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 要是能把这家伙丢到南极洲去就好了!”他嫌弃的把手机丢到了一边,觉得这么开心的日子遇到这种人简直就是晦气!
可惜现在不是柚子的季节,不然的话, 他真想很想要买带呢人柚子叶扫一扫,去掉这种遇到不好的东西的晦气!他家亲爱的怎么就那么倒霉, 遇到这种追求者?
米亚也一直觉得奇怪, 韩泰锡这种执着已经不是普通的追求人的态度了吧?是什么能让一个人用超过十年的时间把感情投射到一个并不熟悉的人身上?
这种重度的偏执狂有时候是真的很令人头疼啊。
但不管怎么样,那都不关她的事情了,学业结束之后她就不会再出现在学校里面, 不管韩泰锡未来会怎么样, 都跟她无关。
作为被追求的一方,她明确的拒绝了韩泰锡, 并且一点儿希望都没有留给他,对一个跟自己没有关系、有着严重心理疾病的人来说已经够善良的了。剩下的, 难道还要她为了拯救这位心理状态不健康的先生的人生吗?
她又不是普度众生的菩萨!
呃,就算是菩萨, 也没有真的普度众生啊, 没冲上去给韩泰锡一套从头到脚的‘超级大按摩’都是她修养好, 不想要在和平世界里面搞事情, 再多的话, 那就真是过分了。
总而言之,米亚最终就像是她说的那样, 完全当这个人不存在, 拖着行李上了飞机。
据说这家伙的事业在中国发展的不错,继续再接再厉吧~
“噢,你这家伙,真是每次回来都只会因为别人的婚礼, 外面的世界就那么精彩吗?出去了就不想要回来了?”周一一大清早上,千颂伊拎着一大包的乔迁礼物来走进来冲着米亚说。
从大学的时候开始就跑出去了,加上之后读研究生的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这么多年,连自己的剧本被拍摄都不出现在现场的女人,外面就真的那么有吸引力吗?
“比在韩国的时候精彩多了。”米亚接过她拎着的大包,“还是冰美式不加糖?”
虽然不能理解冰美式到底有什么好喝的,但是她向来尊重别人的习惯,也会在家里面常备咖啡跟冰块用来招待客人。
“没错,还是冰美式,总不能大白天的就喝酒。”千颂伊往米亚的布沙发上面一倒,感觉再也不想要起来了。
最近真的是感觉好累啊,韩宥拉那家伙,给她找了好多的麻烦,让她现在每天都待在热搜榜上,简直烦死了!
“又是韩宥拉?”米亚走到厨房,打开柜子拿出一小罐咖啡粉,挖了一勺放进杯子里面冲开再从冰箱里面拿出来冰块跟奶连同纯净水一起做了一杯非常规冰美式。
她才回来多长时间?刚刚搞定了房子,就见到千颂伊每天都被挂在各种新闻头条上面,到处都是她跟韩宥拉之间的冲突跟恩怨,简直铺天盖地!
“是啊,又是那个矫情的家伙。”千颂伊连从沙发起来都懒,直接伸手拿过来了那杯挂着水珠的冰美式,一口气喝下去快要半杯才终于感觉自己重新活了过来。
“还是你这里的咖啡味道最好,我都好长时间没有喝过这么满意的咖啡了!”她放下杯子,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说。
很奇怪的一件事,这家伙明明不喝咖啡,可是家里面却总是有最顶级的咖啡,她这个咖啡狂魔反倒是从来买不到这种好味道的咖啡。这是不是太没有天理了?
“我之前送你的都喝完了?”米亚有点儿惊讶,她之前明明有送了好大一包的咖啡给千颂伊,这么快就喝完了?
“哎哟,工作的时候哪能缺少咖啡啊?特别是遇到韩宰锡导演这样的处女座魔鬼,我每天喝下去的咖啡简直都能用桶算了!”千颂伊一脸有气无力的说。
遇到一个可怕的导演的结果就是拍了两个月的戏之后,她整个人都快要被折磨疯了!
特别是对方的精力充沛到简直恐怖,每天只睡四个小时,想到什么点子就要立刻完成,把整个剧组的人都给拖起来陪着他一起发疯。这种情况下,除了咖啡之外还有什么能够拯救她啊?
到了拍摄后期,因为导演过于精神病,直接导致了项目延期,她简直就是拿着冰美式当水喝,连采访的记者都说她身上散发着冰美式的清香!
