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栋焕就是这样, 接连而来的刺激终于让他爆发了,就算是朴美淑跪下来求他放过他们也没有让他心软,反而因为这对母子的欺软怕硬的行为而更加愤怒。真以为他现在被大家看笑话就是一个废物了吗?
他终究是一个教授, 即使是名声坏了也不代表什么都不能做,朴美淑跟崔英雄完全踢在了铁板上, 这次是真的栽了进去。
至于他们吵着要见的尹恩熙, 本来她要是没事的话,也许还能伸出手来拉这对母子一把,但是她去巴黎之后不久就怀孕了, 胎相也不太好, 韩启柱生怕她出现问题,严防死守各种意外还来不及, 又怎么会自找没趣的把韩国这边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就连找的保姆,都是那种嘴巴特别严格, 又签了保密协议的人,坚决杜绝了任何意外发生的可能性。
所以朴美淑跟崔英雄就倒了霉。
虽然因为时间久远而无法找到证据判定事情的真相, 但是最终两个人都被以敲诈勒索的罪名起诉并且被判了刑。特别是崔英雄, 为了让这个在他家撒泼打滚的家伙在监狱里面多待几年, 尹栋焕还特地花了不少钱找人锤死了他赌博的事情, 确保延长他在监狱里面的时间。
如果不是他的手实在是伸不到监狱里面的话, 他甚至都想要花钱让这该死的小子受点儿教训了!
但不管怎么样,在几年的时间之内, 这对母子是没有办法继续来给他们找麻烦了, 这让尹栋焕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他也彻底的死了在韩国待着东山再起的心思,直接跟金银淑摊了牌。
“我打算去美国,以后不再回来了。你呢?是跟我一起走还是留在这里等俊熙?”他看着憔悴的妻子, 一脸平静。
对于这个跟他一起度过了大半辈子的妻子,他现在跟她是真都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事情走到今天这种地步,两个人都有问题。但是就跟大多数人一样,尹栋焕也会经常想着要是当初妻子没有又哭又闹的阻止他把孩子换回来的话,他们现在的生活是不是会不一样?
俊熙不会爱上以自己的妹妹身份长大的恩熙,还是那个韩国画坛中冉冉升起的新星;芯爱不会死,在他们这样的家庭中长大,肯定会读完大学成为一个业界精英,而不是早早的在花一样的年纪就连尸体都找不到。
唯一受到伤害的是被换回去的恩熙......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事情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他能够做的,就是继续走下去。远离韩国,也许再过个十几二十年人们对他们家发生的事情已经遗忘的差不多了之后,他还有机会回到家乡,把自己安葬在尹家的墓地当中。
想到这里,尹栋焕不禁苦笑,如果可能的话,谁会愿意离开家乡呢?但是不管是外界的流言蜚语还是家族内部的声音都不允许他继续待在这里了,除了出国这条路之外,他别无他法。
金银淑愣愣的看着丈夫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眼睛,想要说什么,但最终也没有说出来,只是点了点头,同意了跟着他一起走。
还能怎么样呢?
即使是不出门,她也能感受到邻居们异样的眼光,报纸跟电视里面到处都是他们家的消息,无处不在的偷窥目光跟窃窃私语让她每天就连睡觉的时候都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似乎随时都在准备用最恶毒的话嘲笑她,以至于日夜不能安寝,憔悴的想要死去。
出国吧,这本来就是她的打算,现在由丈夫说出口也免得到时候他再责备自己。
金银淑默默的看着尹栋焕离开病房,去办理出院的手续,眼泪终于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事情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他们之前明明是所有人都羡慕的家庭啊!
“大概是自作孽不可活?”米亚顺手把货架子上面的燕窝都给扫进了购物车里,随口跟李辉京说。
跟她在中国生活完全不关注韩国那边的消息不同,李辉京平时还是有关注韩国那边的新闻的,加上尹家也算是大家族,尹栋焕本身是颇有名望的教授的关系,各种媒体平台都在推动本次案件报道,他看到了不少这方面的消息。
再说了,尹俊熙跟尹恩熙好歹也是他的校友,前者就算是学长也没有差几届,后者更是同级的同学,看到新闻想要直接跳过都做不到啊!
“唔,这个词用的好棒!”李辉京称赞了米亚一声,表示高度赞同,“又不是养不起两个孩子,实在是搞不懂这家人的想法。”
从他的角度来看,在抱错婴儿的态度上面,问题最大的其实不是崔家的母子,而是尹教授一家。
这种家庭别说是养两个女儿了,就算是养三个四个都不成问题,为什么任由自己家的孩子流落在外吃苦遭罪?
