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刚与顾悯分开, 还没睁开眼,宁潇就已经听见头顶轰隆隆的雷鸣之声。
睁开眼后,伴随着脑中庞大记忆的侵袭, 她甚至连心理准备都没做好, 就不得不被迫面对眼前迫在眉睫的雷劫。
一道一道又一道, 直劈得她差点没当场灰飞烟灭了。
整整十日, 实在是快要撑不住地宁潇终于迎来了一场成仙的仙霖, 再然后就是伴随着仙乐的声响, 仙门大开的声音。
终于撑到现在了。
宁潇下意识地这般想着,之前渡劫身上的伤势几乎全都被仙霖治愈了。
仙路下放, 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 宁潇抬脚踏了上去。
在仙路上,宁潇这才有功夫回想起自己的过去来。
其实说到底她之所以遭了那么多罪, 还是吃了没师父没师门的亏。
之所以这么说, 是因为与九霄位面其他修真者正常正规的修真道路不同, 野路子出身的宁潇的修真路是从一块石头开始的。这其中的区别便是,其他修真者有时因为一件小事便心魔缠身, 甚至常常卡在某个瓶颈十年八年,亦或者百年千年都不得突破,而宁潇就从不存在这种烦恼。
这一切的缘由便来自于这块寂石。
它使得宁潇从不知晓何为瓶颈,常常都是修为到了,度过一场雷声大雨点小的雷劫之后便会自然而然地更进一步,而宁潇为此付出的代价便是做梦, 一场光怪陆离梦,每回醒来之后的怅然若失都让她仿佛真的在梦中过完了一生,这里用了仿佛一词,只因为一旦清醒, 有关于梦中的种种,她便会彻底忘记。
她不止一次的猜测她的修真路这般平坦与这块石头,与那些记不清的梦脱不开关系。
她也知道,像这种莫名其妙涨修为的东西邪性又危险。
可是没办法,她也不晓得是怎么混的,修真界仇人一大把,不赶紧提高修为,她恐怕连以后都没有。
于是她只能战战兢兢地继续修炼着。
其实她曾经也设想过这石头会很坑,但从未想过它竟然会这么坑。
几乎在她的修为一到了渡劫期,她就立刻看到了自己身上欠下的那厚厚的一沓因果,这时宁潇才终于明白,所谓的梦境,根本就是石头裹着她的空白神魂去往其他位面去配合那个位面的天道正常运行。
换言之,就是她顺着天道意识扮演各色女配炮灰路人甲等角色走剧情,剧情走完了,天道开心了,就会主动提供一些好东西来供她修炼。
要知道位面三千,并不是每一个位面都是像九霄一样,早已拥有自己的法则,是个成熟而健全的世界了。太多太多的小世界才刚刚诞生,稚嫩而单薄,就像是本小说一样,拥有着自己的主角配角与剧情,而小说之外则是一片荒芜,它需要安安稳稳地将自己的剧情度过,这个时候就需要宁潇这种悍不畏死,不怕“欠债”的铁憨憨了。
好处全是石头得了,只从指甲缝里漏出点东西给宁潇,但因果可全都由宁潇背了。
仙路上的宁潇满脸阴郁。
阴郁了一会儿,想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还完了所有的债,宁潇的心情又再次明朗了起来。
想到其他位面的那些债,想到那些与她共度一生的男子们,宁潇卫民拉面双唇,随后用力地摇了摇头。
多想无益,她有她自己的道。
仙路很快就到了尽头。
到了仙界,宁潇还未来得及好好打量打量四周的景色与九霄有什么不同,视线就立刻被一株仙树下一株仙树下拈花而笑的陌生白衣男子吸引了过去。
一看见他,宁潇的心忽然控制不住地乱跳了起来。
明明眼前的人她从未见过,她却仍旧觉得熟悉,说不出的熟悉。
“你……”
宁潇往前一步,还未来得及开口,下一秒眼前的一切仿佛镜花水月一般,忽的扭曲了起来。
也正是此时,她才发现她的寂石在这世上竟然并不是只有一块的。
另一块正是掌握在这个名叫君无是的仙尊手中。
然后——
宁潇不可置信地发现,两次轮回,不论是原剧情当中被她伤害,害她欠下因果的还债对象也好,还是之后宁潇再次踏进那些位面,与她共度一生之人也好,都是这位仙尊大人的神识投影。
“本尊自来是修无情道,可若是不动情如何无情,所以在司命的提议下,我用寂石去到了其他位面,第一世你叫我懂了什么是无情。而无情道修炼到了极致,却是有情,故而在你选择消去身上因果之时,我又选择了与你一道。”
闻言,宁潇已经完全懵了,“所以……”
见状,君无是启唇微笑,“所以,不知仙子可否与我结契成双,成为本尊的道侣。”
还没听闻面前男子的话,宁潇嘴角的笑意就已经快要憋不住了,但她却仍旧拼命憋住。
“这样啊,那我可要好好考虑考……”
话没说完,一个没忍住,宁潇立时噗嗤笑出声来。
看见她笑,君无是也跟着一起笑了。
落英纷纷,男子冲着宁潇就缓缓张开了自己的怀抱,宁潇往前走了两步,随即步伐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几乎是径直冲进了男子的怀抱当中。
因为这样的动作,两人的青丝瞬间纠缠到了一起,仿若终其一生都没法彻底分开了。
-end.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结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