“韩宰锡导演......”米亚扯了扯嘴角,不想要说话了。
曾经她是有机会跟这位导演合作的。对方是韩国顶尖的电影导演,每部作品都能登上各种颁奖典礼的那种,是无数演员趋之若鹜的导演。
但最终这位导演业界的名声还是劝退了她。
ab型血的处女座强迫症,这可真是太噩梦了!光是听就觉得子的头皮都绷紧了,真的要合作的话,她怕自己会跟对方吵起来,谁叫这位导演是出了名的难搞,曾经跟多位编剧对撕过呢?
当初他可是跟一个性格特别强硬的编剧互殴,一起进了医院!
她觉得这个世界很好,除了偶尔有一两个精神病之外真的很和平,身为一个世界和平爱好者,她是真的不想要破坏这种难得不易的和平生活,当然也就不想要挥动自己的拳头。
毕竟打人的名声不怎么好,她是真的挺珍惜自己的工作的。
“韩宰锡是个神经病是吧?”千颂伊很体贴的为米亚补齐了她的后半句话,“我一直觉得水瓶座的家伙就够难搞的了,翻脸比翻书还快,性格像是风一样,但是遇到了处女座才知道,你简直就是天使啊!”
她疯狂的吐槽,感觉自己能够从对方手下活着拍完电影简直就是太不容易了!
米亚:“.......”
虽然她自己也知道她很难搞,但是你这么当着当事人的面吐槽她难搞是不是也有点儿过分了?
然而千颂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米亚无语的表情,依然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韩宰锡,“你知道吗?这部电影一拍完,南尚宇前辈就直接住进了医院!幸亏他自己家里人就有医生,在保密方面的工作做的特别好,不然的话,消息爆出来,电影也是会受到牵连的。”
拍电影把男主角给拍的直接进了医院,这种消息易爆出来,那可就精彩了!
“他那么讨厌,你还拍他的电影?”米亚挑了挑眉,“自己找的虐,跪着也要受完啊!”
韩宰锡开片子,哪次不是一堆的男女演员挤破了头想要上?
大家都知道他的声誉不好,是出了名的喜欢折磨演员,最辉煌的战绩是搞得一个演员血压飙升,当场爆血管进了医院!但圈子里面竞争激烈,特别是年轻演员们为了自己的职业生涯的长度,那是根本就不考虑跟他合作会有什么后果。最多也就语言羞辱,心理折磨,高强度工作而已,又没有真的直接动手动脚砸人。跟那些还需要潜规则才能上戏效果也不一定好的导演比较起来,韩宰锡的电影最起码能够捧人,光是冲着这点就有无数人的往上冲。
为了拿奖,就算是被折磨的只剩下一口气,只要没死也要上!
“啊,我知道自己很蠢,你就别提醒我了!”千颂伊哀嚎一声,她现在也很后悔啊。
当初以为靠着这部电影能够给自己拿下一座比较重量的奖项,谁知道女主角根本就是个镶边儿的花瓶?要不然的话,韩宰锡肯定会选那种出了名的演技派,而不是她这个最近几年才蹿红没有什么奖项在手的演员啊!
结果就是她作为女主角,即使是只是一个镶边儿的花瓶,只要男主角有戏份,她也要当背景板出现在现场,并且时不时的因为表情不够自然美丽而被导演疯狂diss。
所以说,自作孽不可活,罪都是她自己找的,怨不了别人。
米亚看着她那个痛苦的样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千颂伊这家伙,有时候真的会让人好奇她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总是会做出来一些特别不靠谱的事情?
“算了,别管韩宰锡那个可怕的魔鬼了!”滚动了一会之后,千颂伊突然坐了起来,神秘兮兮的对米亚说起来了另外一件事,“你知道的,我最近搬家了。”
“嗯?”米亚疑惑,这家伙不是经常搬家吗?
每次有收入了,地位上升了,搬家就成为了她最喜欢的炫耀方式,这次难道出了什么意外的事情?
“我发现我的邻居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她凑到米亚身边小声的说,得到了一个白眼,“这里没有记者,你可以大声的说话。”
米亚真是对她的这种时时刻刻的大惊小怪的样子无可奈何,怎么总是像做贼似的啊?
“噢,习惯了习惯了。”千颂伊干笑一声,她这不是已经习惯了在外面说八卦的时候要小声吗?
“你都不知道那家伙有多奇怪!”她坐正了身体,“刚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我的私生饭,没想到居然是邻居,后来更是直接变成了大学的教授,还搞得我在课堂跟记者面前出丑!”
想到对方当众揭穿她的论文问题,千颂伊就觉得生涯惨淡,人生再也不会好了,为什么这人就这么不讲情面?
大家好歹也是邻居,给个面子不行吗?