可别说崔家母子不同意!
自己的女儿过好日子,平时也能来往,有什么不同意的?
再说了,他们不同意有用吗?
李辉京挠头,别说是在仁川有着很大影响力的尹氏家族了,就算是尹栋焕自己,想要碾压这对母子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就那么任由自己的女儿被扣着不放遭受折磨,最后还死的连尸体都找不到?
“总觉得这家人的脑子是不是有病啊?”他抖了一下身体,感觉麻咧咧的。
好像精神有点儿不正常的样子,怪不得米亚在中学的时候对自己的超级迷妹尹恩熙态度平平,她明明平时对自己的粉丝很亲切来着,这是一种对危险的直觉吧?
“你管他们脑子有没有病?又不会妨碍到你的生活。”米亚看着李辉京那一脸麻麻的样子,十分无语。
尹家一家人就算是再有病,也不敢有病到李辉京身上好吗?
“说的对!”他点头同意,看着米亚那大步向前走,一边走一边丢燕窝的行为一脸迷惑,“你买这么多能吃完吗?”
而且她买的好像还不是一个牌子的滋补品?
“会不会太乱了?效果一样吗?”他不是很了解吃补品的规则,但是不是吃一个牌子的比较好?
“这种东西怎么会嫌多?”米亚看了他一眼说,“平时就当是零食吃了,属于消耗品,而且我家里面还有长辈,也是需要经常吃的。”
燕窝这种东西,具体效用到底怎么样谁也说不好,但是她觉得这东西口感还是挺好的,所以一直都很喜欢各种买买买,平时当成保健品吃。正好早上锻炼的时间拿来煲燕窝,锻炼之后直接吃一盅,全当是零食了。
而且家里面不是还有个孙泰英吗?
这么大年纪了,多吃点儿补品没坏处,她不但买燕窝,还会送海参给对方呢!
“效果方面不用担心,这东西吃的是数量,只要质量没问题,什么牌子都没有区别,最多里面的燕子毛跟杂质的数量有点儿不同.......”米亚给他解释了一下燕窝的吃法。
就像是她说的,燕窝这玩意儿,只要质量没问题,那么其他的就不会有问题,所以她才会挑着这种有品质的牌子买啊,而且还是买那种最贵的,不用担心以次充好跟造假之类的事情。
自己摘燕窝挑毛这种事情,真的是太累了啊!
米亚表示和平年代,她就想要当一条咸鱼,大部分时间躺平,偶尔灵感爆发一下就好。至于灵感什么时候爆发,这还不是她说的算吗^-^
李辉京被她说的燕窝的各种知识给搞得一愣一愣的,有些迟疑,“听起来很神奇的感觉,但这个......”不是燕子的口水吗?
为什么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会变成补品出现在商场里面啊?
“这个嘛,我反正是不介意吃燕子的口水的。”米亚想了想,还是觉得燕子的口水并不能成为她抛弃燕窝的理由,“不是好多人还喜欢喝猫屎咖啡?”
既然粪便中的提取物都能成为昂贵的饮品,燕子的这点儿口水算什么啊?
人生病了不照样连五灵脂也要吞?
这还是干燥的,用新鲜湿润的治疗疾病的也不在少数。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小意思了~
李辉京嘴角抽搐,他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不不喜欢咖啡?猫屎咖啡什么的,光是听着就感觉下不去嘴!
跟这玩意儿比较起来,燕子的口水好像也不算是什么了?
他开始考虑要不要给家里面的母上大人买点儿,毕竟女人嘛,就没有不爱美的,他妈妈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很精致的时尚丽人呢!
“呃,这个真的有那么好的作用吗?”他有点儿迟疑的问米亚。
“根据科学检验,燕窝中并未发现任何可以作用于人体营养的物质,但是美容这种事情嘛,就跟补肾一样,你永远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起了作用,什么东西根本就没有作用完全是垃圾。”米亚耸耸肩,表示自己给不了李辉京答案。
蓝色小药丸最初还是作为治疗心脏病研制出来的东西呢,谁知道最后会被应用在现在这种特殊的领域里面?
世事无绝对,反正吃着没害处,味道还不错,难不成还真的把这东西当成拯救自己面貌的神药吗?
那要化妆品跟各种抗衰老的科技手段做什么啊?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反正她自己是没有把这东西给当成美容补品吃,也就无所谓什么智商税了。
再说了,她这么有钱,就是愿意交智商税怎么了?又没花别人的钱!
