迎仁王君!”
佐藤由衣面向着观众,目光对准站在观众席最后面隐蔽角落的仁王雅治。
“各位晚上好~”从观众席最后面一路走向了录制厅中心舞台的仁王,忽略因为他的到来而有些兴奋的观众的尖叫,忍不住朝佐藤由衣抱怨道:“明明说好要等幸村出来后我再登场给他一个惊喜的,这都没有仪式感了啊!”
佐藤由衣见仁王落座后,也开口耸肩道:“对不起,我们节目组太没用了,完全没有瞒住幸村君。”
“让我们欢迎今天的嘉宾,世界网球男单世界积分前十的高手,幸村精市!”
和仁王从观众席后突降不同,幸村正正经经地从专门让嘉宾出场的门后走了出来。
而无论是现场的观众,还是观看着直播节目的观众们,都在这短短的十几秒时间,目睹了青年名导从主持人的座位上站起,然后迅速转移到嘉宾坐着的沙发上,好在沙发够大,和幸村坐一起,也不会挤。
佐藤由衣忍不住对仁王的幼稚行为翻了个白眼,“我有点想先采访一下仁王君,和幸村君坐一个沙发有什么感觉?”
观众的视线突然由幸村转移到仁王身上。
在这个档口,佐藤由衣又加了一把火,“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啊,给你们大家爆个料,其实一开始这期节目我们是没请仁王君的,但某个人听说幸村君参加了节目,不要通告费就过来了……”
话音刚落,在场观众里,就吹起了几个隐蔽的口哨。
仁王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幸村用眼神示意他先不要开口,他拿起话筒说道:“我觉得,通告费等下还是要结给雅治的。”
仁王歪了歪脑袋,满脸赞同,甚至直接暴露了口癖:“puri~”
佐藤由衣开玩笑也只是点到为止,直接就着这个话题解释了仁王和幸村之间的友谊,“可能在场有人并不了解啊,一个是世界级的男单网球高手,一个是如今炙手可热的青年导演,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为什么仁王君要为幸村君来这期节目?为什么幸村君愿意为仁王君向节目组讨通告费呢?一切的真相,请看大屏幕。”
屏幕中,先后出现了三张图片,一样的动作,一样的衣服,只是有些人换了,有些人一直在,那是立海大,三次拿到全国联赛冠军后由杂志拍下的照片。
“可能,有些人看出来了,三张图片中红色圆圈中的,就是当年的幸村君和仁王君,他们就读于同一所中学,参加了同一个社团,而在国中三年内,史无前例地拿下了网球全国联赛的三连霸,同样的,还有关东大赛的十六连霸。”
“可能有网球爱好者看出来或者听出来了,他们所就读的,就是如今被称为全国中学生网球圣地的立海大附中,而历史,也是由他们这一届所开创的。”
佐藤由衣停顿了一下,看向对面的两人,“他们的友谊,已经近二十年,如今,两人在各自的领域均有巨大的成就……”
立海大附中。
看着节目的滨野凉子,忍不住刷了刷弹幕和评论,果然,随着佐藤由衣的介绍,评论区对两人出身的立海大附中有了大量的科普。
【其实立海大附中是全国四连霸记录的保持者,这个记录前无古人,估计也会后无来者了,毕竟,连三连霸要做到都很难,在最强的国三学生毕业之后,下一届很容易面临青黄不接的阶段。】
【作为和幸村君同一年的其他学校的网球选手来发表一下感想:其实也没啥感想,躺平而已,毕竟那一年的立海是真的太强了,不愧是网球十年黄金时代的最强一代。啊?你问为什么幸村君毕业了之后,还是没能赢过立海大?qaq因为切原君带着他的队友登台了啊!】
【虽然因为各种原因立海大没能卫冕五连霸,但他们也是当年的亚军,害,其实要不是运气不算好,可能真的就五连霸了,不过,他们的关东连霸记录一直保持着,几十年了,估计现在要有个能打破立海关东连霸记录的,都可以上网球少年的特封头条了。】
……
访谈时间已经过了一半,此时的佐藤由衣,提出了一个问题。
“其实,我认识两位也有挺长一段时间的了,有一位,你们两位都认识的朋友,知道你们要上我的节目,托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佐藤由衣眼神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啊?方便透露一下吗?”
这问题……
“一定是军师!”/“应该是莲二吧。”
两人同时开口,虽然说的称谓不同,但他俩指的却是同一个人。
东京某律师事务所。
柳将手中的文件放回了原位,手机上正播放的节目,恰好看到了屏幕中的两人异口同声地猜出了谁问的问题。
忍不住笑弯了眼。
演播厅内。佐藤由衣怕这两人在意隐私,忍不住补充了一句:“如果觉得不方便的话,也可以不说的。”
仁王却摇了摇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不过我们俩的认识,挺普通的。”
“我小时候,在家附近的网球场,遇到了独自对着墙壁做对打练习的幸村,然后就认识了。”
仁王的陈述平铺直白,这相遇的过程,实在是普通。佐藤由衣觉得很正常,大概是有着相同爱好的人,碰在一起后发展起来的友情。
东京某公寓,下班后难得观看娱乐节目的真田弦一郎,盯着节目中的两人,一眼就看出了仁王这小子,没说真话……当然,他说的应该也不是假话,只是,他和幸村认识的时候,肯定还发生了什么。只是,想要从仁王口中挖掘出来,是不可能了。
仁王坐在沙发上,突然转头朝幸村扬了扬嘴角,又继续说道:“后来,我觉得我那天很幸运,遇到了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在浑浑噩噩时光回溯的日子里,那一天的幸村,就像是漆黑的夜空中,东方陡然泄露的一抹光辉,他的世界里,开始有了光亮。
“那一天,也是我对幸村,印象最深的时候。”
仁王对自己和幸村的相识相遇有很高的评价,佐藤由衣忍不住问另一边的幸村,“那幸村君呢?你对仁王君印象最深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幸村的面容一直很温和,虽然没有弧度太大的笑容,但光是看,就让人感觉到如沐春风。
事实上,就容貌来说,幸村的颜值是实打实的能扛。
但最吸引人的,还是他的笑容,微微扬起的弧度,仿佛冰雪初融,冬日暖阳一般,光是看着,就遍身暖意。
“大概是在某一场比赛结束的时候。”
“仁王对我说:‘三连霸,我拿下来了’的时候。”
那时候,他觉得他给自己加上的包袱,突然就被仁王卸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