“哎哟,我本来想要讨厌他的,没想到之前生病了他又帮忙送我去了医院........我现在对他的感觉可真是复杂!”她唉声叹气的说,“真是一个谜一样的男人啊.......”
米亚:我看你也挺谜的。
抛去明星的光环之后,这不就是一个暧昧的爱情故事?
住在隔壁的邻居,还是自己的大学讲师,当面diss论文造假让人出丑,之后又送人去医院,这简直就是标准的恋爱电影里面的剧情好吗?
要是再加上一点儿神秘悬疑因素之类的,都能直接抻悠成为电视剧了!
千颂伊这家伙,到底是有多大条才没有发现那男人对她的态度有问题啊?哪个男人会对邻居做这么多的事情?
算了,看她这个样子米亚也不想要说什么了,只是拆开了她送来的乔迁礼物。
“床品八件套?”她挑了挑眉毛,这礼物.....可真是有创意。
“这可是我用过的最好的床品!”看到她拆礼物,千颂伊立刻从沙发上面坐了起来,“睡在上面,就像是皮肤一样呢!”
她表情夸张,动作更加夸张,“可惜这个牌子的代言人是崔雅丽,我就算是撕裂了手都撕不到这个牌子的代言,只能花钱自己买!”
那位可是站在圈子顶尖的女人,她这种才冒出头没几年的新秀,即使是势头冲的再猛烈,也休想要把对方给从代言人的位置上面挤下去,真是让人伤心的事情。
“你又不是没钱。”米亚看着她这个懊恼的样子,感觉好无奈,都住在那么贵的房子里面了,还在意这点钱?
“噢,你知道我现在住的房子房租有多贵吗?”千颂伊龇牙咧嘴,“光是押金就要这个数,这个数啊!”她比了个手势,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流血。
这种高级公寓的价格怎么是那种普通的小公寓能够比较的?光是押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都能拿到银行去当做抵押借钱了!
“你自己想不开,就怨不了别人了。”对于她的这种行为,米亚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这家伙换房子的速度简直就是她地位蹿升的速度,真是每上一个台阶就要换个新房子,还不仅仅是越换越豪华,而是豪华跟大兼顾,就连地段都越来越疯狂了,这么下去,她怀疑千颂伊迟早有一天会把自己的家给搬到汝矣島上面去,江南已经不能装下她了。
“说了多少次了,这是彰显自己的地位彰显自己的地位啊!”千颂伊强调,“我心在可是韩国势头最猛最红的女明星,怎么能住在小房子里面?那会丢死人的!”
当红女明星跟家人挤在小房子里面,这种新闻要是上了报纸的话,知道会有多少人嘲笑她吗?
“那没办法了。”米亚摊手。
所谓的消费观完全无法重合的就是指的她跟千颂伊了。
有多大的能力就做多大的事情,住着豪华的大房子却不能随心所欲的买买买,这日子过的未免也太糟心了吧?
住的地方而已,舒适安全方便才是最重要的,这么本末倒置实在是没有必要。
米亚摇了摇头,早年她上大学的那会儿被家里长辈踹出来自力更生,为了省钱买自己喜欢的工具,连胶囊房都住过,那时候她可是靠着给人当家教跟机械改装月入上万呢,加上奖学金,什么房子住不起啊?
算了,认知不同,这种问题没法沟通!
倒是千颂伊,对她的新家特别感兴趣,哀嚎了一会儿之后就爬起来四处参观,“这是你的第三栋公寓了吧?之前的两间都没有住太久呢。”
千颂伊看着采光良好的公寓感慨了一声。
这间公寓比之前她住过的那两间公寓更小了,但是内里的设施也更加的精致齐全了,各种高科技产品应有尽有,加上她向来很注重生活质量,想必这里住的会很舒心。
不过她觉得跟前两栋公寓一样,这间公寓米亚也住不了多长时间。
前段时间才在李辉京的sns上面看到他宣布脱单的事情,等到结婚了之后,这间小公寓就不够用了吧?
“住的久不久要看情况。”米亚看了看时间,开始换衣服,准备出门,“要是遇到一个讨厌的邻居的话,再好的公寓也是住不长时间的。”
之前她在首尔大学附近的那间公寓不就是这样?