李辉京看着她骄傲的样子想要笑,轻咳了一声,也从架子上面拿下了两包燕窝,准备回去的时候送给他妈妈试一试。
“哦,对了,我来的时候又看到了韩泰锡,你真的确定不用我帮忙处理这件事吗?”结账的时候,他一边掏钱一边问米亚。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在米亚的学校里面看到韩泰锡了,李辉京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家伙简直比他还要闲,还总是能够堵到米亚?
他是收买了米亚同学,弄到了她的课表吗?
“不用管他,就当他不存在好了。”米亚摇头。
对付这种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无视他,要是真的把他放在心上处处针对的话,反倒是会让他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没完没了了。
虽然她是个失败的心理咨询师,但是那也只是心理开解层面的,到了实际生活中的应对,她的水平还不错。
总结下来,韩泰锡这样的偏执狂就是越给他注意力就会越上头,不搭理他,当他不存在,也许什么时候他就找到另外一件偏执的事情了。
再说了,她的学业都已经结束了,以后也不会在学校里面继续待着,韩泰锡对她来说真的不重要。
“啊,又下雨了。”两个人走到商场门口,李辉京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说。
早上下了一会雨,中午停下来了,没想到这会儿又开始下了起来,而且还越下越大了,简直都成为了瓢泼大雨,短短的时间里面就把地面给淹成了小洼地。
“.......”米亚看着这么大的雨也很无语。
说好了今天小雨转晴的呢?天气预报就不能准一点儿吗?这都暴雨了吧?哪里像是小雨转晴了?
“鞋子脱下来。”李辉京看了一眼没有停止趋向的大雨,对米亚说。
“啊?”米亚愣了一下,脱鞋做什么?
“你不是很喜欢这双限量版的鞋子?脚会湿掉的吧?”李辉京看她的样子,摇摇头弯下了腰,“脱掉鞋子我背你出去。”
他喜欢的女孩子,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会把自己整理的像是可以随时出席各种正式场合。即使今天来逛商场也是一样,就连鞋子,都穿的是某个品牌的限量版平底鞋。
这要是被水给淹坏了,她会心疼死吧?本来就打算背着米亚跑出去的李辉京提醒了她一句,避免之后她因为鞋子完蛋了心情不好。
米亚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
“辉京啊,你背着我,不脱掉鞋子它也不会被水淹到的。”这家伙,怎么突然之间变得笨了起来?
鞋子就只是鞋子,即使是限量版的,也只是鞋子而已,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
“啊?”李辉京愣了一下,还保持着半蹲的姿势没有缓过来,米亚就撑开了伞跳到了他的背上,一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把袋子给我。”
“哦......”李辉京顺着她的指挥把手里面拎着的一堆购物袋递给了她,去捞米亚的腿弯。
滑腻的皮肤差点儿让他没捞住,两次之后才算是牢牢的把那双漂亮的长腿给捞在了手里。
“手不许随便乱动哦。”米亚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让还处在恍惚中的李辉京吓了一跳,“不然的话,取消你的男朋友资格~”
遇到下雨天会为了女孩子的鞋子把她背起来,真是很可爱的男人呢~
“啊?”李辉京有点儿懵。
因为两个人都忙的关系,之前米亚又跟着导师经常跑出去考古挖土,基本上不在京城,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见面,他花了快要三年时间也只是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上升到了比好朋友更进一步的程度,还以为需要更久的时间才能让她对外承认自己是男朋友的身份呢,现在突然之间就一步到位了?这惊喜是不是来的有点儿太快?
“再不走的话,待会儿就遇到下班高峰了。”米亚拿着袋子的手敲了敲他,让李辉京回过了神。
下班时间的京城,堵起来的车队简直堪比哈尔滨红肠!
“噢噢......”李辉京赶紧冲了出去,现在走还来得及吃一顿时间正常的晚餐,再晚一点儿的话,晚餐就真的成为了‘晚’餐了!
“喂喂,回神了。”米亚在李辉京面前晃了晃手指,这家伙怎么突然之间就呆掉了?
至于吗?她又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哦——”李辉京从傻笑中回过神来,“我们今天去吃情侣套餐吧!”
这可是他正式拥有了男朋友头衔的一天,必须做点儿什么来纪念啊!
“我觉得你还是先回家换件衣服比较好。”米亚看着他的样子有点儿无奈,一路跑到停车场,裤子跟鞋子都完蛋了,还吃什么情侣套餐?