本来花费了好多的精力挑选出来的,结果才住了几天就遇到了尹俊熙,结果便宜了别人,还浪费了她早上的时间。
“应该不会有太糟糕的环境吧?”千颂伊也拿下了自己的外套,一边穿鞋一边说,“听说住户们都是非富即贵,十分注重隐私跟保密,我之前有关注过这里的情况,不过看好的户型没有空置的,就选了现在的房子。”
平时都见不到人,当然也就讨厌不起来了。
她当初还挺可惜没有在这里租到房子呢,两部电梯,着急的时候也不用跟人碰面,多好啊~
可惜这里的房子都是一大一小,大的没有空置的,小的她又不想住,那就只能另寻别处了。
“你那里的房子.......”米亚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什么话。
她是真的不能理解一个建的那么豪华的公寓楼安保情况居然那么糟糕,外面的人想进就进,根本就没有人管,简直比千颂伊之前居住的公寓情况还要差,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选择住在那里啊?
单纯的从安保条件上来说,都不如她现在居住的这栋公寓楼,最起码的,这里有大门封禁,要刷门禁卡才能进得来,不用担心随便一个记者就能冲进来。
“不错吧?”千颂伊大大咧咧的笑了起来,“你将来跟辉京结婚之后要换房子记得跟我做邻居!”
“哦,对了,我的邻居是都敏俊教授,看来你要另外选一层楼了。”她笑嘻嘻的说。
那栋公寓好像是都教授的私产呢,应该是不会卖掉的。
“.......你想的可真多。”米亚呵呵哒。
她宁愿选择带围墙的别墅也不会选择千颂伊住的那栋公寓好吗?
这家伙为什么总是喜欢选择这种毫无安全保障的地方居住啊?
“啊,毛代表。”刚关上门,米亚就见到了自己的邻居毛泰久正在等电梯,跟他打了个招呼。
她之前选择这里的公寓的时候有关注过邻居的事情。中介调查之后给出的答案是对方并不长住在这里,只是平时工作的时候会过来住,休息日都是住在自己的别墅里面,家里也没有小孩子,非常省心的一个邻居。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位省心的邻居居然会是毛泰久。
这对米亚来说并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
虽然这个人总给她一种诡异的危险感觉,但人家也没对她做什么,她也就没放在心上。
又不是尹俊熙那种脑子有病的家伙,她还不至于因为觉得一个人奇怪危险就迅速的搬离自己租下的公寓,那简直就是比尹俊熙的脑子还有病了。
“林作家。”毛泰久看着走出来的米亚微微一笑,也打了声招呼,“这位是大明星千颂伊小姐吧?”
不犯病的时候,他的社交礼仪向来很不错。
“您好,毛代表。”千颂伊收起了之前在米亚家的二哈属性,用属于大明星的矜持对着毛泰久笑了笑。
她在之前闵孝琳的婚礼上面见过这个男人,据说是仁川那边最大的运输公司家的代表,因为英俊的外表跟不俗的谈吐受到了很多女性观礼宾客的讨论,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他。
“电梯来了,要一起走吗?”几个人说话的时间里面,电梯就到了十九楼,毛泰久微笑着问。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米亚也露出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
她搬过来之后见过这个邻居几次,对方就像是普通人一样上班下班,遇到邻居的时候总是笑容满面,名声在这个小区里面十分不错。
“既然遇到了千颂伊小姐,我想要打听一件事,不知道你是否能帮我解答这个问题?”走入电梯之后,毛泰久依然顶着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微笑着问千颂伊。
“啊?”千颂伊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要是我知道的话。”
看起来不像是私生饭的样子,该不会打听谁的私生活吧?
“吴友珍,这个人你知道吗?”毛泰久说出了一个名字。
“吴友珍?”千颂伊愣了一下,“是韩宥拉的经纪人吗?”她只认识这一个吴友珍。
“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只是一个朋友觉得她很像是小时候的玩伴,想要打听一下。”毛泰久的笑容加深,眼睛亮了起来。
尹俊熙那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给他捣乱,还是水平太差,过去的几年时间里面,居然画出来了好几个崔芯爱现在可能的长相,搞得他为了找到那个有趣的女孩子,不得不一个一个的进行调查排除,简直都快要累死了!
现在这个吴友珍,是他觉得最有可能是崔芯爱的一个人,跟他当年看到的那个女孩子长相也很相似,让他忍不住升起了巨大的希望。
要是真的能够找到她就好了,到时候他们可以一起对尹俊熙.......
作者有话要说:
毛泰久:终于看到了曙光了啊^-^
米亚:???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关注点有点儿奇怪,看剧的时候一直疑惑一个问题,那帮记者居然那么轻易的就能堵在千颂伊家门口,那么豪华的大楼都没有保安跟门禁的吗?
专栏求个包养,新文早知道作者专栏戳戳戳o(≧▽≦)o
感谢在2021-10-12 00:00:00~2021-10-13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2499553 20瓶;洢萱沫、云水母、bla籯° 10瓶;恰似春水 5瓶;==jhyik 3瓶;26033144、琨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