“算了,还是我来开车吧。”她觉得这家伙现在的状态不怎么稳定,实在是不适合在更加不稳定的下雨天开车。
李辉京:“.......”
不是,他虽然有点儿高兴的过了头,但是开车还是能开的,真的不用这么大惊小怪!
“还好我们住的不远,不然送你回家之后我还要打车回来。”米亚一边推着李辉京换位置一边说。
她之前的车子在考上了研究生之后就不怎么用了,总是跟着导师到处去寻找可能出土的古代文字,根本就没有时间待在京城,当然也就更没有机会开车,干脆直接卖掉了,把出行方式换成了公交车跟出租车。
倒是李辉京,在京城待着的这几年时间里面把自己的事业发展的不错,加上职业的关系到处跑,都快要回韩国了,车子也没有处理掉。
李辉京没说话,他还在想着要吃什么晚餐,这么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要是不好好留念的话,老了以后会后悔死的吧?
米亚看着他一脸苦苦思考的样子,真的很像要叹气,为什么这家伙有时候精明的可怕,有时候又浑身冒傻气?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两面性?
“啊,我想起来了,我们吃意大利面晚餐吧!”车子快要开到家的时候,李辉京突然开口,“我前天特地买了一条西班牙火腿,刚好可以用来当配餐!”
本来那条火腿是买来准备庆祝米亚毕业的,但是现在完全可以先挪用一下!呃,也许可以共同庆祝?这样貌似好热闹一点儿.......
“辉京啊,我觉得你现在需要的是洗个热水澡,然后冷静一下。”米亚把车子倒进了车库里面,微微叹了一口气,“还记得你的鞋子跟裤子已经彻底报废了吗?我希望明天能够看到一个健健康康的男朋友,而不是一个感冒的躺在床上的男朋友。”
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傻气还没有散掉?
“好吧。”李辉京勉为其难的同意了米亚的意见,但依然对晚餐的事情十分坚持,“那我晚上请你吃饭好了。”
他可是为了追到女朋友狂练厨艺呢,还特地去了新西方厨艺培训学校进修过,现在就差一个品尝他手艺的女朋友了!
米亚:“........”
新上任的男朋友过于幼稚怎么办?
“好吧,好吧,会跟你吃晚饭的。现在先去处理湿掉的衣服吧。”她很敷衍的说。
总有人觉得自己的厨艺天赋很好,就没有考虑过人家老师为什么教导了你那么短的时间就把你扫地出门了吗?
不是因为你的天赋太高,学的太快,而是因为你的天赋太烂,人家怕好几年都教不会你,最终被砸招牌还被索要学费啊!
她真的觉得好无奈,为什么要吃一个根本就没有点亮厨艺天赋点的家伙制作的晚餐?
最终李辉京愉快的回家洗澡了,洗完了澡之后,更加愉快的制作起来了晚餐。
甚至把面条下到了锅里等着开锅的时候,还有心情在自己的社交软件上面发表一条信息,用来纪念今天这个伟大的日子。
结果就是状态下面迅速的出现了一堆的留言,纷纷恭喜他终于脱单,成为了有家室的人。
“哈哈哈——”他一边看着祝福的留言一边开心的大笑,准备回去之后再搞个庆祝会,结果却在看到了一条留言之后愣住了。
那条留言的内容很简单,只是一个单纯的问号,但是李辉京却认识这个留言者的头像,不是韩泰锡是谁?
之前这个人纠缠米亚的时候他就很讨厌他了,只不过米亚这两年基本上没有在京城待着,都是跟着导师在外面跑,两个人才没有正面产生什么冲突,结果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会在他的sns下面留言?
他想要做什么?
挑衅吗?
李辉京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他倒不是怕这个韩泰锡,但是实话实说,他也不想要跟对方打交道。因为只要两个人之间产生了交集,身为漩涡中心点的米亚就会不可避免的被卷进来,这实在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的事情。
他家可爱的米亚,凭什么要因为这个讨厌的家伙烦心啊?
作者有话要说:
想吃春饼,想吃卷饼,想吃熏肉大饼,想吃充满了香香的肉的各种饼!
顺便再次安利古龙丁香鱼罐头,配合着各种碴子粥还有酸汤子之类的食物真的是好吃到爆啊!
专栏求个包养,新文早知道作者专栏戳戳戳o(≧▽≦)o
感谢在2021-10-11 00:00:00~2021-10-12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也无风雨也无晴 40瓶;dudu兔子 20瓶;sophie 5瓶;xixi、琨琨、西子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